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青:大陸經濟為何「毒癮」難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3月25日訊】許多中外的經濟專家一再指出,大陸經濟陷入麻煩很難避免硬著陸,而且較早提出這一經濟看法的,至少可以追溯到十年以前。說大陸經濟已經敗相紛呈者,其實既有理論推征也有諸多事實支撐。因為論述這一觀點的並非只是唱衰大陸者,而是有許多國內外著名經濟學者,大多數僅是就經濟科學進行的著述。

事實上,大陸經濟近期出現諸多敗相,即使一向吹噓大陸經濟的中外代表人物,近期也很難再聽到那些眩暈的高調。因為大陸經濟出現諸多嚴重危困現象,如房地產泡沫的破裂聲清晰可聞,經濟賴以高速成長的出口萎縮,甚至出現大陸少有的外貿逆差,經濟疲軟以致增長保八保九再也不提,中外資金正在大規模和加速逃離,大陸的富人貪官也裹帶大量資財外逃,金融壞帳和其中的貪腐黑洞難以為繼等等。

總之,大陸這波來勢迅猛的經濟危困,並非某一方面而是全面的陷入麻煩之中。但是中共總理李克強在剛剛結束的兩會記者會上,還是聲稱「有能力有條件使經濟運行保持在合理區間」。

中共其實並不是第一次否認經濟專家對大陸經濟的不好判斷,而是每一次判斷危機潛在都被指稱為唱衰大陸,並且一定要大唱特唱有特色的社會主義經濟如何優於其他經濟。事實上,不要說一些斷言一年甚至半年大陸經濟泡沫破裂的經濟專家的判斷並不靈准,就是一些著名的經濟專家比較保守的大陸經濟將陷疲軟困境的判斷也未言中,至多僅僅是經濟稍有顛簸又繼續依然故我的回覆原態。

這不得不讓人懷疑中外的眾多經濟專家,是不是一遇大陸經濟問題便一愁莫展難以合理準確,或者說大陸經濟確實有其獨特而且不依常規運行之處?其實出現這種情況的主要原因,是這些經濟專家是依據市場經濟的規律進行分析判斷,大陸則是中共掌控了一切經濟資源丶隨意修訂經濟規則和肆意盤剝民眾的政治經濟體。說穿了大陸經濟依靠的就是剜肉補瘡竭澤而漁式的經濟運行,以及採用血腥鎮壓的迫害手段侵奪民眾權益和保持低廉工資。

由於中共隨意揮舞著這些棍棒指揮大陸經濟,所以才能夠讓一個並非消費經濟的大陸社會,可以在內部消費低弱的情況下保持相當高的經濟增長,遇到經濟麻煩時靠大量印鈔維持房市堅挺和其它高投入產業,從而保持大陸經濟依然有相當高的增長率。這種不利經濟體質的經濟亢奮很像吸毒上癮的吸毒者,不能抵制生理心理的依賴和亢奮的強烈需要,要靠繼續吸毒和增大劑量滿足這種依賴和亢奮需要。經濟運行脫離內需完全依賴剜肉補瘡和鎮壓盤剝民眾,中共也並非不知道大陸這種經濟結構性惡症的危險和危害,正如吸毒上癮者並非不知道吸毒的危險和危害,但是已經深陷危害自身的這種行為的強烈依賴需要之中而不能自拔。

令大陸深陷吸毒成癮性經濟的首要因子,是中共官員滿足貪腐和陞遷業績的強烈需要。以大陸早已經越吹越大的房地產業為例,中共從賣地和反反覆覆的稅收中拿走了百分之七十的房地產收入,這既是中共財政和地方財政的重大來源之一,也是官員貪污受賄和提薪大肆揮霍的重要來源。還是中共官員表現業績獲取提升的的一個手段,如中共軍隊原總後勤部副部長谷俊山,就是依靠房地產陞遷並貪腐到富可敵國的。所以不論強拆房屋和強徵土地如何搞得民眾家破人亡,為此積攢的社會憤怒不滿達到何等爆發的危險程度,中共強拆房屋和強徵土地都是有增無減毫不手軟。因為貪污受賄和奢侈豪華上癮的中共官吏缺了這一塊,那是與吸毒者不能吸毒同樣煩躁不安的,而中共為了官吏能夠效忠維持其專政政權,也必須對貪腐奢侈揮霍睜眼閉眼留下空間。大陸普遍的貪腐官員思考的就是如何攫取更多的金錢,以及如何享受財富和安全包括逃亡海外的安排,他們當然對大陸經濟安危無動於衷或許還推波助瀾。

中共維持其專制極權統治而恐懼社會動盪政權丟失,是不顧經濟規律深陷毒癮式經濟無力自拔的又一重要因子。中共越來越清楚除了血腥鎮壓這個政權沒有任何存在的理由,所以極端恐懼經濟出問題社會積怨爆發而導致政權敗亡,同時中共又期望經濟高速發展為其存在提供說服力。所以在大陸經濟顯現麻煩之時中共重點考慮的,不是經濟本身應該遵循的規律,而是怎樣剜肉補瘡避免眼前就陷入必要的調整的痛苦。此外中共還有一個不切實際的幻想,就是強行維持經濟增長可能會彌補填實留下的弊端,最終經濟強盛起來所有弊端也自行消除而健康起來。不論身體還是經濟體有些病是可能隨了體質增強不治而愈的,但絕非吸毒成癮這樣依賴性難以踰越的生理心理絕症。吸毒成癮這種絕症的可怕至恐懼程度的原因,就是成癮者知道有害想戒但屢屢失敗反而且更加依賴。中共拚死也要抓住專制政權,必然也是越來越依賴貪腐官吏的效忠丶依賴飲鴆止渴式的經濟挽救手段。但是越戒越依賴的毒癮下場便是死得更慘,所以不論這次李克強所言能否成真,中共毒癮式的經濟全無法逃脫最終慘烈的敗亡下場。

文章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