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維平:黃奇帆與「奔馳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薄熙來當政時,我發表過一篇文章,題為《薄熙來與奧迪哥》,這回我又以《黃奇帆與奔馳哥》為題,不是我有「哥戀」,而是官員行騙的榜樣作用,並未因薄王的垮台而有任何改變,不用去看全國,筆者沒那個精力,單就重慶來說,至今父母官換了兩茬,但還是騙局和謊言遍地,如果是普通老百姓,平時撒點小謊,也無傷大雅,何況還有善意的謊言呢,問題是官場上的謊言,不僅易於誤導一部分群眾,而且,還使更多的人形成一種「懷疑一切」的思維定勢,無疑地,一個沒有公信力,人與人之間缺乏誠信的社會,是一個可怕的千瘡百孔的社會,它隨時都在崩潰之中,如不信,請讀重慶官媒近日的一篇文章吧。

據重慶晚報5月24日報導,前日凌晨1時45分,高速執法二支隊執法人員,巡邏至滬渝高速公路出城方向1663KM路段(長壽云台段)時,發現一輛牌號為渝A88R××的奔馳車停在應急車道,車後既無三角標誌牌,也沒打危險報警閃燈。執法人員上前查看,車內無人,又用電筒在周圍尋找10來分鐘,也沒見到人影。通過奔馳車登記時留下的電話撥打過去,被告關機。難道此車被盜?執法人員決定將此車帶回執法站進一步調查,於是在車後擺好錐標,聯繫急救車前來拖移。然後,繼續向前巡邏,行至1660KM路段,即距離事發地3公里時,突然看見應急道上一名男子向執法人員招手。男子滿頭大汗,喘著粗氣對執法人員說:我的車在後面沒油了。

這就是所謂的「奔馳哥」,他和「奧迪哥」一樣,都是國內比較富裕的社會階層,但改變不了一個基本的事實,每個人都在一個大的社會背景下生存,突發事件是難免的,而決定命運的一切,都是以官員為核心的政治體制,所謂「父母官」的意思,就是群眾是以集權的官員為楷模,規範自己的一舉一動,換句話說,他們的言行是老百姓的指南。無疑地,「奔馳哥」的故事無論多麼富有戲劇性,如果是在薄王亂法的年代,這樣的記實性的報導根本就無法出籠,就這一點看,孫政才領導下的重慶還有點新氣象,他的楷模作用比薄熙來要略好一點,但可惜問題的實質沒有徹底改變,那就是:統治這座城市的辦法,還是主要靠兩手,一手「硬」,一手「軟」,一手是「打」,一手是「騙」。而生活中大大小小的事,每天上演,都與官員的榜樣作用有關,都由軟硬兼施解決。

報導說,原來,男子正是那輛奔馳車的車主王先生。他說,他從長壽到萬州,出門前忘了看油表,跑到半路汽車沒油而拋錨。更巧的是手機沒電了,「根本沒法撥打電話求助,我只有攔車求助,結果半個多小時都沒有車願意幫忙,幸好遇上你們。」王先生回憶,一開始,他就在奔馳車附近攔車,心想怎麼也能攔下一輛,即便對方不願施救,借手機打個電話求助總可以吧!沒想到,雖然有過往車輛停車瞭解情況,但是最後沒有一個人願意幫忙。王先生一開始不太明白原因,還是一個長安車駕駛員點醒了他:「大哥,你也一把年紀了,這種老掉牙的騙局,你還是算了吧!再不走小心我報警喲。」原來大夥把他當成了騙子。他說,我這才想起,自己也曾從新聞上看到過高速路上豪車借錢加油玩失蹤的事,都是被這些騙子給害的,「狼來了」害死人啊。王先生為了避免大家將他和這輛奔馳車聯繫在一起,就步行遠離拋錨地求助。

這個故事非常具有典型性,它集中地折射了重慶的社會風氣,也反映了老百姓的矛盾心理,現在,他們什麼也不信,不是人們缺乏同情心,愛心,而是以前被欺騙了無數次,說句形象的話,「愛心」磨出了犟子,已是傷痕纍纍,就拿薄熙來事件為例吧,回想他在台上時,都是怎麼講的呀?什麼做官「一是幹事,二是乾淨」啊,「愛蓮說」啊,「大智慧」啊,「沒有任何財產」啊,等等,總之,全世界最美的語言都用盡了,全世界所有的眼睛都感動得潮起潮落的,後來怎麼樣呢?我不想再重複了,只想問一個問題,是不是「不查都是王歧山,一查都是谷俊山」?像薄熙來這樣的騙子被關進秦城,的確是件大好事,但隨著他貪贓枉法的內幕披露,也使人們產生新的疑問,如今,還在表演的官員們,比如黃奇帆,張軒之類的人,難道真的是清官嗎?他們平時講的話是真的嗎?這一沉重的問號,壓得整個重慶抬不起頭來。當官的行騙,老百姓能怎樣對待發生在生活裡的瑣事呢?

