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感問題為何是境外記者「特權」?網友:環時你懂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3月4日訊】(新唐人記者陳潔綜合報導)3月2日,中共十二屆全國政協二次會議的會前記者會在北京舉行。香港《南華早報》記者針對中共前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遭查傳聞,進行了提問。大會發言人呂新華答覆說:「我只能回答成這樣了,你懂的」。3日,一名《環球時報》評論員發表文章指問,提敏感問題為何是境外記者的「特權」,在網上引發熱議,有網友說,因為境外記者沒有練過叼飛盤,也有網友語帶諷刺說,環球啊,你懂的。

中共十二屆全國政協二次會議2日下午舉行第一場記者會,經過一個多小時問答,點到的媒體幾乎都是大陸中央級媒體。呂新華原定的最後一個提問,點到自家的人民政協報,現場媒體一陣譁然。

這時,呂新華說:「好像大家有點不滿意,願意多接受一個問題。」此時,有記者大聲喊:「點香港媒體。」獲追加最後一個問題的香港《南華早報》記者一開口就問,「外界有很多關於周永康的報導,不知道政協有何回應?」

呂新華沉默了幾秒鐘之後說,「我和你一樣,在個別媒體上得到一些信息。」然後他表示,「無論什麼人、無論職位有多高,只要觸犯黨紀國法,就要嚴厲懲處。」

接著他補上一句:「我只能回答這樣了,你懂的。」此時,全場笑聲一片。

3日,《環球時報》評論員單仁平發表一篇題為《提敏感問題為何是境外記者的「特權」》的文章。文章說,關於周永康的傳聞,已經充斥中國大城市的「街頭巷尾」。媒體上關於「神秘商人」周濱違法經商的報導也已經非常公開,此外四川省、中石油和政法系統部分高官落馬,媒體做了「意味深長」的解讀。但周永康的名字備受揣測後在中國媒體上第一次提及,借的是昨天政協記者會機會,提出者則是一名中國大陸之外的媒體人。

文章稱,有人說兩會的記者會「好看」,就「好看」在境外記者的「胡亂問」上。他們在一些問題上的挑釁當然招人討厭,但他們有時能突破一些中國國內的「禁忌」。

這樣一來,兩會讓中國公眾看到了國內記者在境外同行面前的「弱勢」,展示了境外特別是西方記者的「強勢」和「客觀」。中國國內記者問的問題相對「容易回答」,外部記者的問題更富於挑戰,因此對普通中國公眾來說,後者「更像記者」。

文章指出,中共當局針對敏感問題的現行做法有著強大的國內真實理由,幾乎「不這麼做不行」。這麼做在維護一件件具體事情順利的同時,卻傷及了國家主流媒體的公信力。

這篇評論文章在網上引發熱烈討論。

開心的雪:廢話!國內的敢提嗎?昆明律師龔列鋼:記者證還想不想要?

無語km:自己家的事情,從來都不敢放到檯面上。由此可見,這個國家多荒謬。

彼岸船長:知道真相是境外常態,國內民眾只配被公佈消息。

leo圍觀:呵呵!《環球時報》應該清楚,國內紙質媒體不改變,依然靠新華社通稿,那就離倒閉日子不遠了!

橋上人家:問題大家都明白,但能刊出這樣的評論何嘗又不是環球時報的「特權」?其實也不是境外記者有特權,而是境內記者被限制了部分權力。提出問題又扭捏粉飾問題或引向他處,偏偏不直擊要害,這是環球時報最令人討厭之處。

美玲美韻:因為境外記者沒有練過叼飛盤。

明亮KD:因為境外記者不用擔心不會「叼飛盤」而丟了飯盤。

堅決掃清文革殘渣餘孽:因為境外記者沒有過多的政治考量,境內記者要想發展甚至要想待下去,就必須有政治第一的意識,至於記者的職業道德,必須讓位於政治。

Fred-Chen樂園:那就是自己沒有膽量的問題,不要說別人沒有給你膽子。想問什麼就問吧,誰封你的口了?是你自己心裡發虛。

大路東:只能發通稿的媒體,不配提問題。

天上流雲1:國外的媒體有言論自由,國內的媒體叫黨媒,是用來舔腚的,呵呵你懂得,環球啊,就不要給自己找藉口了。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