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禁聞】7月7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07月08日訊】【中國禁聞】7月7日完整版

提要
活下來不易 抗戰老兵盼還原真相
深航案神秘股東 牽出常委張德江
暴戾凸顯 杭州巴士遭縱火數十傷

郝柏村正告 要正視抗戰歷史真相

7月7號,中共在盧溝橋畔舉行儀式,高調紀念「七七事變」77週年,中共黨魁習近平按照中共一貫的口徑,宣稱中共在抗戰中起了主導作用。

但是,習近平前腳剛走,95歲的台灣前行政院長郝柏村後腳就到,據台灣《中央社》報導,親身參加過抗日戰爭的郝柏村一進紀念館就大聲說:「抗戰歷史要講明,到底是誰領導中華民族抗戰的?紀念抗戰歷史,必須要明確知道,八年對日抗戰是誰領導的?是蔣(介石)委員長領導的。」

郝柏村在參觀大陸「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時,還發現館方沒有陳列抗戰的重要史料「共赴國難宣言」,郝柏村正告館方人員,陳列抗戰歷史文件,要正視事實真相。

郝柏村曾擔任中國國民黨領袖蔣介石的侍衛長,是全程參與八年對日抗戰的軍事將領。

胡佳遭傳喚 被指軟禁期間毆打他人

大陸知名活動人士胡佳,7月7號在網上發消息說,他被公安帶走傳喚。5個小時後,回到家的胡佳告訴本臺記者,公安傳喚他的理由是,他在5月份涉嫌「毆打他人」。

胡佳說,這個理由特別荒謬,因為從今年2月24號到6月8號,他一直被中共當局軟禁在家,軟禁期間如何能「毆打他人」?

據胡佳自己估計,他這次被傳喚,可能與他高調支持香港爭真普選,和德國總理梅克爾訪華有關,中共當局想用這個辦法警告他。

河南維權律師常伯陽被更改罪名批捕

最近被中共當局羅織罪名關押的還有河南維權律師常伯陽,他的家人日前收到他被逮捕的通知,罪名是涉嫌「非法經營罪」。

今年5月,常伯陽等因為參加2月初在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故鄉舉行的「六四公祭」,而被警方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名拘捕,不久罪名又被變更為「尋釁滋事」,現在再次變成「非法經營」。

網民(燃燈驅夜)說,「如此有組織,肆無忌憚的羅織罪名搞政治迫害的,亙古未有。足顯(中共)邪教的惡劣本質!」

編輯/周玉林

活下來不易 抗戰老兵盼還原真相

7月7日,是中國近代史上的「國難日」,1937年,日本侵略軍在中國華北盧溝橋發動了「七七事變」,當時國民黨軍隊裝備落後,浴血苦戰下傷亡慘重。中共建政後歪曲歷史,導致國民黨抗戰老兵和他們的後代受盡壓迫和歧視,在這特殊的日子裡,他們再次呼籲能還原抗日戰爭真相。

7月7號當天,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等政要,到盧溝橋的「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與北京各界代表一起出席紀念儀式,規格之高十分罕見。媒體分析,中共當局的用意在於警告日本,並反擊日本安倍政府7月1號對日本集體自衛權的解禁等。

而在台灣的「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7號上午也參加了三場「七七抗戰」紀念活動。他表示,抗戰歷史在台灣逐漸被淡化也被對岸掩蓋。他說,對日抗戰是中國歷史上最慘烈的民族聖戰,也因為「國民黨」軍隊艱苦挺住牽制日軍,「中華民國」才得以廢除不平等條約,台灣也才有機會光復。

據史料記載,抗日戰爭爆發,計有大型會戰22次、大型戰役1千多次、小型戰鬥3萬8千多次,204位國民黨軍隊將領英勇殉國、傷亡的國軍官兵高達321萬多人、民眾死亡至少2千多萬人。

抗戰上校、前重慶電訊組組長韓克明的後代韓良指出,在抗戰時期共產黨也是罪人,它們不抗日,在延安和太行山躲着,抗戰勝利後它們跳出來摘勝利果實。

抗日戰爭上校韓克明後代韓良:「它們顛倒黑白、混淆是非,而且把國民黨的抗戰英雄,有功的人,全部用來虐待死、活活打死,在文化大革命我親眼看到,我們這些後代簡直是社會上最底層的,共產黨把我們當成黑五類、當成反革命的子女、侮辱我們、虐待我們。」

