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烏魯木齊爆炸恐怖份子在哪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最近中國極端暴力事件真的是越來越多,用「層出不窮」這個詞來形容,我覺得是一點都不過分的。大家對3月份的昆明火車站事件還是記憶猶新。最近上個禮拜,4月30日在新疆火車站又發生了一起類似的砍人事件,這個砍人事件最後又發展成了一個爆炸事件。

這件事情跟昆明火車站有沒有類似的地方呢?其實它們都有很多很蹊蹺的地方。那麼我們今天就來請橫河先生點評一下新疆火車站的爆炸事件。橫河先生,新疆火車站的爆炸事件,您覺得是恐怖襲擊嗎?

橫河:如果整個過程就像官方宣布的那樣,在火車站人群最多的地方,進行爆炸造成重大傷亡的話,應該就算是恐怖襲擊。因為恐怖襲擊主要的定義是在沒有預警的情況下,對沒有抵抗的,就是非武裝人員〈平民〉進行大規模的殺傷。這種就是恐怖襲擊。但是這個消息不是非常清楚究竟發生什麼事情,現在幾乎唯一的說法就是官方的說法。

因為當時的目擊者有人說到,是警方在盤查的過程當中引爆的,如果是警方引爆的話,那就不能說是恐怖襲擊了,因為他原來的意圖,可能並不是在那個地方引爆。就是說他的意圖是大規模殺傷平民的話,才是恐怖襲擊,如果是一個事故的話,那就不是。所以就很難說,關鍵問題是應該搞清楚是誰襲擊的?第二個是針對誰的襲擊?在這兩個問題搞清楚的情況下,我覺得如果這兩個問題都能搞清楚的話,是否把它定義為「恐怖襲擊」並不是那麼重要。

主持人:現在是因為中共官方的消息封鎖,真實情況是怎麼樣,目前是很難知道的。但是民間確實有一些說法,就像您剛才提到的那個。那麼如果我們按官方公布的消息來推論的話,官方的消息本身會有沒有什麼疑點?

橫河:它有很多矛盾的地方。第一個就是描述的問題,因為一開始說是爆炸,後來在幾個小時以後,就加了刀砍、砍人的情節。如果是已經準備好了炸彈,自己作人肉炸彈的話,他不需要拿刀砍人,因為刀砍人的話很費力,而且很難造成大規模的殺傷。這個跟昆明火車站情況還不一樣,因為這裡正好火車站人非常擁擠。就像當時北京有一個政治笑話,就說在北京發生恐襲怎麼辦?馬上有人回答,說是你上車以後刀都抽不出來,你要刀抽出來的話,人一擠你砍了自己。說這個擠的程度。所以如果說要炸彈,他不可能拿刀砍,拿刀砍的話,很可能他是沒有炸彈的。這兩件事情作為恐怖襲擊來說的話,這是一個很大的矛盾。

第二個是有一種說法,《法廣》披露說,5月1日警方有一個協查通報,就是要協查另外兩人,如果說這兩人現在需要去查的話,那是不是真正炸死的是凶手?因為現在說的是兩名主要的嫌犯和一名旁觀者,被炸死的。但是當時又有人說,炸死的是警察,如果是炸死的警察,就跟這個盤查引爆是對上的。

所以現在來自不同的消息來源,其實最大的疑點就是刀砍和爆炸怎麼可能在一起?到現在為止,我們從來沒有聽說過,在世界上任何一起恐怖襲擊是先拿刀砍,暴露自己以後再引爆的。沒有聽說過這樣的事情。

主持人:因為這次爆炸的時機是特別的巧,剛好是習近平訪問新疆的最後一天,大家其實都還不確定爆炸發生的當時,習近平是不是已經離開了新疆。所以很多人都說,這個爆炸本身是衝著習近平去的。您覺得是怎麼看?

