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習近平整軍與重提和平共處五原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南海波濤洶湧,暗流潛伏。就在世界都感到南海諸國擦槍走火的可能性越來越大之時,習近平6月28日重提「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算是向周邊國家揮舞橄欖枝。但周邊國家並沒有輕易接受這番和平之意,日本內閣按計劃於7月1日通過解禁集體自衛權的決議。

顯然,中國的亞洲鄰國並不相信習近平重提和平共處五原則的誠意。但我倒是相信習近平這次重提和平共處確有誠意。這倒不是他突然間變成和平主義者,而是形格勢禁,不得不選擇與鄰國「和平共處」。

*原因之一:軍隊腐敗嚴重消蝕戰力*

2012年11月8日中共十八大開幕式上徐才厚和即將接替他擔任軍委副主席的范長龍2012年11月8日中共十八大開幕式上徐才厚和即將接替他擔任軍委副主席的范長龍

習重提「和平共處」次日,北京正式宣佈原軍委副主席徐才厚被查處的消息。兩件事情聯繫起來看,就可明白時間上的同步並非偶然,而是刻意,因為徐已於3月「被組織調查」。6月28日,習在「和平共處」紀念會上的講話中,引用泰戈爾詩歌「你以為用戰爭可以獲取友誼?春天就會從眼前姍姍而去」,這詩,與其説是吟給那些挑釁中國的鄰國聽,還不如説是吟給主戰的軍隊鷹派聽。

這足以説明,習近平不想再與鄰國繼續目前這種緊張關係,至少現階段不想。如果他想啟動戰事,目前正是用兵之時,亟需安撫軍隊,哪能痛懲腐敗將官,讓軍隊高層惶惶不安?軍心動亂,如何臨敵對陣?唐代宗時期,朝廷因連年征戰,國庫空虛,財用短絀,皇上自奉甚為儉薄,名將郭子儀家卻珍寶堆積如山,府中奴僕逾千,個個衣著鮮亮,富貴逼人。唐代宗對郭頗有想法,數次奪了郭的兵權,但卻與郭保持了全始全終的君臣關係,原因無他,就因為郭子儀是有用之將。這些歷史掌故,早就成了資治寶典。

軍中腐敗案件曝光遠不如政府部門多,但海軍王案、總政谷案暴露的冰山一角,已經讓人可以管窺一二。去年,中國軍方鷹派學者羅援罕見地公開承認, 腐敗是中國軍隊戰鬥力的第一殺手。香港東方日報指,由於胡錦濤的弱勢,過去十年,解放軍的大權操控在徐才厚手中,尤其人事任命更是由徐才厚一手獨攬,校官、將官的晉陞明碼標價,酒色財氣充斥軍營。有人在國內微網誌上寫詩諷刺解放軍的戰力:「茅臺國酒壯軍威,痛飲三杯馬上吹;紙上征戰九萬里,沙盤演練五千回」。那些主張對外強硬,打一場局部戰爭的鷹派,只是出於利益需要,因為只有戰爭才能為其製造各種索要軍費的藉口,最大限度地滿足軍事利益集團的需要。

習近平接掌軍委副主席一職已有數年,當然清楚以如此軍隊臨陣,決無勝算。與其幹咋唬,不如先治軍。據港媒《星島日報》消息,徐案牽涉眾多高級將領,已有數十名將軍被調查,其中先後擔任過徐才厚秘書的四位少將,以及其瓦房店係多名將軍(大連下轄瓦房店是徐的故鄉,出了30多位將軍),亦疑因捲入事件被調查或助查。

如此大規模整治腐敗,表明短期內北京不會對外輕啟戰事。這當然也是習近平向外釋放信號:他已切實掌握了軍權。如同整頓政府一樣,從腐敗切入,是整軍治軍最合適的理由。

*原因之二:內事不穩,輕啟邊釁不祥*

習近平希望緩和南海局勢,還因為他這個中共當家人目前要應付多重「內憂」,「家有七件事,先從緊處來」。對中共來説,相比「外患」,即收回釣魚島與那些中共從未實際佔領的「自古以來」就由中國擁有的領土,多重「內憂」對政權穩定的威脅可能更大:

