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凡:烏魯木齊爆炸事件是習近平的心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統治的社會是非常的不安全、不穩定 最近一段時期以來,特別從4月份,習近平在幾個場合都談到國家安全和社會安全、社會安定,這些都出了問題。所以他講這麼多話,他有很多資訊和情報證明了中共統治的社會是非常的不安全、不穩定,可以說前景也非常不妙。

上個月的15號(4月15號),習近平召開了國家安全委員會第一次會議,他提出了中共政權面臨了11項的安全問題,其中包括社會安全。到了4月25號,他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的時候,表示維護國家安全和社會安定是重中之重,是所有重要的問題中間的最重要問題,是維護國家安全和社會安全,可見社會是不安定的。

最近一系列的事情可以表明,自從習近平主政以來,尤其從今年和去年顯示出社會相當的不安定。最近發生的事情,就是4月30號晚上,烏魯木齊火車南站發生大爆炸,結果3個人死亡,79個人受傷。第二天5月1號,中共當局宣布破案了。它把它定性為什麼呢?是一起暴力恐怖性質的爆炸襲擊案件,那作案者有兩個人,其中一個叫色地爾丁‧沙吾提,兩個嫌犯,這兩個人當場被炸死了。在網上透露了有3名警察也被炸死,79個人被炸傷,但是79個人怎麼炸傷的,一天之內怎麼破案的?中共媒體沒有報導。

新華社發了一個簡單的通訊稿,把中國網路上網民們所透露的消息,非常快的全部刪掉了。一天之內破案,可見它破案的情報快速準確,可以這樣講。那為什麼防止爆炸的情報完全就失靈而被誤導了呢?所以這中間有很多情節中共是封鎖了,不讓大家知道。是不是這兩個人就是作案的人呢?除了中共自己公布以外,沒有任何人知道,沒有任何媒體,也沒有其它旁證,就是中共說了算,所以烏魯木齊火車南站爆炸非常不尋常。

烏魯木齊火車站爆炸明擺著向習近平示威 4月30號中午,習近平結束了新疆的視察,晚上發生了烏魯木齊火車站爆炸,也就是說前腳走,後腳就跟著爆炸。這不就明擺著向習近平示威嘛,你走了我馬上就炸給你看。但是我們要問,誰是真正的凶手和主謀呢?到現在為止,中共當局僅僅發一個新華社通稿,這通稿被各個媒體、網路、新聞廣播電臺、電視台轉播,但在新浪網上面的微博和騰訊微博上面大量的評論就遭到刪除了,人們對這樣一個通稿持各種各樣的看法,統統不見了。

5月1號,也就是爆炸後的第2天,《人民日報》發表了一篇評論,題目叫做「堅決把暴恐分子囂張氣焰打下去」。5月1號的評論上面,第一段話是這樣的,「又一起暴力恐怖事件讓人震驚、令人憤慨。4月30號19時許(這個晚上7點多鐘),新疆烏魯木齊火車南站發生爆炸,目前已經造成3死亡79人受傷,反暴力恐怖鬥爭一刻也不能放鬆。習近平總書記在第一時間作出重要指示,要求『採取果斷措施,堅決把暴力恐怖分子的囂張氣焰打下去。』」這是這篇評論的第一段話。評論裡面沒有指名誰是恐怖分子,主謀是誰,爆炸的目的是什麼?都沒有講清楚。

那中共官方呢,把這一起爆炸案件定性為「嚴重暴力恐怖襲擊案件」,作為一個案件,那就是個案啰,並沒有定性為和民族和宗教有關的暴力恐怖勢力攻擊,這裡面有很大的差別。 它這次連新疆維吾爾族這幾個字都不提了。那麼中共長期以來對新疆維吾爾族的反抗力量,它定性為「三股勢力」。所謂「三股勢力」是什麼樣呢?第一,宗教極端勢力;第二,民族分裂勢力;第三,暴力恐怖勢力。 暴力恐怖勢力是指通過使用暴力,或者其它毀滅性手段,製造恐怖以達到某種政治目的的團體和組織,就說這個勢力是一個團伙、是一個組織,不是單個人。

第二,民族分裂勢力是指從事對主權國家構成的世界政治架構的一種分裂,或者分離活動的團體或組織,民族分裂勢力是反社會發展和人類進步的政治力量。

那麼第三個,宗教極端勢力是一股在宗教名義掩護下傳播極端主義思想主張,從事恐怖活動和分裂活動的社會政治勢力,也是一個團伙,也是一個組織力量。

那麼從上面這個定義來看,再加上《人民日報》的評論當中,它這次不提宗教極端勢力,也不提民族分裂勢力,從這一點來看,那麼烏魯木齊火車站爆炸是通過暴力,或者其它毀滅性手段製造恐怖,以達到某種政治目的,但是它不是通過一個組織來執行的。

