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俊義:麻雀和谷俊山的乾爹都是撐死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最具幽默的節目是美國的脫口秀,演員不緊不慢的表演,讓人捧腹大笑,也讓人忍俊不禁。

周立波的脫口秀,比起美國的脫口秀,差了一截子的距離。因為周立波的脫口秀的素材和觀點都是一個班子在網路上彙集起來的,甚至有抄襲之嫌。

就是在北美留學回來的脫口秀,也不是十分幽默,甚至有些牽強,還有些吊詞袋子的感覺,有些更上層樓,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勉強和扭捏。

但是,有些時候,生活裏發生的事情,比脫口秀幽默多了,那些脫口秀演員組織一個班子,也找不到這些幽默。

比如,《楚天都市報》消息:6月29日,一艘貨船在夜明珠碼頭裝運大米的過程中,不少大米散落在了地上,20餘隻麻雀在此搶食大米後相繼死亡。事發後,宜昌市政府、公安局和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高度重視,經過對該船裝運的4批大米進行取樣抽檢化驗。技術人員經過連夜抽檢化驗,4批大米均無任何品質問題,貨船於30日上午離開夜明珠碼頭駛往重慶。而對於麻雀的死亡,技術人員分析說,它們可能是搶食大米過多導致撐死,也可能是在其他地區食入不健康物品後,恰好在此搶食大米時出現死亡。(記者黃強】

麻雀被撐死,簡直是不可能的,秋天的稻田裏,麻雀整個個下午都在吃稻穗上的稻子,竟然連一隻也撐不死。這20多隻麻雀,是美帝國主義的麻雀,吃了大米竟然撐死了。

去年到泰國,曼谷平原上的稻穀一片連一片,稻穗金黃。在稻穀地裏,麻雀和中國的麻雀一模一樣,也是整個下午都在吃稻穗上的稻子,也沒有撐死一隻。這20多隻麻雀,是資本主義的溫室裏培養的,竟然被大米撐死了。

我的廚房裏經常飛來麻雀,大米的口袋敞開著,麻雀們也經常來吃,也沒有撐死。這20多隻麻雀被撐死了,難道這些麻雀是忙碌的小三,一天和幾個貪官和富翁周旋,吃的次數多了,被撐死了。

其實麻雀這樣的鳥,本身的報警系統並不比人弱化,他們甚至比人更知道饑飽,絕對不會為多吃幾粒大米丟掉性命。

但是宜昌的專家說,它們可能是搶食大米過多導致撐死。看看宜昌的專家,哪一點不比美國的脫口秀幽默。

前幾年,重慶人唱紅歌,現在,給唱紅歌的重慶人送去撐死麻雀的大米,你說幽默不幽默?

2.再比如中國式乾爹,他們的幽默程度絕對也超過了美國的脫口秀。

一般來說,乾爹這個詞,曾經消失了幾年,後來被某些漂亮的女人和有權力的官員共同拾起來,把一個人之間美好的名詞,變得幽默起來和低級起來。

美女炫富,炫的是乾爹。大家看見的是美女,其實站在美女後邊的是那個乾爹。現在弄得人們一旦知道那個年輕女人有了乾爹,就覺得那個年輕女人就是靠著乾爹的那根筋吃飯的人。

因此,就會出現美女和乾爹劈腿,乾爹想甩掉美女的事件,讓中國式乾爹本來的幽默,變得尷尬和狼狽。

就是如此,乾爹也有乾爹的資格認證。一般來說乾爹比乾女兒要大二十多歲或是三十多歲,年齡懸殊過小,就不是乾爹了。因為年齡過小的男人,哪裏有錢去供養一個乾女兒?

不過讓美國脫口秀演員大跌眼鏡的,認乾爹不是女人的專利,也有男人。有媒體披露,2014年春天被查處的谷俊山中將,竟然問6月30日被開除黨籍的徐才厚叫乾爹。

根據簡歷介紹,徐才厚是1943年出生的,谷俊山是1956年出生的,徐才厚只比谷俊山大13歲。一個男人,向一個比自己只大13歲的人叫乾爹,這樣的幽默需要多麼大的勇氣和智慧啊,這樣的幽默是美國脫口秀演員也難以企及的啊。

谷女兒認乾爹,要的是錢;谷俊山認乾爹,還要給乾爹送錢。這樣的幽默不但讓谷女兒們笑掉大牙,也會讓美國脫口秀的演員們笑掉大牙。

麻雀被撐死,不是大米的錯,是麻雀的胃太小,是麻雀太貪吃。而谷俊山的乾爹徐才厚被撐死,大概理由和麻雀相同。曾有地方軍區的領導給徐才厚送了一箱子錢,裏邊裝了自己的簡歷。徐才厚連箱子都沒拆,查處徐才厚之後,拆了箱子,不但看見了錢也看見了簡歷,所以束手就擒。這麼多錢,不把谷俊山的乾爹徐才厚撐死才怪?

誰說黑色幽默僅僅屬於南美洲,屬於馬爾克斯,屬於《百年孤獨》,原來也屬於本來很體面的谷俊山。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