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新:法輪大法是超常的科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轉法輪》)——題記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二日登載的大陸大法弟子藍雲《一份鄭重聲明改變了我丈夫的命運》一文,很值得一讀。不長,照登如下:

我丈夫在一份《鄭重聲明》中寫到:「我妻子修煉法輪功前百病纏身,經常住院,搞的我身心疲憊。修煉大法後,身體越來越好,人也越來越好。不但她受益,我和孩子也受益。我感謝大法師父、感謝大法。

「零五年秋,我妻子被國保大隊的警察無故抓進看守所,我害怕迫害她,害怕毀了我的家,把大法書毀掉扔了。對這件事我心裡一直很不安,感覺良心受譴責,大法師父慈悲給我悔過機會。我現在鄭重聲明:過去所說、所寫、所做對不起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廢,向大法師父懺悔。牢記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師父好、真善 忍好!」

這份《鄭重聲明》是我丈夫今年被一家地級市醫院確診患有糖尿病及腎病,準備住院的頭一天晚上寫的。當時我丈夫病的很重,再發展就是尿毒症了,所以必須住院治療。

他當時很緊張。我和他談起了二零零五年我被迫害時,他毀大法書一事,我說:「迫害修佛修道的人、毀經書、謗佛、謗法是要遭天譴的。你寫份《聲明》吧,誠心的向師父承認錯誤。師父慈悲,會給你化解這一難的。我丈夫當時就寫了這份聲明。寫完我當即就發往明慧網了。

第二天我陪他去醫院住院。住院前又做了各種檢查及化驗。血糖化驗要午飯後做,中午我倆在外面各吃了一碗麵條。抽完血後等待出結果。

丈夫神情緊張,消瘦的臉上顯得更憔悴,焦慮不安的在走廊裡來回走著。

好不容易捱到了出化驗結果的時候,丈夫趕緊去取回化驗單拿給大夫看。我當時看到大夫的表情好像很驚訝的樣子,並問丈夫:「你中午飯吃的什麼?」丈夫說吃的麵條。大夫說,「這就怪了,吃麵條後血糖應該往上長,你的血糖不但沒長,還從原來的十三點七降到了七,基本正常。」大夫接著說,腎功能的化驗單上雖然有三個加號,但白血球不高,這樣即使是四個加號也沒問題。最後大夫對他說:「沒事了,不用住院了。」

丈夫高興極了,激動的和我說:我寫的那份《鄭重聲明》只是承認承認錯誤,師父就給我這麼大的福份,這大法太神奇了,大法師父太偉大了!我要不親身體驗說啥都不會相信的。要不然這大法能傳遍全世界,共產黨迫害十五年了也迫害不倒。你們堅修大法連死都不怕,我今天真是心服、口服、心悅誠服了。要不是大法師父救我,我的後半生可得怎麼活呀,等師父回國我要當面感謝。(所登錄原全文完)

其實,法輪大法(也叫法輪功)的神奇功效,不止體現在祛病健身方面,而且融貫於整個生命活動之中,包括工作、生活,也包括智慧乃至命運。同時,不止恩及修煉者,而且惠及常人,包括良知尚存、可以救藥的曾經一度的反對者。沐浴法光,也不止是通過修煉,看一場神韻演出,誠心誦唸「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或者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邪教組織),或者像上面所述那位「丈夫」那樣發表《鄭重聲明》認錯悔罪,都可以得到應該得到的福報,往往都是意想不到的福報。為什麼?因為法輪大法乃是真正的福音,也是真正的科學,超常的科學。

談到科學,有些人可能有些想法,似乎覺得把法輪大法稱為科學有些彆扭。這八成是西方實證科學的狹隘觀念所造成的錯覺。這種觀念,把實證科學當成了唯一的科學,當成了科學本身。而科學其實不止西方實證科學一家、一門、一路,西方實證科學概括不了科學的全部、代表不了科學的整體。就拿醫學來說吧。中醫、西醫,就是兩種不同的醫療科學。西醫原來不承認中醫是科學,但是,後來在事實面前就承認了。而事實上中醫比西醫資格老得多,也曾經很發達,只是後來衰落了,現代的西醫醫生沒見過以往那種發達狀態的中醫,就以為中醫不如西醫了,也就以為中醫算不上科學了。這種僵化了的狹隘觀念顯然是站不住腳的。因而,如今就被不少人突破了。因為,西醫和整個西方實證科學一樣,有其侷限性。當人們有了西醫治不了的毛病的時候,就自覺不自覺地發現再固守那個觀念實際是自己在跟自己過不去了。

據大紀元日前報導,海外「針灸熱」持續升溫。採用中國古代的針灸治療來緩解各種疼痛的美國人越來越多,現在已有1,400萬人嘗試針灸治療。對他們而言,這是一種神秘而有效的醫術,但是他們很難理解它的運行機理。而且,他們還不能瞭解到,這個「發熱」現象的背後,卻是針灸自身的一場「扶正祛邪」的過程。

