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兆輝:中國股市緣何賭場不如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國股市搞所謂的市場化改革,除了大發新股讓股價從6000多點跌下來,讓市場蒸發數十萬億,製造了無數股市難民之外幾乎沒有什麼成就。而且就在當前2100點欲再次啟動新股發行之時,因為股市大跌,管理層居然表態要根據市場承受能力進行市場化改革。

這也叫市場化改革嗎?分明是根據市場承受能力圈錢而已。

從今年初的新一輪IPO來看,新股發行並沒有實質性的改革,發起人股東和流通股東仍然是不公平的。新的新股發行仍舊是一個批發億萬富翁的行為。而且就當前的新股發行,上市公司依然趨之若鶩,即便指數跌到1800點,也絲毫不會降低新股來這個市場上市的熱度,真正的市場化遙遙無期。

本身中國股市從6000多點跌到現在2000多點已經創記錄了。再繼續以市場化的名義跌下去,別說投資者承受不了,就是證監會自己都不好意思了。中國人自己搞的所謂特色的資本市場居然連賭場搞的好都沒有。

賭場再不好,按照國際慣例,賭場起碼保證玩家有48%的勝率。作為經營者,收取2%已經是暴利了。而中國股市呢,投資者就算投入的是個賭場,那麼扣除2%的作為莊家的抽成,那麼其碼也應該有48%的勝率啊。更何況股市還是虛擬經濟,投入100元很可能變成120元或者130元,其中多出來的是所謂的泡沫,股市再怎麼分配投資者都應該有50%以上的勝率啊?再說了股市又不是零和遊戲的賭場,投資者的錢投入的是上市公司是能產生業績產生業績的。怎麼現在就搞成了一個全民皆虧、罪惡深重的局面了呢?

中國股市的問題,一開始被說成股權分置,結果搞運動似的解決了全流通問題,結果圈錢市沒有解決,而且撕掉了股權分置這塊遮羞布後的新股發行更加肆無忌憚。居然開起了市場價圈錢。什麼是市場價圈錢,分明是上市公司圈錢最大化的制度改革。就是管理層害怕上市公司掠奪股民掠奪的少了,把二級市場撕開三高超募的口子。

以往股權分置時上市公司圈錢還受限制,而全流通之後居然能圈多少圈多少。多圈的錢全部給了發起人股東。148元發行海普瑞,90元發行華銳風電……。結果真金白銀上市公司拿走了,剩下的泡沫留給市場。新股發行後,表面上誰都不虧,實際上是一個巨大的騙局。等最後騙不下去的時候,索性來一個市場化改革,把最後支撐局面的泡沫刺破,股市下跌時還要加上市場化改革這個冠冕堂皇的名義,使股市下跌的合理,下跌的正常。

是啊,只有市場化改革才能讓投資者買到真正物美價廉的股票,只有市場化改革才能讓市場完美。但有沒有想過,這數以千萬的已經被圈去真金白銀,手裏只拿著泡沫的投資者的利益怎麼辦?

既然管理層要下跌接軌,當市場6.24一天跌去一百個點,市場向市場化靠近的時候我們的管理層為何又不繼續市場化了呢?是心不夠狠,還是對股市真正市場化,會導致的結果預判錯誤?

現在的市場在控制擴容節奏還有政策托市等合力的基礎上站在了2000點左右。很顯然這個點位遠不是真正市場化的指數高度,要搞真正的市場化、市場價發行,指數必須繼續跌。

在這個點位重新啟動IPO,說好聽的是“兼顧改革和市場可承受力”進行改革,其實哪裏是改革,分明是繼續圈錢。說白了就是根據市場承受能力繼續圈錢。

如果是真正的改革,起碼會達到發起人股東和流通股東在進入市場的成本上接近公平,而不是發行一隻股票造富一個家族。如果是真正的改革,起碼在股市實體財富和虛擬財富的再分配上實現公平。即流通股東和發起人股東共用企業上市後因為虛擬經濟而多出來的財富。而不是上市公司拿走真金白銀,而把泡沫留給市場,等新一輪圈錢遊戲結束後,管理層再玩一次下跌接軌,再一次洗劫市場。

事實證明,中國股市的改革,不能以犧牲投資者的利益,而搞所謂的下跌接軌。這條路已經走了很多次根本行不通。股市改革保護投資者利益和市場化是同樣重要,甚至前者應該更為重要。

股市改革,即要把股市的估值降下來,還要在股市降低股值的過程中不至於讓投資者虧損,這樣的改革是需要技術含量的,是需要管理層有責任心的。像推出退市整理板,將問題公司一退了之,根本是不負責任的行為。

中國所謂市場化改革的數年來,管理層通過加大圈錢力度,把市場的資金最大化的圈走,加大加大製造市場風險,把市場的投資者趕盡殺絕,從而實現股市的下跌接軌,這樣做法可以說是一點不負責任,是一點技術含量都沒有的。這根本就是在破壞,絕不是改革。

中國股市的市場化改革,不應該是削足適履的過程。小孩子為營養過剩,腳長得過大,暫時穿不了國際接軌的鞋。這不應該是腳大的問題,而是鞋小的問題,既然是鞋的問題就應該在鞋上面下功夫,而不是一味的去琢磨腳。

中國股市的改革也是一樣的道理。當前投資者的利益已經遭到了嚴重的損害。就不要在繼續下跌折磨投資者上下功夫了。

當前管理層通過政策救市通過停發新股所要達到的目的很簡單,無非是要保護投資者的利益。讓中國股市的總市值不再繼續縮水。

既然要實現保護投資者的利益,就不應該讓新的新股發行繼續製造不公。就不應該讓市場在救市,圈錢,下跌 ,救市,再圈錢的淪回中繼續下去。你再發動一輪規模再大的行情,無論走多高走多遠,只能會套死更多的投資者,因為現在的體制每發一個新股就會圈走一大筆錢。

政策救市前提下的股市估值,必然不等同於市場市的估值水準。這個估值下的新股定價,必然嚴重偏離到這個市場上市股票的實際價值。所以會有市場價36.68元發行用友軟體,而同期同樣的軟體公司金碟國際在香港發行,發行價僅僅1.03港元。還有148元發行的海普瑞,有90元發行的華銳風電,這都是拜所謂的市場價所賜。即便在指數大跌到2100點左右時,在香港價值2.5元的浙江世寶,在中國這樣的市場其上市首收盤價居然達到了18.67元。

當前的中國股市每發一個新股必然導致發起人股東的暴富。所以新的新股發行改革,必須通過制度設計,根據高估的指數來設計公平合理的新股發行。而不是根據所謂的市場化的叫條主義來掠殺投資者。是要讓來這個市場賣股票的發起人股東少獲得原本不屬於他們的財富;是通過制度設計,在發起人股東和二級市場流通股東更公平的分配股市的虛擬財富。只有股市改革真正做到了公平公正,那麼中國股市的改革才有意義股民才有希望。如果股市再搞不好,不妨以設計賭場的思維來設計股市吧,其碼賭場比現在的股市公平許多!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