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槍手蓄謀屠殺攢3年計劃 自白書曝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5月28日訊】(新唐人記者陳虎綜合報道)妒嫉、對金錢與名利的追求、對獲得異性青睞的渴望、缺少父母的關心與理解、孤獨並充滿極端暴力的內心世界,致使22歲的埃略特·羅傑(Elliot Rodger)最終淪落為殺人狂,用屠殺的方式洩憤、報復社會。他留下了長達10萬字的自白書,記錄著多年來自己的經歷、內心世界的變化,以及如何蓄謀他最終的「報應日」(Day of Retribution)。

據CNN報導,羅傑對此次屠殺已經蓄謀3年了,他的自白書《扭曲的世界》整個都是圍繞著自己始終無法得到異性的青睞,責備女性對他的「殘酷」,並極度妒嫉比他過得快樂的男男女女。他認為贏得樂透獎才是可以避免殺戮的唯一出路。

他曾多次向嫉恨的學生身上潑咖啡、茶和果汁;在沒有中樂透超級百萬大獎的情況下,他於2012年底買了第一把槍;2013年春,他正式開始計劃如何展開報復行動;2014年5月23日晚,羅傑在自己的公寓中用刀殺害了3名華裔學生(其中2名是室友),隨後開車在數個地點槍殺了另外4人,還有13人受傷,最終羅傑在同警方交火時飲彈自盡。

以下是CNN從羅傑的自白書中整理的屠殺計劃時間軸:

2011年6月4日:羅傑從他母親在加州卡拉巴薩斯(Calabasas)的公寓搬到聖芭芭拉社區大學附近的公寓。在日記中,他埋怨自己的人生得不到漂亮女生的青睞,責怪這個世界對他太不公。他寫道他會給「這個世界最後一個機會」,「在搬到聖芭芭拉之後,如果我還遭到同樣的拒絕和不公,那將是我最後的一根稻草,我將要實現我的報復。」

2011年7月:這是羅傑在靠海的景島社區(Isla Vista)度過的第一個夏天,他分別向2對情侶身上潑咖啡和茶。第一次是在一家星巴克看到一對年輕情侶在熱吻,他心中大怒,充滿了妒嫉與仇恨。「當他們離開後,我跟著他們去車那,並將我的咖啡全潑在了他們身上。那男孩對我大吼,我害怕得飛跑。」

然而羅傑沒有因此收手,而是認為「男人從我這裡奪走了女人,而女人選擇了別的男人而不是我。」

之後在羅傑20歲生日的前幾天,他在一個美食廣場又看到一對情侶接吻,這使他自己「感到如此的低下、卑微、渺小」。他跟著他們到車旁,把自己的冰茶潑在他們身上。

2012年1月:在景島社區的一個公車站,羅傑向2名金髮美女潑咖啡。原因是他對著她們笑,而她們「甚至不屑給一個回笑」。

2012年2月:羅傑退掉了他在聖芭芭拉社區大學的所有課程,因為他不想看到「所有那些我永遠都無法得到的美女們」。他寫道:「當我退課的那一刻,我越過了一個門檻,我知道這個門檻存在在那但我從未真正相信過我會越過它。它徹底終結了我在聖芭芭拉過自己渴望的生活的一切希望。」

從此他腦中產生了為自己的孤獨暴力復仇的想法。「但我早已知道,報應日現在是很可能要發生的了。」

2012年3月:在思考了很多後,羅傑下了一個結論,唯一能讓他獲取女性的陪伴與幸福的途徑是變得富有。他寫道:「如果我能在年輕時就成為大富豪的話,我的生活立刻就會超過我絕大多數的同齡人。」

2012年6月:中樂透超級百萬大獎是羅傑當時唯一能自我避開「報應日」的出路。他寫道:「這確實是我能在這個年紀發財的唯一方式。我沒有才華,要成為一個職業演員、樂手或運動員根本不可能。這些通常就是年輕人發財的方式。我可以去發明一些東西,或像馬克·扎克伯格開創Facebook一樣去創業,但我成功的機率和中樂透大獎的機率也一樣。」

2012年7月:羅傑攻擊了在公園裡踢球的一群學生,用玩具水槍向他們噴橙汁。「我看著他們,怒火在我體內沸騰。這些人在一起享受他們那愉快的小生活,以為他們比我過得要好。」

2012年8月:羅傑「花了整個月的時間在深思,在房間裡或漫步在公園,視覺化我勝利的最終結果。」他從《秘密》一書中學到「吸引力法則的力量」,相信這能幫他中樂透大獎。

2012年9月11日:羅傑沒有中樂透一億二千萬大獎,他「發了脾氣,尖叫嚎哭了數小時」。「我腦中已經清楚,現在看來報應日是非常可能的了。」他去了位於加州奧克斯納德(Oxnard)的一家射擊場,進行初步的槍支射擊訓練。

