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習近平訪韓 是否針對日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4年07月05日訊】【熱點互動】(1179) 習近平訪韓 是否針對日本:日本通過集體自衛權引起美韓朝等國關注。

7月1日,在日本自衛隊成立60周年之際,日本政府正式通過了對憲法第九條關於解禁集體自衛權進行解釋的內閣決議案,被國際媒體廣泛報導。雖然中韓兩國政府對此持批評立場,但美國政府卻對此表示歡迎。兩天後,7月3日,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對韓國總統朴槿惠進行回訪,被中國媒體大幅報導。那麼,習近平訪韓是否針對日本?

主持人: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欄目熱線直播節目。7月1日,日本政府正式通過了對憲法第九條,關於「集體自衛權」的新解釋的內閣議案,引起了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雖然中國和韓國對此持反對立場,但是美國卻表示歡迎。

2天之後的7月3日,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對韓國的總統朴槿惠進行回訪。那麼這一次他沒有沿襲中共的慣例,先訪問朝鮮、後訪問韓國,而是先訪問了韓國。這一次習近平訪問韓國,是否針對日本?它對中國、日本、韓國、美國和朝鮮之間的關係有什麼樣的影響?這幾個國家今後會是什麼樣的關係?今天我們熱線直播的節目,歡迎您撥打我們的熱線參與討論:646-519-2879。

首先向各位介紹今天的幾位嘉賓,一位是現場的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李天笑先生,您好。另外一位是旅美的政論家,曹常青先生,曹常青先生您好。還有一位是加拿大的多倫多的時事評論員文昭先生。文昭先生您好。

首先請問一下李天笑博士,您認為習近平出訪韓國,他出於什麼樣的考量?

李天笑:不是說是第一次出訪,是第一個中國領導人,先訪問了韓國,到現在為止還沒有訪問朝鮮,是這麼一個概念。我想首先這不是一個簡單的回訪問題,不是對韓國總統回訪的問題。因為他如果回訪的話,他可以先訪問朝鮮,然後再去訪問韓國。這個時間是由他安排的。

第二個,我覺得這裡邊次序顛倒是有一個原因的,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現在中共面臨著在東南海地區的外交危機,從南海危機,一直到日本等,這些都對他來說都比較難處理。同時,他想在亞洲取得主導權、取得話語權稱霸。這個北韓做不到,北韓可以起到攪局、搗亂、放幾個導彈或者是核試爆等等,但是臭名昭著。

中共利用他這一點達不到在取得亞洲主導權的作用,但南韓是可以。南韓因為有求於中共,好像要對日本施壓,或者是說有求於中國,可以來解決對朝鮮的問題等等。這樣的話,他可以對韓國的一些經濟關係呀,或是韓國對中國的一些期待等等,達到這個目的。

第二個,我覺得在四方,從來都沒有一方說是針對日本的,中國沒有說、韓國也沒有說、朝鮮也沒有說,日本也沒有說,日本自己也不承認。為什麼?都講不針對第三國。但是實際上這是一個暗中較量的過程,就是說本身就是一個中國和韓國一起會談,對日本就是一個壓力,實際上就是一個。

再有一個,就是實際上日本和朝鮮之間做一些交易,習近平到了韓國,實際上也是聯合韓國對抗(日本),就是暗中在較勁。這是第二個原因。

第三個,我覺得就是在美韓聯盟之間打入一個楔子,很明顯,根據韓國前總統李明博的國家安全顧問他認為,現在因為日、韓之間有一些分歧,比方說對慰安婦的問題、對於島嶼的主權問題等,這樣的話就給了中國一個機會,可以把他們拉得越遠越好。當然還不只是這三個原因,這三個原因是很明顯的一個要素。

主持人:文昭先生,您認為這一次習近平訪問韓國是出於什麼樣的考慮?是不是針對日本?

