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達:從老人干政的實質看保黨協議流產的必然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4月2日,中共18名軍頭均在《解放軍報》刊文效忠習近平,中共喉舌人民網、中新網等通過轉載《四川日報》報導,借中共政治局常委和委員以不同方式表示慰問和哀悼3月28日在成都病逝原中共四川省委書記的題目,高調亮出胡錦濤、朱鎔基、溫家寶的名字,而置江澤民於他們名字「等」後而埋之。有評論說,此舉是習近平出訪歐洲回國後對江澤民集團的有力回擊。是有力回擊,但力並不夠大,這也不是第一次。而這種回擊,不過是限於其邪黨的內鬥而已,斬不斷江澤民集團再次反撲之手。而明明有殺手鐧,卻放到一邊不敢用。

據大紀元日前報導,從王立軍出逃美領館撕開中共江澤民集團密謀政變內幕,引爆中共高層公開分崩,隨後相繼發生「3.19政變」、習近平「背傷」、「18大」廢除老人干政、審判薄熙來、抓捕周永康等事件,習陣營多次同江澤民集團妥協,達成至少5次秘密協議,但其後在江派更為瘋狂陰險的攪局中,所謂的協議都遭撕毀。

在這一過程中,像香港、昆明砍人、茂名血案,特別是建三江高調堅持非法延續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非法拘押、刑訊正義律師並公然威脅活摘器官,血債幫如此發瘋的攪局愈演愈烈。這些,在給人一種江澤民好像還能折騰出點兒什麼名堂來似的感覺,有人近日就在傳基辛格所謂「江澤民的能力被低估了」(應該讀為「江澤民藉著習近平保黨軟肋搗亂的能力被低估了」,事實上江澤民辦正事的能力被大大的高估了)之說,起碼血債幫的嘍囉們會因此而更加冥頑不化、有恃無恐。結果,則是無辜老百姓倒霉的血案不斷,習陣營的危險也有增無減。

這裡面隱含一個問題,江澤民血債幫目前「抱團」的內在動力,除了邪惡性同氣、同罪性同命、腐敗性紐帶之外,還有什麼憑藉的呢?

江澤民那樣了,都快死了,為什麼還蹦達,連兒子都勸不住?人們不解。可略想一想,癩蛤蟆不長毛——就那種氣,也就釋然了。

江澤民那樣了,都快死了,再蹦達,又能蹦哪去?有人為什麼還對它寄予希望,還跟著這個癩蛤蟆精瞎折騰?對此,人們更不解。而這個結,似乎光從一丘之貉、沆瀣一氣來考量,很難完全解開。因為血債幫是一夥極端自私的邪惡之徒,見利忘義、無情無義、翻臉不認人,不會真的死心塌地地賣命的。那末,這幫傢伙對江澤民肯定還存有什麼念想,或者說是還包藏著利用江澤民什麼的禍心。

當然,是在想通過江澤民脫套,逃避對迫害法輪功罪行和其它罪行的追懲,特別是對活摘極罪的追懲。問題是,怎麼才能逃避呢?江澤民都自身難保了。血債幫的嘍囉們可不這麼想,至少是沒有完全這麼想。他們不但希望江澤民再折騰出名堂來,而且相信這種可能的存在。什麼可能呢?

世界新聞網(世界日報網站)2014年4月4日社論「習近平打虎元老干預軍方效忠」給出了明確的答案:

「80年代『八大老』能決定總理趙紫陽存廢,江澤民也能讓『紅二代』習近平成『程咬金』,取代李克強掌大位。立案調查江澤民嫡系周永康,也是去年北戴河會議獲江澤民等首肯,說明中共元老(江澤民)在緊要關頭,往往有拍板決定生死的大權。」

這段話的最後一句,可以說是那篇社論的點睛之筆。立案調查周永康,江澤民的「首」肯不肯,都會定下來的。失去大權的江澤民,同意查辦周永康,實在是不得已而順水推「周」。「首肯」,在此是刻意給人太上皇「嗯准」的那種意味。而對此,你不信,血債幫的嘍囉是信以為真的,至少是願意把它當真的:

「中共元老(江澤民)在緊要關頭,往往有拍板決定生死的大權。」

因為血債幫需要欺人,也需要自欺,需要用這種觀念籠絡和麻醉。那段話,前半截是事實,是形成這一觀念的基礎;後半截是謊言,是維持、加固和強化這一觀念的虛擬條件。世界日報及其網站為江澤民及其血債幫幫腔幹這活,已有十幾年了。該社論,出於江澤民新一輪政變的節骨眼,主要是在替江澤民招架習近平反擊的還手動作「助威」和「鼓氣」,宣揚這一觀念。

