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秘書幫的覆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4年07月10日訊】【熱點互動】(1181)秘書幫的覆滅:秘書幫參政,背後有何政治軌跡可循。秘書幫覆滅又說明了什麼?

主持人:觀眾朋友,關注全球熱點,與您真誠互動,歡迎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

中共的官場秘書參政,形成了政治圈中的一個非常奇特的現象。而且周永康的幾乎所有的秘書都成為了副省部級以上的高官,這更加令人匪夷所思,而且這些秘書結成了幫派,形成「秘書幫」。但是,也難免落入「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這樣一個下場。

那麼我們現在再看到「秘書幫」參政,這個背後有何政治軌跡可尋?「秘書幫」的覆滅,背後又說明了什麼?圍繞著相關話題,我們今天將和觀眾朋友們展開討論。您現在正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的熱線直播節目,歡迎您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號碼參與討論,電話號碼是:646-519-2879;中國大陸的觀眾朋友們也可以撥打我們的免費電話:950-403-33999,接通之後再撥899-116-0297,參與我們今天的節目。

今天我們在現場的嘉賓是政論家橫河先生。橫河先生,我們今天看一個非常奇特的在中國官場的一個現象,就是這個「秘書幫」,尤其是最近所曝露出來的關於周永康的「秘書幫」。那麼現在媒體中所揭露的,不論是秘書的五人組也好,或者是六人的秘書也好,這些個秘書和周永康究竟有什麼樣的一個交集?究竟有什麼樣一個特點?

橫河:這個最早的時候揭出來了四個秘書,那麼到今年7月2日的時候又公布了三個,三個當中有一個是重複公布的,等於又公布了兩個。所以有人就把它叫作是,有人說是「秘書五人組」,或者叫「五人幫」,或者是「秘書六人幫」。

那麼前四個,最早的時候四個,第一個是李華林,李華林是1988年到1992年在石油部門作周永康的秘書。第兩個是沈定成,那麼他是接著李華林的位置,在1992年到1997年作他的秘書。

第三個就是冀文林。前面這兩個後來都分別到了中石油當官,這個李華林在中石油是前副總經理;沈定成是中油國際,中油國際是中石油下面直轄的一個石油公司,中油國際當黨委書記,所以他是廳局級的,就是不是全都是省部級的,他是廳局級的。

那麼冀文林時間是最長的,他是從1988年到2008年當了周永康10年的秘書。你要說秘書的話呢,真正的秘書時間最長就是他。他是從國土資源部就跟著他了。然後周永康調到四川當省委書記的時候,他就跟到四川去;周永康從四川調到公安部去,他也跟到公安部去;然後當政法委書記的時候,他又在政法委手下,就是等於一直跟著他的。一直到2008年以後離開周永康。因為2008年以後可能就進了政治局了,是另外一套人馬了,所以他就下去了。下去以後,最後當到海南省的副省長。這是冀文林。

那麼前面這三個都屬於「專職秘書」,就是說是處級的秘書。因為一般省部級的高官,正部級的官員,他有兩個秘書,一個是廳局級的秘書,一個是處級的秘書。處級秘書就叫「專職秘書」,專職秘書就是非常貼身的。那麼廳局級的這個秘書叫「大秘」,簡稱叫大秘。那麼他實際上不只是管他一個人,很多都是一個什麼辦公室主任,就這種類型的是大秘。

然後就是郭永祥,郭永祥這個人他也是跟著周永康從國土資源部到了四川省。但是他和冀文林不一樣的是,到了四川省以後,他沒有跟著他去北京。其原因在什麼呢?他是屬於「大秘」,就是他是屬於廳局級的秘書。廳局級的秘書更多的是附屬於比方說四川省委、四川省辦公廳裡面,這個位置它一般不大會跟著跑的,跟著跑的就是那種非常貼身的秘書。所以他跟冀文林是一樣的,都是從國土資源部到了四川省,但是他沒有再向其它地方走,最後就當到了四川省的副省長。