2012年11月:羅傑開車前往亞利桑那州購買5億美元勁球獎的彩票,之後的半年內他又去了三次。「沒有了在這個年紀成為富翁的希望,現在我沒有生活的意義了。我將永遠都是被拋棄的處男。」

2012年12月:羅傑買了他的第一把槍:一把格洛克(Glock)34半自動手槍。他寫道這是他「準備的第一項動作」,「我匆忙迅速的在當地一家槍店搞定了。」

2013年春:羅傑又買了一把SigSauerP226半自動手槍,比之前的威力更大。當時他已攢了五千美元去買「所有需要的彈藥和裝備」。

他曾試圖讓父母去理解他為何如此痛苦。「他們從來都不懂為何我這麼的痛苦,他們總是有一種錯覺,認為我的一切都很好,尤其是我的父親。」他的父親是好萊塢大片《飢餓遊戲》助理導演彼得・羅傑。

也正是此時,羅傑決定選擇把景島社區定為作案地點,並且在一個週末的晚上。「還有什麼更好的地方我可以將報應實施在敵人身上?每次我走在景島社區,想跟女孩約見或融入其他受歡迎的年輕人中,我總是受到鄙視,就像我是低賤的老鼠一樣。在報應日那天,桌子真的要轉動了。」

2013年7月:在羅傑22歲生日的前幾天,他為在景島社區「過一個快樂的大學生活」,做了「絕望中的最後一次努力」。羅傑喝醉酒後試圖將一些女孩從10英寸高的窗台上推下,結果他自己掉了下去摔傷了腿,並被一群人狠狠的揍了一頓。

2013年8月:摔斷了腿不得不使羅傑的計劃拖後。他寫道:「我做了新的計劃,最終的報應日將定在2014春末。」他還提到要把他摔壞腿的房子定為目標之一。

2013年9月:兩名華裔學生搬入羅傑的公寓,成為他的新室友。他馬上便把他倆也加到了自己的殺人名單中。「我知道當報應日到來時,我首先得殺死我的室友,那樣他們就不會妨礙我了。」

2014年1月:羅傑選中了4月26日作為屠殺日期。他放棄了情人節是因為還需要更多的時間準備,儘管「這是一個讓我感到最為痛苦和受侮辱的節日」。

2014年4月:剩下來還需要準備的就是寫完自傳,並錄製最後一個視頻。4月26日到來的前一週,羅傑在YouTube上傳了幾段視頻,「以表達我對世界的看法與感受」,其中一個標題為「為什麼女孩這麼討厭我?」

4月24,羅傑得了重感冒,這迫使他推遲行動一個月。他意識到也許是命運想要阻止他,但他依舊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他將日期推到5月24日,春季學期的最後一個週末」。

羅傑的母親看到了兒子的網上視頻,於是報警請求警察前去查看。7名警官於4月30日來到羅傑的公寓,但羅傑騙過了警察稱這只是個誤會。隨後他從網上拿下了視頻。

2014年5月:「在我人生的最後幾週,我繼續著每天在城裡冒險,試圖在死前盡量再體驗體驗這個世界。」5月22日,羅傑再次上傳了「為什麼女孩這麼討厭我?」的視頻。

雖然事先定的是24日,但羅傑23日就行動了。他首先刺死了屋裡的兩名室友和一名訪客,在出門之前又上傳了最後一個視頻,講述他的殺人動機。晚上9點17分,他把自己的140頁自白書通過電郵發給了包括其父母和心理治療師在內的十多個人。羅傑的母親看完兒子的最後一個視頻後,打電話給羅傑的父親並報了警。

羅傑的父母開車從洛杉磯趕往聖芭芭拉,但是在路上就聽到了槍案的消息。

從公寓出來後,羅傑開車前往加州大學聖芭芭拉分校的阿爾法佛愛姐妹會(Alpha Phi Sorority)。姐妹會的成員聽到大聲猛烈的敲門,但她們並沒有開門。據目擊者稱,羅傑於是衝著站在對面街上的三名年輕女性開槍,其中2名是加州大學聖芭芭拉分校的學生,當場死亡,另外一名被送往醫院。

羅傑隨後開車到附近的一家熟食店,他下車後槍殺了另一名聖芭芭拉分校學生。接著他又開到另一個地點,透過車窗往人行道上連續射擊。隨後一名警察趕到現場,與羅傑交火。

途中羅傑的汽車撞傷了一名騎自行車者,他仍繼續向路人射擊,有四人被擊中。另外又有三名警察趕到,其中一人可能擊中了羅傑的臀部。但羅傑繼續逃跑,最後撞上了停在路邊的幾輛汽車才停下來,並且撞傷了另外一名騎自行車的路人。

警察在到達羅傑的車的時候,發現他頭部中槍已經死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