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24年前一語成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7月1日訊】(新唐人記者唐迪綜合報導)近日,中共喉舌媒體帶頭,地方官媒跟風,紛紛熱炒習近平24年前談論自己的從政心得的一篇短文。該文的主題是強調縣級官員在政治格局中的重要性,提出「縣一級工作好壞,關係國家的興衰安危」的觀點。有輿論稱,中共官媒炒作此文,一方面有對習近平溜鬚拍馬的意圖,另一方面也可能有意把公眾對當局「打老虎」乃至「打大大老虎」的視線,逐漸轉移到對「拍蒼蠅」的關註上來。不過,撇開這些政治企圖來看,事實上,當今中國大陸的基礎官員的肆意妄為與驚人的貪腐黑幕,也確實驗證了習近平在24年前發出的那幾句感概,彷彿「一語成讖」。

近幾天,中共官媒開始炒作習近平1990年在寧德任地委書記時寫的一篇題為《從政雜談》的短文。這篇短文提出,對主政一縣的「七品芝麻官」不可輕視。

短文中有這麼幾句話:「如果把國家喻為一張網,全國3000多個縣就像這張網上的紐結。『紐結』松動,國家政局就會發生動蕩;『紐結』牢靠,國家政局就穩定。國家的政令、法令無不通過縣得到具體貫徹落實。因此,從整體與局部的關係看,縣一級工作好壞,關係國家的興衰安危。」

有輿論稱,習近平的上述議論,其本意或許只是想強調基礎官員的「工作好壞」的重要性。然而,習的這番話卻「一語成讖」,中共縣級官員們驚人的腐化墮落與肆無忌憚的胡作非為,充分體現出中共體制從下至上的整體性腐敗。

縣委書記怒吼:哪個當官的是乾淨的,有種你站出來!

今年2月25日,《禁書網》曾刊發了一個中共的紀委書記與河南作家郭一平的一段談話。作為中共官場中負責稽查貪腐案件的一員,這位匿名的紀委書記把中共治下的整體腐敗現狀分析得入木三分,讀來令人心驚。這裡摘錄的談話內容只是中共官場腐敗墮落、黑惡化、流氓化的冰山一角。

這次談話從某縣一個物資局副局長秘密派人到北京告狀講起。那位匿名的紀委書記說了下面這樣一番話:

「無疑,別說跑到北京,就是跑到聯合國,最後還得由當地解決。這就是中國目前信訪體制的天然禍害——你告哪個單位,最後落到哪個單位為你解決;你告誰,最後落到誰為你解決;原發地在哪兒,解決也在哪兒。這就是中國「冤案累累」卻解決不了的真正根源,也是層層舉報腐敗不僅沒有結果反而遭遇打擊報復的根子。」

「上邊不直接解決,推給下邊,下邊本身就是腐敗的源頭,也是冤案的製造者,解決個球!你敢重複上訪,就該挨打,甚至被關了。」

「閑話不說了,單說這縣委書記得知副局長告狀的事,發了大脾氣。是不是副局長告了這個縣委書記?不是,他告的是這個縣裡縣委副書記。現在的官場上都是「狗練蛋」,骯髒事都扯在一塊兒的。真告倒了一個人,得牽扯到100個人,一個縣裡官場幾乎無人不小心,因此,大家都一個勁吹牛逼,沒有人真正反腐敗。若有一個人真心反腐敗,就會遭遇到集體圍攻,『被自殺』、『抑鬱死』也是平常事兒。因為現在的腐敗,都是集體腐敗。如果官場上大家都乾淨,就只有你郭一平一個人腐敗,那你根本就腐敗不成,只有大家都腐敗,你腐敗起來才有安全感。官場上混的,大家都懂這個理兒。」

匿名紀委書記接著把話題轉回來說:「那天,縣委召集各單位正副職,在縣委小禮堂開會。講到中間,談到了維穩問題,縣委書記忽然大發雷霆:「一個家庭吵吵鬧鬧,日子過不好;一個縣裡,大家互相搗鼓,工作也開展不好。最近,有人還到了北京去告狀。我知道是誰,不點名了,你自己明白就是了。胡搗個啥?還不趕快寫個辭職報告,還等著我們攆你下台嗎?」(這個副局長當時正在台下坐著,滿頭大汗,戰戰兢兢,大家的目光聚焦在他的臉上。)縣委書記依然怒氣不息:「裝個什麼B,誰不知道誰呀?麻拉個一,誰說自己是乾淨的,有種就站出來」會場寂靜得能聽見心跳聲,沒有一個人大聲出氣。」