橫河:這個事情確實是有點蹊蹺,為什麼說覺得蹊蹺呢?因為最近幾次比較大的這個所謂恐怖襲擊事件,其實都跟國內的一些重大政治事件有關。你像天安門當時衝撞的那個事件,據說當時政治局常委就在附近開會;另外一次就是昆明這個事件,昆明事件前後正是當時鬧得最兇的說是周永康案子馬上要公布。

這一次又是習近平去訪問新疆。作為最高領導去訪問一個地區,而且是一個被認為是不安定的地區的話,那麼它的保安措施都是非常嚴密的,就屬於高度的保安措施,所以在一般的情況下,要就是針對他的襲擊,如果是普通的襲擊的話,他會避開這種保安嚴密的情況。因為這種事情,保安畢竟是一個非常專業的工作。而如果是個人的這種襲擊的話,他很難在情報方面和在部署方面能夠勝過官方,所以他一般會避開來。

當然有一個可能性,跟昆明這個案子類似,就是說可能那是釋放某種信息。但是這裡要說清楚了,它並不一定說是維吾爾人要釋放一個什麼信息,或者是某個恐怖分子要釋放哪個信息,其他人也可能。因為如果是針對習近平本人來說的話,那麼有可能釋信息的人,最大的可能不一定是這個所謂恐怖分子。

因為按照官方的說法的話,襲擊者只是普通的村民,就是作為一個政治宣言來造成這麼大的事件,作為普通的村民來說的話可能性不是非常大。就像剛才講的,如果它是一次精心策劃的恐怖襲擊的話,不大會先用刀砍;如果是一種無計劃的濫殺的話,他又不大會做出在習近平訪問的這個節骨眼上,選擇一個政治意味這麼濃厚的時機來進行恐怖襲擊,就這兩者是對不上的。

主持人:所以現在國外是有一種說法,我相信國內很多人也會這麼想,說其實這是習近平的政治對手他選擇在這個敏感的時期來製造這麼一件事情,是告訴習近平說:你看,我有能力做到,我有能力突破你的封鎖做到一些什麼事情。

橫河:這個可能性非常大的。這件事情有一點比較蹊蹺的就是和昆明砍人事件同樣的一個問題就是,情報工作為什麼一點消息都沒有?當然在這之前有人透露出來,說是到新疆去,領導人要穿防彈衣;另外一個說要對北京進行恐怖襲擊。這兩個消息在這之前之所以能夠放出來的話,那可能性很大的還真是習近平的政治對手,而不是像它所講的一般的村民,這個維吾爾族的村民他去放這種消息,傳出來的可能性也很小。

主持人:對。當局這次破案其實是比昆明還快,就是說4月30日發生的事情,它5月1日就宣布說破案了。那麼我們就有人會質疑說,你怎麼會破案這麼快?如果它破案的那麼快,那事先它為什麼不去做防範?

橫河:它這個一天之內宣布破案,它是說是居住在新疆地區的,說兩個已經死亡的嫌犯生前參與宗教極端活動。所以從這一點來說的話,就是它一下子把矛頭指向新疆的維吾爾人。從這個角度來看的話,好像是有人要急於把這個事情結個案,然後能夠交差就完事了。有這個感覺。

從處理方式來看的話,就說有人要推卸責任,好像是很明顯的。因為你只要把這個說成是暴力恐怖襲擊,好像地方當局就沒有責任了。因為本來說習近平到新疆去,如果發生恐怖襲擊……

主持人:當地政府就要負責任。

橫河:當地政府要負非常大的政治責任,很可能還要丟烏紗帽的。第二個就是,不管官方承認不承認,就是維吾爾族人現在已經是一個固定的替罪羊了,就只要把事情推到他們身上去,當官的就沒責任了。還不僅僅是暴力恐怖分子,而是只要是維吾爾人,他就是固定替罪羊了。

第三個問題就是,這樣子一來的話他又有了一個藉口,至少是地方官員有了一個藉口,就是去打擊維吾爾人的非官方的宗教活動,就是地下宗教活動。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它特別提到了說「生前參與宗教極端活動」。本身如果它是一個暴力恐怖事件的話,它沒有必要直接把他跟宗教連起來,所以它如果把宗教連起來的話,是為下一步打壓製造一個輿論的基礎。

主持人:那麼這一次當局,一方面是官方媒體報導的非常快,當然分析非常少;但是另外一方面它對民間的網絡上對這件事情的評論就控制的非常嚴。那這裡面它是不是想藏起來什麼東西?

