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七一遊行創歷史 百萬港人為何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4年07月03日訊】【熱點互動】七一遊行創歷史,百萬港人為何怒?:中共白皮書亂港,港人要求真普選、真民主、真自由。

主持人:觀眾朋友,關注全球熱點,與您真誠互動,歡迎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

香港的「七一大遊行」創造了歷史,百萬民眾無懼恐懼與風雨走上了街頭,抗議中共亂港,同時要求特首梁正英下台,其規模更超過了2003年當時抗議《23條》的遊行,我們先一起來看一下當時的一段新聞片段。

今年的「七一大遊行」主要是由香港「民間人權陣線」組織,遊行隊伍從「維多利亞公園」出發,遊行的終點站在「中環渣打行人專用區」。在遊行出發前,大會宣佈參加遊行的香港市民已經站滿了「維園」六個硬地足球場,而且在「維園」對面的中央圖書館前平臺和樓梯,已經站滿了等待加入遊行的市民。

「民陣」召集人楊政賢晚上11點宣佈,大會保守估計,有超過51萬人參與遊行。

據了解,自從1997年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紀念日起,每年7月1號都會舉行大型遊行。但是自2003年為了抗議香港政府執意推動《基本法》第23條立法,50萬香港市民走上街頭,「七一遊行」才被大家所知。

有消息說,今年上街遊行的人數估計有100萬。參加遊行的市民中,有年歲大的老者,有青年,也有4、5歲的小孩,還有一些殘疾人士,他們有的拿著「梁振英下臺」的標語,也有的打著要求「真普選」的橫幅,表達自己對中共當局及現任香港政府的不滿。

主持人:剛才大家看到的是來自於現場最真實、最原始的片段,並非新聞片,大家看到香港市民的熱情和如此眾多的人數,已經可以感受到當時的氣氛。香港百萬民眾究竟為何憤怒?占中行動下一步究竟會如何的發展?中共又會如何面對這七分之一的來自於香港的民意?

今天我們是《熱點互動》的熱線直播節目,圍繞著相關話題將和觀眾朋友展開討論,歡迎您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電話號碼是:646-519-2879;中國大陸的觀眾朋友也可以撥打我們屏幕下方的電話參與討論。今天在節目當中,我們也特別連線到參加這次遊行的香港教育學院的學生會的會長黃菀靖小姐,今天通過電話來加入我們今天的節目;今天在紐約現場是政論家橫河先生。

首先關於這次遊行我想最有發言權,也就是在香港現場的新唐人派駐在那裡的記者,首先連線一下新唐人駐香港記者梁珍。梁珍您好!關於香港遊行的情況,我想您最有感受,當時的情況究竟是怎樣的?

梁珍:紀嵐您好!我們是七月一日那天都在全程的一直參與這次遊行的報導工作。我是覺得非常的感動,這感受很像當年03年七一大遊行的場面,因為整個可以說經歷了日曬雨淋,從30多度的高溫天氣到後來是傾盆大雨,但市民都一直是堅守著,而且整個氣氛是很高漲的,不斷地要求梁振英下台,不斷地抗議白皮書,還有抗議東北撥款,還有爭取真普選,他們都在不同的方面對中共說「不」字。

我們在現場就看到很多來自香港的市民,他們都是第一次走出來,包括有些是中產階級,還有一些甚至明星他們也走上街頭,還有不少是來自中國大陸的訪民,甚至還有澳門和台灣的民眾他們也來香港體驗民主。

整個感覺香港人都是全程發聲,因為在之前80萬公投的時候,香港曾經有一首歌叫《問誰未發聲》這首歌就讓香港人引起深深的共鳴,所以從這個遊行起步,這首歌一直在穿插的在遊行中響起來,我覺得那時候感受就是香港人都站出來全程發聲,就是香港人抗議中共不給香港人權利,就是表達對中共的不滿。

主持人:接下來我想請教學聯代表,也是香港教育學院學生會的會長黃菀靖小姐,您是直接參與者同時也是學生代表,當時這麼多人參加,作為學聯團體或作為您本人的話,為什麼參加這樣的遊行?有什麼樣的感受?