所以這兩個分別當了一個省的副省長級的官員,也就是說副省部級的官員。這是這四個秘書跟他的交集的情況。

那麼最新宣布的,就7月2日又宣布了兩個,一個是余剛,余剛是中央政法委的辦公室的副主任。周永康原來在退休之前是中央政法委的書記,他是辦公室的副主任,當然是他的秘書。這個是比較新的,相對來說比較新的一個。所以他還沒有來得及轉到行政部門或者是地方上去當一個大員,還沒來得及,現在就倒掉了。

另外一個是談紅,談紅嚴格的說不算秘書,他是他的警衛秘書,他是屬於公安部警衛局。中國有兩個警衛部隊,一個是中央警衛局,一個是公安部警衛局。中央警衛局最早最早的時候,大家知道最有名的是8341部隊,那個時候屬於中央警衛局的系統。公安部警衛局專門保衛副國級的,不是國家領導人,他是副國級的領導人,歸公安部警衛局管。這個人是公安部警衛局師級的參謀,這個你可以算他是他的警衛秘書,但是跟前面五個人有一點差別。所以說起來有人說「五人幫」,有人說「六人幫」都可以的。

主持人:由於周永康的秘書幫形成引發對於秘書幫的本身在中共官場中現象的一些討論,一會我們可能還具體談,具體涉及到周永康本身秘書幫還有一個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無論是他在四川還是在政法委系統,還是在石油系統,總之是跟過他作為秘書的,最後有一個特點,大部分人都成為副省部級以上的高官,這個升遷的本身難道不令人匪夷所思嗎?

橫河:這個在中國的政壇上,大概不是特別奇怪的。中國政壇上跟出身有關的分類我不認為這是一種真正的派系,因為你不可能當這個人的秘書和當那個人的秘書被結成幫,他這裡講的「幫」是指同一個人的秘書。

中國的政壇上有這麼一個關係就是根據出身,比如說「太子黨」,當然他們政見有很多不一樣的地方,但他出身是一樣的。「團派」就是他從共青團系統出來的,共青團就是共產黨的接班人,所以從這個系統出來的當官也是正常事,他原來受的訓練就是要當官,就是要當主要領導。所以太子黨這一派和團派當官是受過訓練,整個培養過程就是這樣子。

但是現在其實還有一個就是技術官僚派,技術官僚派是從地方技術官僚上來的,朱鎔基就是屬於這一類的,他們是具體管某一種專業的,最後慢慢爬上來的。這個派和秘書幫就有點交集。在中國還有一個特點就是當過秘書的人很多會當到很高的位置上去,這個實際上是不正常的。

所謂「秘書」,英文把它翻成secretary,所以在英文裡很容易被迷惑,在美國有兩種叫做 secretary就是秘書的。一種是普通我們認為的秘書,就是管文字的,就是有一個當官的,另一個人在幫他做具體雜事的,這個跟中國的秘書是類似的。

還有一個是部長他也叫secretary,就是所有的部長都是某某某某secretary,像就Secretary of State Council是國務院秘書,就是在各個部門裡面當一把手的。中國的部長也是這樣叫,但這個跟中國就完全不一樣了,他是委任的官員。

那麼中國這一批就很奇怪的,因為秘書本身受的訓練和對他的期望值是接受命令,然後做好他細節的工作,就是幫人家辦事的,他不是自己去派人辦事的。不是說作秘書的就不能去當官,他可能是有才能的人,但是每個領域都會有才能的人可以去搞政治、當政客,這在美國也是一樣的。但是作為一個群體,作為一個職業來說他並不合適當這個領導,因為他受的訓練不是這種訓練。所以只有在中國有這種情況,而且非常普遍。

原因有兩個:一個是當官的就是這些瑣事,就是執行命令,反正他也沒什麼創新,所以這種人當的很自在;還有一種可能性就是它是一種幕後交易,我給你什麼好處,你給我什麼好處,最後讓你去當這個官。在中國更多的是這種情況。

主持人:剛才您詳細的分析了在中國作為秘書究竟會有什麼樣的特點,秘書參政的畸零現象。面對古今中外來說,有沒有這樣的例證?有沒有像現在中國官場這樣的情況?