更大的問題在於,習近平的保黨,客觀上與之異曲同工,也在加固和強化血債幫嘍囉門的這一觀念。因為只要習近平保黨,血債幫對迫害的延續、對罪惡的掩蓋,對無辜的殘害,在其邪黨之內就有了「充足的理由」,隨之也就很容易「與時俱進」地為其撕毀保黨協議找到藉口。因為保黨就得按黨的規矩辦事,而本來中共的規矩就是沒有規矩,中共的原則就是沒有原則,現在在這一觀念的支配下,它就更加不擇手段了。所以,鬧到今天,十八大胡錦濤用所謂「董存瑞炸碉堡式的」裸退所換來的廢除老人不干政的協議,就徹底流產了。而其實,江澤民從來沒守那個協議,一直想把那個觀念變成現實,「習八條」根本沒放在眼裡。

這就說明一個問題,「老人干政」只是現象,起決定作用的,是它背後實質性的東西,那麼,「老人干政」的實質是什麼呢?「老人干政」現象,毛澤東時代沒有,是鄧小平時期出現的。而那時的「老人」、「八大老」,既不是完全論資排輩(陳雲在「文革」前的七人中共中央常委中數「老五」,而鄧小平算「小七」;胡耀邦、趙紫陽的資格,都比江澤民老),也不是凡是老人的意見都聽(習仲勳、萬里等人一些意見就未被採納)。這意味著什麼呢?這意味著:「共產黨也是一種生命,但其反自然、反天、反地、反人,是一種反宇宙的邪惡生靈」。(《九評共產黨》之一)「在許多最邪惡的時刻,共產黨的最高領導人敗下陣來,因為他們的邪惡勁兒都不夠水平,只有最邪惡的才能符合黨的需要。黨的領導人都是悲劇收場,黨自己頑強的活著。能生存下來的領導人不是能操縱黨的,而是摸透了黨的,順著黨的邪勁兒走,能給黨加持能量,能幫助黨度過危機的」。(《九評共產黨》之二)

就是說,老人干政的實質在於中共邪黨的「用邪」機制,這是由中共魔教的邪惡本質和流氓本性所決定的。

正因為如此,胡錦濤原以為自己一裸退,江澤民就更沒有理由干政了,把他們倆在軍委大樓的辦公室一撤,就關門大吉了,結果,根本不是那麼回事兒,江澤民照樣亂蹦。因為胡錦濤忽視、忘記或低估的,不僅僅是江澤民邪惡卑劣的「沒底線水平」,還有中共的邪惡本質和末日殘喘的需要。末日的中共,需要習近平看攤、守鍋、掌杓,需要江澤民集團對習近平陣營制約,需要雙方的內鬥,也需要江澤民血債幫在習近平的配合下繼續製造恐怖,直到它們被拋棄之前都要這樣充分利用。邪黨的末日就是這種佈局。保黨,就不可能不陷入這種佈局,就沒有辦法突破這種佈局。就連反腐敗,也得無條件地服從這個所謂避免「亡黨亡國」的大局。所以,為了保黨,就不但不敢碰迫害法輪功、活摘器官的事,而且連審理腐敗的程度,也得控制在惡黨當前所能承受的限度之內,即使已經拋出的個人,處理得輕一點兒,還是重一點兒,也得根據惡黨收買人心的需要來。這就是薄熙來、王立軍、薄谷開來等窩案化整為零、互相切割、避重就輕地審理,而判刑又不算太輕(相對公佈的罪行而言)的原因。可是結果呢?一不能服眾,二不能足以震懾腐敗分子,三不能壓倒血債幫的氣焰,四不能使被從輕發落者領情。——裡外不是人,百害而無一利。

可見,保黨協議的不斷流產是必然的。跟那幫妖孽訂協議本身,就是誤國殃民害己的臭棋,就是犯善惡不分的糊塗,弄不好就是玩命。

決定一切的根本因素在於,天在滅除紅魔,而且是有時限的。習近平唯一的出路和真正無敵的優勢,就是徹底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流氓本性和面臨天譴的境遇,順天意,應民心,揭露活摘,結束迫害,橫掃血債幫,拿下江澤民,拋棄共產黨。當務之急之一,就是擯棄保黨之念,採取諸如取消洗腦班、解散「六一零」、釋放高智晟和維權人士等更有力的殺手鐧,徹底打消江澤民集團翻盤的幻想。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