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人肉炸彈「迎賓」中共為何反恐越反越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5月28日訊】(新唐人記者琮鈺綜合報導)5月22日烏魯木齊早市發生爆炸案,引起海內外的關注。回顧自2009年7月5日新疆發生流血事件以來,天安門汽車爆炸案、昆明砍殺案和最近的兩次烏市爆炸案,以及眾多中共軍警血腥鎮壓和遇襲事件,為何中共反恐越反越恐?

國安會議提安全 烏市人肉炸彈「迎賓」

5月7日,香港開放》雜誌發表評論文章稱,中共4月15日的首次國安會議上,連提十一個安全,排在首位的自然是「政治安全」,即一黨專政制度下的中共安全。會議的核心內容:中共要鞏固執政地位,建立集中統一、高效權威的國安體制。

然而,4月30日在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結束考察新疆即將離開時,在新疆烏魯木齊火車站,發生砍殺和爆炸事件,據稱,有人在火車站出口持刀砍殺、並以人肉炸彈方式引爆烈性裝置,導致至少3人死亡、79人受傷,現場斷手殘肢遍布。

文章說,與3月份發生在雲南省昆明火車站的砍殺血案。寫照的是:在中共的極權高壓治疆政策下,維吾爾人已經活不下去,爭相偷渡出走。中國有古訓:「窮寇勿追」,「圍三缺一」。中共卻緊追不捨,不給維吾爾人留下哪怕一條活路。於是,血案頻頻,人命累累,都因中共的殘暴和愚蠢而起。

文章指出,中共的政治安全,以人民的不安全為代價。就事故處理而言,各國通例,無不以負責官員問罪,撤職查辦,但是,從王樂泉、張慶黎到張春賢,都未曾對政局失控負責,更未受到懲罰、處分。好官我自為之,只升不降。

中共動輒給維吾爾人扣上「三股勢力」的帽子,其實,論這「三股勢力」:民族分裂勢力、宗教極端勢力、暴力恐怖勢力,中共本身,才當之無愧。中共治疆無方,導致維族與漢族的彼此敵視、隔離,是為民族分裂;中共扼殺維吾爾人本身的宗教信仰,強加無神論,強制漢化、赤化,是為宗教極端;中共奉行「主動出擊,重拳打擊,就地處置」的血腥政策,是為暴力恐怖,國家恐怖主義。所謂「三股勢力」源頭,盡在中南海。

為何中共反恐越反越恐?

自2009年7月5日新疆發生流血事件以來,天安門汽車爆炸案、昆明砍殺案、兩次烏市爆炸案,以及眾多中共軍警血腥鎮壓和遇襲事件,為何中共反恐越反越恐?

《大紀元》新聞網發表了著名時政評論家、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李天笑先生的評論文章。文章認為,首先,中共並沒有找到和打擊到真正的恐怖組織和團體,沒有根除製造恐怖襲擊的根源。

中共反覆強調要嚴打的就是所謂「三股勢力」,泛指中亞地區或境內外的「暴力恐怖勢力」(恐怖主義)、民族分裂勢力(分裂主義)、宗教極端勢力(極端主義),有時具體為「東突」,有時具體為「東伊運」,有時具體為「疆獨」。其實所謂「三股勢力」是抽像的概念,而「東突」是地理區域,即東土耳其斯坦,「東伊運」 是個無法證明其存在的組織,已被美國從恐怖組織監視名單上撤下,而「疆獨」是一種政治訴求。因此,中共列舉的反恐對像統統與恐怖組織或恐怖份子無關。

文章指出,中共從來沒有明確和無法說明其抓捕的「暴恐分子」 具體屬哪個恐怖組織,以及怎樣與恐怖組織聯繫等證據。既然,中共沒有打擊真正的恐怖組織以及根除產生恐怖主義的土壤,「越反越恐」就無法避免。

一般而言,中共以反恐為藉口採取的國家恐怖主義手段,會伴隨迫害和鎮壓無辜民眾,除了滋生恐怖情緒外,反而激起和加劇了民眾的反抗,而中共又把民眾的反抗一概當作恐怖主義加以進一步鎮壓,形成惡性循環。這就是國家恐怖主義和民眾反抗兩者並存的一個原因。

其次,新疆問題包括暴恐最根本的原因在於中共它用自己的無神論來摧毀新疆人的宗教信仰自由,同時限制和同化他們的民族習俗和文化等等。也就是說,中共把對漢人的專制政策移植到新疆,偏偏新疆人、西藏人等對宗教信仰和民族習俗是最敏感的,這些引起了新疆人劇烈的反抗。

所以根本來說,中共的統治方式,它的存在才是新疆問題的根源,才是恐怖主義的土壤。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