橫河:首先我覺得是這樣子,就是官方媒體報導很快的話,它是想……現在很多事情是瞞不住的,而且這麼大的事件肯定瞞不住,所以它現在的策略就是搶先報導。搶先報導就是所謂對於過去一段時間它不能在網絡上控制輿論所採取的一個措施,今後我們可能會看到就是在這個重大事件的報導上,可能這是一個趨向,就是官方非常快的去掌握輿論的制高點,同時把民間……

主持人:它先定了個調。

橫河:對,定個調,然後把民間的輿論全部就封殺掉,這樣的話,所謂的「網絡謠言」就不能傳了,真相也就不能傳出來了。

烏魯木齊當地的人就告訴《大紀元》的記者說他們的敏感詞發不出來。這個是很清楚的,就是外人看不出來究竟封殺到什麼程度,但是當地網上發的人是知道他發的東西被封掉了,如果能發上去,很快就會被刪掉。而在烏魯木齊當地的社交論壇和社區都沒有任何談論,所以他說這個很不正常。

從現在我們看到的就是,目擊者的說法和官方公布的說法是不一樣的,而且目擊者到現在為止兩個人都是帶有半官方身份的人。他們是實名註冊的微博,在目前這麼大的壓力下,沒有根據去放所謂謠言的可能性非常小,所以很可能官方確實想要隱瞞什麼東西。

至少是這樣子,當局去公布一個假消息,或者是公布定向的部份的真消息,這樣的話達到它的目的,就是掩蓋真相的目的,或者達到一個政治指向的目的。因為在很多情況下,部份真相就是謊言,你乾脆什麼都不說,人家自己找真相;但是你告訴人家一部份去引導到他要引導的地方的話,別人以為他得到了真相了,他就不會再去找真相了。所以部份真相可能比謊言還要糟糕。

主持人:其實它是誤導民眾。

橫河:對,比完全遮蓋還要糟糕,這就是一個精巧的誤導了。

主持人:這一次習近平得到這個消息以後,他的反應就是說堅決把暴力恐怖子囂張氣焰打下去,嚴懲暴徒。那麼您覺得像這種強硬的方式能夠真正的起到作用嗎?

橫河:現在的問題就是在這裡了,所謂把暴力恐怖分子囂張氣焰打下去,嚴懲暴徒,那麼誰是暴徒?如果這個暴徒已經炸死了,你就沒有辦法再去嚴懲他了。另外一個就是,你現在並不知道誰是暴力恐怖分子,你並不知道誰在這裡製造了這件事情,所以可能性最大的就是濫抓無辜,現在知道已經有一百多個維族人被抓了,這種濫抓無辜去交差的話只會製造新的敵人。

其實我們可以看到中共治疆幾十年,手段從王震開始不可謂不殘忍、不嚴厲,甚至從伊森•葛特曼所寫的報告來看的話,就最早在迫害法輪功之前,規模性的活摘器官就開始於新疆對維族人。但是我們可以看到這麼多年來是越治越暴力。你不知道對手是誰,這個跟其它國家是不一樣的,就是中共現在並不知道,跟911完全不一樣的是,它並不知道暴力恐怖分子在哪裡,究竟是誰?

原因是什麼呢?最早的時候,911以後,中共提出來反恐,實際上當時並不一定有像美國所面臨的這麼大的恐怖威脅。一直到2008年的時候,中共自己在奧運會安保的時候提出來的是,因為當時中國和很多第三世界國家關係比較好,因此面臨的恐怖威脅非常少。這是2008年自己說的。也就是說當時所謂的反恐,拉著美國一起反恐,實際上是製造一個暴力治疆的藉口。

當時是為了暴力治疆為藉口提出來的,因此在實質上他們根本不知道,不管在情報上,還是在整個社會的政治、經濟全貌的分析上,實際上它自己並沒有真認為那個地方有恐怖分子。所以它才會在這方面一個是好像看到情報不靈,另外一個,它的方向是沒有的。因此不管你話說得有多狠,實際上對於解決新疆問題是沒有幫助的。

主持人:但是這個話裡有沒有可能有另外一個意思,就是也有一些人他是說其實習近平他知道這件事情後面是些什麼人,所以他發這個狠話其實是針對那一部份人。那這樣我們的問題就變成誰是真正的在新疆爆炸案後面的那個人?那麼我們可能有一種分析方法就是說,誰會從這個爆炸案中得到好處?

