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4年05月15日訊】歷史真相系列片《真實的江澤民》第四集 江澤民的GDP(下)

中國第一貪 – 江綿恆

八十年代江澤民地位不穩,便讓江綿恆去美國留學、拿綠卡,觀望中國形勢。1992年江澤民手握黨政軍大權後,讓江綿恆趕快回國「悶聲大發財」,於是江綿恆帶著全家回來了。

1993年1月份,他在中科院上海冶金研究所工作,四年後擔任了所長。隨著江澤民地位的穩固和權勢的增大,江綿恆投入商海,當官發財兩不誤。

1994年江綿恆用數百萬人民幣「貸款」,買下了上海市經委價值上億元的上海聯合投資公司,開始了他的「電信王國」生涯。2001年上聯和上聯控股的公司,已有十餘家。如:上海信息網絡、上海有線網絡、中國網通等。業務相當廣泛,包括如電纜、電子出版、光碟生產、電子商務的全寬頻網絡等。

上海商界人士稱,江綿恆的董事頭銜多得數不清,上海若干重要經濟領域他都染指。甚至上海過江隧道、上海地鐵的董事會,他也有份。江綿恆既是中國電信大王,也是上海灘的大哥大。

這還不能使江氏父子滿足,因為在中共的歷史上,富商做得再大,沒有官位做保證也是危機四伏。於是1999年12月2日,國務院宣布的任免名單中,令人跌破眼鏡地的出現了江綿恆的名字。他被江澤民任命為中國科學院副院長,坐著火箭擠進了國家領導人的行列。

2001年5月,在香港舉行的財富論壇上,江澤民帶了「國家領導人」江綿恆出席,介紹給非富即貴的國際要人認識,特別是跨國公司的富豪們,以擴大江氏王國的實力。此時江綿恆已經成了中共「官商一體」的最高代表。

在沒有「中國網通」之前,江綿恆是「網通」老板,他揚言說要吞並「北方電信」。其實「網通」早已經讓江綿恆給折騰空了,他根本沒有能力收購「北方電信」。為了解除江綿恆的危機,江澤民親自下令,中國電信必須一分為二,分為「北方電信」和「南方電信」,把「北方電信」十個省固定資產,白白送給「網通」。

2004年9月,作為內地四大電信商,最後一個沒有上市的公司,「網通」的上市時間表一拖再拖,10月是最後期限。為何中共四大電信商中的三個,都有上市實力。而江綿恆卻在得到北方電信十個省固定資產後,還沒有資產,錢哪裡去了?

這段時間,江綿恆把網通三次整合後,又統統撤銷。在令人眼花繚亂的整合、撤銷把戲中,他把國家電信資產,都收集到自己腰包裡。

江綿恆親自網羅來的中國網通總裁張春江毫不隱諱地的說:這一切就是「為了股票上市」。說白了就是自己把官產掏空了,化為己有,讓買「網通」股票的人當冤大頭。

2012年5月份,江綿恆以對台統戰為名,動用巨額國家資金,投資個人事業的黑幕被曝光。當年最轟動的新聞就是,江綿恆與台灣企業鉅子王永慶之子王文洋,超級合作組建宏力集團,在上海浦東張江高科技園區建晶圓廠一事,一度被稱為兩岸「金權太子黨」的超級合作。

在台灣媒體的連番追問下,王文洋透露,他「投資」的十六億美金資本,他自己其實沒出一分錢。幾十億資金都是江綿恆單方面出資,江綿恆才是真正的大老板。號稱上海首富的大地產商周正毅,在2003年5月被查扣,此案被稱為「建國以來最大的金融詐騙疑案」,調查結果直指江綿恆。調查人員查到在緊鄰靜安區的普陀區,發現江澤民長子江綿恆和普陀區政府,也以周正毅在靜安區的手法圈了一大塊地。江綿恆和江綿康在上海圈的地,都是批准使用的,但都是免費圈地,不掏一分錢。

江家親屬賺得盆滿缽滿

江澤民的次子江綿康,沒有哥哥那麼風光,但也被江澤民委托徐才厚,塞進了南京軍區任副政委,軍銜為少將。江綿康本來是搞無線電的,歷來的工作都與軍隊毫無關系。江澤民要退休前,覺得把槍桿子交給誰,也沒有交給自己的兒子放心,就想把江綿康調到「總參」,不料卻被遲浩田頂了回去。沒辦法,江澤民只好把兒子塞到總政組織部任第二局局長,不久升任組織部副部長,再提升為組織部部長。

江上青共有兩個女兒-江澤慧和江澤玲。江澤民提拔江上青的女兒江澤慧,當上部級幹部。江澤慧原不過是安徽農業大學一名普通教師。江澤民升官後,江澤慧受到火箭式提拔-先升安徽農大林學院的院長,隨即再升農大校長,然後又任林科院院長。

江澤民有個在安徽蚌埠,當了十八年扳道工人的姨外甥吳志明,是江澤民生母吳月卿一支的親戚。吳志明不學無術,直到江擔任上海市委書記,才在1986年3月入了黨提了幹,最後火箭式竄升成副部級幹部。2002年6月歷任上海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武警上海市總隊第一政委、上海市政協主席。

