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書連載】《三俠五義》第八十二回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10月9日訊】【導讀】《三俠五義》原名《忠烈俠義傳》,是中國清代咸豐年間著名的公案俠義小說。它是根據藝人石玉昆說唱的《龍圖公案》及其筆錄本《龍圖耳錄》編寫而成的,全書共一百二十回。清人俞樾加以增刪修訂,改寫成《七俠五義》,並首刊於光緒五年 (1879)。小說描寫的是宋朝包拯在俠客、義士的幫助下,審奇案、平冤獄、以及俠客義士幫助官府除暴安良、行俠仗義的故事。《三俠五義》的出現,開創了公案小說與俠義小說的合流。作為中國最早出現的具有真正意義的武俠作品,《三俠五義》稱得上是武俠小說的開山鼻祖,對中國近代評書曲藝、武俠小說乃至文學藝術影響深遠。

第八十二回 試御刑小俠經初審 遵欽命內宦會五堂

且說艾虎聽包公問他是何人主使,心中暗道:「好利害!怪道人人說包相爺斷事如神,果然不差。」他卻故意驚慌道:「沒有什麼說的。這倒為了難了。不報吧,又怕罪加一等;報了吧,又說被人主使。要不,就算沒有這宗事,等著我們員外說了,我再呈報如何?」說罷,站起身來,就要下堂。兩邊衙役見他小孩子不懂官事,連忙喝道:「轉來,轉來。跪下,跪下。」艾虎復又跪倒。包公冷笑道:「我看你雖是年幼頑童,眼光卻甚詭詐。你可曉得本閣的規矩麼?」艾虎聽了暗暗打個冷戰,道:「小人不知什麼規矩。」包公道:「本閣有條例,每逢以小犯上者,俱要將四肢鍘去。如今你既出首你家主人,犯了本閣的規矩,理宜鍘去四肢。來呵!請御刑。」只聽兩旁發一聲喊,王馬張趙將狗頭鍘抬來,撂在當堂,抖去龍袱,只見黃澄澄冷森森一口銅鍘,放在艾虎面前。


 
果然,次日包公將此事遞了奏摺。仁宗看了,將摺留中,細細揣度,偶然想起:「兵部尚書金輝曾具摺二次,說朕的皇叔有謀反之意,是朕一時之怒,將他謫貶。如何今日包卿摺內又有此說呢?事有可疑。」即宣都堂陳林密旨派往稽查四值庫。老伴伴領旨,帶領手下人等,傳了馬朝賢,宣了聖旨。馬朝賢不知為著何事,見是都堂奉欽命而來,敢不懍遵,只得隨往一同上庫,驗了封,開了庫門。就從朱格天字一號查起,揭開封皮,開了鎖,拉開朱門一看。罷咧!卻是空的。陳公公問道:「這九龍珍珠冠那裡去了?」誰知馬朝賢見沒了此冠,已然嚇的面目焦黃。如今見都堂一問,那裡還答應的上來。張著嘴,瞪著眼,半晌說了一句:「不……不……不知道。」陳公公見他神色驚慌,便道:「本堂奉旨查庫者,就是為查此冠。如今此冠既不見,本堂只好回奏,且聽旨意便了。」回頭吩咐道:「孩兒們把馬總管好好看起來。」陳公公即時復奏。聖上大怒,即將總管馬朝賢拿問,就派都堂審訊。陳公公奏道:「現有馬朝賢之姪馬強在大理寺審訊。馬朝賢既然監守自盜,他姪兒馬強必然知情,理應歸大理寺質對。」天子准奏,將原摺並馬朝賢俱交大理寺。天子傳旨之後,恐其中另有情弊,又特派刑部尚書杜文輝、都察院總憲范仲禹、樞密院掌院顏查散,會同大理寺文彥博隔別嚴加審訊。
  
此旨一下,各部院堂官俱赴大理寺。誰有樞密院顏查散顏大人剛要上轎,只見虞候手內拿一字柬,回道:「白五老爺派人送來,請大人即升。」顏查散接過拆閱,原來是白玉堂托付照應艾虎。顏大人道:「是了。我知道了,叫來人回去吧。」虞候傳出話去。顏大人暗暗想道:「此係奉旨交審的案件,難以詢情,只好臨期看機會便了。」上轎來到大理寺。
  
