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連寧:中國的鍍金時代提前結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4月1日訊】中國大陸經濟近幾年已經受到嚴峻挑戰。尤其2008年以後,靠著國有銀行的瘋狂放款,舉國上下以瘋狂借貸來支撐的經濟增長模式,在大部分投資實際上沒有回報的情況下已走入了死胡同。一旦經濟泡沫爆破,經濟崩潰也將接踵而至。前不久,獨立財經評論人,財經作家楊連寧在博客中對這種「中國特色」異常鮮明的經濟模式,作了一番十分形象生動的解說。

3月6日楊連寧的博客裡,貼出了一篇題為《中國的鍍金時代提前結束了》的博文。文章表示,進入二十一世紀,中國大陸依仗「美國消費+中國製造」模式開始了「中國鍍金時代」。而這種靠「鍍」上去的土豪金的本質,其實是「窮漢乍富」,是「真金實銀不夠用才發明的面子工程」。而嫌貧愛富、諂富欺貧、急功近利、投機取巧這些社會心理,決定了中國人更永久的經濟問題。於是,獨具中國特色的「鍍金時代」才剛剛開始十五年,就提前結束。

文章感慨:「大玩假裝贏了的『詐糊』遊戲,大幹充氣注水的裝修工程,正是中國式鍍金時代的特質——十五年來,每個家庭乃至整個國家都在不富裝富、把窮日子當成富日子過著,都在未富先闊,小富大闊地透支著未來,怎能不提前跌入『一頓吃傷、三頓喝湯』時代呢?」

錢荒、財務恐慌、資金掉鏈子,債務打白條與金融危機,這些中國經濟瀕臨資產價值崩潰的前奏,經過了持續數年的經濟隱性衰退、隱性蕭條和隱性滯脹,如今「病兆全都浮出了水面」,已無法再像過去那樣依靠「整容化妝」而繼續強撐下去。

2014年伊始,失業率、通脹率節節攀升,「透支到張力極限的經濟泡沫終於開始破裂」。種種跡象顯示,中國經濟正「不得不提前進入一個勒緊褲腰帶償還透支的贖貸還債時代」。

文章認為,中國式鍍金時代「鍍的更多的不是真金,而是水銀——有毒的GDP也即有毒的水銀」。用印錢購匯、印錢發債、印錢投資工藝「鍍」出來的中國式高增長與財富快速膨脹,其實是貨幣被濫印之後形成的「哈哈鏡里的虛胖」。

「也就是說,中國人的財富被誇張得浮腫了。這個真人與鏡像之間的變異,表示我國GDP的增長主要不是依賴實物產出,而是依賴貨幣投放與幣值交易。」文章這樣寫道。

為什麼價值100萬的土地能賣成1個億?為什麼50萬的房子能賣成300萬?為什麼價值10萬的汽車能賣成30萬?為什麼價值8元的快餐能賣成20元?為什麼價值3元的一棵菜能賣成10元?

「因為原本表示一國土地、勞動、資本年產出的GDP,也即實體經濟的年產出;早已在中國發生了變異,變為貨幣供應量帶動的貨幣交易值,因為高耗低效的GDP早已被充氣注水至泡沫化了。」

可以說全球「印鈔經濟、賣地經濟、裝修經濟、投機經濟、假賬經濟、欺詐經濟、禮品經濟、賄賂經濟、套利經濟、賴債經濟、跑路經濟」數中國最烈。

文章指出:「中國經濟高耗低效的根源不在別處,就在更加高耗低效的政府身上!」

「頑強得戰無不勝」的中國特色鑄造出的「政經一體制度」,派生出「國富民窮、城富鄉窮、官富民窮的貧富懸殊,中國式的急功近利與投機取巧」,也派生出「城鄉大規模拆遷擴建的面子工程」,和全國各地的燒錢PK大賽般的「超常規、跨越式裱糊工程」,而建立在大規模資源錯配之上的經濟模式,也必然催生出「透支未來的一屁股爛帳」。

不顧一切賺錢的中國人,豁出去的資源、環境、道德、信用成本昂貴無比,最終得到的是「大衰退、大蕭條、大滯漲」的結果:「投資收益降到了最低,投資率卻降不下來;企業盈利降到了最低,企業成本卻降不下來;實際收入降到了最低,實際支出卻降不下來;消費降到了最低,物價卻降不下來;經濟增長降到了最低,貨幣投放卻降不下來」。

而上述問題具體體現在現實生活中,就是每個車主花費比世界均價翻倍的車價買到汽車後,開車卻變成了用高油價、高收費購買蝸牛速度的消費陷阱; 10塊錢1斤的菠菜,我買回來一洗卻黏糊糊地爛掉了一半;20元1斤的帶魚或6元1根的白蘿蔔,洗凈後切開一看是患癌的,你也只能大罵一聲扔掉。

文章還揭示了在中國的高增長的GDP里暗藏著的「一個驚天秘密」:政府全部收入佔GDP的30%,城鄉居民收入僅佔GDP的22%,這兩者合計僅占整塊財富「蛋糕」的一半。而那不明不白地丟失的接近一半的GDP 都轉變成立灰色貪腐收入。

於是,中國經濟呈現出「營養過剩」與「營養不良」 並存的失衡:「高投資的營養過剩,對應著低消費的營養不良;國有資產、國有企業的營養過剩,對應的是民間資產、民營企業的營養不良;而高儲蓄的營養過剩,對應的也是低消費的營養不良;貪腐的痴肥,對應著平民被攫掠的嶙峋骨感。」而這一切,就是財富被權力錯配帶來的貧富兩極分化。

中國這種畸形的經濟發展模式帶來的直接結果就是:中國的房價全球最貴,車價與養車全球最貴,娶媳婦全球最貴,供孩子全球最貴,水電油氣電話網路食品等基礎物價全球最貴。同時,與國家的「高增長、高投資、高產能、高儲蓄、高通脹」對應的,是民生的 「低消費、低收益、低工資、低福利、低保障」。

文章總結說:「總之,隨著鍍金時代提前結束,隨著中國人的財富詐和遊戲的提前結束,洗牌重砌的社會大分化、大調整與大變革也會提前開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