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連寧:以暴易暴的可怕鏈條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一條權力通吃、官肥民瘦的食物鏈,明擺在我國城鄉的每條大街小巷上;因而,官商特權獨佔、食利自肥之後,老百姓靠殘羹冷炙充饑的官富民窮景象,也同樣明擺在大街小巷上。

——被擠在窮街陋巷裏的民營小店,家家都像點頭哈腰的林家鋪子那樣,只能靠質優價廉+取悅客人賺點小錢。儘管這些菜店、水果店、餐飲店、雜貨店、服裝鞋帽店不敢怠慢每個客人,但倒閉與轉行總是家常便飯。

——而財大氣粗地佔據鬧市要津的欺客大店,明擺著都是官商的坐堂收費大廳。官商越做越大、越做越強,首先表現為店堂越裝修越富麗堂皇上。登堂入室的老百姓之所以誠惶誠恐,是因為進門要輪候叫號,要排隊繳錢,沒有討價還價,也沒有消費者主權。

無論是水電氣暖、電信郵政、銀行稅務、政務大廳的繳費櫃檯,還是加油站、收費站,醫院、學校的收費視窗;也無論是申辦審批,還是繳納罰款外加滯納金;誰要是說他不熟悉這些變臉官衙裏的強迫交易,誰要是說他沒有被土地+住宅、汽油+道路、學校+醫院、電話+電視+網路、銀行+保險之類的壟斷專賣橫徵暴斂過,明擺著是他撒謊吧?

壟斷暴利的腦滿腸肥,轉嫁為千家萬戶的昂貴生活成本,正是我國這條食肉動物裝睡叫不醒,食草動物終日辛勞吃不飽的食物鏈的特質。試想,財富的餐桌上被橫徵暴斂地吃過了霸王餐之後,剩下的殘羹冷炙拿來給赤手空拳的老百姓打拼充饑,勞動者勞多獲少還有什麼奇怪嗎?

一個快遞員,每天可能要爬150層樓,接打200個電話。一個送水工,每天可能要搬運14噸水,爬30層樓。一個的士司機或一個餐館服務生,每天干12小時也稀鬆平常吧?

開店的、守攤的,每天耗在哪里守個18個小時,根本算不上什麼過勞。工薪族的午餐,大多靠一個盒飯打發。許多農民工的孩子,只能在雜亂的作坊裏、店裏、地攤邊玩耍長大,意外傷害率極高;但就這樣,也比他們遠離父母身邊,留在老家成為留守兒童要好,對不對?

就說藍領的過勞吧。有統計顯示,巨大的生存壓力,導致我國每年「過勞死」的人數達60萬人,我國已超越日本成為「過勞死」第一大國。這個「過勞死」總數平均下來,每天足足有超過1600人因勞累引發疾病離開人世,不可怕嗎?

再說白領的過慮吧。同樣有統計顯示,我國的失眠、抑鬱症、強迫症、自殺等發生率,是高居世界前列的。每年約有28•7萬人自殺,不算自殺未遂與萌生自殺念頭的,平均每兩分鐘就有一個人成功地結束了自己的生命。而患有顯性精神疾病與顯性心理疾病的人口約1億人,占總人口的7•5%。中國人嗜煙、嗜酒的比重全球最高,也是我們排遣、宣洩與麻醉自己的證據。

在與磚石、砂塵、鋼筋、水泥肉搏的工地上,有資料顯示,國內建築工地的運作效率,也即農民工們折腰斷背的勞作效率,要比西方國家的建築工地高出4倍。中國人的腰肌、臂肌、腿肌、手腳肌腱的勞損程度,相對也更加嚴重。還有資料顯示,國內工廠的平均開工時間,也比其他國家多出2倍。然而薪資呢?國內工人的平均薪資水準,只有西方同行業的1/10。

這是工人,再看農民。36年來,糧食從0•2元漲到了2元/每市斤,肉食從2元漲到了20元/每市斤,蔬菜從0•3元漲到了3元/每市斤,按理說,這下子農民應該富了吧?沒有!一頭蒜賣2塊錢、一根蔥賣3塊錢、1顆白菜賣7塊錢,菜農也沒有掙上錢,農民的收入,還是給全社會墊底的那個水準,這都是怎麼一回事嘛!

克林頓2013年訪華時曾說:「今天早晨習近平主席給我講,現在中國有1億人每天生活成本是1美元,甚至更少。所以,在我們的現實世界中有很大的貧富差距。」沒錯,貧富差距,任何國家都有;但像「中國正出現一幅驚人的景象:揮霍無度的高端消費群體與高度節約的貧苦大眾形成鮮明對比」(《紐約時報》語),像中國這樣貧富差距澇起來澇的要死,旱起來旱得要死的國家卻不多。

為什麼?因為全球像中國這樣資源以權力為軸心運轉,財富被特權獨佔、被權力通吃的國家不多,像中國這樣貧富差距主要從權力佔有上分化,離權力越近的越富,離權力越遠的越窮的國家不多;因而,像中國這樣,全社會被一條「民奉官納、官富民窮,權為財源、權重財厚,以權斂財、官肥民瘦」的食物鏈條吸血的國家更不多!

換言之,貧富差距,哪個國家都有,但像我國這樣「一人有權,全家暴富」的食物鏈不多,傍官傍權能成為暴富秘笈的食物鏈也不多。或者說,中國人不怕貧富差距,但害怕富者越富、窮者越窮的馬太效應,害怕權力通吃霸王餐的食物鏈條,更害怕「損不足而奉有餘」財富蛋糕切法!

更令人害怕的是,這根「民奉官納、官富民窮,權為財源、權重財厚,以權斂財、官肥民瘦」的食物鏈嗜血成性,吸血越多,導致老百姓失血休克,窮者思變的暴戾風氣越來越狂亂,那才是最可怕的呀!為什麼?因為生存失敗者或弱者、被侵權者的怨恨,總不免會把以暴易暴拉伸成又一根可怕的鏈條!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