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大陸媒體刪除的一個有關徐才厚90年代的細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7月9日訊】 (新唐人記者唐迪綜合報導)中共前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落馬後,他的大學同學滕敘兗在博客上撰文,講述了他記憶中的「老同學」徐才厚的,揭示了徐的身家背景,其中提及不少生活細節、場景。當年那個說話靦腆、行事謹慎的徐,因「命運把他圈進高陞的那一撥人中」而時來運轉,卻在奉調進京前,緊張不安地對老同學說,自己可能「走上了一條不歸路」,個中「微妙」引人深思。

高級工程師滕敘兗與徐才厚既是遼寧大連同鄉,也是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的大學同學,「文革」期間他們還曾同在黑龍江省鶴立39軍農場勞動鍛煉。因此,滕敘兗對徐才厚可謂是「知根知底」。徐落馬後,滕敘兗立刻發表了題為《徐才厚同學,你怎混成如此下場?》的博文,之後,又接受鳳凰網的專訪,披露了此前外界知之甚少的一些有關徐才厚的細節。

滕敘兗對曾官至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對「老同學」徐才厚竟然落得個涉貪被查的下場不勝唏噓。他直言:「才厚老同學,你怎麽混成如此下場呀?你怎麽如此糊塗昏聵呀?你高官厚祿,要那麽多的錢和房子幹甚麽!」

在滕敘兗的記憶裡,當年與他一起就讀哈軍工(即中共軍隊軍事工程學院)的徐才厚,是一個黑黑瘦瘦、老實巴交的學生。他稱,青年時期的徐才厚個性靦腆,話不多。因為唱歌和指揮得好,徐才厚當過學員隊文藝委員,但並非出類拔萃的學生。

滕敘兗說,徐才厚的爺爺是工人,父親是街道的小辦事員。徐才厚家住在居民大雜院,屬於城市貧民階層。畢業後,徐才厚在吉林省軍區當了多年小幹部,80年代初,他因提拔無望正準備轉業回家,不料,就在這時,「一下子機遇臨頭,命運把他圈進高陞的那一撥人中」。此後,徐的仕途就「順風順水」,步步高升。

滕回憶,徐才厚「不算特別會來事,不是特會吹牛拍馬、花言巧語。他嘴很笨拙,寫文章不行的,口才也不行,但是他很聽話。後來我聽同學們介紹他情況,領導怎麼布置他怎麼執行,所以他升得那麼快。」

滕敘兗也透露了徐才厚曾經兩次為老同學「腐敗」過的往事。滕敘兗回憶說,他兩次請同班同學。一次在北京,請二十多個同班同學吃了頓飯,因為花公款了,估計總得萬把塊錢吧;還有一次他們班同學到外地玩,他就給當地軍區打了一個電話,讓接待一下。當地軍區一看軍委副主席打的電話,肯定好好接待,住也不花錢,吃也不花錢,玩了兩三天。

滕敘兗還披露了一個鮮為人知的細節:「1990年代初,徐才厚要調到北京去,他講過一句話,很有意思。當年他緊張地講,我要調到北京去了,心裏有點不安,可能我走上了一條不歸路。他的朋友就說你開玩笑,你這是高陞了。然後徐才厚說,高處不勝寒吶。結果沒想到一語成讖。」

滕敘兗感慨說,中共軍隊的腐敗年深日久,積重難返,是國人都知道的公開秘密,關鍵是自己的人格操守是否過得硬,能否出污泥而不染。滕認為,徐才厚目光短淺,學問不夠,「與奸賊佞人為朋,身敗名裂是咎由自取」。

滕敘兗的博文最後還高調質疑:「多年來,他的上級都幹甚麼去了?軍隊高層機關的紀檢幹部幹甚麼去了?那些車載斗量的反腐規章制度、紅頭文件都是廢紙嗎?誰對他監督或警告過?」

值得注意到是,目前所有大陸媒體和香港親共媒體(包括《鳳凰網》)上關於滕敘兗對徐才厚的回憶文章中,「一語成讖」這一段細節都已被刪除,卻保留了滕敘兗對徐才厚的「上級」、「軍隊紀檢幹部幹」以及「反腐規章制度」、「紅頭文件」的質問與責難的文段。

對此,有分析稱,徐才厚奉命上調進北京時,之所以感到緊張不安,是因為在軍隊的腐敗圈子裡已經混了近10年的徐某深知,越往高走,黑幕越深,風險也越大。因此,徐才厚發出了「高處不勝寒」的感嘆,對自己「走上了一條不歸路」而憂心忡忡。正所謂「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這個細節太真實,充分暴露出中共官場和中共軍隊中貪腐橫行,黑幕重重的現實,無意中捅到了中共的要害之處,因此被當局快速刪除。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