由此可見,烏魯木齊火車站的爆炸和301昆明火車站屠殺很相似,是以爆炸或者屠殺的形式表現出來的政治行為,以達到某種政治目的。那麼烏魯木齊火車站爆炸的政治效果太明顯了,那就是要給習近平下馬威。而習近平的回應,剛才講的,僅僅是把暴恐分子囂張氣焰打下去而已,他並不是像美國總統小布希或者奧巴馬,堅決要把本‧拉登消滅掉,這個完全不一樣的。習近平回應,我要把你們恐怖分子囂張的氣焰打下去。

所以從上面這些基本的情況來分析,我想這次烏魯木齊的爆炸是要達到一個政治目的,是要給習近平難看。我想習近平可能已經知道這個爆炸幕後的主謀是誰,但他現在非常無可奈何,他沒有力量、沒有實力可以消滅他們,不像小布希和奧巴馬消滅本‧拉登那樣,消滅他們。

烏魯木齊爆炸的主謀是習近平的政敵 那麼可以這樣講,這些人是習近平的政敵,那究竟是江澤民、曾慶紅,還是周永康,或許是李鵬?我們都不清楚。但是從習近平反腐敗運動到現在為止,沒一個明顯的、階段性的結果和成績出來,那麼也可以從昆明屠殺和烏魯木齊的爆炸當中反映出來,困難重重、前景難料,中共黨內鬥爭鹿死誰手難以預測。這也可以說是中共黨內你死我活鬥爭的一個結果吧,一個過程吧。

這個恐怖主義,主謀也好,勢力也好,並不是像中共所定義的新疆的恐怖主義分子三個勢力中間的一個,根本就不是那批人,應該是習近平的政敵所乾的。這是我的看法。所以我相信類似的爆炸,甚至於比現在更大、更激烈的爆炸,今後可能也並不會排除。

所以中共黨內鬥爭要用這種手段出來,比如像昆明屠殺、烏魯木齊火車站爆炸,甚至於去年的天安門撞車事件在在都表現黨內鬥爭的過程和結果。

美國官方認為烏魯木齊的爆炸僅是暴力行為 那麼看看外國人怎麼看。5月1號,美國國務院發言人瑪麗‧哈夫在華盛頓舉行的例行記者會上,她講:「美國譴責發生在中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烏魯木齊火車站的針對無辜平民的可怕與卑鄙的暴力行為,我們向受害者他們的家人以及所有受到這一悲劇影響的人,表示哀悼和同情。」美國官方認為烏魯木齊的爆炸,僅僅是個暴力行為,甚至是個單獨暴力的行為。它並不認為世界範圍之內認為的恐怖主義行為,恐怖主義份子的勢力造成的殺戮行為。兩個是不同的。這種看法跟美國國務院對301恐怖革命屠殺是立場一致的。在那個事件上,美國國務院也並不認為是恐怖主義的攻擊,而是一個恐怖份子的屠殺而已。

而同時呢,到現在為止,兩天過去了,在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海外的維吾爾組織來承擔烏魯木齊火車站爆炸的責任,包括德國的世維組織,美國的熱比婭等等,他們統統不承認,說不是我們乾的;而中共這一次,也不指明是他們乾的,也不講是他們乾的。所以可見這一次跟新疆維吾爾族的恐怖主義份子勢力,看來似乎沒有多大的關係。那麼,究竟是誰幹的呢?那就問習近平了,應該是習近平的政敵乾的。

從去年天安門的撞車事件,到今年的昆明屠殺,現在的烏魯木齊爆炸,看來都和新疆有關,這裡邊都好像有新疆人在裡頭,和維吾爾族有關。那麼是不是可以這樣去理解,因為中共政法委前書記周永康以及他的部下,長時期霸佔了新疆,他們就利用新疆這個地方來跟習近平對抗,製造各種各樣的事端,來給習近平施加壓力。可不可以這樣理解呢?至今為止,我是抱著這麼個看法來分析這件事情。

在烏魯木齊火車南站4月30號發生爆炸案,定性為「暴力恐怖襲擊」之後,北京市公安局在5月1號深夜,在北京火車站舉行接近實戰的反恐怖突擊演習,第一個就是實施安檢,保安的級別提升到奧運會的級別。北京各個景點、公共車站、飛機上都有巡警、特警持槍實行24小時的巡邏控制,還出動了直升飛機在空中巡邏,可見北京的治安是空前的緊張。中共當局非常害怕火車站爆炸的事件也會在北京火車站發生,正是草木皆兵、人心惶惶。

在全國各地也加強了安全防範,在五一小長假期間,北京、上海、廣州等十個城市,總共至少投入了超過10萬個警察以上的警力,上街巡邏。廣州有上萬名警察在五一假期巡邏街頭,警察一律佩帶槍械。現在中共最害怕的,是在政治中心北京和經濟中心上海和廣州發生動亂,引發顏色革命,也就是茉莉花革命,人民起義推翻中共政權。

海南島三亞暴亂是警察藉槍壯膽,胡作非為 上面談的是烏魯木齊爆炸。我們下面看看,烏魯木齊爆炸的前一天 (4月29日晚),在海南島三亞也發生暴亂,上千個人與警察對打。