中共官場錯綜複雜的關係鏈

匿名紀委書記接著分析了中共官場的關係鏈:「什麼是官場關係鏈呢?A當了大官,就會把B一幫子提上去;B上去又把C一幫子提上去;C上去了,又把D一幫子提上去了……也就是說,一朝天子一朝臣,整個官場就是一個由人際關係織成的大網。」

「他們之間為了利益,這個利益主要是錢、權、女人等,就會互相鬥爭。但他們對付百姓,卻表現出驚人的一致性,團結起來『共同對民』,坑民害民忽悠民。其實,他們之間並沒有一絲的平靜。通常來說,一個當官的被抓了,不是因為他買官賣官,也不是因為腐敗,而是他的上游官場博弈的結果。」

「官場上的骯髒事兒,八天八夜也講不完,比黑社會還黑,比黑社會還神妙詭秘。外表看上去,一派昇平景象。

匿名紀委書記深有感觸地說:「反腐敗,不重要,重要的是砸碎生產腐敗官員的『流水生產線』。要砸碎這個生產線,就得象當年共產黨打天下時用的一用即靈的『核武器』——發動群眾,依靠群眾,組織群眾,讓他們去選官,評官,決定官員的升降和去留。否則,說其它的,句句都是忽悠。貪官的「流水生產線」不除,你把中國官場的官員換完也不行,你把官殺完也不行。貪官固然可恨,但腐敗的根子不在他們身上,而在於貪官生產線。」

「現在,官場上容忍腐敗分子,但容不下執政為民的好官,更容不下反腐敗的官員。大家都是腐敗分子,誰反腐敗誰就是另類。」

都是制度惹的禍

匿名紀委書記接著說道:「現在的老百姓,受欺受壓,在當地根本告不贏。如果能在當地告贏,誰吃飽撐的往北京跑?何況,跑到北京也得由原發地解決,總書記總理不可能給你斷案。你郭一平想想,當地就是冤案的製造者,會給你解決嗎?人家不解決,你再敢重複上訪就違法了,就得挨打被關了。二十年前,在鄉里告不贏,跑縣裡;縣裡不行,跑省里。可現在跑到聯合國也不行了。」

他表示,中共官場上沒人替老百姓主持正義的原因,在於中共的官員們入黨當官,就是為了撈權、撈錢、搞美女而入的黨,他們身在官場,無時不刻不為自己而戰鬥,顧不了老百姓,因為他們當官也不是民選的,老百姓們冤死個萬兒八千不關官員啥事。

他總結說:「老百姓冤枉都是制度惹的禍。」

「憲法上說,人大代表人民,是最高權力機關。可你看,30年了,老百姓誰選舉過一個人大代表?人大里,貪官污吏多,名人富人多,開發商多,礦主多,黑社會多,你老百姓誰有資格進人大?憲法上說,我們國家,是工人階級領導的,工農聯盟為基礎的社會主義國家。可你看,工人農民在人大政協、在權力機關有一個座位沒有?」

「難道是哪個官爺不主持正義?而是制度設置本身就與憲法不合,就不該有人為你們說話。對不對?」

「現在是縣委書記兼人大主任,縣長兼縣委副書記,公安局長兼副縣長……這些你都知道吧。司法不獨立,黨政糾結,加上中國重人際關係,官官相護。一個地方,黨政公檢法抱團,形成了一個腐敗集團,黑社會集團,誰有本事能沖得破?!」

「不說別的,全國每個縣都是大拆大建,地方政府扒房子賣地發展房地產,弄得房價高入雲天,強行拆遷,每一分鐘都有死人,都在流血……上網查查,看我說的過分不——如果是縣長胡來,那縣委書記咋不主持正義制止?何況,強行拆遷,都是公檢法城管大隊人馬齊上陣,那公檢法本該是為民申張正義、打擊犯罪、保護人民的專政機關,不也站在了中國人民的對立面了嗎?你還能指望誰?何況,強行拆遷中,也有地痞流氓、黑社會分子參与,你還能指望誰呢?這就情況,在地方,哪個官爺管為民主持正義?誰又有能力主持得起這個正義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