2003年1月,江澤民把自己的外甥夏德仁調任遼寧省省委常委、大連市市委副書記、大連市市長。從此江澤民到大連,就像在自己家裡一樣呼風喚雨。周永康自稱是江澤民夫人的親侄兒,並時常吹噓自己「是江主席身邊的人」。在鎮壓法輪功的過程中,周永康是衝在最前列的幾個人之一,後來被江提拔為公安部部長。在2007年十七大召開時,周被江澤民提拔為政法委書記,躋身政治局常委。

此外,江澤民還有多少或明或暗的親戚,在做官或悶聲大發財,已經難以統計。

前邊談到江澤民兒子江綿恆,從國營公司中白拿白搶成為暴發戶。自從薄熙來事件曝光以來,更多的江家幫主要成員的案例浮上水面。讓我們看看周永康和曾慶紅家族的部分案例。

阿波羅新聞網2012年4月8日「驚爆黑幕:周永康兒子周斌,一出手一次就白搶近30億元」。周斌藉助周永康權力,勾結四川古藺縣縣長申遠康等,伙同早已安排托管郎酒廠的私企老板汪峻林暗箱操作。假借國企產權改制,採取自賣自買手段,以郎酒廠自有資產作抵押,將擁有固定資產17億元,處於盈利狀態的四川省古藺縣郎酒廠蓄意搞垮。串通建設銀行貸款一億元,又勾結評估公司低價評估,賤賣賤買郎酒廠。然後用郎酒廠的錢,去還了建設銀行的貸款。

周斌等人是真正的空手套白狼,一分錢沒掏,變相掠奪了郎酒廠的資產近30億元。包含:固定資產17.28億元,窖藏酒價值10億左右,還有酒廠的無形資產。

曾慶紅曾是江澤民時代的二號實權人物,也是江澤民除周永康外的另一心腹。1989年隨江澤民進京,任中共中央辦公廳副主任。1992年在排除楊家將事件中,為江澤民穩定地位起了決定性作用。後升為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黨校校長。2003年至2008年,任中華人民共和國副主席。

曾任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政大學政治研究室副主任、軍事學院出版社社長的辛子陵,最近在海外媒體上實名發表文章,公開舉報前國家副主席曾慶紅的重大腐敗行為。辛子陵文章介紹說:2006年曾慶紅的兒子曾偉,從銀行貸款了7千萬,在山西太原買了一座煤礦。然後通過一家有關係的評估公司,評估到了7.5億人民幣。再由山東最大國有企業魯能集團,出資7.5億收構了該煤礦。通過幾次這樣的反覆操作,本來沒有拿出一分錢的曾偉,變魔術一樣,手上有了33億元。然後他竟然直接以這33億元,買下了賬本淨值738.05億元,實際價值1100億甚至更多的山東魯能91.6%的股權。

江澤民曾受到薄一波的提攜,自然會對薄一波的兒子薄熙來給以回報。薄熙來也極力討好江澤民,率先在大連市政府大樓前,豎起了江澤民的巨幅肖像。在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上,薄熙來更是不遺餘力,獲取了江澤民的信任。江澤民為薄熙來的腐敗提供了最大的保護傘。薄熙來的腐敗金額也是大得驚人,日本《朝日新聞》2012年4月21日報導稱:中共當局調查結果確認,薄熙來夫妻向海外轉移了60億美元的非法收入。

政府債務

據華爾街日報報導,在薄熙來擔任中共重慶市委書記期間,該市為幫助薄熙來獲得中國政府的高層職位,努力追求經濟增長,在這一過程中積累了高達數百億美元的債務。

薄熙來2007年擔任重慶市委書記之後,重慶各家銀行的貸款量激增。美國西北大學中國地方債務問題專家史宗瀚表示:重慶地方政府、國有企業、國有開發商,在2011年年底的負債共有1萬億元。

據媒體報導,2013年「兩會」期間,審計署副審計長董大勝表示:截至2010年底,中國中央債務規模在7.7萬億元人民幣左右,地方債10.71萬億,考慮到部分地方債存在一定浮動性,估計目前各級政府總債務規模,在15萬億至18萬億之間。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於2013年7月首次公布其對中國政府債水平評估稱:據估計,如今中國各省、市、縣和村的債務總額,介於10萬億至20萬億元人民幣之間,在規模上相當於中國經濟的20%至40%。

人造增長

「官出數字 數字出官」,對於政府官員來說GDP就是政績,就是升遷的資本,於是GDP統計數據造假也就流行開來。2011年全國31個省區市GDP總和為51.8萬億元,比國家統計局公布數據,多出了4.6萬億元,相當於一個山東省2011年GDP的總量。

據維基解密電文描述,有關中國的經濟數據,李克強向美國大使透露他重點看三個數據:電力消費、火車運輸量以及貸款發放量。李克強說中國的GDP數據都只有「參考價值」,是「人造的」。

從中共應對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的例子可以看出,中國經濟的高速增長,不是由中央集權的計畫經濟轉型到市場經濟過程中,在市場調節之下的自發現象。而是一個經濟權高度集中的,由政府行政力量導控的「人造增長」。作為對付危機的第一波反應,中共2008年11月的4萬億人民幣,和2009年2月美國奧巴馬政府簽發的近8000億美元的救市資金旗鼓相當。可是中國經濟的總量不到美國的一半,而美國還是危機的發源地。按經濟總量的比例算,這種作法顯然是無視本國經濟體系健康的飲鴆止渴。但是在腐敗和維穩的需求之下,這樣的反應就可以理解了。

真實的江澤民》寫作組新唐人電視臺聯合製作
二零一四年四月
All Rights Reserved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