報導進一步描述說,「奔馳哥」稱,後來執法人員分析,我走的方向錯了,如果是向後走,大夥沒看到拋錨車,或許不會和騙子聯想到一起。但我是向前走的。王先生說,就這樣一路走一路攔車,還是沒有車理他,直到最終攔下這輛執法車。寫到這裡,記者指出,執法人員在感嘆大夥警惕性提高的同時,也想對駕駛員朋友說:防人之心不可無,助人之義也不能滅啊。最終,執法人員幫助王先生加了油。王先生對執法人員的熱情相助表示感謝。但感謝之餘,我想,人們還像失落了一種東西,它比什麼都可貴。

這裡展示的故事情節似乎富有哲理,但「防人之心」與「助人之義」的關係如何擺正,也就是說,讓普通老百姓在一瞬間,甚至要冒險去自辨真偽,相當困難,假如是在加拿大,以我所見,「奔馳哥」不用吃這份苦,肯定會有許多人幫助他,這是因為社會風氣好,民選的官員撒謊的少,這次要是說謊,下次就沒了選票,比如,吸毒的多倫多市長福特就是這樣。眼下的民調顯示,如果再選舉市長,他的得票率已低於他人。原來根子就在這裡,之所以薄熙來垮台後,說謊成性的黃奇帆還是重慶市長,還在繼續行騙,孫政才不敢大舉平反冤假錯案,就是因為滋生薄熙來,王立軍的土壤還沒變。

不過,由於官場存在著激烈的內鬥,反薄派佔了上峰,一部分人質疑黃奇帆的謊言,並鼓動群眾起訴到地方法院,而重慶第五中法竟然受理了,這說明老百姓試圖通過法律的手段,揭穿「黃楷模」的謊言,不論其動機如何,結果怎樣,都有很大的進步意義,比如,媒體以《重慶十年賣地4000億,失地農民要明細》一文,首次披露此事,許多讀者都關注這一民告官的奇聞,說它奇,是因為凡事要解決,先抓「牛鼻子」,這一紙訴狀才是抓住了困擾「奔馳哥」問題的實質。

報導說,2014年5月20日上午,重慶市第五中級法院開庭審理當地四十位失地農民,狀告重慶市政府信息公開一案。本案緣於重慶市市長黃奇帆前一年全國兩會期間公開講的一段話。黃奇帆稱,重慶市十年用了20萬畝,每畝賺200萬,這就4000億。這些失地的農民向市政府申請信息公開,要求公佈這賺的4000億的明細賬。市政府答覆讓他們去看網站上的資料。農民們不滿意,經行政復議也未達到目的,遂一紙訴狀將重慶市政府告上行政法庭。

其實,我早就說過,由於薄熙來「唱紅打黑」,徇私枉法,重慶經濟上已經破產了,只不過官方為了穩定人心在竭力掩蓋而已,黃奇帆留任就是要靠他戴罪立功,收拾殘局,所謂4000億是個騙局,錢財是由以前多年強拆和動遷而來的,的確不少,但早就花光了,還留下一個「地票」的大坑沒法填,連未來10年的財政撥款都預支光了,單是「唱紅」就揮霍了2700億,何來餘額?所以,官員怎麼可能公佈明細呢?還說什麼「上網站查看」,請問黃奇帆:你在全世界的媒體上撒謊,信誓旦旦地宣稱重慶賣地富得流油,薄熙來倒了,油也大大地在,為什麼不把這一明細賬登在你的言論下邊做註腳呢?老百姓誰知道狗屁的「重慶市國土資源和房屋管理局公眾信息網」,是個神馬東西?難道薄熙來,黃奇帆之流的說謊的榜樣作用,不是重慶遺失社會公信力的原因之一嗎?當官的都在騙人,老百姓能相信「神馬」呢,因此,「奔馳哥」不論「往前走」,還是「往後走」都一樣,都沒走出中國政治的迷局。

2014年5月23日於多倫多大瀑布。

文章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