陸媒揭三峽集團驚人利益輸送鏈黑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2月27日訊】(新唐人記者馬寧綜合報導)大陸媒體近日再次揭露三峽工程黑幕,指三峽集團內部人員多年來利用各種方式侵佔國家資產、壟斷公共資源、貪腐浪費、輸送利益,幾乎到達失控的地步。每年招標項目上百億,絕大部分不正規。報導最後指問,三峽工程到底肥了?誰才更應該被追問?

每年招標上百億 絕大部分不正規

2013年10月29日至12月30日,中共中央第九巡視組對三峽集團公司進行巡視,揭開了三峽集團利益鏈條的冰山一角。巡視組直指三峽集團存在工程建設項目的招投標暗箱操作、分包及親友插手工程建設等問題。此外,三峽集團在重大事項決策方面,不規範不透明,選人用人決策問題非常突出。

有知情人向《時代周報》透露,三峽集團每年招標的工程總規模至少在100個億以上。2014年以前,絕大部分都沒有經過正規招標,說暗箱操作是客氣了,實際上全是明箱操作。

報導說,今年是張西川(化名)承接三峽各種工程的第八個年頭。不過他決定不幹了,因為「三峽沒有規矩,投標的環境太差了」 。

張西川在三峽投的最後一個工程,是宜昌長江電力鋼結構檢修廠的改造工程。

「當時第一輪綜合報價等各方面排名第一,進入第二輪評審,根據招標文件,評分的時候具有3A資信的企業應加1.5分,但專家在這一欄卻給了個0 分。」據張西川回憶,「當時中標的企業明顯是三峽內定的,原本在第一輪差了十幾分的企業,經過專家的操作,反而多了0.9分,硬把我們擠掉了。」

而來自成都的王金平(化名)則告訴記者,三峽招標有個要命的潛規則,就是評標委員會的專家私相授受,毫無監督可言。

據張西川透露,三峽工程暗箱操作、內定人選的情況極為普遍。例如,三峽位於成都地區的四大總部之一,耗資4億豪華裝修的三峽大廈,就存在至少兩個問題招標。三峽大廈室內裝修工程第一標段施工工程,原本中標的是蘇州金螳螂建築裝飾公司。但是由於集團內部某位領導的插手,最後真正進場施工的卻是浙江亞廈裝飾公司。

一名不具名的內部人士向該報記者說:「巡查已引起集團內部大地震。在三峽內部,領導及相關親屬染指工程招標、輸送利益的事不計其數,已是公開的秘密。領導,分門別派,甚至個別退休的老領導,也繼續插手其中。目前集團上下人心惶惶,隨時牽一髮而動全身,拔出蘿蔔帶出泥。」

最後該報導還說,還有人向財政部、國務院三峽建委辦公室、三峽集團、國資委、國家電網申請公開三峽基金的信息卻處處碰壁。三峽集團因國有獨資背景,其央企身份在各種社會事務中如魚得水,受到特別「保護」,多年來基本不受監管。正因如此,三峽工程到底肥了誰才更應該被追問。

三峽工程不僅腐敗連連而且危機重重

三峽工程,目前為止是中國最大規模的工程項目。有公開的資料顯示,三峽工程建設議案的舉動,被廣泛質疑是江澤民、李鵬等人刻意要把三峽工程辦成「鐵案」。 1992年4月7日該議案終於進入表決程序,表決雖然獲得通過,但贊成票只佔總票數的67%,是迄今為止中共人大所通過的得票率最低的議案。

三峽大壩建成後,長江中下游連年出現反常氣候,大旱、高溫、洪水等災禍不斷。作家鄭義2011年曾撰文稱,攔腰建起的三峽水壩,將湖泊原有的吞吐規律廢掉了。最早反對三峽工程的著名水利專家金永堂稱:「現在三峽出現的問題比早前估計的問題還要嚴重。很快重慶就進不了輪船了,這是泥沙淤積的問題了……反正問題多得很……」

2013年11月16日,旅居德國的著名水利專家王維洛先生髮表在《百家爭鳴》的文章揭開「南水北調」工程的多個秘密的文章在網路上流傳。王維洛博士認為,現在不下決心拆除三峽大壩,將來想拆可能也不行了。他預言道,當三峽工程運行30年後,在論證報告上簽字的專家也不敢保證重慶港不被泥沙淤積。到那時再想拆除三峽大壩,泥沙淤積量超過40億噸,長江水無法將那麼多泥沙帶入大海,而是會堵塞中下遊河道,迫使河流改道,想拆也不行了。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