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革命主將如何認識上帝 愛因斯坦看法震驚大陸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3月8日訊】愛因斯坦,美國籍猶太人、現代物理學家、哲學家博士、教授、諾貝爾獎獲得者。1879年生於德國,在1905年的「奇迹年」里,愛因斯坦在狹義相對論、光量子理論、分子運動論三個領域點燃了物理學革命的熊熊烈火,從而稱為20世紀科學革命的發動者和主將,1921年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

在現代物理學上作出劃時代貢獻的愛因斯坦也深受宗教影響。他出生於德國一個猶太裔家庭里,自稱幼年時虔誠信仰,長大后開始質疑傳統宗教,但在之後的科學研究中,他對宇宙的奧秘和神秘發出感嘆。他稱之為「宇宙宗教感」,並且說出他那句很有名的話:「沒有宗教的科學是跛子,沒有科學的宗教是瞎子。」

但愛因斯坦對宗教的認識,實際是指對神的認識。他有句名言,被雕刻在大理石上,現存於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的數學館中:「神深奧難明,但他決無惡意。」

愛因斯坦曾多次公開表示過他相信有造物主的存在。論到對宇宙的看法,他相信宇宙間有一位神。他在創立科學理論時,力圖講究簡單與和諧之美,他猜測神創造宇宙的總方針和設計藍圖。他對宇宙各物存在感到驚訝,認為宇宙是不可能測度的,他說:「人類不可能透徹認識宇宙間一切。」他認為神創造宇宙,而人類研究宇宙。當我們與神的想法一致時,我們才能了解神所創造的宇宙。他曾說:「宇宙是奇妙的,但人類能夠了解宇宙,卻是件更奇妙的事。微積分、代數、幾何等規則地被運用,並不是為了某個目的而發明的,而是有天分的人發現可以用這一套方法來描述自然界。」非基督徒的科學家對人類能夠體察自然,覺得十分驚訝;但對基督徒而言,乃是理所當然的。愛因斯坦相信,任何一位深諳宇宙和諧的科學家,都不能不聯想到有神。

愛因斯坦說:「在遠離人類的地方,有一個獨立的、浩瀚的世界。我們面對它,就像面對著一個巨大而永恆的謎;但通過我們的觀察與思考,它至少有一部分已為我們所了解。我們凝目瞻望,並苦思冥想著這個世界,我們為它所誘惑著,就彷彿它能為我們帶來一種解放。的確,我已經看到,有許多我所崇拜和欽佩的人物,正是在對這一事業專心致志和孜孜不倦地追求之中,獲得了心靈的自由與平靜。在現有一切可能的範圍內,從思想上去把握我們自身以外的這個世界,對我來說是一種至高無上的目標,為此它常常會突然地佔據我的整個心靈。那些與我懷有同樣想法的人,那些在這個領域中已經表現出具有真知灼見的人,不論是古人還是今人,他們都是我不能失去的朋友。這是一條通往天堂的路,它已被證明是一種可靠的信仰,因而我是決不會為自己選擇了這條道路而感到後悔的。」

關於對神的認識,愛因斯坦說:「神並不是不可捉摸的。神是一個靈,祂的生命、智慧、能力、聖潔、公義、仁愛、誠信都是無限量的;祂是無始無終,自有永有,永不改變的。人們感覺到人的願望和目的都置於徒然,而又感覺自然界和思維世界顯示出崇高莊嚴和不可思議的秩序,深信這一切都不是偶然而成的。無限高超的神在我們微弱心智所能覺察的瑣細小事上顯示祂的存在,我對之心悅誠服,我的信仰由此構成。在我心靈深處,確信有個超越的智能,彰顯在不可思議的宇宙之中,這構成我對神的信念。」

愛因斯坦主張一種觀點,即:「的確有一個外在而客觀的實體存在,我想去捕捉,但不可能用直接的方式,或作實驗,或推理得著,也無法絕對有把握獲得,然而直覺卻想要去領悟、探入,這種直覺是由於我們經驗到事實的整體而引發的。」顯然,他所謂的「客觀的實體」就是神。愛因斯坦說:「我對神的信仰,使我畢生獲益良多,使我在科研中,即使遇到重大難題,也不失望,因為我想,『答案必會找到,神確系難測,但總不欺人』。『你很難在造詣較深的科學家中找到一位沒有宗教感情的人』。『人類生命的意義是什麼?要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就意味著要有宗教信仰。』」

愛因斯坦不相信科學萬能。他說:「科學研究基於同一法規,即一切事物的產生取決於自然規律。這也適用於人們的行動,然而必須承認,我們對這些規律的實際知識是不完整的,支離破碎的,實際上相信自然界包羅萬象的基本規律的存在是一種信仰。當然,這種信仰至今大部分已被科學研究的成果所證實。」「我終生從事科學研究,最大的收穫,就是發現科學在造物主面前不過是兒戲。」

談論到愛因斯坦是如何認識神的,他說:「我們所能有的最美好的經驗是奧秘的經驗,它是堅守在真正藝術和真正科學發源地上的基本感情。誰要是體會不到它,誰要是不再有好奇心,也不再有驚訝的感覺,他就無異於行屍走肉,他的眼睛是迷糊不清的。就是這樣奧秘的經驗產生了宗教。我才是一個具有深摯宗教感情的人。」愛因斯坦論到宗教與科學的關係時,說:「相信世界是有秩序的和可以認識的這一信念,是一切科學工作的基礎,這種信念是建築在宗教感情上的。」「沒有宗教的科學是殘廢的,沒有科學的宗教是瞎子。」「宗教與科學之間真正存在著不可克服的矛盾嗎?宗教能被科學代替嗎?照我自己的見解,無可置疑的是,對這兩個問題作冷靜的考慮,只能得出否定的答案。」

愛因斯坦對信神的人,曾作過這樣的評價:「在我看來,一個受了宗教感化的人,他就是已經盡他的最大可能從自私慾望的鐐銬中解放了出來,而全神貫注在那些因其超越個人的價值而為他所堅持的思想、感情和志向。」「在我們這個講究物質享受的時代,唯有那些具有真摯宗教感情的人,才是認真探索的人。」「在科學上有偉大創造成就的人,全部滲透著真正的宗教的信念,他們相信我們這個宇宙是完美的。如果那些尋求知識的人未曾感受過對神的愛的激勵,那麼他們就很難會有那種不屈不撓的獻身精神,而只有這種精神才能使人達到他的最高成就。」

文章來源:福音時報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