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關心】伊拉克的宿命 美國的困局中國的尷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4年07月01日訊】【 世事關心】(293)伊拉克的宿命 美國的困局中國的尷尬:幾十人被拘捕,押送到郊野,然後被槍決。

ISIS勢如破竹,伊拉克軍隊節節敗退,庫爾德意欲獨立,伊朗,敘利亞意外捲入,奧巴馬政府躊躇不前,中共當局啞巴吃黃連。伊拉克的前途,中東的版圖,世界反恐的格局,千鈞之重全都系於一發間。

蕭茗: 您認為美國會在一定時候派遣地面部隊回伊拉克嗎?

國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Bill Belding:「我認為極不可能。」

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高級研究員Tom Henrisken 博士:「伊拉克再也不會像從前一樣了。」

蕭茗:我是蕭茗,這裏是[世事關心]。據美國官員估計,迅速崛起的ISIS-伊拉克和敘利亞伊斯蘭國在伊拉克作戰的人數已經達到了10000人。在周2攻下伊拉克第2大城市 Mosul之後,它南下直逼首都巴格達。而伊拉克政府軍則顯示出令人驚訝的無能,面對數量少的多的ISIS武裝力量,他們丟盔卸甲,潰不成軍。伊拉克政府在慌亂中和美國的壓力之下,承諾組建新政府。但是,問題是這一切是否已經開始的太晚,伊拉克的前途,中東的版圖,乃至全球反恐的格局,是否已經發生了不可逆轉的變化。這期[世事關心],我們一起來關註。首先我們回顧一下一個月以來,這場危機發生的經過。

事情的開始幾乎像變魔術一樣。兩個月前,ISIS還被描述成徘徊在敘利亞和伊拉克邊境兩英裏範圍內的駕駛豐田Land Rover的一小撮恐怖份子。到6月10號的時候,他們就已經攻佔了伊拉克第2大城市Mosul 以及伊拉克北部的大面積地區,鋒頭直逼首都巴格達。6月12日,庫爾德軍事力量以保護當地的油田為由,占領了和伊拉克有爭議的Kirkuk。同一天,伊朗誓言要和ISIS戰鬥,並且之後向伊拉克派出無人駕駛的偵察機。6月15號,時代週刊報導,ISIS的社交媒體誇耀他們已經槍決了1700名伊拉克士兵。

這些令人不寒而慄的畫面似乎顯示著,幾十人被拘捕,被押送到郊野,被列成一行,然後被槍決。

6月19日,伊拉克政府軍重新奪回被ISIS占領的伊拉克最大的油田百際。同一天,奧巴馬總統宣布美國打算派300個軍事顧問到伊拉克,研究如何訓練和武裝伊拉克部隊。 6月23日,美國國務卿Kerry承諾美國會向伊拉克提供強有力的幫助,但是伊拉克必須馬上組建一個新的包容各個教派的政府。

Jone Kerry美國國務卿:「這種支持將是強烈而持久的。如果伊拉克的領導人能採取必要措施將這個國家組織在一起,那將會是非常有效的。」

6月24日,Kerry訪問庫爾德,要求庫爾德總統支持伊拉克政府擊退ISIS,並組建新政府。然而,庫爾德總統 Massoud Barzani 表示,自從ISIS入侵之後,伊拉克現在已經出現了新的局面。

Massoud Barzani 庫爾德總統:「目前的經驗告訴我們,我們沒法像以前那樣繼續下去,現在我們生活在一個新的時代,這個時代和我們過去認識的伊拉克完全不同,甚至和十天或是兩周前的情形都完全不同。」

他的回答讓華盛頓對庫爾德意欲從伊拉克分離的擔憂重新燃起。外界猜測,即使庫爾德不獨立,也很有可能要求更大的自治權。果不其然,6月27號,庫爾德宣布,它新近控制的伊拉克北部地區包括Kirkuk從現在開始屬於庫爾德。而ISIS則表示,要將聖戰擴展到約旦和黎巴嫩。
ISIS成員:我們甚至會打到約旦和黎巴嫩,只要謝赫一聲令下。

與此同時,敘利亞也正式捲入了這場沖突。敘利亞政府軍在敘利亞和伊拉克邊界以飛機轟炸ISIS,導致伊拉克多名平民喪生。美國在中東的兩個主要抗衡對象敘利亞和伊朗現在和美國擁有了共同的敵人,這本身具足諷刺意味。不過,美國表示,它並沒有意願和這兩個國家合作。6月25日,伊拉克總統表示,他並不打算組成包括遜尼教派的新政府,組建臨時政府也是違憲的。