文昭:我的看法可能稍微不一樣,因為我覺得主要目的還不是針對日本,是中共想避免自己在周邊國家當中陷入完全孤立,它基於自身的需要是個主要的原因。韓國是一個有一定地區有影響力的國家,它在周邊國家與北京的矛盾相對較少,態度相對溫和。

因為有北朝鮮的存在,所以韓國一直希望和中共保持一個比較良好的關係,希望它能對朝鮮起到約束作用。所以它在國際事務上一直比較少去激烈的批評中共,所以在當前的環境中,四面樹敵的情況下,中共希望與它鞏固關係。

至於說日韓之間雖然有一些歷史問題、現實問題是有一些矛盾的,但是它不致影響兩個國家關係的正常化,一旦發生重要的危及國際事件,韓國肯定是毫無疑問,會堅定的站在美國陣友這裡邊的,所以中共它在經貿上能起到的離間作用是很有限的。

但這次經貿是一個比較主要的原因,因為推進中韓自由貿易協議,它會對台灣的通過服務貿易協議,就通過服貿形成壓力,台灣在亞太地區的主要競爭對手就是韓國,它這邊出口商品替代率達到了70%。

如果中韓自由貿易協議先實行的話,關稅降下來,韓國出口到中國的商品,特別像機械、電子、汽車這些價格就會降下來,它會對台灣企業在大陸的競爭力產生一定的影響。所以這次去推中韓自由貿易協議,回過頭來對台灣形成一個壓力也是一個比較主要的目的。

主持人:曹長青先生,請問您講一下,就是習近平在訪問韓國的前兩天,就是7月1日,日本正式通過了憲法第九條,關於重新解釋「集體自衛權」的內閣議案,很多人不理解什麼叫「集體自衛權」?它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概念呢?

曹長青: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想回應一下剛才習近平訪問南韓,我覺得可能把它意義誇張得太大了,沒那麼重大的意義。因為一年前朴槿惠訪問北京,他當然要回訪的,馬上就一年了,就是一個正常的回訪。

第二個,他為什麼先訪問南韓,不先訪問北朝鮮呢?主要是欺騙世界輿論的。你想想看,我們是先訪問民主南韓,而且我在那邊喊了無核區呀、主張半島無核化呀等等,我們沒有跟北韓小流氓金正恩政權完全在一起。它這是欺騙世界輿論,有這個意圖在裡邊。

另外你剛剛提到「集體自衛權」,關鍵是在「集體」兩個字,一般世界上,聯合國193個國家,哪個都有各國的自衛權,本國的自衛權,受到欺負就可以自衛。什麼叫「集體自衛權」?加上「集體」就跟別的國家有關係,也就是說別的國家,我的盟國受到攻擊的話,我可不可以出兵?

比如說像美國跟日本有同盟關係,日本受到攻擊的話,美國根據同盟條約就可以出兵。但是日本就不能出兵,美國受到攻擊,日本就不能反過來保衛美國、支持美國。為什麼就受到「集體自衛權」的限制?

美國在二戰以後,日本建立的民主憲法規定了,日本不可以發展武力,不可以有「集體自衛權」,也就是你的盟國受到攻擊的話,日本不可以出兵、不可以保衛你的盟國。這一次解除了這個禁令,就是以後就可以了。

我們舉個例子,美國受到攻擊的話,日本就可以幫助美國了,及時出兵;如果中共政權對台灣使用武力,侵犯民主台灣,那日本就可以保衛,以保衛盟國台灣的名義,不受到「集體自衛權」的限制,就可以出兵抵抗中共武力犯台;包括北朝鮮侵略南韓的話,日本可以出兵了。所以這是日本一個重大的國防政策,也是地緣政治政策的一個重大變化。

主持人:請問文昭先生,您認為日本在對這個進行重新解釋之後,是不是與過去有了實質性的變化呢?