橫河:其他國家不知道,第三世界國家或者是一些法治不健全的國家有沒有這種情況不知道。因為他要具備幾個條件,第一個他要經濟發展到一定的程度,就是當官要有很大的油水,平均當官的都要有很大的油水。這是一個。另外一個,他有一套比較完整的秘書系統,他沒有一個完整的官僚系統。所以在西方民主國家是沒有這種事情,因為西方的秘書,大部分真正的秘書是很多文字工作的,所以女的偏多;而中國主要官員的秘書都是男的偏多,都是男的,女的不做這種事情,女的是小秘書,但是真正的像這種大官旁邊的秘書都是男的。

所以這種現象在西方國家是沒有的,沒有說秘書變成幫派然後在政壇裡面占一席之位,這個是沒有聽說過的。在中國古代也沒有這個事情。中國古代有沒有這個職位呢?比較接近的是師爺,什麼地方出師爺呢?紹興就是俞正聲的故鄉,周恩來也是出身那個地方,那個地方就是出師爺的地方。為什麼出師爺呢?因為那個地方的人受過很好的教育,受什麼教育呢?就是辦這種事情,當秘書,就是中國現代秘書這種職位,就是幫當官的人出主意, 幫他去擬一些文字,實際上就是參謀的意思。

因為中國的當官必須經過科舉考試,而這些人是不經過科舉考試的,他就是訓練來做這些。然後一個官當縣令,到這個縣裡去只有一個名額,沒有第兩個吃政府飯的人,你要再去僱一個人,所以他就僱一個幫他幹事的人,到哪裡僱呢?專門到紹興去僱一個師爺,紹興專門出這種人,僱師爺幫他做這些事情。

但是這些人因為沒有經過科舉考試,所以他永遠也當不了正職,只有在中國這種情況下,就是沒有一個完善的考試制度。所以中國古代的科舉是很有道理的,人們說科舉制度什麼壞了壞了,不是的,科舉制度是選拔官員不是選拔科技,這是完全兩回事情。我們總把科技教育和選拔官員完全混淆在一起,其實是完全兩回事情。

他是一個選拔官員的制度,實際上是非常合理的制度,至少比現在中共官員制度合理的多。你不可能一個師爺不經過考試就把縣長給推走了你自己來當縣長,或者縣長走的時候讓你去當縣長,這個做不到的,幾乎做不到,有例外,永遠有例外。所以我覺得古今中外大概像中國現在這樣子的情況,秘書形成這種職業最後變成政治圈裡面的部份的現象是非常奇特的。

主持人:我在媒體上看到有些評價管這些秘書叫「二號首長」,他效忠自己的主子叫「一號首長」,隨著他自己升遷當了高官之後也變成「一號首長」了。《財星雜誌》在評價周永康等等這些大秘的時候,他用一個詞叫「一損俱損,一榮俱榮」,您覺得是不是有這樣的特點?

橫河:對,當然這種「一損俱損,一榮俱榮」的特點一定是存在的,就跟中國的秘書為什麼跟當官是有關係的。這個秘書不是幫他做文字工作,他實際上是公私兼顧的。現在有一個特點,我們知道中國官場的腐敗非常非常的嚴重,幾乎無官不貪,當正職的不管省部級還是到中央一級,中央一級也是從底下上去的,所以不做貪官的很少。

但是這個貪官自己不會公開的去搞這麼多貪腐的事情。所以這個事情有兩種可能性,聰明的貪官就是算計好的貪官,一個是家人去做;另外一個是秘書幫他做。所以秘書有很多任務,就是在職業犯罪方面要幫他做很多事情,因為這個官員是職務犯罪。但是職務犯罪之外還有家庭成員,比如說你要開公司啊,或者是跟政府的合同,去拿合同、拿土地,就這種事情,秘書會去幫他們家裡面的人做。就是他不僅是幫這個官員做職務犯罪,他還要幫他家裡面的人做非職務犯罪。這樣子一來,他已經變成這個官員犯罪的一個同夥、同謀了。