蕭茗:在美國的外交努力看起來沒見顯著成效的時候,ISIS依然在伊拉克境內長驅直入。 那麼,ISIS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組織,它為什麼能在短時間內異軍突起,它和伊拉克的遜尼派,以及現在參與進來的敘利亞和伊朗有什麼關係系呢?我們請雪莉介紹一下。

雪莉:好的,蕭茗。ISIS,也就是「伊拉克和敘利亞伊斯蘭國」的簡稱,它是一個活躍在伊拉克和敘利亞的聖戰組織及未被廣泛認可的自治實體,ISIS於2013年4月成立,脫胎於伊拉克基地組織。該組織曾是基地組織的一個分支,但已經不被基地組織所承認。該組織致力於在伊拉克及沙姆地區建立遜尼派伊斯蘭宗教國,是敘利亞反政府武裝中主要的聖戰組織之一。在過去的幾周裏,ISIS已經從他們的據點敘利亞北部擴展到了伊拉克西部的大面積地區。據CNN報導,ISIS通過勒索當地商家,販毒,綁架,洗錢,搶劫銀行,占領油廠電廠等方式在短期內搜颳了大量財富。現在它的財富總量已經達到了20億美元。

現在再來說一下ISIS和伊拉克境內的教派鬥爭的關系。伊拉克是一個穆斯林國家,97%的居民信仰伊斯蘭教。但它又是一個教派分裂非常嚴重的國家。國內主要有三派:什葉派穆斯林,遜尼派穆斯林和庫爾德人。其中,什葉派佔65%。遜尼派佔35%。大多數庫爾德是遜尼派穆斯林,但他們的語言服裝習俗都與阿拉伯人不同。伊拉克的首相馬利基屬於什葉派, 以它為首的伊拉克政府基本上代表什葉派穆斯林的利益。而伊拉克遜尼派穆斯林長期以來一直抱怨受到歧視和不公平對待。有專家表示,同樣屬於遜尼派穆斯林,並且旨在在伊拉克和敘利亞建立伊斯蘭宗教國的ISIS在伊拉克的遜尼派穆斯林中找到了支持力量。另外,敘利亞的阿薩德政權和伊朗都屬什葉派穆斯林。這就是為什麼他們也會加入抗衡ISIS的原因。蕭茗。

蕭茗:謝謝雪莉。這場由ISIS入侵伊拉克引起的沖突,現在不僅變得越來越緊急,同時也變的越來越復雜。 未來它可能演變的方向會給這一地區局勢會帶來什麼樣的影響?就這些問題,我稍早采訪了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的高級研究員Tom Henrisken博士。一起來聽一下。

蕭茗: 如果克裡敦促馬利基形成一個新的包容性政府的外交策略失敗了,美國下一步會怎麼做?

Tom Henrisken 博士:「美國能採取的行動非常有限,而且多半是軍事行動。我們將盡量勸説馬利基退位,換一個更包容的領袖。但即便這一點能夠實現,即便伊拉克能夠有一個新的領導人,我不太相信北部和庫爾德斯坦能回頭來成爲伊拉克的一部分。那裡將不再是一個統一的國度。那裡已經流過了太多的血,太多的復仇,太多的過去,沒法再輕易將這個國家統一在一起了。」

蕭茗: 所以你認爲經歷這次危機,伊拉克沒法繼續保持統一了嗎?

Tom Henrisken博士:「是的,我認爲伊拉克再也不會像以前一樣了,我認爲它會被分裂,而且會在當地造成其它的問題。」

蕭茗:最糟糕的情況會是什麼?

Tom Henrisken 博士:「最糟糕的狀況是戰亂會擴散到其它地區。可能擴散到約旦、沙烏地阿拉伯,以色列也會受到衝擊,包括伊朗的部分地區。整個地區都被這種緊張局勢激怒了,不是伊拉克內部,而是伊斯蘭的這兩個主要分支之間,就是什葉派和遜尼派之間。在整個區域都是這樣,縱橫整個中東地區。」

蕭茗: 美國是否在一定時候會派遣地面部隊到伊拉克呢? 以及美國在伊拉克應該達成的目標是什麼,聽一下美國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Bill Belding 怎麼講的。

蕭茗: 您認爲美國會在一定時候派遣地面部隊回伊拉克嗎?

Bill Belding教授:「我認爲極不可能。國會和公衆都無法容忍這一點。如果之後我們還有機會討論奧巴馬總統的外交政策,出兵是違背他之前的公開主張的。所以我覺得這種可能性極小。」

蕭茗: 美國在伊拉克問題上的介入究竟需要達到什麼樣的目標?

