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禁聞】7月8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07月09日訊】【中國禁聞】7月8日完整版

提要
德國總理北京提人權與經濟間諜
徐才厚落馬 大老闆江澤民危殆
港記協年報新聞自由陷入最黑暗期

涉周案? 海南又一副省長落馬

7月8號,中共中紀委監察部發佈消息說,海南省常委、副省長譚力,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調查,消息沒有說明「違法違紀」的具體內容。

譚力是重慶人,與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多有交集。1999年至2002年12月底,周永康擔任中共四川省委書記期間,譚力先後擔任四川成都市委常委、和宣傳部部長,以及四川省廣安市委書記。

譚力是今年落馬的第15位中共省部級官員,也是繼冀文林之後,又一位落馬的海南省副省長。今年2月落馬的冀文林,曾任周永康的秘書,與周有著更加密切的交集。冀文林落馬後,《法國新聞社》引述消息人士的話說,譚力因涉冀文林和周永康案,被限製出境。

梅克爾清華演講 談人權和自由

正在中國訪問的德國總理梅克爾,7月8號在清華大學發表演講,其中提及人權和言論自由等敏感問題,引起外界矚目。

她在演講中強調德國和中國進行人權與法治問題對話的重要性。梅克爾表示,她自己在前東德長大,當時自由受限制,人民也受到監控,但柏林牆倒塌後,實現了自由對話,她認為自由對話在中國也具有同樣的重要性。

《法新社》報導說,梅克爾和最近訪問中國的許多其他西方領導人,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那些領導人為了和中共發展貿易,都避免在公開場合提及中國的人權問題。

大陸媒體在報導梅克爾演講時,也都刻意屏蔽了有關人權和自由的部分。

中共頒布新規 警告媒體人

中共日前又頒布新的規定,加強對新聞記者的控制。

據中共喉舌《新華網》報導,中共新聞出版廣電總局6月30號印發了《新聞從業人員職務行為信息管理辦法》,要求各傳媒與新聞從業人員簽訂保密承諾書,和職務行為信息保密協議,禁止媒體人向其他境內外媒體、網站提供所謂職務行為信息。

這份文件規定,媒體人在從事採訪、參加會議、聽取傳達、閱讀文件等職務活動中,獲取的各類信息,包括國家秘密、商業秘密、未公開披露信息等,都屬於職務行為信息。禁止在任何媒體以任何形式傳遞國家秘密,也禁止在私人交往和通信中涉及國家秘密。

由於中共對「國家機密」的界定既寬泛又模糊,外界擔心,這是官方加強新聞管制的新枷鎖,因為所謂的採編內部信息,可能關乎公共利益,而與真正的國家機密距離遙遠。

編輯/周玉林

德國總理北京提人權與經濟間諜

7月7號,中共總理李克強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前舉行歡迎儀式,迎接到訪的德國總理梅克爾。這次梅克爾訪問中國,除了經濟合作談判,雙方簽署了一批價值上億元的合作協議外,她也和李克強進行了人權對話。同時,梅克爾批評工業間諜。而德國和其他政府都說﹕中國是全球經濟間諜的中心。人權對話與經濟間諜,中共扮演了甚麼角色? 請看本臺記者的報導。

梅克爾在北京和李克強共同主持的新聞發佈會上表示,成功的經濟合作與人權對話,以及法治國家建設,是分不開的。

李克強回應說,13億人口的大國,還面臨著貧困和區域協調發展的問題,法治建設任重道遠。

李克強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願在相互尊重的前提下開展人權對話。他同時也許諾,中國在經濟發展的同時,將繼續推動人權事業的發展。

不過,《德國之聲》根據《德新社》的消息報導說,目前,大陸藝術家艾未未的作品展覽正在柏林舉行,但他本人卻無法離開中國飛赴德國。而為《德國之聲》等多家媒體供稿的大陸專欄記者高瑜,則因為被中共當局指控「洩露國家機密」,被羈押至今。