黃菀靖:這個遊行我們有最大的訴求就是秉持對真普選的堅持,我們希望我們能夠在2017年真的有真普選,每個市民能夠選出我們的特首、我們的政府,而不是由中共直接派那些特首來代表香港,我們希望通過遊行,希望梁振英先生能下台,還給市民公民提名的要求。

我參加了一部分的遊行,因為之後我就直接到終點參與之後活動的準備工作。但是在中途的時候,我們曾經被警察禁錮在小街裡面等了超過2個小時,警察不讓我們繼續遊行,所以我們很多人走超過6個小時,才到達終點。

主持人:我們也注意到關於香港大遊行來自世界的媒體都在關注,世界各大媒體也進行紛紛的報導。香港總共七百萬人,現在報導出來的人數超過百萬的民眾參與遊行代表了七分之一的民意,也超過過去曾經在2003年的時候香港反對23條立法的時候50萬遊行,這麼多的歷史上最大規模的,這究竟說明什麼?橫河先生您對此有什麼看法?

橫河:我想說明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就是這次的遊行跟2003年的相比,2003年是針對23條立法的,但是當時香港人確實有很多怨氣,這是參加遊行的人的感覺,就是兩次遊行都參加的。當時的怨氣其實還包括經濟不景氣、失業率高,還有SARS,這些一起爆發起來了。但是這次其實遊行的人感覺到他們沒有對自己生活的怨氣,所以這是一次真正爭民主自由的一次遊行,他並不存在03年的時候那種社會問題,所以根本是不一樣的,有所不同,這是一個。

第二個,你講七分之一的民意,這個我不太同意作為民間發起的運動,他的參與者跟支持這個觀點的比例,一般來說參與者很小的,相對比較小的,就是在一個官方組織的投票當中,能夠出來投票都少數,所以在美國要想表達民意,政府部門或者議員辦公室他看信件他有分析數值,就是在願意起來動筆寫信的人後面,一定有一個比例的人是支持他的,觀點跟他一致的,更不用說全程參加遊行這麼多人。

也就是說有相當一部分人沒有發聲的人和他們是同樣的觀點,特別是在不是政府組織的,是民間組織的活動當中。所以我認為這個是真正代表香港民意的,不是七分之一的民意,是遠遠要高於七分之一的民意表達。

主持人:我們接一下觀眾朋友的電話,紐約的王先生,王先生您好。

紐約王先生:主持人您好!貴賓好!香港百萬人上街遊行這是正常現象,因為中共白皮書污辱香港人民,中共對人民一點尊嚴都沒有,那怎麼不要遊行呢,你看波蘭在共產黨時期動不動就是百萬人上街遊行,現在東歐的所有共產國家現在都民主了,哪一個會不講共產黨、罵共產黨狗血淋頭,連現在俄國的老百姓都罵蘇聯人,把列寧的像都推翻了,哪一個不恨共產黨!

只有中國人,有很多中國人到了美國,上次我遇到一個人,他拿白卡領美國的福利看病、拿藥什麼都不用錢,他跟我講一句話感謝毛主席,我馬上就罵他,你拿美國的福利你怎麼感謝毛主席,我說你混蛋!他結果說我就是喜歡毛主席,你看看沒有,這就是中國人甘心情願做狗!

主持人:好,謝謝王先生。接下來我們也關注到現在為止遊行之後的最新情況,我們知道在當天的晚上有八千多的市民接力進行通宵的集會,最後卻遭到警方的清場,有很多人被拘捕。那麼來自於最新的情況,關於清場的情況,和到目前為止最新的情況,我們想再接通一下在香港的記者梁珍。梁珍妳能否再介紹一下整個的事件,直到現在的一個最新的進展?