橫河:對,這個是一個比較大的政治問題。就是習近平政權到現在為止,就是從上台以來到現在,就不管你說政治、經濟、體制方面做多少調整、成立多少領導小組,他實際上到現在為止,你要是用最簡單的方式來表現他的施政綱領的話,就是反腐。反腐打到現在以後,實際上他的目標已經越來越大了,從周永康這個集團現在擴展到跟曾慶紅有關,跟李鵬集團有關,連江澤民的孫子都曝光了,所以動到這個利益集團的奶酪越來越大。在這種情況下,很多人就分析他實際上現在四面出擊動了很多人的既得利益。

因此現在當這個暴力恐怖事件變成一個主要矛盾的話,會把相當大的精力就牽扯出去了,也就是說反腐會不會由於這個暴力恐怖襲擊事件而轉向?就是現在看來的話,如果這個轉向真的能夠完成的話,那麼是不是有人蓄意製造了這樣的暴力恐怖事件來完成這個轉向,而保住自己家族的利益?這個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這是另外一種分析方式,就是說不是從這個事件本身去分析,而是從整個誰從當中得益。就像我們一般破案嘛,破案就是說誰最有動機,從這個角度去分析的話,是不是要牽扯和轉移現在習近平和王岐山反腐的這個方向,牽扯他們的精力。那麼這個可能性,這一種分析是一種動機的方式,其實很可能這也是一個正確的方向。

主持人:其實習近平的這些話也可能只是給對手表明他的強硬態度而已。

橫河:我想他完全不懷疑自己內部有人準備整他的可能性也不是很大的,因為在中共這個絞殺機器裡面能夠混到這麼高的地位的話,我相信他對對手的手段不可能完全不了解。

主持人:還有一點就是您剛才在前面的評論中也提到過,就是說中共的情報方面是不是出現了失誤?英國防務安全智庫——皇家聯合軍事研究所(RUSI)的資深研究員潘圖奇他是這麼認為的,他是說2009年發生暴亂以後,烏魯木齊現在又發生這樣的事件,那麼應該是中國情報方面出現了失誤。那您是怎麼看?

橫河:我認為有可能是情報失誤,那這裡有幾個方面,也可能不是。如果是情報失誤,它有狹義和廣義的情報失誤。所謂狹義的話就是說,如果這件事情正像官方所報導的那樣,是恐怖襲擊的話,那就是情報嚴重失誤,這就是一般人所說的情報失誤。

但是這個和中共式的反恐策略是有關係的,就像我剛才講的,就是說它把反恐作為是跟美國談判的一個藉口、一個籌碼。他們並不了解,當時他們不是規定一些恐怖組織給美國,讓美國和聯合國把他們劃為恐怖組織嗎?後來他們定的這些所謂東伊運之類的,西方國家這麼強的情報調查很久也不能確實確定這種組織存在不存在。它的存在根據就是一旦發生什麼地方有一個襲擊事件,或者有一個恐怖事件,馬上就有這麼一個組織出來宣布他是要對它負責的。

主持人:對 。

橫河:這種就是有人為了在恐怖組織裡面拿經費。所以它這個到現在為止都不能確定那些組織究竟在什麼地方,哪些人?而且最近發生的一系列事件跟這個所謂的恐怖組織,或者是中共定的那幾個恐怖組織,究竟有沒有關係?它是很大的疑問。這樣子的話,如果說現在真的按照官方說的,這次是恐怖襲擊的話,那麼誰是恐怖分子?它是不知道的。當時是不重視,現在是不了解情況,一抹黑這叫情報失誤。

廣義的情報失誤就是說,當局對現在新疆的整個局勢有沒有一個正確的評價?有沒有一個正確的了解?對維吾爾人的訴求有多少了解?因為主要的情況、情報是來自於封疆大臣的報告,就是說那個地方的地頭蛇,原來的王樂泉吧,當然他所做的任何報告都有重大利益衝突在裡頭,因為很多事件就是他引起的,所以他在報告的時候一定會把責任推給別人。那麼中央除了得到他們的報告以外,自己還知道多少?

當然你要從中共的本質來說的話,它又是由中共的所謂少數民族政策所造成的,對於這些政策在各地實行的情況,你像新疆、西藏這些地方所實施的這些政策實施情況,它的利弊究竟是怎麼樣的,又有多少了解?