Bill Belding 教授:「我不很確定我們國家的利益是和ISIS在伊拉克的活動綁在一起的。恐怖分子的行爲令人髮指。但是這需要伊拉克軍隊、警察以及更重要的-伊拉克政府,來找到方法形成聯盟,來阻止這一切。我不認爲美國、歐洲甚至中國有那種公信力或者說政治力量來實現這一點。」

始於恐怖份子暴行的伊拉克危機,是否正在演變成席捲整個中東的教派戰爭?美國在其中如何定位自己?奧巴馬的外交政策是否在削弱美國在全球的地位?不要走開,下節繼續探討。

蕭茗:奧巴馬政府在這次伊拉克危機中的表現也受到了詬病。共和黨批評奧巴馬急於從伊拉克撤軍,導致一個沒有站穩腳跟的伊拉克政府難以抵擋龐大的恐怖份子集團的攻擊,另外,ISIS開始入侵伊拉克之後,奧巴馬政府一貫的猶豫不絕也延誤了最佳的擊退ISIS份子的時機。看一下CBS對奧巴馬總統處理伊拉克危機的滿意度的民意調查結果。

總體來說,認為奧巴馬處理伊拉克危機得當的比率只有37%。而認為他處理不得當的比例卻高達52%。其中民主黨人竟也佔了32%。而另一項由福克斯新聞做的民意調查則顯示絕大部分選民認為如果美國不出手,伊拉克將無法抵擋恐怖份子。但是絕大部分人同時認為,不再向伊拉克派駐軍隊比幫助結束這場沖突更重要。

蕭茗:美國民意強烈的反戰情緒也導致了奧巴馬政府的躊躇不前,不過伊拉克的這場危機確實非常復雜。美國到底在其中應該扮演什麼樣的角色?聽一下我稍早對美國大學國際關系學院的教授,前美國海豹突擊隊隊員Bill
Belding 和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高級研究員Tom Henriksen 的采訪。

蕭茗: 您如何評價奧巴馬總統派遣三百個情報人員和教官去伊拉克,以及現在派遣無人機去巴格達的計劃?這會有多大的效力?

Tom Henrisken 博士:「我認爲是有效的,我不認爲ISIS運動會佔領巴格達,這種事情不會發生。我覺得派遣三百特種部隊和情報部隊是會有幫助的。無人機在一定程度上有效,但不足以將已經在ISIS運動中落入伊斯蘭原教旨主義者手中的疆土收復回來。我不認爲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蕭茗:對於奧巴馬政府的中東政策如何看,Belding 教授引述了一段奧巴馬總統2009年的開羅講話,聽一下他是怎麼講的。

Bill Belding 教授:「據我回憶,他在演講中說了兩點。他說美國需要和穆斯林國家尋求共同利益,同時我們也得努力互相尊重。這是兩個非常重要的有説服力的關鍵點。我相信政府正在努力做到這一點。我們做的成功與否是另一回事,但是理論上來説,這是奧巴馬政府對中東的外交政策,這當然也包括以色列。」

蕭茗:而胡佛研究所高級研究員Henrisken則認為奧巴馬的中東政策有明顯的失誤。

蕭茗: 您對奧巴馬總統對於中東的總體外交政策怎麼看?

Tom Henrisken 博士:「總體來説奧巴馬總統撤軍的計劃太快了,目前已經威脅到美國在中東的利益。我們本應該在伊拉克保留更多的駐軍,我們本應該繼續保持那種參與性。奧巴馬執行的是他在2008年競選總統時既定的政策,對此他從未做過任何調整或者更新。但是簡單的從這些地方撤軍,造成當地的政權真空,這對於美國及盟友國的利益來説都是非常危險的。另外,現任總統府和許多往屆總統府一樣,遭遇了一個戰略性的意外。這個意外就是2011年開始的整個阿拉伯之春運動。美國對阿拉伯之春的處理並不是太好,這是爲其對於整個阿拉伯之春過於樂觀的估計造成的,而且被像在敍利亞和伊拉克這些地方發生的一系列事件弄得措手不及。」

蕭茗:奧巴馬的外交政策是否會削弱美國在全球的地位?

Tom Henrisken博士:「整體來説是這樣的。因爲這些政策是基於一種假定,就是這個世界總會在一定程度上解決它自己的問題,但實際上總是需要美國這樣的領袖在背後撐腰和推動。比如説1990年南斯拉夫的危機。柯林頓政府總算是慢慢認識到美國必須扮演一個積極的角色,而且當時的確成功的解決了南斯拉夫分裂的問題。但是簡單的閃到一旁,造成一個國家的政治真空,任由其發展,這不是一個政策。從過去來看這對美國來説不是一個好的政策。當然美國也不需要大規模進入該地,或派遣大量軍隊付諸昂貴的計劃,但美國需要保持外交上的參與,並且在世界上某些國家至少要保留最小限度的軍事參與。」