文昭:這個問題答案可能比問題本身要複雜一些,因為日本憲法第九條是說不以戰爭作為解決國際爭端的手段。當然你受攻擊的時候,自衛不屬於國際爭端,它是個人和國家的天然權利,所以日本憲法它是允許保留軍事自衛的力量,既然自衛是可以的,那麼集體自衛在法理上就是有可以討論的餘地了。至少聯合國它也承認主權國家都有這個權利。

但是這裡面你談到實質變化,就有一個這麼個具體情況,就是說集體自衛它畢竟意味著在自己沒有遭受攻擊的情況下,你要履行對盟國的條約義務,介入別國的衝突,所以它的實踐中和憲法第九條還是有牴觸的可能,現在並沒有出現。所以關鍵是在具體運用的時候的尺度把握。

在現在這個現有憲法之下,沒修改之前,日本對盟國提供比如說後勤醫療、搜救這些方面援助,應該是沒有問題的,關鍵是不是直接出兵的問題。那麼這個問題日本政府他們自己也承諾,真的要把日本軍人派上前線上去,他們會非常慎重的。

就是說政府的解釋還不代表說日本已經放棄了和平主義,不代表說已經是完成了一個根本性的轉變。政府的解釋以後政府還可以調整,它可以在實踐中有各種基於現實條件的種種政治考量中把握。所以它現在是說,它有很實質性的變化,它是做出字面上的調整,但是還沒有行動上的,還沒有。就是說它不會做出這個解釋,馬上就會介入一個事情,就會出兵了,現在還不是這種情況。

但它的實際意義是有的,比方說剛才談到了,如果中共武力犯台,程序上美軍介入,美軍受到中共解放軍的攻擊,日本自衛隊出於對支援美軍的需要,它可能介入這個台海之戰,而且就是說今後它有一個權利了,有一個方向,去和別的國家發展集體防衛的這種關係,像越南、菲律賓這種可能性是有的。

李天笑:我就這一點,其實剛才對於「集體自衛權」的解釋,它是對於憲法第九條,歷屆政府的解釋跟現政府的解釋不同,原來歷屆政府都是解釋憲法第九條限制了,就是說不能夠有集體自衛權;但是現政府認為有,而且引據了聯合國第七章第51條,不但是有個別的自衛權,而且集體自衛權是自然的權利,認為聯合國這個條約是高於憲法,憲法並沒有禁止聯合國這個條約,是這麼一個概念。

主持人:好。曹先生,我們知道日本在二戰也受到重大的打擊,廣島原子彈的爆炸。所以日本對於戰爭是非常的敏感,也很不願意捲入戰爭。您認為安倍政府對這個集體自衛權進行重新解釋,他是出於什麼樣的考慮呢?

曹長青:首先第一個考慮,他兌現他競選的諾言,因為安倍和他政黨在競選的時候,主要的競選綱領之一,就是說我們當選就要改變「集體自衛權」的限制,提升我們自衛隊成為國防軍。二戰已經結束了半個世紀以上,日本今天成為民主的國家,自由世界的一部份,與當年軍國主義本質完全不同的。

今天再限制日本,就是限制民主的力量,限制自由的力量,全世界193個聯合國成員國家,沒有一個國家的軍隊叫自衛隊的,也沒有一個國家來限制它的集體自衛權的,就剛才來賓講的,聯合規定每個國家都有這個權利的,這是個國權。所以他兌現他的競選綱領,同時也符合現在的現實。今天很多包括中共媒體、《環球時報》,老是譴責日本要改變這放棄了和平憲法,放棄了和平,會走向軍國主義了。

今天放棄了這個,怎麼等於是軍國主義呢?那像德國的話,二戰後結束了法西斯希特勒政權的話,那德國後來也發展了國防軍,也有集體自衛權,怎麼不譴責德國了呢?這不是雙重標準嗎?今天關鍵就是它是個民主的日本,成為自由世界的一部份,要解除這個自衛權的限制,提升了國防軍的話,有利於加大自由世界的力量,來保證亞洲的安全,尤其制約北韓、中共可能的武力的盲度。

主持人:那您認為他這個行為和中日在釣魚島的爭端有沒有關係呢?