報導還指出,梅克爾此行原先計劃要會見高瑜的兒子,但是北京警方要求高瑜兒子回絕梅克爾的邀請。

旅美中國社會問題研究人士張健﹕「德國總理她這次作了一個很好的表率。當德國這次梅克爾帶大批的經貿合作夥伴關係到了中國,來進行這種商業合作簽署之際,她還能提出這樣一個要求,見高瑜的兒子。這是非常了不起的。」

旅居美國的中國社會問題研究人士張健認為,梅克爾向中共高層表達了「天賦人權凌駕經濟利益」的普世價值。

張健﹕「梅克爾其實暗示了張德江和習近平,這就是向外界強烈表達了生意是生意,人權是人權,民主是民主,天賦人權永遠凌駕於所有的經濟利益之上。」

梅克爾還在新聞發佈會上說﹕德國反對工業間諜,不管是來自哪個國家。《美聯社》7月7號報導,「梅克爾在講話當中沒有點名中國」。

不過,中共情報機構和軍隊已經瞄準了德國的中小型企業。

美國《大紀元》新聞網編譯外電報導說﹕德國國內情報主管,聯邦憲法保護局局長馬森,上週末才告訴德國《世界報》,「他們在面對非常強大的敵人」,「單單中國技術情報機構就有超過10萬僱員」。

張健﹕「這一點(梅克爾)也是有備而來的。因為作為一個總理能講出這番話的話,必須有大量的證據來背書,一旦被對方問到的話,她一定有證據證明。第二點,她也向世人表明瞭,靠不當劫取他國的利益,去發展自己,一定會被其他的國家所抵制,(梅克爾)也給西方民主國家這些領導者上了一課—-獲得利益的同時,一定不忘人權,才會給世界帶來和平與安定。」

報導指出,中國企業和外國公司的中國僱員,多次捲入盜竊技術、和其他商業機密的企圖。安全研究員說,北京政府容忍這樣的盜竊,「在某些情況下,積極鼓勵它」。而美國和其他政府也抱怨中共軍隊就是網絡戰的領導者,他們盜竊外國商業機密,來幫助中國巨大的國營工業領域。

美國司法部今年5月針對5名中共軍方人士準備提出指控,他們被控涉嫌發起網絡攻擊,竊取美國公司的商業秘密。

今年早些時候,美國官員曾指責中共軍方以及來自中國的黑客,向美國工業及軍方目標發起過多次攻擊,目地是竊取機密信息或知識產權。美國官員援引網絡安全公司「Mandiant」的一份報告說,這些黑客攻擊的背後,是由北京政府主使,很多攻擊來自一支解放軍部隊。

採訪/陳漢 編輯/周平 後製/舒燦

七七事變77週年 舊金山市民怎麼看

今年是七七事變77週年,舊金山市民對抗日戰爭這段歷史是怎麼看的呢,我們了解一下。

舊金山市民江女士:「很可憐啊,我的外婆被日本士兵一拍,就這樣生病去世了。直到現在我80歲了,我仍然很排斥穿著軍服的日本人。(日本的)平民有些是很好的,平民是很好的。」

舊金山市民顏女士:「恢復家園是我們的職責,應該團結嘛,中國人。」

舊金山市民黃女士:「你不要侵犯我,我不要侵犯你,就這樣和平就最好了。打仗是很殘忍的。」

舊金山市民:「要麼就是講到日本人就覺得很痛恨,但其他有些人就是覺得還好。總而言之,它侵略我們這是個事實,它想改變歷史的現狀也是事實。所以我覺得,另外一個例子就是德國,你看德國就做得很好,所以大家都反而很尊敬它。但日本它沒有這樣做。」

舊金山市民黃鈞洪:「年輕一代可能不是很關心,可是老一代心裡可能還是會有刺。」

徐才厚落馬 大老闆江澤民危殆

中共軍委副主席徐才厚落馬,眾人關注他背後的大老虎江澤民的命運將如何。國內有評論指出,當年汶川地震,總理溫家寶親赴災區卻調動不了軍隊,錯失救援良機。真實原因是當時的軍委主席胡錦濤是個傀儡,而且兩名軍委副主席只聽命於江澤民。