眾位堂官會了齊,大家俱看了原摺,方知馬朝賢監守自盜,其中有襄陽王謀為不軌的話頭,個個駭目驚心,彼此計議。范仲禹道:「少時都堂到來,固然先問這小孩子,真偽莫辨。莫若如此如此,先試探他一番如何?」大家深以為然。又都向文大人問了問馬強一案,審的如何。文大人道:「這馬強強梁霸道,俱已招承。惟獨一隻咬定倪太守結連大盜,搶掠他的家私一節,已將北俠歐陽春拿到。原來是個俠客義士,倪太守多虧他救出。至於搶掠之事,概不知情,堅不承認。下官問過幾堂,見他為人正直,言語豪爽,決非劫掠大盜。下官已派人暗暗訪查去了。如今既有艾虎,他是馬強家奴,他家被劫,他自然知道的。此事也可以問他。」大家稱「是」。
  
忽見稟道:「都堂到了。」眾大人迎至丹墀。只見陳公公下轎,搶行幾步,與眾位大人見了,說道:「眾位大人早到了,恕咱家來遲。只因聖上為此震怒,懶進飲食,還是我宛轉進諫,聖上方才進膳。咱家伺候膳畢,急急趕到,所以來遲。」彼此到了公堂之上,見設著五堂公位,大家挨次而坐。陳公公道:「眾位大人還沒有問問麼?」眾人道:「等都堂大人。我等已計議了一番。」便將方才商酌的話說了。陳公公道:「眾位大人高見不差。很好。就是如此吧。」吩咐先帶艾虎。左右一聲喊,接連不斷:「帶艾虎!帶艾虎!」
  
小爺在開封府經過那樣風波,如今到了大理寺,雖則是五堂會審,他卻毫不介意,上得堂來,雙膝跪倒,兩隻眼睛,滴溜嘟嚕東瞧西看。陳公公先就說道:「哎喲!咱家只道什麼艾虎呢,原來是個小孩子。看他渾渾實實,卻倒伶伶俐俐的。--你今年多大了?」艾虎道:「小人十五歲了。」陳公公道:「你小小年紀有甚冤屈,竟敢告狀呢?大著點聲兒,說給眾位大人聽。」艾虎將昨日在開封府的口供說了一遍。又說道:「包相爺要將小人四肢鍘去,小人實在是畏罪之故,並不敢陷害主人,因此蒙相爺施恩,方准了小人的狀子。」說罷,向上叩頭。
  
陳公公聽了,對著眾人說道:「眾位大人俱備聽明了。有什麼問的只管問。咱家雖是奉旨欽派,然而咱家只知進御當差,這案子上頭甚不明白。」只聽杜大人問道:「艾虎,你在馬強家幾年了?」艾虎道:「小人自幼就在那裡。」杜大人道:「三年前你家太老爺交給你主人的九龍冠,是你親眼見的麼?」艾虎道:「親眼見的。小人的太老爺先給小人的主人,小人的主人就叫小人捧著,一同到了佛樓,放在中間龕的左邊格扇後面。」杜大人道:「既是三年前之事,你為何今日才來出首?講!」陳公公道:「是呀,三年前馬總管告假,咱家還依稀記得,大約是為修理墓瑩,告了三個月的假。我們這裡還有底帳可考。既是那時候的事情,為何這時候才說出來呢?你說。」艾虎道:「小人三年前方交十二歲,天日不懂,人事不知。小人今年十五歲,到底明白點了。又因小人主人目下道了官事,惟恐說出這件事情來,小人如何擔的起知情不舉、隱匿不報的罪名呢。」范大人道:「這也罷了。我且問你,當初你太老爺交付你主人九龍冠時,說些什麼?」艾虎道:「小人就聽見我太老爺說:『此冠好好收藏,等著襄陽王舉事時,就把此冠獻上,必得大大的爵位。』小人也不知舉什麼事。」范大人道:「如此說來,你家太老爺你自然是認得的了。」一句話,問的艾虎張口結舌。
  
未知如何,下回分解。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