當然有的時候他不用這個官員說,他自己就把它做掉了,兩個人心知肚明。那麼為什麼他不一定非得跟他說呢?因為你做了,他就知道了,他一定知道這件事情是你幫他做的。但是你不能告訴他,為什麼不告訴呢?就是叫作可否定性,就是說到時候他說我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因為你沒有告訴過他。所以他要幫他做很多很多別人想像都想像不到的那種髒活兒。

那麼這兩者的關係就變成了非常緊密的連在一起,就是說他們除了職務的連繫以外,也有很多非法的連繫,就是由於非法的行為把他們靠在一起了。這樣的話,就使得他們的命運就更緊的連在一起了。

主持人:這裡面還有一個問題,既然您剛才分析了很多關於秘書當官因循的一個政治軌跡,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是不是做好這些秘書就能夠做好官?這二者是否劃等號?

橫河:這個在中國現在的官場可能就是這樣子。因為你無非一個就是利用權勢,另外一個就是侵吞財產,或者欺壓老百姓,這個就是秘書在作秘書的時候,他每天經營的就是這樣的事情,所以到他去當正職的時候,他也是做這個事。我們講的是正常社會的官員,這種秘書的訓練是不能當的。但中國很可能他就是能當了,而且能當的很好,也沒發現哪一個人因為不稱職下來的。當然不稱職,在中國也不存在這個問題。

所以這個事情,中國整個這個系統,你就不能單獨的一項去跟國外比,是它整個系統都跟國際上不接軌的,完完全全不一樣的,所以它的運作方式,你就很難說他稱職還是不稱職。因為現在不是秘書出身的那些主要官員,難道他們就稱職了嗎?按照他們應該做的職務,他們肯定都沒有做好;但是按照黨叫他們做的任務,他一定做好了,因為他只有做好了才能保住那個位置。

所以你要看他這個位置究竟是在完成什麼樣的任務?如果按照他冠冕堂皇在外面說那些漂亮話的話,那他們都不稱職;但是要按照共產黨要求的話,那可能他都稱共產黨的職。

主持人:既然分析到秘書當官這樣一個非常奇特的現象,這裡邊確實有很多謎團。其中有一個問題我也想請教您,就是說這些個現在的官員,為什麼接下來會安排自己的秘書去當官?您覺得這背後他是怎麼樣一個想法?

橫河:如果大家記得的話,鄧小平剛剛上台沒有多久的時候,大概是70年代末的時候,就是打越南戰爭前後。那時候打完越南戰爭以後,就在地方上和軍隊裡面都開始了一個接班的事情,讓老幹部退休,然後讓新官員上來。

那時候因為改革開放還沒有完全開始,所以那時候官員即使有特權的話,那些特權實際上是個人的生活特權和政治權力,它沒有這麼多的利益集團的那麼龐大的利益在裡頭。因此他們退休以後就出現了一個嚴重的問題,就叫「人走茶涼」,就走了以後沒人理了。所以那時候老幹部經常是一退休以後,過2、3年人就不行了,突然之間就從車水馬龍到門庭若市,沒有人了,然後誰都不去了。

但是現在這些官員沒有這個問題了,為什麼呢?他把這個秘書去安排到一個重要的位置,在他自己的權力範圍之內,安排到一個重要位置上去。那麼如果他退休以後,他為什麼要安排他去?是因為讓這個秘書繼續照顧他家族的利益,經濟上的利益;另外一個,要在位置上利用他的權力阻止對這個官員的調查,就是萬一人家看你沒權力了要調查,要讓這個秘書來阻止。

為什麼秘書會幫他做呢?是因為那些罪行,秘書都是同夥。如果說把這個老闆在位的時候的那些醜聞都揭出來的話,這個秘書自己的位置也坐不牢。所以他一定會全力以赴利用他手上的權力來阻止對官員的調查,而且要幫他們家庭的利益搞得好好的。這是安排他們去做的一個主要的原因,就是為了保護他的利益,而他因為是同夥,所以這個人選應該比選任何人都要可靠得多,因為這是利益結合在這裡頭。在1980年代初期之前,還不存在這樣的問題,那時的權力和後來的權力性質不一樣。

主持人:我們還注意到,由於周永康秘書幫的被揭露,對他們形成團夥的概念有一系列的指控。如果從這些指控來看,對於這些從秘書上來的官員,類似指控是否是常態?您怎麼解讀?

