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蓬安:副省級高官孔垂柱 怎染上愛滋病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今天《中國網》一篇題為《雲南省人大常務副主任孔垂柱自殺未遂》的文章,披露了雲南省人大常務副主任孔垂柱自殺未遂的消息。該文報導,在3月初的全國兩會期間,作為全國人大代表的孔垂柱在京開會期間曾服藥過量導致昏迷,兩會期間一直在醫院治療。3月底,孔垂柱還用破碎的玻璃酒杯自殺未遂,目前仍住在雲南武警醫院住院部8樓的重症監護室(ICU)。

此前我還曾納悶,在提倡「後勤社會化」20多年之後,各省武警總隊怎麼還專設一個醫院,難道還怕地方醫院不願意救治武警官兵?現在多少明白了一點,那就是各省的武警醫院是效仿北京的解放軍301醫院,承擔著對一定級別「問題官員」的治療兼監護功能,坊間時不時就常傳出某某高官在301醫院被「特護」,也就是這個意思。

剛剛去中紀委監察部網站流覽,並無孔垂柱被查的新聞,因此孔垂柱還不能算是「落馬」官員。而類似在中紀委未正式公佈相關資訊之前,媒體搶先報導一名副部級官員負面消息的做法,此前發生在湖北省人大副主任吳永文身上。

去年1月18日,有黨網之稱的《光明網》一篇題為《湖北省人大副主任疑涉權錢交易包養情人被調查》的文章,引用大公網報導消息稱:吳永文被有關部門帶走調查,並稱其可能涉嫌權錢交易、包養情人、生活腐化等系列問題。

蹊蹺的是,吳永文的那些事至今沒有任何說法。即使隨後媒體報導吳永文曾任湖北省委政法委書記,與傳說中的「大老虎」有關聯,但查「大老虎」的工作已經全面鋪開,最早疑似被查的吳永文卻還是沒有任何消息。而在官場上消失,似有「軟著陸」的吳永文,至今也未拿起法律武器,追究媒體的造謠誹謗責任,只能說「怪!怪!怪!」

孔垂柱會否成為「吳永文第二」,為社會增加又一個謎案?我們拭目以待。

此次媒體報導「孔垂柱自殺的原因可能有兩個,一是他牽涉沈培平案被相關部門審查,二是他此前體檢時被查出為愛滋病毒(HIV)攜帶者。」

從文章內容分析,孔垂柱受沈培平案牽連的可能性是較大的,因為現在官場「群腐」、「窩案」現象已經十分嚴重,而且這兩人任職還曾有交集,因此圍繞沈培平案深挖,肯定能挖出一大批腐敗分子,也許還能挖出「大老虎」級別的大官、大貪來。而孔垂柱作為一名副省級官員,怎麼會是愛滋病毒(HIV)攜帶者呢?

愛滋病的傳播管道有三:一是性接觸傳播:即同性或異性之間的性接觸,包括生殖、肛門和口的性接觸。二是血液傳播:共用注射器或針頭;輸血或血液製品有HIV感染。三是母嬰傳播。

因為孔垂柱已經年逾花甲,顯然不屬於母嬰傳播。而血液傳播的可能性也不大,因為憑孔垂柱的經濟能力和社會地位,即使吸毒也不可能與他人共用注射器或針頭;而作為高級幹部,醫療一直享受特權,更不可能因為輸血而感染HIV。那麼,孔垂柱感染愛滋病毒(HIV)的原因,最大的可能就是性接觸傳播了。

平常人一定感到不可思議,在性病、愛滋病氾濫的今天,一些官員「玩女人」的時候卻不願意做必要的防範,肯定是把自己看高了,以為被他玩的女人都是良家婦女,都很乾淨,孰不知那些供自己享樂的女子,說不定就是「公共情婦」。而這些人本就如公共廁所,能保證她沒有性病、愛滋病?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