梁珍:好的。因為在七一大遊行之後有香港兩大學生組織,就是學民思潮和學聯他們就宣布舉行預演「占中」。學民思潮當晚是在特首辦外通宵集會,然後一直到早上8點是要等候特首梁振英上班的時候抗議;學聯是留守在遊行的終點,就是遮打道進行占領中環。

警方是從凌晨3點開始清場,一直清場到早上8點,整個清場行動中拘捕了511人,包括351名男子和160名女子,這個是香港97年以來,不算當時示威的世貿抗議活動,是最大一次拘捕本地示威者的行動,所以引起香港各界的震驚。那現在這511人已經釋放了。

主持人:好的。接下來,因為剛才梁珍已經提到了其中兩大團體,我們今天在線上的學聯代表黃菀靖小姐就是親自在現場,同時我也知道您是留到最後,一直在現場,那當時這個現場的情況怎麼樣?那我們注意到現在警方最後清理和剛才包括清場以及拘捕的情況,面對著這樣的一個香港警方的情況,你們有沒有怕?會不會對以後的行動會產生退縮?我不知道黃小姐您怎麼想?

黃菀靖:我先說那個現場清場的情況,其實在兩點已經開始了,他們先拘捕了那個大台的那些主持,我們的理事長,他們在第一輪清場其實已經被拘捕了,然後後面的情況其實挺亂的,因為後面的人是不知道前面發生什麼事。然後我們幾個,就是我跟幾位學聯的同學一直在後面逗留到最後,因為我們知道如果我們不在的話,後面就會更加混亂,還有那些警察很快就會把我們清場,所以我們一直就是在後面逗留。

在數輪清場之間,警察採取很多不利對付我們參與和平集會的人,很多警察首先就是包圍我們,然後就是驅離那些記者,不讓他們繼續採訪,不讓他們拍照;然後對那些示威者他們就是,其實我們沒有什麼抵抗,我們就是安坐在地上,但是他們拉扯我們頭髮,還有我們的手啊,拉的很疼,很多示威者有些是老人家,很多都是同學、市民,他們其實從來沒有反抗,但是那些警察很暴力對待我們。我看到我的朋友被拉扯到眼鏡掉在地上,其實當時我的情緒是很激動的,因為很多都是朋友,但是我看到他們被暴力對待。最後有80多名市民就是堅持到8點以後,最後他們就是自行上車押去拘留所的,我就是在差不多那個時候被那些警察帶走的。

主持人:那如果面對這樣的情況,對你們今後的行動會退縮嗎?會產生影響嗎?

黃菀靖:其實對於我來講,我有三條罪名,我不知道以後會怎麼樣?其實我的家人是很擔心的。511名市民被拘捕,相信他們其實有擔心過的,但是我們不會害怕,不會害怕這個政權,應該是政府害怕人民,而不是我們害怕。然後我覺得這個活動,這個遊行,這個留守縱然有很多人被拘捕、被清場、被暴力對待,但是我們不會害怕,也不會對以後的活動有任何的影響,因為我們知道這只是個開始。7月1日到7月2日有一千多名市民在支持我們,有超過千名的市民在留守,這只是開始;以後會有更多的市民參加。所以我們昨天的活動就是要證明給所有的人看,這只是一個和平的集會,我們要對這個政權去反抗。

主持人:橫河先生,包括現在警方的清場,我們注意到一個現象,由此可以引伸出中共把七一看成一個非常敏感的日子。您怎麼看待這個現象?