橫河:對,這是常態。對他們的指控,全都是嚴重違紀、違法,違紀指黨內;違法就是指法律方面,還有就是受賄;這次多了幾個,通姦、和女人保持不正當關係等這一類。

主持人:而且「通姦」這個詞好像是第一次用到。

橫河:對,第一次出現。這些秘書所犯的罪行,說起來就是中共腐敗官員的典型罪行。因為這一批人是從秘書升上來的,我們只談秘書,秘書這個階層之所以能升上去,是因為他操作這些違法亂紀的事情才能夠上去的,上去以後,他駕輕就熟,連學都不用學,自然而然把原來那一套就用上了,比例非常高。

周永康的秘書幫,我們現在知道的是六人,據說應該還有一個,這一個秘書不一定就是乾淨的,只是現在沒把他揪出來。比例相當高,至少在80%以上,大部分的秘書,只要時間來得及,都會安排到領導崗位,而且都會犯貪腐的錯誤,都有貪腐的罪行,這已經是常態而且幾乎是100%,幾乎沒有例外。

這個現象,當然與中國官場上沒有乾淨的官員是相對應的。從這個地方來看,他們的權力勾結和貪腐已經變成了是很正常的現象,在官場當中是常態,不這麼做是異類。因此也就不存在這種人在官場上貪腐必須鋌而走險的問題;如果官員要想保持不犯罪、不去做這些壞事,那是要鋌而走險。所以我們現在看到有很多倒台的官員,他在這個位置上不這麼做都不行,他不這麼做、想保持清廉是很危險的;但是要想貪腐卻是很容易的。

主持人:周永康的秘書幫派、團夥可以說是窩犯一鍋端,秘書幫的覆滅究竟背後又說明了什麼?您怎麼解讀?

橫河:對於周永康,到現在為止都沒有公布,大家都等著它的公布。從目前情況來看,查他的軌跡是從石油幫開始的,當中隔開國土資源部,他在那個單位的時間不長,然後到四川省,然後到公安部中紀委,就是這一條線查過來,最後就到了秘書幫。我們可以看到實際上是從越遠的地方、外圍向內部圈進來,一圈一圈地縮小,最後縮到秘書幫。在外圍都沒有任何隔在秘書和周永康之間的東西了,沒有,就到最後一步了。我認為這就是收關了,最後一步收關了。

在7月1日,所謂共產黨的生日的前一天和後一天,6月30日和7月2日,一共公布了兩批,前一批是四個人,後一批是三個人。如果前一批的四個人除了徐才厚以外的三個人,兩個是石油幫的,一個政法委的李東生;7月2日的三個都是他的秘書。從石油幫、政法委到他的秘書幫,一共公布了七個人,有六個是跟他有關的,這就不能說是偶然的了!

主持人:現在很多媒體也在討論,如果秘書幫被一鍋端,是不是下一個就輪到了幫主呢?我們也注意到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現象,新華網的博客文章中說,要去調查像法國前總統薩爾科齊似的大老虎。它的用詞也非常的有意思:這些貪官究竟是誰培養起來的?是不是故意行為?要去查背後。同時還說:即使調查像薩爾科齊這樣的前總統,如果在中國的話,也不會抹黑,也不會給政府造成負面的影響。您覺得中共官方媒體透露出來什麼樣的信息?

橫河:薩爾科齊肯定不是周永康,周永康只是在九個常委當中最後一名;薩爾科齊是第一位。要查前朝的第一位的話,那毫無疑問江澤民是前朝的第一位;胡錦濤不足以成為這麼強大的一個派系、擁有這麼大的權力。而且大家都知道,胡錦濤當政期間基本上是做「兒皇帝」,做江澤民的兒皇帝。所以要是講大老虎、最大的老虎、比喻成薩爾科齊那只有江澤民,其他人不能進行這樣的比較。

主持人:非常感謝橫河先生的點評、分析。感謝觀眾朋友們的收看,我們下次節目再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