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勝芬維權的悲慘遭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7月2日訊】核心提示:2014年4月4日馬勝芬給我發來信息說:她於2月下旬到北京反映她貴州的家在2009年2月中央國務院在她的家鄉建設水電站,她家住于被洪水淹沒範圍,當地政府發函到廣東小欖雪人針織廠,要求馬勝芬立即回家搬遷工作事宜,卻慘遭到雪人針織廠老闆拒絕支付馬勝芬的工資,並打傷了馬勝芬趕出工廠,馬勝芬飽受身心的痛苦和折磨,在沒有車費回家搬遷之下,她的家被洪水淹沒了。因此她對廣東小欖雪人針織廠毆打她之事到各個部門反映情況,反而遭到11次的拘留,11次拘留截止到2014年2月份之前(曾被勞教1年6個月,其餘拘留時間10天、30天,37天不等)期間受盡非人的折磨。

相關鏈接:(http://www.wrchina.org/archives/2800 )

然而,正當馬勝芬在京訴求中,2月28日,馬勝芬去北京永安門醫院看病,走進醫院門口時,卻被一些便衣和警察把她抓捕,其中警察的警號是043232,041717,警方在沒有出示工作證,傳喚證,搜查證,拘留證的情況下把她非法關押在丰台區看守所進行幾次審問,看守所的李所長和幾個警察奪走了馬勝芬的手機2台,馬勝芬媽媽留給她的遺物項鏈一條,居住證一本,經馬勝芬多次的要求至今也沒有給回,更可惡的是警方把她的保管單也拿走了,造成馬勝芬沒有憑證可追查,警方製造了馬勝芬在京失蹤一個月的事實后。

到了3月27日,恐嚇馬勝芬寫保證書,在3月31日轉交給貴州的警方押回老家。從北京押回貴州的半個月,馬勝芬被安排住在一個賓館里,吃飯在政府飯堂,每天都有一個人看守著她。馬勝芬在北京失蹤一個月後,警方押回老家看守半個月,馬勝芬躲開看守的警察重回到了廣州。

2014年5月11日,,她在廣州租的房子里的私人物品被登峰派出所派出的人員盜竊一空,並把她的租房貼上封條。馬勝芬和好朋友張聖雨(張榮平)、梁燕葵、廖劍豪趕緊到居委會反映情況未果,反遭綁架到登峰派出所,在此期間廖劍豪遭到了所謂自稱房東的人毆打,4個小時后,把梁燕葵、廖劍豪釋放回家,但是20小時后警方把身無分文的張聖雨,馬勝芬押到湖南郴州的火車站廣場后揚長而去。

5月21日上午,馬勝芬,張聖雨到范一平老師家拜訪並向范老師諮詢馬勝芬的病情時,又被6個警察從范老師家強行帶走並又把他倆送往湖南省貴陽縣公安局扔下,廣州警方再次揚長而去。5月22日,馬勝芬,張聖雨又回到了廣州,31日張聖雨陪同馬勝芬到武警醫院門診看病,到了上午11點多,馬勝芬和張聖雨到賴永獻家商量馬勝芬的病情如何治療,不料又被越秀洪橋派出所10多個警察綁架到洪橋派出所,在沒有出示任何證件的情況下,警方強行要求他們做問詢筆錄,遭到他倆拒絕簽名。

在這個時候,馬勝芬感覺頭、肚子、腰很痛,馬勝芬提出要去看病,警方對於她提出看病的要求並沒有採納,結果馬勝芬疼痛得昏死過去了,到了第二天的下午,當馬勝芬蘇醒來的時候,發覺自己在武警醫院里,警察在看守著她。(廣東一帶被拘留、刑拘的在押人員因病都會被送到廣州武警醫院治療)馬勝芬在武警醫院10天期間失去了自由並一直被帶著手鐐和腳鐐。

6月11日上午,馬勝芬獲得釋放,在拘留證和保管物品的清單上有張聖雨的簽名,原來張聖雨同樣在31日也被拘留了10天,但昨天(6月30日)馬勝芬到越秀區拘留所尋找張聖雨,得到的結果是張聖雨在6月11日釋放了,馬勝芬提出要看6月11日釋放張聖雨的監控視頻,又被拒絕。馬勝芬說:「張聖雨是他的好朋友,張聖雨也是因為她而被越秀區看守所拘留的,現在張聖雨失聯一個月了,不管怎樣她會繼續尋找他,活著要見人,死要見屍」。

馬勝芬回想起一幕幕的抓捕,關押,仍心有餘悸,心裏深深地倒吸了一口涼氣,一臉茫然,不由得抽泣起來。寫到這裏,不由得讓人感概:廣東的經濟走在國內的前列,然而各類犯罪也走在國內的前列,對於馬勝芬一系列的案件個別部門行政不作為,不斷炮製冤假錯案,總覺得讓人回到了蠻荒的時代!是貧富差距的後果、還是發達地區,歧視外來人口的後果!

某些執政者吮吸著納稅人的血汗錢,他們利用手中的公權力,卻不為民辦實事也不管人民群眾的公正訴求與死活,只為某些人的私利服務,完全脫離了司法的公正與執法為民的宗旨。當公平與公正變得可望不可及,解決問題沒有正常渠道,官官相護,平民沒有平等機會時,做人的尊嚴被剝奪殆盡,社會就充滿暴戾之氣了!只有徹底改變社會不公的現實,才能消解暴戾之氣的社會,但願馬勝芬的冤假錯案得到公平公正的解決。

中國婦權義工:蘇昌蘭

2014年7月1日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