抗戰老兵楊光景說,共產黨建政後把他打成「反革命」,「文革」中又把他關進勞動營改造多年,他希望能還原歷史真相,給抗戰老兵平反。

抗日戰爭老兵楊光景:「過去文化大革命當中,那個時候(被)迫害的人不少,文化大革命那個10年這種情況很多,也不是我一個人的問題。」

如今還健在的抗戰老兵年齡大多已經近百。大陸媒體報導說,在中共建政後他們不被認可,「文革」期間,許多人被冠以「國民黨特務」,他們的家人也備受歧視。

報導舉例說:1922年出生的龍運松是湖南邵陽人,1940年被抓壯丁入伍,後來編入國軍第八軍轉戰南北,「文革」期間龍運松常常被批鬥,現在的他體弱多病,生活貧困。

另一位抗日戰爭老兵李頌卿是湖南新寧人,1919年出生,1937年主動入伍,在衡陽被編入李宗仁第五路軍,參加抗日敢死隊開赴前線。李頌卿60年代被打成「反革命」常被批鬥,劫後餘生。

近年來,抗戰歷史真相被逐漸披露出來,許多學者和抗戰老兵呼籲中共,恢復歷史本來面目。去年「七七事變」週年前,中共民政部把一部份「國民黨」抗戰老兵納入社保。

中國《長城抗戰網》主編賈元良表示,抗戰老兵在經歷「三反」、「五反」、「文革」等歷次運動中,能活下來已經不容易,他們需要的是還原歷史真相。

中國《長城抗戰網》主編賈元良:「他們需要的是能夠得到,對於他們抗戰期間做出的這些重大貢獻,為民族、為國家做出的犧牲、流血,給予一個正確的評價,他們希望得到的是跟這些八路軍、新四軍這些抗戰老兵,在政治上,在生活上,在關懷上一致的同等對待。」

中共媒體也大力報導「七七事變」親歷者的血淚回憶錄。

77年前的7月7號夜晚,密集的槍炮聲,把年僅6歲的鄭福來從睡夢中驚醒。他回憶說,日軍佔領宛平城的那年冬天,死屍隨處可見,盧溝橋地區的許多村民都慘死在日本人手中。而「那個情景一直印在他的腦子裡」。

採訪編輯/李韻 後製/鍾元

中宣部查刪視頻 專家:中共四面楚歌

中共中宣部日前密令查刪兩個粵語歌曲視頻:《雞蛋與羔羊》和《問誰未發聲》。據了解,這兩個視頻在視頻網站《Youtube》有近百萬的點擊量。那麼,中共為何要打壓廣受歡迎的視頻,它到底在怕甚麼?請看下面的分析報導。

據美國「柏克萊加州大學信息學院」成立的《中國數字時代》網站報導,7月2號,中共中宣部密令視頻網站嚴格查刪兩個粵語歌曲視頻,一個是謝安琪的《雞蛋與羔羊》,另一個是《問誰未發聲》(所有版本)。

6月30號,香港歌手謝安琪(Kay Tse)在《YouTube》網站發表新歌《雞蛋與羔羊》。謝安琪在影片中勇敢唱出:「成為奴隸,大劫在頭上,不堪設想。A餐雞蛋撞石牆,不怕壯烈下場,決不退讓,B餐俯首做白羊,一世困在牧場。餐券這兩張,怎麼取向。人已到了決志現場,再拖便遭殃。」

由於這個視頻的發佈正好在香港「七一」遊行前夕,這首歌似乎是為香港當前局勢和港人發聲。截至7月6號,這個視頻的點擊量已突破74萬次。

香港作家張成覺:「中宣部就是要管制民間的輿論,不要讓當局所不喜歡的言論或意識形態影響老百姓。項羽跟劉邦決戰的時刻,在垓下發生了四面楚歌,那麼同樣的,《問誰未發聲》也好,《雞蛋與羔羊》也好,對中共來說,也起了這麼一個作用,假如香港人都起來了,在香港的這些所謂建制派,就陷於民眾的包圍之中,就沒有辦法再發揮他們原來那個作用。」

據了解,《問誰未發聲》改編自外國民間抗爭運動經常播放的曲目《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先後有童聲版、少女版以及新MV版三個版本。

5月25號,新版MV《孩子問:誰還未覺醒》被發佈到《YouTube》網站,一小女孩在影片中質問:「試問誰還未發聲,都捨我其誰衛我城,天生有權還有心可作主,誰要認命噤聲。試問誰能未覺醒,聽真那自由在奏鳴,激起再難違背的那份良知和應。」