橫河:倒不是中共把「七一」看成一個敏感的日子,實際上當時是把七月一日定為「香港回歸日」,想利用這個機會,每年到了這個時候,與中共成立的日子一齊慶祝,這樣就變成了是給它獻禮!所以這不是民族的問題、不是國家主權的問題;在中共眼裡實際上是給共產黨臉上「貼金」的問題,所以為什麼會安排在這一天。結果從那一天開始,每年七一都會有大遊行。

從梁振英上台以後,我們知道,2003年是最大的一次,有50萬人上街,是為了抗議《23條》立法;然後數量急遽在增加,這一次是更大。

中共本來是想把它變成為自己「貼金」的事情,現在竟變成了給自己「打臉」,它並不想這樣做。它是想為自己貼金,結果事與願違。不可能它想做的事情都能做到。

其實還不只這一點,另外我們可以看到,從2004年《九評共產黨》發表以後的「三退活動」,後來退黨中心把七月一日定為「全球退黨日」,也是故意選擇在這個時間。

這是由於中共的統治最終造成的後果,連它自己認為最重要的節日也變成了敏感日,是它最恐懼的一個日子。

主持人:面對著百萬民意,同時面對著警方的清場,究竟觀眾朋友們怎麼看?我們來接聽觀眾朋友們的電話,紐約的錢先生,錢先生您好。

紐約錢先生:主持人好。嘉賓好。我認為香港人應該決定自己的命運、應該選自己的特首,這是很正常、人人都知道的道理,不需要中共指派一個人來教你們選;被迫的。這在道理上完全講不通的。就像一個村裡的幹部,應該由村裡老的百姓選出來一個村長,這是一樣的道理。

中共現在害怕,獨裁政權不可能在香港執行,香港人民一定會更加反抗。因為香港人民嘗到了自由的甜頭,他們需要自由、需要民主。中國大陸沒有自由、沒有民主,他們沒有嘗到過自由、民主,一直被中共統治著不敢出聲;香港人就兩樣,他們敢出來。這就是民意。

主持人:謝謝錢先生。接下來我想請教在線上的黃莞靖小姐。剛才我們觀眾朋友也提到了香港人應該決定自己的命運。但是中共卻不這樣說,中共的《環球時報》對香港人這一次的舉動,發了兩天的社論批評七一大遊行,說,參加遊行的民眾是搞分裂。您覺得民眾是在搞分裂嗎?你們是在搞分裂嗎?

黃莞靖:當然不是。絕對不是!我們就是相信民主,這是我們所有人的一個共同價值觀。我們相信台灣也好、香港也好、中國也好還有其它各地,其實也是一個命運共同體,我們都面對著同一個不義的政權。同時我們在做的,也是在鼓勵不同的人去面對、反抗這個政權、這個政府。我們相信我們不是在搞分裂,我們就是共同去捍衛、守護同一個價值──民主和公義。

主持人:還有一個問題接著請問黃小姐。我們注意到一個現象,這一次體現出不但香港有如此多民眾站出來,同時我們也關注到,澳門和台灣也有很多人來到香港「取經」,可以說現在出現了三地學運聯合聚集在一起的現象。您覺得這種現象的出現會對中共產生什麼壓力?您有什麼評析?

黃莞靖:其實我很感動,看到很多不同的朋友,外國的、台灣的、澳門的朋友也在。我覺得這個現象其實透露著正直和不義的事情同時在發生,像之前澳門的遊行、台灣的「太陽花學運」就是給中共一個警示:你不是獨大的,人民是會反抗的,我們需要的是民主。就是告訴中央:你不能控制我們、不能擺佈我們。我相信這是會給中央壓力,希望中央能夠再想一想,之後,究竟應該如何對待香港和它的人民。

主持人:我們再接聽一位觀眾朋友的電話,加州的何先生,何先生您好。

加州何先生:大家好。香港50萬人大遊行真是大快人心!港人喊出了13億中國人民的聲音。希望有一天全中國的人民也能像港人這樣站出來說話,推翻中共、反共產統治,解放全中國。港人不畏強暴,勇敢地站出來,維護自己的民主權,給中共當頭一棒,也給中共敲響了警鐘。就是說,中國人民會站起來說話的。

這次港人的抗爭行為,除了為自己爭利益、爭權益以外,很重要的一點是讓台灣人民覺醒了,讓台灣人民看清了中共的嘴臉。台灣人民千萬不要上中共經濟財的當。這次香港的行動,有可能會改變台灣的整個民意和政局。

主持人:謝謝何先生。在此次大遊行之前,我們也注意到香港的律師界有一千八百多人站出來,組成黑衣遊行隊伍進行抗議。我不知道橫河先生您怎麼解讀這樣的現象?