曹長青:當然有關係!因為中共在釣魚島問題就是咄咄逼人不講道理,因為日本一再強調要把這個問題交給兩個機構,要不交給聯合國,要不交給海牙國際法庭,由國際法庭來裁決。中共政權全都不同意,中共不同意交給國際化,不交國際化交給誰呢?你自己說了算,那怎麼可以呢!

第二個,還有一個很重要,刺激日本國民的,就是中共當局單方面宣布了防空識別區,把日本的一些領域也劃進來了,而且國際上從來都不知道,自己悍然宣布了,這個導致國際社會震驚,尤其日本國內,包括日本老百姓非常的恐懼。現在據6月底的日本最新民調,83%的日本國民認為中共政權是對日本的最大軍事威脅,而北韓排在第二位了。

所以我覺得從某種意義來說,日本現在改變這個集體自衛權,憲法要謀求改變,本質性的主要影響來自中共軍事威脅。中共是日本這個政局改變的最大的背後的推手。

主持人:好。謝謝,我們今天的話題是:習近平訪韓是否針對日本?歡迎打我們的熱線號碼參與討論:646-519-2879。我們先來接一下觀眾朋友的電話,紐約的王先生,王先生您好。

紐約王先生:主持人您好,貴賓好。我們表面看當然是他拉攏韓國就是對付日本,實際上是我們中國五千年歷史最恥辱的一天,就是我們中國去拜訪韓國。為什麼?翻開我們中國五千年的歷史,有哪一個朝代的皇帝,有哪一個朝代的國王,有哪一個朝代的總統,要13億人口的大國去拜訪一個幾千萬的小國,去拉攏小國去對付一個日本?我們五千年歷史有哪一個朝代啊?

韓國自古以來,不管是大事小事都要去請問中國的皇帝,你高不高興呀?你批不批准啊?如果中國不高興,中國不批准,韓國的皇帝就不敢作皇帝!為什麼今天落到這個程度,我們還要高興呢?假如今天是國民黨在大陸,今天絕對不會去拜訪一個小國去對付日本,日本也絕對起不來。就說因為共產黨控制了中國,中國倒退了500年,所以今天它什麼人都怕!一個小小越南也怕,一個小小北韓也怕,這不是恥辱是什麼?

主持人:謝謝。那我想請問一下李天笑博士,對王先生剛才所說的,您有什麼要回應嗎?

李天笑:我覺得王先生講的還是有一定的道理,為什麼呢?因為現在也說明一點,中國現在跟南海各國的關係非常的僵,不單單是現在跟越南、菲律賓這些國家,現在它畫了一張新地圖,現在把印尼和馬來西亞也得罪了,整個東南亞國家,包括印度現在也給他得罪了,就是日本,還有台灣,當然它之間有對立的關係。整個來說,它現在沒有一個朋友。

這樣怎麼辦呢?他看韓國跟中國的經濟貿易關係還挺好的。韓國跟日本產品是有對立性的,比方說日本的電視機現在被韓國打敗了。

主持人:互相是競爭關係。但是跟中國是一個互補關係,大量的貿易,今年2,700億,今年年底可能到3,000億。這樣的話就使得中共可以利用這種對台灣的戰術,就是經濟統戰的戰術,實際上也用到韓國上去,可以拉攏韓國,打破這種所謂的它現在遭遇的外交危機,設法保住。

還有一個就是與朝鮮的關係,一直在國際上維護朝鮮,形象太差。所以它要藉這個來打扮自己,就是說把跟韓國的關係拿出來,好像是跟朝鮮有點距離。所以說它還是為了自己在國內的印象,是吧?合法性,這個形象問題。

主持人:文昭先生,我們看這次中國和韓國對日本重新解釋「集體自衛權」,都表達了反對立場。但是雙方都比較低調,包括在他們雙方的聲明中也沒有提及這一點。您認為是為什麼呢?