80%的伊拉克石油流往中國。在伊拉克危機中,中共是否要接過美國的槍?不要走開,下節繼續探討。

蕭茗:中共當局在這次伊拉克危機中的處境也相當微妙。相對於美國,中國和伊拉克的關系從某種角度上說更近。近年來美國從伊拉克進口石油逐年減少,而中國卻逐年增加。伊拉克現在是中國第五大石油供應國,過去五年來,中國對伊拉克的投資和進口也快速提升。

中國的三桶油: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都在伊拉克運營,中石油規模最大,在伊拉克南部產油區有四個項目,去年產量據報近三億桶,占其海外產量的1/3。中資企業在伊拉克的員工約一萬人。

蕭茗: 那麼,中共在這場危機中處於什麼樣的處境呢?聽一下本臺資深評論員文昭的看法。

文昭:「中共在伊拉克的處境比英美要復雜得多。不僅是因為它的利益最多。因為伊斯蘭極端勢力對英美的態度是很明確的,就是很敵視的。所以英美的應對也很簡單就是關掉機構撤走人。但是中共認為自己在中東的人緣更好,抱有一線希望自己會被區別對待;但是,如果所謂的「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蘭國」確實是被阿薩德從敘利亞逼出來的話,那中共在聯合國是袒護阿薩德的,這個組織不見得對中共有友好態度。更何況這個組織它的宗旨比較極端,它是要建立一個完全伊斯蘭化的國家。那麼它對這些外國機構是不是區別對待,是完全沒有底的。當然中共它一直奉行一種無原則的實用主義的外交。所以它為了保護自己的利益也有可能暗中和這個組織去接觸,但是一旦這種事情被國際社會查覺,不僅會招致西方,而且會招致現在的伊拉克政府的嚴重反感。關鍵是不知道內戰最後誰贏,現在就和伊斯蘭極端勢力暗中交往 是不太明智的。如果時機一再拖延的話,想把人撤出來難度就更大了,所以它就是這樣一種尷尬局面。」

北京在伊拉克的尷尬處境也引起了西方媒體的註意。《德國之聲》6月24日發表了一篇文章《北京的伊拉克難題》,文章指出,盡管中國人經營的油田在伊拉克南端,離ISIS武裝控制的地區還遠,但後者的步步推進正在令北京感到緊張。由於中國掌握著伊拉克50%的石油產品、80%的伊拉克石油流往中國,當前的局勢不可能不對在伊拉克的中國企業產生影響。

基於對自身利益所受的沖擊,中共政府似乎正在有限地改變它過去宣稱的所謂「不幹涉」的政策。6月19日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做出了這樣的表態。

華春瑩:「中方願根據伊方的實際需求,繼續為伊拉克的重建和反恐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

而與此同時在中國的互網上,則有一批人在煞有介事地討論中國接過美國的槍,出兵伊拉克的可能;以及出兵的利弊。

蕭茗: 最後再聽一下本臺資深評論員文昭的分析。你認為中共當局對伊拉克局勢能做出的幹預力度有多大? 比如它經營的油田受到攻擊,真有直接軍事幹預的可能嗎?

文昭:「能幹預的力度是很有限的。如果有國際幹預的方案它也許會很有限地參與。也許會有限的給伊拉克政府物資上的援助。直接派遣軍事人員,哪怕是規模很小的特種部隊、可能性都不大,單獨軍事幹預的可能性更是零。原因一方面中共還沒有能力在海外遠距離大規模部署地面作戰部隊。它的航空母艦也沒形成戰鬥力,也沒有可能把遼寧號派到波斯灣去執行縱深打擊和戰區制空的能力。更重要的原因還是是政治上的,因為中共一直避免和國際伊斯蘭極端勢力發生正面沖突,它希望把這股禍水引向美國,讓這些聖戰者組織和美國纏鬥,拖住美國。它如果去轟炸「伊接克黎凡特伊斯蘭國」,它自己就成了這些極端勢力的敵人之一了。顯然中共在政治上是不會這樣去做的,它即使在經濟上蒙受再大的損失,也不會這樣去做。」

蕭茗:中東是個奇特的地方,它是世界上主要的三大宗教的共同發源地。但是,幾千年來,這個地區幾乎從來沒有安穩過,人們也幾乎習慣了生活在戰爭,沖突,征服和仇恨之中。這次也不例外。無論是否出於本願,向伊拉克集結的軍事力量和這一地區聚集的仇恨正在迅速增長。如果戰爭蔓延到約旦和黎巴嫩,如果伊朗,敘利亞甚至沙烏地阿拉伯也被深度捲入,如果伊拉克被一分為三, 它對美國,歐洲,包括中國和整個世界將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這個問題,無論是否處於本願,全世界都無法不關註。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