當然從中共本質來說的話,它實際上是知道這是一個錯誤的政策,就跟它的很多其它政策是一樣的,也許中共並不在乎真實的情況。因為真實的情況一知道的話,它還是改變不了,因為它跟中共的本質是連在一起的。

再剩下一個就不是情報失誤的問題,就是有一種懷疑,就是我們剛才討論的那一種可能性,就是他的政治對手的話,那就不是情報失誤,為什麼呢?因為就是說製造這個事端的人很可能就是情報部門本身,或者跟情報部門有直接的關係,那麼最可能肇事的倒是最了解情況的又掌握情報的那些情報部門,或者是跟情報部門有關的那些利益集團。在這種情形下,就不是一個情報失誤的問題。當然從這個當局來說的話,習近平政權來說的話,可能他們的情報不夠靈,但是並不表示中共這整個系統裡面對這件事情沒有情報。

主持人:當時那個昆明火車站事件其實不管官方怎麼宣布,民間很多人就是趨向於認為其實是政治對手製造的一個事件;那麼這回新疆火車站事件也有這種可能性。那麼這樣的事件,以前中共的派系鬥爭很多都是老百姓不知道的,就是說它們是內部自己的鬥爭,對老百姓並沒有公開出來。那麼我們現在看到的情況是越來越多的它內鬥會曝露在老百姓面前。那您自己對這個趨勢您是怎麼看的?

橫河:這個有兩個因素,一個就是信息的傳播。早期如果在一個什麼地方發生一個事件的話,那麼當局是可以把它掩蓋下去的。掩蓋下去,那麼製造的人他就不會去製造它,因為消息封鎖的很好。你比方在新疆如果發生這麼一起事件,馬上就把這個事情壓下去了。現在有了網路了,所以雙方來說的話,特別是製造事件來說的話,他就覺得值得去做了。

主持人:當時他就不能造成這種轟動,不會給對手壓力。

橫河:對。當時有一個笑話,說本.拉登的人派到中國來的話,最後是製造了一個什麼事件,結果回去以後待了一個星期也沒有看到有媒體報導出來,結果後來就說這個事情沒成功,就把這個幹事的人給砍了。這是一個政治笑話,其實不是政治笑話,就是中共封鎖消息的能力有那麼強。

現在就是說因為民間能夠傳出消息的可能性越來越大了,你不管怎麼封鎖也很難把它完全封鎖掉,因此就是說有人願意去製造這樣的事端,而且製造事端的人也可以冒充民間的方式把消息傳出來,而達到它的政治目地。這是一種問題。

再一個問題就是,中共現在這個統治的危機啊,不管是和民眾之間的矛盾,還是它們自己之間的矛盾,已經是在歷史上從來沒有過的嚴重程度了。在這種情況下就鬥到你死我活的程度的時候,有人就破罐子破摔了,他就不管了,就是同歸於盡的這種做法也把它拿出來了。這個造成了現在有很多讓人看出來中共的內鬥很明顯的這些重大事件的爆發。

再一個就是,整個社會矛盾已經到了沸點,因此第一個就是,這個社會矛盾會有爆發的時間,只是說在什麼時候、什麼情況以某種形式爆發出來。所以光看這個形式是沒有用的,它的根源是社會矛盾的尖銳化。

另外一個就是某些派系也會利用這些社會矛盾,所以你調查到最後,可能真正表面上看還真是這麼回事,但實際上它仍然有派系利用這種社會矛盾。一個是派系跟派系之間的鬥爭,還有一個就是派系利用社會矛盾來引發事端,這個可能性也很大。所以現在實際上我覺得能夠看出來的就是中共的統治危機是前所未有的嚴重。

主持人:這個統治危機好像習近平自己本人也是承認的。

橫河:他也是承認的,所以他才會發動這樣的反腐。其實反腐本身來說也是統治危機,就是對於中共來說的話,不反腐,它馬上就要垮;一反腐,一看目標太大了,也會把中共給反垮掉。所以他反和不反已經就是說積重難返,到了他手裡的時候,他究竟是做還是不做?做到什麼程度?都是解決不了的難題。只有在認識到這個問題的情況下才會這麼規模的去反腐,如果認識不到他不會這樣去做的。

主持人:那您的意思就是說他如果只是表面上反一反腐,並不深挖到現在這些他觸動到的實力派的話,其實解決不了根本問題的。

橫河:他要深挖到實力派的話,他就把中共整個給拖垮掉了啊!因為中共就是由這些腐敗分子組成的,腐敗本身就是中共現在的整個統治集團的特徵之一了,而且又是中共所謂經濟改革的潤滑劑,真的要一起反腐的話就把中共給反掉了!也就是說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主持人:所以他面臨的是一個無解的局面?

橫河:無解的局面!所以我覺得中共其實就是到了崩潰的邊緣了,就真的要開始崩潰了,你已經看不到解了,沒有人能看到解。

文章來源:希望之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