李天笑:我來回答一下,這個問題從兩方面看。從中國方面來看,實際上中共政權它是理虧在先,因為什麼呢?所謂的修憲問題也好,現在的「集體自衛權」解禁也好,都是中共單方面改變了南海地區的這些關係,特別是釣魚島跟日本有爭端,跟南海國家有爭端,這樣引起來的。日本的話就是修憲的問題,就從這個激發了日本的修憲問題。這是一個。

第二個,實際上中共也知道,現在它已經沒有辦法阻止日本修憲的這個過程了。因為日本人做事很特別,他有兩個特點,一個就是他的敬業,還有一個,他的團隊精神。他一旦啟動一個事情,一下子做下去。所以如果說去阻止這個事情,發出強烈的抗議或什麼,反而會激起日本更大的反彈。

還有一點,中共政權一直在利用媒體誤導中國人,它說日本人是反對解禁「集體自衛權」的。實際上它用的是《朝日新聞》左派的民意測驗,但是我看到右派《讀賣新聞》,有70%以上的日本人是支持解禁「集體自衛權」的。日本政府是聽民意的,民意要這麼做,他當然這麼做了。如果中國政府去干預的話,那等於是干預內政了,這又跟它自己所宣傳的又相反了,所以它也不敢這麼做。

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今天我們的話題是「習近平訪問韓國,是否針對日本?」那麼中國、韓國、美國、日本和朝鮮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關係?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參與討論:646-519-2879。那我們現在再接一下觀眾朋友的電話,第一位是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李天笑博士好,安娜主播好。關於習近平訪問南韓,當然是因為日本在二戰的時候是美國的敵人,戰後變成美國的盟友,有一個《美日安保條約》。美國跟很多國家簽了條約,跟台灣簽了《中美共同防禦條約》,跟南韓、北韓簽訂條約,還有《美澳紐公約》,「紐」就是大陸說的新西蘭,我們叫紐西蘭。

那麼關於這個事情,它當然是針對日本,因為如果它現在把釣魚島列入《美日安保條約》內容的話,那中共絕對無法忍受的,因為中共也認為這個釣魚島是屬於中國的領土,也是祖先傳下來的,當然誰也不敢在釣魚島附近發第一槍,誰發第一槍會造成混戰,老百姓會死很多。所以我覺得這是針對日本,而且習近平在位時他絕對不會去訪問朝鮮。

主持人:謝謝丁先生,那我們再接下一位匈牙利王先生的電話,王先生您好。

匈牙利王先生:大家好。中共在與國際社會打交道時很像一個性工作者,只不過是拿著手裡那點錢到處賣就是了。在與中共打交道的這些國家當中,我很佩服加拿大政府,歐盟、美國都比不了,你看加拿大政府在對中共打交道的時候,非常堅持自己的普世價值觀,從不讓步,也從不與中共配合,中國人拿不了加拿大說事,可是加拿大政府從中國拿到的利益一點都不少!我想說的就是,只要動動腦筋都可以把中共玩得團團轉,北韓玩了中共幾十年,現在日本這兩年也開始玩中共了。謝謝。

主持人:好,謝謝王先生。那我請問一下曹先生,對於剛才幾位觀眾朋友的觀點有什麼樣的回應?另外,您認為在中國還有韓國對日本這個行為表示反對的時候,為什麼美國卻表示歡迎呢?

曹長青:我想回應一下,尤其是剛開始時紐約王先生,他講了中國大國皇帝都不能去訪問小小的南韓,天笑剛才說這有一定的道理,我覺得完全沒有道理。什麼大國小國啊?那如果說中國現在領導人不可以訪問菲律賓嗎?訪問瑞士嗎?訪問東帝汶嗎?那更小了。什麼大國小國?不是大小的問題,而是一個民主和專制的問題。