實際上,中共鎮壓法輪功,給其扣上所謂反對科學的「迷信」大帽子,也利用了把西方實證科學當成唯一科學的錯誤觀念,鑽了這個空子。而西方實證科學其實已經走到了盡頭,一些科學家、哲學家和有識之士已經指出了這個問題,並且提出可能從東方古老文明中尋找到新的出路。例如,錢學森就提出了人體科學的概念。像他這樣的科學家,在鎮壓法輪功的時候,中共用不上,就棄之不用(據說,江澤民找過他,要他支持鎮壓法輪功,未果。因而後來無聲無息,直到逝世)。而像何祚庥、司馬南那些科痞,反倒成了「氣候」。因為給扣「迷信」帽子,所要做的,除了造謠、誣陷,就是恐嚇,這正是科痞的「磚業」。

有評論指出,1996年美國著名科普作家約翰•霍根(John•Horgan)在採訪數十位著名科學家之後,出版了《科學的終結》一書,認為歷史發展到今天,科學所能解決的重大問題已經基本上解決了,剩下的往往是一些不可解的問題,比如關於人的大腦,人類真的能發明出超越人類大腦的超級智能電腦,它能告訴你在眾多的漂亮姑娘中,哪一個是你的最愛,哪一個最有可能愛你嗎?這是不可能的。1997年這本書的中譯本出版了,在大陸收到的更多是嘲諷與批判。

科痞們否定「科學終結」的事實,是為了個人出名。中共否定這一點兒,則是為了掩蓋自身的窮途末路。然而,這是沒用的,完全沒有用的。在朋友聚會的時候,每次遇到自以為最講科學的朋友,一問他(她)吃什麼、穿什麼,幾乎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樣的:「不吃上化肥的」、「不吃打農藥的」、「不穿化纖的」。回頭再問他,「你講科學,是騙人呢,還是騙自己呢?」也幾乎都能引起詫異、臉紅和沉思。

從這個意義上說,法輪大法的開傳,正是在西方實證科學走到終結的時候,正是在世間積累了大量無法解決的難題、死結的時候,人類走到絕路的時候。比如,看病的,西醫看不好了,中醫也治不了了,什麼偏方也不靈了,走投無路了,就不得不去撞撞大運找氣功了。一比較,就法輪功厲害。比如,想清靜的,人心不古,單位裡勾心鬥角,社會上世風日下,家庭中風波不斷,身體疲憊不堪,精神壓力日增,怎麼都展不開愁眉。一見到《法輪功》(原來書名為《中國法輪功》)或《轉法輪》,一遇到煉法輪功的親友,知道世上已經在傳這樣一部高德大法,就試著煉上了。一煉,喜出望外。感覺特別好。甭管什麼原因,結果都是善果:身體達到無病狀態,心平氣和了;孩子乖了,學習好了,婆媳反仇為親了,考上好大學了,生意興隆了,發明多了,等等。於是,親傳親,友傳友,一傳十,十傳百。短短七年,從1992年5月13日到1999年,煉法輪功的人越來越多,短短七年,修者竟然上億了。

15年前,中共江澤民集團出於妒嫉,傾盡國力,對法輪功展開全面血腥鎮壓,但法輪功學員堅持以和平理性的方式向世人講真相,傳九評,勸三退,演神韻,贏得了世界各地民眾、非政府組織和政府的讚佩和支持,讓「真、善、忍」傳遍全世界,修煉者遍及一百一十四個國家和地區。

對於如何突破謊言瞭解法輪大法這一超常的科學,人們的認識也越來越清醒。正如許多看過神韻的觀眾所說,「這種神奇的感受,無法用言語說清楚,只有親自觀看才會有」。就是說,得自己直接去接觸大法,起碼一開始得接觸大法真相(包括翻牆尋找大法真相),接觸大法弟子直接向他們瞭解真相。

最近,被惡警打得八根肋骨骨折,為關在青龍山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辯護的律師之一江天勇,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說:「無論從身體到精神,追求一種圓滿的境界。這些人特別令人佩服,甚至我經常說:『這才是中國的未來的真正希望』。」和高智晟律師一樣,他是在與法輪功弟子直接接觸的過程中逐步瞭解到真相的:「我是位基督徒,我不信仰法輪功,但在我辦案過程中,接觸到大量被審判的法輪功修煉者及很多家屬也是法輪功修煉者,在接觸過程中,瞭解到他們並不是像當局指控的所謂『搞政治』,他們依然是強身健體,追求內心的一種淨化和修養,這種追求對整個社會沒有任何危害。」

要走近法輪大法這一超常的科學,真正認識他,只有改變固有的舊觀念,突破謊言的「防火牆」,才能做到。他是真正福音,好人都能受益。有良知者不妨一試。可別錯過機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