國內《和訊》網站刊登評論說,中共前軍委副主席徐才厚不過是「大樹」倒下之後散掉的一只猢猻。至於大樹是誰,讀者都心領神會。

2008年5月12號,四川汶川發生大地震,中共前總理溫家寶第一時間趕赴災區,表示搶救生命是救災工作的「重中之重」,他下死命令打通通往汶川的道路,但是中共軍隊行動遲緩、甚至以「天氣不好」為由按兵不動。溫家寶氣得摔電話,說:「我不管,是人民養活了你們,你們看著辦!」

徐才厚曾經掌管軍隊人事長達十幾年,在軍中培植了一班「勢力」,當時的軍權實際掌握在包括徐才厚在內的江派高級將領手中,胡錦濤被架空,並沒有真正掌握軍權,雖然汶川情況很危急,溫家寶卻調不動兵。

汶川地震當年年底,時任中共軍委總參謀長的陳炳德,在黨媒發表文章,首次揭示在汶川地震發生後72小時的黃金救援時間內,胡錦濤、溫家寶無法調動軍隊赴災區救援,在震後的3天時間裏,軍方的一切行動都要經過江澤民的批准。

原《中國軍事學院出版社》社長辛子陵對《美國之音》分析說,過去胡錦濤也想有所作為,但是叫江澤民欺負得沒有辦法。胡錦濤只有批准少將軍銜的權限,中將以上的需由江澤民批准。辛子陵說,胡錦濤在軍中「說不上話」。

辛子陵還表示,如果江澤民繼續像操控胡錦濤一樣操控現任黨魁習近平,習近平怎麼有所作為?習近平挾太子黨身份,因此敢跟江澤民叫板。

那麼,徐才厚案件會延燒到江澤民嗎?

原中共中央體改委幹部曹思源表示,這就要看雙方力量的博弈和習近平的決心了。

原中共中央體改委幹部曹思源:「一個是力量的較量,一個是看有沒有這樣的決心,如果有這個決心,那必然是要延伸,順籐摸瓜,就刨著根了嘛,他的後臺是誰?後臺的後臺是誰?那當然要延伸了。但是力量不夠呢?那也可能到某個階段就為止了。這個就看發展吧。」

原中共國務院秘書俞梅蓀則表示,徐才厚上游、下游組成的龐大利益群體,都應該受到清算,包括那些提拔他的人,和他通過買官賣官提拔的人。

原中共國務院秘書俞梅蓀:「網上說了,徐才厚是江澤民的軍中最愛。軍中最愛徐才厚怎麼上來的?背後的力量當然起了很大作用的。背後的力量使徐才厚起來,這整個是一個利益群體。當然應該清算的。」

「中國人民大學」前政治系主任冷傑甫表示,最近法國前總統薩科齊因為涉嫌腐敗被拘捕。中國也可以效仿西方民主國家。

中國人民大學前政治系主任冷傑甫:「如果說要是一個民主政府的話,像江澤民出了問題,那照樣可以清除,可以清算。你像陳水扁,你像法國的薩科齊,陳水扁是總統,薩科齊是總統,他不照樣發現問題送上法庭嗎?那江澤民也不能例外。如果他真的有問題,那就應該像薩科齊和陳水扁一樣,把他送上法庭,進行審判,不能客氣。」