一、高層內部矛盾激烈,我曾在《反腐鳴金收兵,蕭墻干戈暫息》一文中分析過,由於去年以來三輪打大老虎(周永康、李鵬家族、以曾慶紅為後盾的駐香港國企及其後臺港澳工作委員會),讓新老常委們都產生了嚴重的危機感,集體對抗,迫使習與這些「老同志們」達成妥協,以中紀委副書記楊曉渡5-26講話安撫眾人,表示今後重點查處十八大以後仍然在重要崗位上的官員之腐敗。在習近平看來,這種高層內鬥算是「心腹之患」。

二、因壓制民間聲音而引發的各種社會矛盾,除了活躍了近十年的維權律師群體遭受打擊之外,公知、企業家只要説了「違禁」之言,一律封殺。這些國內各階層的不滿,在當局眼中是「肘腋之疾」,因為北京對自身鎮壓力量頗有自信。

三、新疆、西藏的民族矛盾有如待燃的幹柴,只要有火星濺在上面,隨時可能引起一場大火。局勢之緊張、維穩之疲勞,從新疆烏魯木齊的武警站崗需要成排站在鐵柵欄之內可見一斑。

四、台灣、香港民間的反對活動日趨強烈,且開始形成互動之勢。台灣的「反服貿」剛剛結束,為避免矛盾激化,北京承諾「尊重台灣的社會制度」,也就是説,對台灣「和平統一」的步伐會暫時放緩一些。香港要求普選的七一大遊行聲勢浩大,雖被北京宣傳成不到十萬,卻無法真正減輕「佔中行動」帶來的煩惱:下重手,香港畢竟不是內地城市,不能關起門來大開殺戒;輕輕放過,肯定還會「捲土重來」……

內部矛盾如此之多,隨時都可能演成「內亂」;軍隊內部腐敗渙散,再啟外釁,等於將中共掌門人放在火上炙烤。與周邊這些實力相差懸殊的小國發生摩擦,在中共內部看來,贏,理所當然;輸,掌門人損失的可不僅是聲望,還給政治對手送上話柄。

*為何亞洲鄰國不相信和平共處?*

2014年5月越南發生排華騷亂後中國政府撤僑,中國工人乘船離開越南2014年5月越南發生排華騷亂後中國政府撤僑,中國工人乘船離開越南

習想緩和周邊局勢的願望之誠,還可從其對南韓訪問的規格可見。前一向已經有觀察者注意到訪韓先於訪朝是打破中國處理這兩國關係舊有模式之舉,北京情願讓老盟友不高興也要先與南韓握手,説明中國想與南韓交好的願望強烈。7月3日隨習近平訪韓的300餘名中方人士當中有200多名財經界人士,作為陪員的80餘名中方官員中,有3名副總理級和4名部級官員,規格之高是以往中國國家元首訪韓罕見的。但所有這些,並不妨礙南韓外交部在7月1日發表聲明,支援日本政府在防衛問題上「為獲得周邊國家的信任摒棄歷史修正主義,採取正確的行動」。

亞洲鄰國不相信習近平的表態,完全是長期積累的「歷史經驗」所致。中共從與國民黨逐鹿神州開始,就養成了「時友時敵,邊談邊打,打打談談」的機會主義策略,最後將國民黨政權趕至台灣海島。鄧小平開放之初的「韜光養晦」之策,人家開始還不太懂,直到2005年中國「和平崛起」之後,世界才終於明白其涵義原來是「實力不強時,收起爪子,隱藏牙齒;實力夠強時,伸出爪子,露出牙齒」。

與鄰國要建立互相信任的國家信用,對於中國來説並非易事。對周邊的民主國家的政府首腦來説,唯一的好處是:中國習元首伸出橄欖枝的時間最好能夠延長至本屆任期結束,煩惱留給下一任吧。

文章來源:美國之音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