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霾之問:黨員哪去了?男兒哪去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2月28日訊】這幾天中國一些地區霧霾十分嚴重,麻子所居住的長江中游地帶也霧霾沉沉,好幾天不見藍天和陽光,心情因霧霾比天空還陰暗。

單位裏一二級單位整體腐敗,前幾天單位開大會時領導講話連發六問:「黨員哪去了?」雖然已過去幾天,「黨員哪去了」的追問仍然令人震撼。霧霾如此嚴重,已成為嚴重政治問題,國際問題,毒害已及於子孫。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功,形成嚴重霧霾的這幾十年,海裏人哪去了,政府哪去了,環保部門哪去了,污染者哪去了,黨員哪去了,專家哪去了,NGO哪去了,富豪哪去了,精英哪去了,公民哪去了,男人哪去了,未死的受害者哪去了?

當年說環境污染是資本主義國家的專利,社會主義不會有污染的那些專家哪去了?難道我們也成了資本主義國家?但西方資本主義國家,如何天藍水淨,成了中國富人、精英爭相移民的地方。那些說我們不走資本主義國家先污染後治理老路的理論家和領導人哪去了?難道我們社會主義,走的是只污染不治理的邪路!社會主義的優越性,中華文化的優秀傳統,防治污染的法律法規,哪去了?政府每年以防止污染名義收的錢,在治污染上的巨額花費,都哪去了?

據說北京市最近幾年要拿出近萬億來解決霧霾問題,在無人對霧霾擔責、沒有公民行動起來履行監督之公共責任的情況下,也許幾年之後除了造就一些移民美國的新富翁之外,霧霾仍不會解決。

面對如此嚴重的霧霾,霧霾的未見責任者,海裏人、政府官員、環境部門、排汙人出來擔責,未見專家、NGO、公民者出來抗議和行動。我們只見政府機關,有錢人,在辦公室和住宅裏裝上空氣淨化器,只見富豪和精英移民美國,公民們想方設法把子女生在美國。對於鋪天蓋地無孔不入的霧霾,十三億人都是受害者,十三億未死的受害者,竟然無人出來擔責出來抗議出來行動!八千萬黨員(一個大國的人口數)哪去了,十三億人更無一個是男兒!

政府不是神聖的,官員會腐敗,但公民哪去了,男兒哪去了?

美國線民評論中國霧霾現象說:「令人驚奇的是,他們不是去抗議,而是戴上口罩,選擇閉嘴」。@hnjhj 說:「中國人很奇怪,天天上街聞毒氣一個個大義凜然視死如歸,一說到上街維權抗議空氣污染卻一個個嚇得屁滾尿流」。當年紅衛兵如今已為夕陽紅老年,在霧霾沉沉中仍然堅持晨練,敢打敢殺的精神隨毛而去。出行的年青人,戴著各式新奇口罩以耍酷。更酷的北京一對新人,在嚴重霧霾的北京國貿橋東帶著防毒面具拍攝婚紗照,霧霾再嚴重也擋不住對性福的追求,讓美國人驚奇去吧……

我們政府是偉大的,我們人民是勇敢的。美國人敢罵美國總統,中國人不僅敢罵美國總統更敢罵美國。中國的問題都是美國人的陰毛。中國媒體和線民團結一心,成功地把製造和公佈P2.5指數的美國大使美籍華人駱家輝罵走了。新任美國大全甫一上任,便成了線民調侃的物件:大使Max Baucus被網友翻譯成「沒咳死•包咳死」,大使夫人名字Cuslado被譯成「咳死拉倒」,女兒Woomay則成了「霧霾」!

中國人有戰無不勝的詭辯論,比如辯證法,一分為二,有弊也有利、壞事變好事等等。天朝著名國防軍事專家張召忠,則發現了霧霾可使美國鐳射武器失效的作用。可以肯定,防毒面具,空氣清潔器產業,將為中國經濟持續增長,GDP趕超美國的作為重要貢獻。生物是為適應不利環境而進化的,只要全民族吸食霧霾的時間夠長,也許二代、三代人時間,中華民族就會進化成百毒不侵的,繁殖力強的老鼠似的民族。到那時,長期在清潔環境中不進化的不適應環境毒化,生育率不斷降低的西方民族,便會不戰而敗。

面對霧霾,不抗議不行動不擔責。從譜事嫁織來看,中國人就是沒有公共責任、社會責任感,從而最終也不能對自己負責的劣等民族,無法得到沒有免於霧霾傷害、免於恐懼的自由。認真學習了新頒發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竟然自由、平等、民主、法治、公正等譜詩嫁織都有,但十二個詞中和主旋律的解讀中就沒有見到責任。沒有責任,一切價值都泡湯,包括自由。只剩下霧霾和奴役。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