《問誰未發聲》短片,先在「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的「臉書」(facebook)專頁傳出。有港人留言寫道:「孩子,我們成人為你建立了一個怎麼樣的社會?有自由人權與公義嗎?現在由你唱出,雖未及原曲的悲壯,卻字字在心裡淌血。」

這個視頻也在大陸「微博」和各大論壇被紛紛轉發。有網民表示感到汗顏,竟然由一個小孩告訴成年人「人既是人,有責任有自由決定遠景」。

原河北人民廣播電臺編輯朱欣欣:「這兩首歌曲是反映了民眾的呼聲,大家需要發出自己的聲音,同時也表達大家堅決的和專制做鬥爭的這種決心,所以能夠引起這麼大的反響,當局很恐怖,它害怕引起老百姓思想、精神的這種反叛,同時,這種聲音也能鼓舞民眾,不斷反抗的精神,它特別害怕。」

聲勢浩大的香港「七一遊行」和警方的拘捕行動,引發國際關注香港主權移交17年後所面臨的種種問題。中共狂刪網上相關信息。

張成覺:「它害怕這個歌在香港,越來越使香港的民眾覺醒,更害怕這樣的歌在內地,它所謂的代表的13億人民產生影響,尤其是《問誰未發聲》,這個就很清楚的,反抗暴政的一種呼籲,反映出中南海當局對當前香港局勢的憂慮,已經是非常的嚴重。」

朱欣欣:「在統治集團的末期,它就是這樣,哪怕一首歌,它都害怕,可見他們內心虛弱到了極點,它就越恐懼,它就越要採取所謂的高壓。」

4號,香港警方拘捕發起「七一遊行」的「民間人權陣線」5名成員。6號,「香港記者協會」發表《2014年言論自由年報》,指出「香港新聞自由陷入數十年來最黑暗的一年」。

採訪/朱智善 編輯/陳潔 後製/陳建銘

深航案神秘股東 牽出常委張德江

廣東省金融服務辦公室原副主任李若虹,原是「廣東發展銀行」董事長。日前李若虹因涉嫌「深圳航空公司」私有化弊案正被當局調查。而收購「深圳航空」的老闆李澤源,2009年收購「深航」股權時,與現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張德江「打過招呼」。下面讓我們一起去看看這其中的秘密。

據大陸《財新網》報導,現年59歲的李若虹,從1994年開始執掌「廣東發展銀行」長達十年。

「廣發銀行」下屬的「廣控集團」是「深圳航空」第一大股東。

2005年,「廣控集團」有意出手65%的「深航」股權。當時名不見經傳的商人李澤源以27億元的「天價」,擊敗「中國國際航空公司(國航)」、「中信集團」和「平安保險」乃至外資巨頭,入主「深圳航空」轟動一時。

李澤源在2005年3月成立的「匯潤公司」,股東包括了他本人和中共前總後勤部部長趙南起上將之女趙麗、以及中共前國防部長秦基偉上將之女秦畹江,和江澤民情婦宋祖英之妹宋祖玉。

據大陸媒體《南方週末》披露,李澤源曾擔任某位「軍委領導人」的警衛員。李澤源小學三年級輟學,14歲謊報16歲參軍,「被安排在軍委領導身邊工作」。

而這位「領導人」被輿論懷疑,就是當時的軍委委員趙南起。

2009年年底,李澤源被警方拘捕。據了解,李澤源借錢收購「深航」股權,掌控局面後,再將「深航」資金逐步倒出,以償還債務。李澤源承認:在不到四年裡他以「空手套白狼」的方法,套走了20億元,留下近百億的財務黑洞。

今年1月,李澤源因「挪用資金罪」被判有期徒刑14年。

去年6月5號,李澤源在最後一次庭審供述中他說,當年「深航」競購時,他曾向廣東省政府的領導「打招呼」。時任廣東省委書記的張德江,曾親自過問「深航」股權的拍賣。

李若虹落馬,輿論劍指現任政治局常委的張德江。而張德江被指為江派「吉林幫」的核心人物。

北京時政觀察人士華頗:「中國反腐很少有純粹經濟上的問題,都是有很大的政治考量。中國經濟這塊大蛋糕早就陷入了權貴的掌握之中。牽扯趙南起、張德江,吉林幫,這是肯定的,因為這些權貴就靠這些手段,現在把這些事拋出來,肯定是劍指張德江了。」

出生於吉林的張德江曾留學朝鮮,最早在「延邊大學」當副校長。時任全國政協副主席的趙南起,曾大力提拔張德江。1989年「六四」後,江澤民當上中共總書記,趙南起任總後勤部部長、和軍委委員。而張德江因趙南起力薦,先後出任吉林省、浙江省和廣東省的省委書記,2008年升為國務院副總理,2012年中共十八大後,張德江成為政治局常委。

