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才厚栽倒 禍起一張解釋不清的照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7月5日訊】(新唐人記者唐迪綜合報導)就在中共前軍委副主席徐才厚被當局正式公開「拿下」的前夕,有港媒發文深入分析了徐才厚及其軍中「瓦房店幫」勢必覆滅的原因;而在徐被公開「拿下」後,有中國時政分析人士揭露了徐才厚招災惹禍的原因。這兩種觀點雖角度各不相同,實質上卻異曲同工。

徐才厚觸犯習近平兩個忌諱而遭整肅?

今年6月底,徐才厚落馬的傳聞已在海外盛傳多時而尚未得到中共當局正式確認之際,香港《前哨》雜誌提前發行的7月號刊發了一篇評論文章,分析了習近平勢必徹底整肅徐才厚及其在軍隊中經營多年的「瓦房店幫」的原因。

文章表示,習近平掌握中共黨政軍大權後,有兩種人是他要收拾的,一個是阻礙他上台的,一個是上台後阻礙他執政的。而身為中共中央軍委前副主席的徐才厚觸犯了習近平的兩個忌諱,必遭整肅。

文章稱,徐才厚不但捲入中共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政變案,而且與中共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關係密切。徐、周二人,一個掌握軍隊槍杆子,一個掌握政法刀把子,在所謂的「維穩」中緊密配合,「由工作關係發展成個人私交」,利益交往密切。

文章披露了當年薄熙來通過開發遼寧瓦房店市長興島來「巧妙地」對徐才厚進行利益輸送的黑幕。

從1993年起任大連市市長開始到2004年才調離遼寧省任商務部部長的薄熙來,在遼寧省尤其在大陸留下的政治勢力可謂「根深葉茂」。2006年,大連市決定開始開髮長興島,興建臨港工業區,總投資約243億元人民幣。這個工程浩大的項目,是薄熙來勾結徐才厚,向徐進行利益輸送的一個絕佳機會。

於是,徐才厚的本家嫡系親屬——興島鎮中共黨委書記、瓦房店市人大副主任徐學章,如願成為了長興島開發的「總指揮」;瓦房店市委書記徐長元兼任了長興島管委會主任。徐才厚的「瓦房店幫」全權掌管了長興島的開發工程。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工程開工後,薄熙來還授意中共大連市官員撥款5億元,專門建設了徐才厚家鄉與長興島徐家莊的一條連接瀋陽至大連的高速公路。此路被當地人稱為「軍閥路」,從此以後,全國途徑瓦房店市的車輛都須向「徐氏集團」繳納過路費。

文章分析說,薄熙來和周永康把徐才厚看成他們可以依靠的軍中力量,而習近平要斬斷薄熙來、周永康伸進軍隊的黑手,整肅徐才厚就勢在必行。而這也是習近平接任中共軍委主席後,對谷俊山案高度重視,還通過處理谷俊山調查了中共軍中15個離任和在任的軍委委員的根本原因所在。

一張解釋不清的照片

6月30日,徐才厚被北京當局公開「拿下」,中國時政分析人士「牛淚」迅速在海外中文媒體發文稱:「什麼叫冥冥中自有天意?薄熙來和徐才厚是最佳案例!什麼叫中國好獄友?薄熙來和徐才厚也是最佳案例!

「牛淚」拋出此前外界從未注意到的一張照片。這種被標註為在2012年3月9日中共「兩會」上抓拍的照片畫面上,時任中共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在台前緊握惴惴不安表情沮喪的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的雙手,安撫、告慰之情溢於言表。據稱,事後徐才厚被有關部門要求說明情況,徐一番巧言辯解後一度僥倖脫身。

徐才厚被外界普遍認定是江澤民在軍中最為信賴、最得力的人,也是薄熙來在勾結軍中重要支持者,徐才厚被曝早就與薄熙來結成同盟,並捲入薄、周政變,與周永康、薄熙來都有很深的利益交往。

外界注意到,薄、厚二人都是得遇江澤民的賞識與提攜而迅速發跡,之後兩人又同在2007年被提拔為中共十七屆中央政治局委員,登上中共副國家級高位。

最令人稱奇的是,薄、厚兩人從迅速發跡,到仕途急轉直下,直至落馬被擒有著驚人相似的歷程。

「牛淚」在文章中提示:薄、厚二人被北京當局拘押審查的日期都是著名的「打假日」——3月15日,只不過中間相距2年;而且兩人命運急轉直下的緣由都是遭遇他們自己的「愛將」(王立軍、谷俊山)的揭發;而兩人在落馬前都拚命公關,薄熙來召開記者會自清並向胡錦濤輸誠,徐才厚利用軍委團拜會和習近平套磁,但是二人的公關都遭遇失敗。

文章還指出,薄、厚二人都被老婆孩子拖累,既未能「修身齊家」,又妨礙了最高層「治國平天下」,因而被北京當局下定決心「開動國家機器碾壓」。

文章總結說:「薄徐落馬當然有政治因素,但是試想,如果他們能一塵不染,又何來今日?」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