這個事件的背景如何呢?比較大的背景就是今年3月初的昆明屠殺之後,北京中央政法委到公安部到各個省的公安廳,它們都主張警察要帶槍,並且要還帶子彈,要合法的用槍。這個槍對誰呢?對它們要鎮壓的人,你不聽話,我就用槍對付你。這個事情過去一個多月了,這些槍慢慢在發。老百姓看了這個消息以後,老百姓產生非常不安全感,過去警察不過用棍棒、用拳頭,現在用槍了。所以老百姓心裡風聲鶴唳,很害怕這批警察藉槍壯膽,胡作非為。

三亞的事情就是胡作非為的典型例子。海南島最南部的三亞市是個非常漂亮的旅遊城市,4月29日,居然發生了協警(保安人員)去找老百姓的麻煩,所謂去抓賭,而人家根本沒有賭。老百姓很不滿意,就對抗、對罵,並且來了一千多人把這些保安人員包圍起來。結果警察就派大批的武警、防暴警察朝天開槍,還打傷了幾個人。

這些事情,一個在新疆,一個在海南島,前後二天發生,一個是爆炸,一個是暴亂。這都是社會不安定的狀況,非常不安定。那麼可以預料,按照習近平的要求,把暴亂恐怖份子的囂張氣焰打下去,是不是中國社會今後有任何暴力、暴動的事情都要開槍了,都會流血了?他把這個氣出老百姓頭上,他不去想想為什麼你前腳走,後腳就炸你?並且並不是新疆維吾爾族的「三股勢力」這些組織來炸你的,你怎麼解釋呢?這是第二件事情。

三名農民把中共巿政府撤銷自己成立政府 第三件事情是非常非常令人想不到的社會不安定。去年9月份在河南省發生了一件事情,三名農民只有小學文化程度,他們經過密謀以後,把巿政府撤銷了,他們三個自己成立一個「新鄧州市人民政府」。這個事情在共產黨統治底下,公開發出這個消息的還是頭一樁。三個人耶,兩個男的,一個女的。

他這個市政府下面有三個鄉政府,這三個人就監管著鄉政府,同時張海新還兼管市政府。在他們管理的過程中間,他們以新鄧州市人民政府的名義下發文件,任命公務員,發布通告,並且先後有兩百多個民眾到市政府去辦理《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的證書》。他們真是有模有樣的做起政府來了,可見在這三個農民領導下,政府也在運作。後來這事給發現了,給穿幫了,公安局出來調查,把他們解散了。

這件事情說明什麼呢?說明中共的基層政權是非常非常不穩定,並且是腐敗透頂,老百姓很不喜歡。它們也沒有操作能力,也沒有控制能力。所以這三個人看到老的鄧州市政府沒有任何作為,你們不做事乾脆我們三個人來做事,他們就刻公章、發公函,也聘請公務員,人們還相信他。

可見中國社會已到了這個地步,共產黨已經沒有能力控制最基層的政權了。只要老百姓中間有能力的人才,敢於負責,為人公道,辦事有效率,有公信力,那隨時就可以取代中共的基層政權了。因為中共的基層政權已經爛透了,甚至有的地方黑白共治,黑道和白道來共管政府,共管社會。有的地方黑道、白道都沒有,那就普通老百姓出來當政府官員了。

我們可以這樣講,現在中共高層這麼樣你死我活的鬥爭,根本沒有時間、沒有力量,也沒有能力去管理基層政權,鄉、縣、市政府。那麼中國的民眾完全有機會、有能力公開和秘密地去組織新政府,來解決當前的經濟、環保、就業問題。這是老百姓最關心的,最最需要解決的迫切問題。你政府解決不了,那麼老百姓自己組織政府,自己來解決。

所以在我看來,現在是中共高層打架,下層爛掉了。中國的民眾現在應該先打出自救的口號,自己救自己來組織新政府。首先組織鄉一級新政府為基礎,逐步擴大到組織市、縣這一級新政府。因為中國的地域廣大,中共中央當局沒有能力直接去管到鄉。

中國的縣政府約有3千個,鄉政府約有4萬個,如果中間有十分之一自己去組織政府,中共都管不了。中國的民眾要充分利用目前中共政權不穩的時機,把中共政權趕到一邊,自己組織政府,公開的、秘密的組織起來,就像上面河南鄧州市三個農民,他們文化程度不高,小學還沒畢業,他們可以做市長、縣長,並且還做得不錯。

在這種情勢下,我想是中國社會發展的一個新趨勢,是一個方向,不必等到大勢變了你才去變,現在你逐漸逐漸可以去變,把這個政權拿過來,自己救自己。

所以今天我要講的,習近平他面對從南到北暴亂、爆炸,再加上中部農民以起義的方式、改變政府的方式來奪取政權,你說這個社會還能穩定嗎?穩定不了。再加上中共面臨的11個安全問題,這是從來沒有過的,老百姓把政權奪過來自己組織政府,也是從來沒有過的。

現在正是逐步逐步改變中共政權的好時機,所以我們可以這樣看,中共政權離壽終正寢,把它送入棺材的時間不遠了。

文章來源:希望之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