旅美時事評論員李善鑑:「兩種可能的信號:一種呢『敲山震虎』。如果張德江你是識時務的話,也可能習(近平)把他放過去,但是他一定要轉換陣營。但是不管怎麼樣,在中共官場裡邊,它放出來一個事情——說誰誰誰有問題,一定不是因為純粹的經濟原因。」

張德江出任浙江省委書記時,在溫州動車重大事故後8小時就下令停止搜救,遭到億萬網友的唾罵。

李善鑑:「還有另外一種可能性,就是要處理他了。在目前這種情況來看,特別是徐才厚已經被抓起來了,對於張德江來講,他一直被看作是江派的人。習近平所用的一個手法就是『四面圍城』,把他的馬仔都收拾掉,最後再對付這個主要的人。」

據報導,近半個月來,中共江派「吉林幫」的核心成員,包括前政協副主席蘇榮和前軍委副主席徐才厚,相繼落馬。而提拔張德江和徐才厚的另一位「吉林幫」「副國級」人物趙南起,也被中紀委調查中。

採訪編輯/唐音 後製/李勇

暴戾凸顯 杭州巴士遭縱火數十傷

中國大陸各類慘案頻發,日前,浙江省杭州市再發生公交車遭人為縱火事件,造成30多人受傷,當地警方說,事件與恐怖襲擊無關,嫌疑犯為車內一名重傷男子。評論認為,中共暴政造成的社會不公、道德下滑,整個社會充滿暴戾之氣,導致報復社會事件頻發。

7月5號下午5點多,杭州7路公交車途徑慶春路東坡路口時,突然起火燃燒,多人燒傷被送往醫院。晚8點多,杭州市公安局公布:事故造成32人受傷,其中重傷者15人。車輛起火時車上有80多名乘客,事件與恐怖襲擊無關。

事發附近目擊居民伍小姐說,公交車起火燃燒後,有人滿臉污黑抱著小孩邊跑邊喊救命,車廂內都燒黑了,車窗玻璃也碎掉了。

杭州公交車起火事發附近目擊居民伍小姐:「我們出去那邊都已經燃起來了,看見滅火器已經滅掉了嘛,那麼公交車裡面吧有人受傷,好幾輛車都停在那裏了。」

警方初步認定這是一起人為縱火案,警方通過公交車的監控視頻,鎖定放火嫌疑人是車內被燒成重傷的一名男子。

這名30左右的男子背雙肩包,從靈隱總站上車,17點3分左右他將易燃品倒在車上,用打火機點燃,公交車立即燃起大火,易燃品有香蕉水成份。

6號凌晨,杭州市公交集團對8600多輛巴士進行了突擊檢查,並要求巴士司機隨身攜帶安全錘。

事發附近居民李小姐說,嫌犯是因感情糾紛放火,發生這樣的事人們都心有餘悸。

杭州公交車起火事發附近居民李小姐:「肯定害怕啊,(因為)我們平時也都坐公交車啊,公交車都不敢坐了現在。」

大陸網民紛紛表示,就是有天大的冤屈,拿老百姓下手,報復社會的人,仍需要受到譴責。

時政評論員汪北稷認為,中共暴政造成社會不公、道德下滑,整個中國社會充滿暴戾之氣,各種矛盾一觸即發。

時政評論員汪北稷:「它的根源還是在社會矛盾當中存在,貧富差距啊,民族問題啊,社會的階層問題啊,貪污腐敗啊,環境惡化啊,導致某些社會群體的心裡上的絕望,所以就尋找這個根源,向政府、向社會產生暴力行動,這種行動有一些無辜的中國的民眾成為受害者,這非常不幸的。」

浙江律師袁裕來表示,中共當局在全國範圍內加強安保,防範恐怖事件發生,但傷害無辜的事件仍頻頻發生,當局應負一定的責任。

浙江律師袁裕來:「民怨它必須得要有一個釋放的途徑,官方不斷加強包括011允許警察持槍呀,加強戒備啊等等,政府可能這個方向反了,應該是多引導更多的出口讓民怨排泄,現在等於它是壓,不斷的打壓,老百姓他們有甚麼辦法,無路可走,必然會走極端的。」

近年來,大陸各地血案頻發,恐襲陰霾籠罩全中國,中共警方不斷提升鎮壓級別,但暴力事件更加頻繁的在各地爆發。繼去年「10.28」天安門事件後,今年各地接邊發生更加嚴重的昆明血案、烏魯木齊火車站爆炸事件,以及廣州火車站血案等等。