今天中共政權利用推廣外交,想對抗一個民主日本,中國的觀眾要了解最重要的一點,今天日本不是一個軍國主義國家,而是民主的日本,是自由世界的一部份,現在中共政權對付日本是對付一個民主的力量。當年日本侵略中國當然錯,是罪惡的,但今天日本已經受到懲罰,二戰已經結束了,當年東條英機被絞死了。現在日本是民主的力量,中共要拉攏周邊國家對付日本,是對付民主、對付美日、對付自由世界,這是根本。

為什麼日本現在要解除「集體自衛權」的限制,美國表示歡迎呢?美國過去這些年一直推動啊,希望日本能夠承擔國際的義務,希望日本能夠幫助美國維持亞洲的穩定,希望如果中共一旦武力犯台的話,美國進行干預的話,日本能夠提供物質力量,同時提供軍事力量。所以人家安倍首相已經說了,我們會增加威攝的力量。威攝誰?主要威攝北京嘛!使中共政權不敢輕舉妄動。所以結果為什麼美國歡迎?自由世界歡迎日本增加國際上責任的意識,增加對亞洲的軍事和政治上安全保衛的力量。

主持人:好,謝謝曹先生。李先生,我們看到這次習近平訪問韓國,他沒有按照中共以往的慣例,先去訪問朝鮮,然後再去韓國。您認為現在中國和朝鮮是一個什麼樣的關係呢?

李天笑:中國和朝鮮目前出現了一些小小的分岐,政治上有一些不同,但是不足以大到一種兩個國家分道揚鑣,或者說是徹底決裂的程度。首先因為兩國還是一個共產專制、一黨專制的國家,朝鮮在這方面的話,完全是依循著毛澤東的路線;現在習近平是延續鄧小平的改革路線,他們的差異在這兒。但是習近平他講了,不否認毛澤東路線,所以從這一點來推論的話,不會放棄朝鮮。這是一個。

再有一個,就是朝鮮對於中共來說是有利用價值的,他可以利用朝鮮把水攪混,或者跳起來做一些挑釁的事情,讓中國去制約他,這樣的話中國就取得了談判的籌碼,可以在人權問題上,或者其它重要的問題上跟美國作交易。這是一個。但是實際上中國和朝鮮還是一個主僕的關係,他們之間是在調整他們的關係,但是有些外媒、中國媒體認為中朝之間好像要決裂了,不是那麼回事。

那麼對於中韓來說,實際上是中國利用了韓國,因為和中國之間的大量貿易關係,以及朴槿惠對於中國好像能夠對北朝鮮進行某些制約,這是一廂情願。因為如果說中共真的要是對朝鮮進行制約的話,那麼朝鮮大量的原油、糧食、資金等,只要中國稍微卡一卡的話,那朝鮮完全屈服,但是中國沒有任何的意願,特別是在中朝之間的軍事條約上,中共沒有做任何事情。所以說這個目前來看,打這張牌的目的還是為了要中國取得在中、朝之間得到一些小小調整而已。

主持人:曹長青先生,現在日本對「集體自衛權」進行重新解釋,您認為會對中、美、日、朝、韓之間的關係有什麼樣的影響?那麼它的新的解釋對地區的安全是有好處還是壞處?

曹長青:我的結論看法是絕對有好處,沒有什麼壞處。最大的好處就是增加了對中共可能在亞洲和亞太地區進行軍事擴張的遏阻和阻止作用、威攝作用。當然像剛才有一位來賓說的,日本不會馬上出兵,不會馬上有什麼立即的行動,但它產生了一個心理上的威嚇作用、阻止作用。也就是說中共一旦軍事擴張,在南中國海,或尤其是對民主台灣使用武力的話,它要考慮,首先美國會不會干預?如果一個美國干預,中共就制約了,它會恐懼了;那麼現在又增加了個日本,日本會軍事上,不僅僅是物質上,軍事上支援美國,所以對中共更加制約,對亞太的安全,尤其台海安全就有絕對的好處。

主持人:好,謝謝曹先生,也謝謝李天笑博士和文昭先生在線,也非常感謝觀眾朋友的參與和收看,對此我們會繼續關注,感謝觀眾朋友,下次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