徐才厚的落馬,另一個中共軍隊大佬郭伯雄的醜聞也被民眾曝光。與徐才厚一樣,郭伯雄也曾擔任中共軍委副主席,同樣是江澤民的嫡系親信。

7月6號,另有民眾在網絡發佈消息,披露2008年汶川地震時期,郭伯雄不通過中共軍委決議,就在成都設立軍內救災指揮部,拒不服從救災總指揮溫家寶的命令。

郭伯雄和徐才厚這兩個江澤民在軍中的嫡系心腹,郭伯雄分管「總參」、「總裝」,徐才厚分管「總政」、「總後」,在這兩條線上貪腐斂財,郭伯雄則是依靠倒賣軍火發財。

採訪編輯/秦雪 後製/郭敬

港記協年報新聞自由陷入最黑暗期

日前,「香港記者協會」發佈《2014年言論自由年報》,《年報》指出,香港新聞自由陷入數十年來最黑暗的一年,「新聞自由,危城告急」。另外,「記協」還成立了「自我審查監督委員會」,接受業界投訴。要讓公眾知道香港的新聞自由受到多大威脅。

「香港記協」主席岑倚蘭在7月6號發佈的《2014年言論自由年報》記者會上,以「危城告急」為題發言,她指出,從去年年中至今,香港傳媒飽受打壓。

香港記協主席岑倚蘭:「我們已經覺得,香港新聞自由已經陷入數十年來最黑暗的一年。」

岑倚蘭表示,香港每天有超過300萬份報紙發行,但以前多元化的聲音現在變得單一,特別是今年,中共在各個方面對傳媒進行干擾和打壓。

岑倚蘭:「很多報紙對於一些敏感的問題就不登了,在每一個重要的事件期間,香港新聞界就會首當其衝受到影響,影響媒體的導向、影響言論,它(中共)要爭取輿論的空間。我們看見香港的新聞自由有退吧。」

「國際記者聯合會」香港和中國區代表胡麗雲表示,今年前半年,香港傳媒界的真實情況非常糟糕。

國際記者聯合會香港和中國區代表胡麗云:「不但有一些媒體人(被)取消他們的工作機會,也有一些廣告商,因為政治的緣故,停止在一些敢言的媒體裡面登廣告,更重要的就是有一個老總給人攻擊,在今年出現的那麼密、那麼多、那麼明顯的事情,我們覺得非常給人有一個憂慮的狀態。」

總部位於法國巴黎的「無國界記者」組織,今年2月12號公布的「2014年全球新聞自由度報告」顯示,香港的新聞自由度排名持續下跌,已由2002年的18名暴跌到61名。

今年2月,香港《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被暴力襲擊之後,還發生《香港商業電臺》主持人李慧玲突然被解僱,另有身處高位的新聞工作者被撤換、香港《蘋果日報》和《am730》報紙被抽走廣告,以及港府拒絕發放免費電視牌照給香港電視網絡等事件。

香港資深媒體人潘小濤對《自由亞洲電臺》說:「劉進圖被撤換的時候,我們說已經夠糟糕了﹔李慧玲被換走(開除)的時候,我們說應該是最黑暗的時候了﹔劉進圖被砍,我們說連暴力都出來了!到這幾天,《明報》他們的編務董事可以插手改頭版頭條(標題)。這是史無前例的,把整個制度給破壞了。」

日前,《明報》編務董事呂家明,在沒有通知主編及其他編輯部負責人的情況下,擅自叫停已在印製的報紙,並將原有報導香港「七一遊行」的標題﹕「爭取普選」刪除,並改為「警察清場」,引發業界譴責。

