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徐時評:腐敗能靠藥物抑制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近來每個週末都有貪官落馬的喜訊,如果到時候沒聽到個把貪官汙吏進去,不少人感覺就像忘了吃藥。這個週末雖然沒有貪官落馬消息,但是另一條與貪官有關的消息,同樣能夠令我們中國人熱血沸騰。

據報導,由中國科學院心理研究所教授李紓率領的一個研究小組,正在致力研究貪官大腦,探索它與不貪的人有何不同。科學家們重點研究了大腦左側額下回稍上方的一小塊區域,研究報告已經發表在國際期刊《行為神經科學前沿》上,稱當“人們寧可犧牲道德準則去追求財富”時,這部分區域起到了“關鍵作用”。

科學家發現,當有人向你行賄時,是毫不猶豫地接受賄賂,還是會再三深思?科學家認為這個問題或許可以在左腦中找到答案。這一說法促使外界討論是否可以利用藥物或治療方法來抑制腐敗傾向。研究貪官的大腦功能,或有助發現大腦與腐敗行為之間的聯繫。對科學家來說,這是個有趣的課題,對社會也非常重要。

以前老整不明白,咱們中國的科學家整天都在忙什麼呢?科研、教育經費年年增加,咋沒見一個捧個諾貝爾獎回來呢?這下明白了,原來我們的科學家都在埋頭苦幹、做著如此驚天動地的「大事業」啊。我們中國的科學家發現了一個真理:貪官的產生,可能與沒吃藥有關,因為貪官的大腦可能有其特別之處。以後想當官都得先吃藥,什麼紀檢、雙規、巡視組啥的,都弱爆了。給貪官吃藥,靠藥物抑制腐敗,這是要獲得諾貝爾生理學獎的節奏啊!

我們可以按照這個思路,設想一下未來某一天的情景:在我們的各級黨政機關,科級以上領導幹部每天需服用“防腐靈”,每次三片,一天兩次;喝“忘情糖漿”一天三匙,每天三次。這種我們中國科學家發明的反腐特效藥,能夠讓官員們看見錢就吐,看見美女就陽痿。他們沒有別的念想,跟孫子似的成了真正的僕人,就是一門心思地為人民服務……

那樣的世界,該是多麼美好!

腐敗能靠藥物抑制嗎?貪官能靠藥物治好嗎?

隨著反腐敗鬥爭向縱深發展,一個個貪官落入法網。反腐敗越來越引起人們的關注,連科學家們也不甘寂寞,竟然也加入到研究和預防反腐敗的行列,希冀通過尋找一種神經機制,解釋為何人們的行為會偏離社會規範。制度的缺陷,想用生物科學的研究來彌補,或許有著良好的動機和願望。但是倘若是寄希望於用藥物來抑制腐敗,那就猶如是天方夜譚。

先天教育是為人之初,家庭影響是為人之基,社會鍛煉是成長之本,後天立志是為人標準,四者缺一即有偏。貪官的成長之路也不例外。放著現成的好制度、好辦法不學,偏要自個“摸石頭”,只能說有些人該吃藥了。貪官能靠藥物治好,那豬恐怕就要上樹了。

科學的東西,來不得半點虛偽,應克服浮躁心理,力戒趕時髦,避免急功近利。中國的科學家,雖然拿不著諾貝爾獎,但卻時刻不忘為政府分憂。每年大把大把的銀子往裏扔,雖然聽不著響兒,卻能看得見在舔。據說中國的博士數量已經超越美國,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博士學位授予國家。盛產博士,卻不生產大師,頂多生產忽悠大師,這是中國科學教育界的悲哀。

真心希望科技的進步,能夠彌補制度的缺陷。也祝願我們的科學家們,早日研製出防貪腐藥物。要不貪官吃藥,要不科學家們吃藥,反正藥不能停!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