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仁:從色情央視大樓可見高層腐敗之嚴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設計師庫哈斯近期出版的一本名為《Content》的著作,真正當著全中國建築設計師的面,脫下了「大褲衩」。此消息一出,在中國建築界引起強烈憤慨,紛紛譴責庫哈斯的行為。

——居然和中國開了如此大的玩笑!

價值15億的建造成本下,在100多米的高空展開的「懸挑設計遊戲」、兩條直樓呈6度的斜角向外張開一直向上延展——其實,我們的央視「大褲衩」不僅是「世界上最奇特的建築」(美國《時代》週刊對其評價時的稱號),業界的不少建築設計師更清楚它的色情寓意:主樓是一個女性的臀部朝外趴著,副樓就是與之對應的男根……其實,建築玩色情波普也是一種藝術,藝術從來百無禁忌。只是,它公然被付諸於一個如此重要的標誌性建築之上、還獲得了相關專家評審團的一致通過並受好評,最後終於落成在偉大的首都。

有建築業內人士就在網上評論道:「庫哈斯在CCTV大樓建成以後,意猶未盡,為了證明自己如何高明,如何騙過了13億中國人,忍不住自己洩露了天機。《Content》書中登出了幾幅畫面,讀者自己看看,用不了解釋什麼了。原來被本人僅認為是遊戲而大大低估了的懸挑,竟然真的蘊有深刻的「內涵」——主樓是一位雙膝跪地的裸女,屁股對著觀眾,輔樓則作陽具狀!哇!我們曾經看到的央視總部三維動畫,卻是一個漸近漸大撲面而來的屁股啊!我以前怎麼也想不通的為什麼懸出部懸得越遠也越高?為什麼兩條直樓要呈6度的斜角向外張開,也都找到了答案,原來卻是屁股與央視總部的「異質同構」在作怪。

老庫終於按奈不住自己的戲謔,用一種赤裸裸的表達方式闡述了之前三緘其口、故作神秘的設計靈感。這一說出口,卻不曉得是給了當下的建築界、政界還是公眾一種難以言說的尷尬,此刻,你又不得不感慨人民的智慧,早已看懂了這「大褲衩」裏面的東西。

PS:

下文作者:老沙彌,節選

央視新大樓的建築設計師荷蘭人庫哈斯,在設計中標以後得意忘形,暴露出設計理念。庫哈斯在其2005年出版的新書《Content》中,有一頁是許多格子圖像的拼合,其中有一些畫面公然把央視新大樓比作男女生殖器:主樓是一雙膝跪地的裸女,X部對著觀者,旁邊並有一指向天空的男性XX與其相對(現貼圖中已被黃圓圈遮蓋),這個東東就是此次著火的輔樓。這些圖片一共有八九幅,曾首先在中國建築界的ABBS論壇上貼出,現在已經被刪得乾乾淨淨。但人們在網上搜索「新CCTV的男女生殖器」,還是能搜索到三幅。

據《中國房地產報》(2009.1.7)報導:「新央視大樓的主樓和副樓據說是設計者庫哈斯根據男女性器的形狀設計而成。而這一說法也從庫哈斯的弟子之一、MAD建築事務所主持建築師馬岩松處得到證實。」

1、2003年,有筆名河清的,在得悉央視新大樓設計方案時,曾寫了《應當絞死建築師?—央視新大樓中標方案質疑》一文,刊載於《文藝報》(2003.8.23),人微言輕地呼籲廢止該方案。理由是:這是一個違背中國審美精神的「歪門」,像一個雙膝癱地的跪者,同時既極不安全,又極度昂貴浪費:最初預算50個億,現在傳聞已近100億。而且這樣的HighTech建築,未來的維修費一般都要超過建造費,是一個真正的無底洞。文章發表後,被大量媒體和網站轉載,並在全國獲得廣泛呼應。

2、南京東南大學建築學院教授鄭光復先生,也寫了《是誰讓科學與經濟掩面而泣》的文章,指控央視新大樓是一座「邪(斜)門」。尤其鄭先生在另一篇《反科學、反經濟、反文化的建築是超前嗎?》文章中,很早就敏銳地揭出央視新大樓含有男女生殖器的「不良寓意」:「他(磯崎新)竭力推薦的庫哈斯方案,是不是一對生殖器象徵?那倒T形樓(這次燒壞的輔樓),是否陽具指天,還帶有陰囊?」

這個磯崎新是日本建築師,本來就是以搞「生殖器建築」而知名,「情欲主義是滲透在磯崎新隱喻中的一項常見因素。」這位「生殖器建築」的「大師」,當年是有關方面請來的央視新大樓設計方案的五位評委之一,也正因為他的鼎力推薦而最終定標。

3、河清先生曾跟中央美術學院設計學院院長王敏教授談起過庫哈斯在新書《Content》的拼圖,他怎麼也不能相信,認定是網路上的惡搞,因為現在電腦拼圖非常方便。後來他在美國買到了此書,告河清,書中真有這些圖像。河清也將這些圖片轉給了中國美術學院許江院長,他富於勇氣,曾在一次全國人大的會議上質詢過央視一位副台長。該副台長答曰:庫哈斯沒有這樣的意思…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