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領:河南鄉村的黑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一年辛辛苦苦,地裡面的收成60%的交了繁重地目款,父親只有東借西借的,一天一頓飯和野菜勉強餬口,無奈地看著農業稅無法完成時,家裡值錢的東西、院子裡面的樹木、耕牛被充公,永遠無法忘記,父親和五六個壯漢拉扯耕牛的情景,父親緊緊的拉著牛的韁繩一頭,就這樣拖著父親,顯得那麼弱小,從村西頭一直拖到村東頭,身上全是拖出的傷痕,耕牛還是被充了公,父親號啕大哭:「這那如種過去大地主的地啊」。

滅絕人性的計劃生育政策,一個大肚子的孕婦不問青白,拉出去做引產,一個超生的家庭鄰居都過的惶惶不可終日,這裡有一個不成文的規矩:「傳棒槌」。一幫惡棍,隨便把棒槌一扔落到誰家,誰家倒霉,家裡所有值錢的被拉走,房子和超生戶一樣被扒房揭瓦。因為啥?你包庇的超生戶,超生戶值錢的東西窩藏在你家。多少人被做了絕育手術,多少失獨家庭過著淒涼的一生。

鄉長做了一個英明的決定,要把我鄉建成全球最大的養兔基地,徵集了老百姓大量的物力。為了建一條超寬的馬路,給全鄉百姓,不講老弱病殘,每人20立方土的召令,百姓苦不堪言,從五六里遠的地方,一推車一推車拉過去,當時的鄉長是李國宣。有一百姓手推一車土被後方的拖拉機不小心撞斷了腿,斷了腿的人痛苦的叫喊,正好遇到李國宣,一小夥子想到轎車比拖拉機快,把鄉長的車攔下了,被小車上的人一腳跺到路邊溝裡:「鄉書記的車你們也敢攔,活膩了。李書記要急著開會,拖拉機好開用拖拉機,以後長點眼睛」。就這樣看著受傷者開走了車子。我氣不過這樣的形象工程,編了個一個順口溜:三李擰成一股繩,把太康變成兔子城;養兔子,餵兔子,百姓餓肚子。(當時的鄉長:李國宣,縣長:李明義,省長:李長春)。在割草的路上被人帶走,頭朝下吊在一個枯井裡兩個小時,那年我十四歲,我離開了家鄉開始了我的打工生涯。

我拿正義的生存著,躲著查暫住證的警查,也希望遇的遣送,我是河南的不要把我送到瀋陽,我們一直在夾縫中生存。

如今我有孩子,各種各樣的門檻面臨失學的景地。

我迷茫過,更多的堅信著……

文章來源:北京之春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