「國際新聞工作者聯合會」(IFJ)4號發表聲明,譴責香港《明報》高管人員刪改「七一大遊行」報導內容,是違背新聞自由準則。

「香港記協」前任主席麥燕庭向媒體表示,呂家明刪改報導顯然是新聞審查。

「香港記協」表示,有鑒於新聞界自我審查日漸嚴重,「香港記協」成立「自我審查監督委員會」。

岑倚蘭:「我們主要成立的目地是,用客觀中立的態度,來觀察香港媒體裡面自我審查的情況,提高公眾對香港媒體自我審查情況的關注,提高警覺。」

岑倚蘭表示,今年「香港記者協會」做了一個有關香港新聞自由指數的一個調查,發現自我審查在香港情況嚴重。

岑倚蘭:「中國是一個跟香港的制度很不一樣,中國是共產黨參與的、主政的,它們的意識形態跟香港生活制度方面很不一樣,觀念上也不一樣,新聞主要是宣傳的很重要的目地。」

岑倚蘭說,新聞自由在香港很重要,如果沒有新聞自由,香港就沒有真相,香港人的知情權也就更沒有了。

採訪編輯/易如 後製/李勇

百變罪名噤維權 律師析當局心理

大陸知名維權人士胡佳,7號被北京當局傳喚。所謂的理由卻是說,胡佳在被軟禁期間,涉嫌「毆打他人」。不過胡佳並不是唯一一位近期被當局用各種理由傳喚,甚至延長羈押時間的異議人士,當局這一做法的背後心理是甚麼呢?請看報導。

7號上午10點左右,大陸知名維權人士胡佳,在推特上發消息說,門外來了一群自稱北京市公安局的警察,讓他去派出所,與新上任的主管溝通一下。在下午3點左右,胡佳再次更新推特透露說,被北京市通州區中倉派出所證實傳喚了。

大陸維權人士胡佳:「我當時要傳喚手續,他們說不是傳喚。到了那裏接觸到了,其實是我認識的人,這個不是主要目的,還是對我進行傳喚。但是這個傳喚理由讓我匪夷所思,說我涉嫌『毆打他人』。」

胡佳表示,當局的指控很荒謬。

胡佳:「我今年的六四維穩,從2月24號到6月8號,一直是被軟禁的。我現在在我的家裏面,被長期拘禁的情況下,居然能涉嫌在5月份毆打他人,現在都過了一個半月上了,突然冒出來,我覺得特別的荒謬。我絕對不會去暴力對待無辜者,我動過手的只有三種人,流氓、城管和警察。」

據了解,在整個審訊過程中,警察雖然沒有辱罵,但稍帶威脅的向胡佳表示,有可能會受到法院控告,升級進入司法程序。

胡佳說,他已經對當局隨意捏造罪名見怪不怪,即使將來他被指控涉嫌刑事犯罪、販毒、詐騙等等,都有可能。

其實,中共當局捏造、更換罪名扣押、拘留大陸的異議人士,並不是近期才開始的。

例如,大陸知名記者,製片人杜斌,就是因為用記錄片揭露馬三家勞教所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及訪民,去年被當局用「散佈謠言,擾亂社會公共秩序」等四種罪名,秘密逮捕。在被關押37天後,取保候審。

而到了最近,大陸又頻繁出現類似胡佳這樣的維權人士,先被用各種名義傳喚、拘留,隨後又被變更罪名羈押。

例如鄭州律師常伯陽,因為參加今年2月在趙紫陽故鄉的「六四公祭」活動,被鄭州市公安局以所謂「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拘留。但日前當局拘捕他時,罪名卻又變成了「非法經營」。

鄭州律師常伯陽女兒:「說我爸是非法經營。我覺得這胡扯呀,哪來的非法經營,如果真的是非法經營把證據拿出來。我的猜測是他們當局是在拖時間,不想放人。」

一直關注常伯陽案件的湖南人權律師謝陽,詳細分析當局多次更改常伯陽罪名的背後心理。

湖南人權律師謝陽:「通過三次變更他的罪名,公安機關、檢機關對常伯陽涉嫌甚麼樣的犯罪,他們內心裡面是不清楚的。0250現在辦案的規則一般是先把人羈押,羈押以後羅列他們的罪名。現在從他們這樣的集權體制,他們認為每一個公民都是一個罪犯,只要羈押以後總能找到他們違法犯罪的事實。他們就是這樣的一個指導思想。」

謝陽分析,中共當局認為,隨意羈押公民,再用不同的罪名延長他們的羈押時間,一定程度上能恐嚇維權人士或普通民眾。但實際上,他們的這些行動,會激起越來越多的公民、維權人士的反抗,甚至走上街頭。

採訪編輯/田淨 後製/葛雷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