梓銘:逮捕江澤民 是窒息暴恐案件的最佳方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當今的執政者習近平、李克強、王岐山等,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和政治地位,不得不以反貪倡廉為突破口肅清自己的對立面,與江澤民周永康曾慶紅等進行你死我活的鬥爭。如今黨內的派系之爭越來越激烈。互相絞殺越來越殘酷。江澤民借亞信峰會和普京見面的機會,又使出更加陰損的招數來對付習近平的打擊。

5月22日,烏魯木齊又一次爆炸,又一次屠殺,31條無辜的生命逝去和94位傷者的痛苦作為沉重的代價。這是繼5月6日,中國廣州火車站發生暴力恐怖事件,造成至少6人受傷;4月30日的烏魯木齊火車站發生爆炸與砍殺事件,造成至少3人死亡,79人受傷,其中4人重傷;3月1日的昆明火車站發生暴恐血腥砍殺事件,造成至少32人死亡、140多人受傷後,大陸三起省會城市車站遭到恐襲後又一次大規模的針對平民的殺戮事件。

危機在繼續,恐慌在蔓延。在去年中共三中全會前,江澤民為了恐嚇對手就已製造了天安門爆炸事件、山西省委爆炸事件。而最近的昆明事件、香港事件更是一個個恐怖事件升級的標誌。然而自去年北京天安門金水橋恐怖襲擊後暴力恐怖襲擊的方式悄然發生了變化。北京、昆明和廣州襲擊事件發生後,襲擊已經明顯向中國大陸蔓延的態勢。而且非常明顯的是為了製造社會混亂,針對平民製造血腥殺戮。

這廂爆炸案一發生,那廂習近平立馬就作出重要批示——「要警鐘長鳴,要重拳出擊,要嚴打高壓」;這廂習近平剛批示不久,那廂又發生了新的暴力恐怖,甚至勢頭更猛。

令人詫異的是這幾次事件發生的具體時間。3月1日在昆明火車站發生的暴恐血腥砍殺事件,正是中共的兩會召開前夕。4月30日 的烏魯木齊火車站發生的爆炸與砍殺事件,恰巧是習近平在新疆視察。5月22日的烏魯木齊再次發生的爆炸事件,恰巧又是習近平在上海出席亞信峰會和中俄兩國海軍聯合軍演的開幕儀式。

靜觀歷次暴恐事件的發生,是一個有系統的、有預謀的、有組織的嚴密的安排。據悉,3月1日的昆明血案是江澤民集團精心策劃的,目的是在中共兩會前夕企圖以殺戮民眾的方式,趕習近平下台。

習近平4月底視察新疆離開之際發生爆炸案,而黨媒報導兇手在習去新疆前的8天就策劃爆炸案,習近平的行蹤是中共的機密,兇手能提前知道習近平的日程安排,也不是一般的平民所為。

習近平在上海出席亞信峰會和中俄兩國海軍聯合軍演的開幕儀式。全球中文媒體因普江會面聚焦江澤民賣國行徑之際,新疆再現爆炸慘案,難道時間真是那麼巧合嗎?

2014年以來,習近平打大老虎圍剿江派的速度一直在加速,周永康被抓捕,曾慶紅被內控,逼近江澤民。但是,江澤民曾慶紅發動暴恐襲擊的速度節奏更快,密度和規模更大的恐怖襲擊事件連續發生。習近平接連不斷放出狠話佈置更多的軍警戒備似乎並沒有有效阻止恐怖襲擊。

江澤民、周永康、曾慶紅統治中國政壇多年,盤踞在軍內外的人員盤根錯節、他們掌握著大量的財富資金。在社會上黑幫亂黨太多,習近平現在的境遇也處於岌岌可危的狀況。大量的地方官員非常牴觸當前的反貪反腐,因為現在大陸各地買官賣官的還在繼續,猖獗的貪腐已經無處不在。上億、上百億的貪腐已司空見慣。眾多的江系餘孽他們招募的死士和社會極端分子隨時都可能搞破壞,製造暴恐事件,中國社會隨時都有一觸即潰的變數。不要看表面的暴恐分子是新疆的還是內蒙的,還是漢族的還是少數民族的,背後的黑幕遠遠超出我們的想像。

江澤民所害怕的就是他的漢奸罪、賣國罪、貪腐罪、反人類罪和群體滅絕罪被揭發被曝光。因為江澤民自1999年打壓法輪功以來,所犯下的罪惡是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滔天大罪。只有公佈江澤民的罪惡,是他的罪行大白於天下,才能讓他徹底伏法,他的眾多餘孽才能完全徹底崩潰,這是中國社會穩定的關鍵。

在此關鍵時刻,全面停止迫害法輪功,順應歷史潮流,公開江澤民的罪惡,法辦江澤民、羅幹、曾慶紅、周永康、李嵐清等一夥罪大惡極的元兇,並嚴懲積極推動和參與迫害的各類兇手,才是中國社會唯一的出路。

讓江澤民成為過街老鼠人人喊打!中國社會才能安定。逮捕江澤民,是窒息暴恐案件的最佳方案。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