橫河:實際上香港這裡是三個問題。一個是民主,爭取普選,也就是「真普選。」當時在公投的時候出來幾個方案,這是「民主」這一部分。

另外一個就是「自由」這一部分,最明顯的就是在中共蠶食的過程當中,香港人的自由越來越少。中共通過各種途徑搞策反、搞破壞,它是最有能耐、最會的。

國際媒體最近有一則報導,中共越來越多的利用香港的親共團體。你可以看到,那些親共團體包括青關會在內,它都是搞一些破壞,針對著法輪功、針對著學生運動、針對著民眾抗議搞一些破壞活動,甚至針對一些媒體。

這些破壞讓我感覺到,一是香港的自由正在被蠶食;另一方面,中共仍然把自己看成是一個搞破壞的地下黨在香港。

中共不是把它作為「一國兩制」,「一國」它就已經擁有主權了。感覺它還在當年國民黨統治時期,在大陸搞顛覆的那種作派;它沒有辦法堂堂正正地在香港、讓香港「一國兩制」,然後它以「一國」的方式居中,既沒有這樣的氣度也沒有這樣的能力。就讓人有這樣的感覺。

這17年來,香港人終於看清楚,很多人很早就看清楚,現在越來越多的人明白:中共是不能夠統治的,沒有能力也沒有資格統治。這就是「自由」的問題。

還有一個,就是司法獨立。香港最特殊的一點就是司法獨立的問題,它的司法基本上是不受干擾的。到現在為止,司法所受到的干擾,比起自由、媒體這方面相對的要少一點,至少在表面上;但是中共確實不斷地想改變這一點。所以在「白皮書」裡面就專門講道,香港的法律界要由愛國人士來主導。

法律界是忠於法律的,不應該有政治效忠。中共講的「愛國」就是愛中共,必須要跟著中共的政策走;這就不是法律了,因為一跟中共走就沒有法律了。在中國大陸已經是這樣子了──沒有法律;是中共在破壞所有的法律、在管所有的法律,沒有獨立的司法。所以中國的問題為什麼有這麼多?!

香港至少現在還有一些獨立的司法。這就是為什麼律師能夠看到這一點、會有這麼多律師站出來,這是從1997年以來律師走出來最多的一次,一共三次,這一次是人數最多的一次。他們確實看到了威脅,香港的司法獨立受到威脅。

所以香港的民主大家在爭;自由在減少、在被壓迫;司法,中共現在還想壓迫。香港的律師們已經站起來了,這表明整個香港最主要的核心價值部分,現在是全面在捍衛,港人在全面捍衛。

主持人:面對著如此多的香港市民反應的心聲、民意,中共對此將如何去做?我們看到《環球時報》說,香港「七一大遊行」算不上事,即使發生了警、民衝突也沒有什麼了不起。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下一步會如何發展呢?我想請教在線上的黃小姐,如果中共是這樣的態度,下一步你們會有什麼樣的動作?

黃莞靖:您可以再說明一下中共會怎麼樣嗎?

主持人:如果中共繼續堅持不理睬民意,你們下一步會採取什麼樣的行動?

黃莞靖:我不知道以後會怎麼樣,但是我知道,如果中共或者(香港)政府再這樣打壓我們,採取政治打壓,再不聆聽民意的話,我們學生一定會站起來,我相信不只是我們,以後一定會有更多的選民,可能不只是香港,還有其它不同地方的人一定會站起來去反抗這個政府。

主持人:由於時間的關係,我們今天的節目就只能進行到這裡了。香港人已經用腳表達了他們的心聲──「不要共產香港」。非常感謝今天幾位嘉賓的點評、分析,也感謝觀眾朋友們的收看和參與,我們下次節目再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