過去一年,僅巴士縱火案件已發生多起。5月12號,四川宜賓一輛巴士著火,造成1死77傷﹔2月27號,貴州貴陽一輛巴士發生燃燒,當場造成6死35傷,警方都認定是人為縱火。

去年6月7號,福建廈門一輛巴士(BRT)在行駛途中起火,造成48死、30多人受傷。警方認定是廈門上訪戶陳水總報復社會的人為縱火。

採訪編輯/李韻 後製/舒燦

房地產恐慌來了 一線城市也暴跌40%

今年5月,中國大陸房價出現了兩年來的首跌,這讓房地產行業內越來越多的人擔心﹕中國樓市會不會崩盤。事實上,這種擔心越來越成為了現實。最新的統計資料顯示,今年上半年,一線城市住宅成交量暴跌了三到四成,越來越多的地方政府不得不暗中放鬆限購政策來救市。請看報導。

亞太地區最大的地產代理機構「中原地產」,據它的資料顯示,截至6月26號,北京今年新建住宅合計簽約22782套,較去年同期下滑48.77%,簽約套數和簽約面積都創下近9年來同期的最低值,總成交額也比去年同期下降了了38%。

與此同時,北京期房住宅和現房住宅「庫存」,合計達到了80844套,創下近18個月的新高。

深圳市商品住宅纍計成交面積和套數,同比去年上半年分別下降40.28%、42.09%;而上海新建商品住宅銷售,同比去年上半年也大跌31.2%。另外,廣州今年上半年全市11區一手住宅成交面積,同比去年下跌了30.4%。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對於購房者,現在應該觀望。我覺得現在絕對不是購買的時機,因為沒有人願意買一個即將大幅度跌價的一個房地產。」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認為,中國現在房地產的一切表現,就是泡沫破滅的前兆。因為中國的房地產泡沫,以前被中共政府和房地產商聯合起來,吹得太大了,泡沫破滅只是時間問題。

其實,現在很多房地產商遇到了困境。

今年4月份,浙江省奉化市房地產開發商「浙江興潤置業」(Zhejiang Xinrun Real Estate Co.),欠下35億元巨額債務,因資不抵債而破產。而浙江杭州市的「中都集團」(Zhongdou Group),也在6月份因欠資20億,不得不倒閉。

實際上,中國的房價下降是越來越快。

《中國指數研究院》日前發佈的「6月份百城房價指數」顯示,6月份房價環比上月下跌0.5%,而「5月百城房價」環比下降0.2%。杭州在6月份一個月內房價下跌達到驚人的2.06%。

中國房地產諮詢機構——「克而瑞」(CRIC)預測,中國樓市會出現更多的降價潮。

美國《華爾街日報》指出,隨著中國房地產市場繼續下行,將會出現五大輸家,分別是房主、房地產開發商、銀行、影子銀行和地方政府。

《華爾街日報》認為,隨著房價下跌,很多房主的貸款比買新房還要貴。而嚴重依賴土地出讓金的地方政府,也會受到很大打擊。

根據今年初中共國家審計署公布的各地政府性債務審計結果,今年不但是地方政府還債的高峰期,而且很多地方政府性償還債務仍然主要依賴於土地出讓金。

例如,上海「新世紀資信評估投資服務有限公司」透露,廣東省收入有超過一半來自土地轉讓金,上海每年土地出讓金大約為1000多億人民幣。

鑒於當前中國房地產的局勢,很多地方政府紛紛挑戰中央的「限購令」。

最近,武漢市房管局將放寬本地居民第三套房、和外地人購買第二套房的有關政策,呼和浩特市則正式發文宣佈取消限購。北京的限價政策也是悄然鬆動。

據不完全統計,今年以來,杭州、天津、南京、北海、蕪湖、瀋陽等地,暗中鬆綁了限購政策,長沙、海口、貴陽等20多個城市則通過放寬落戶條件等方式「曲線救市」。

謝田:「地方政府現在仍然在為了儘快地取得自己的利益、權貴階層的利益,他們還在拚命的趁這個機會,來繼續鼓吹、增大中國房地產的泡沫。」

謝田指出,中國沒有真正的房地產市場,因為中共從來沒有放棄對土地的控制,老百姓不能得到土地的產權和房子的產權。所以,中國的房地產市場只是一個虛假的、套利的、充滿了陷阱的、和騙老百姓錢的場所而已。

採訪/易如 編輯/宋風 後製/李智遠

各位觀眾,感謝您收看今天的中國禁聞,再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