胥志義:兩種效率——也論民主與效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近些年來,中國經濟快速發展,西方國家經濟增長減緩。主流意識形態抨擊西方民主制度的理由轉向效率。認為民主制度缺乏威權(專制)體制的決策效率,由此帶來經濟效率不如威權體制國家。這裡不討論西方國家經濟增速降低是不是經濟效率降低,威權國家經濟增速很快是不是經濟效率提高(在我的《中國奇蹟與美國危機》和《西方危機是制度危機嗎?》兩文中有詳盡分析),而來研究,民主的功能以及與效率的關係。

一,民主的功能

民主是什麼?當然有很多理解和學究式的定義,但從功能的角度看,顯然是一種權利利益均衡機制。社會是一個有著複雜社會個體利益並相互聯繫的整體,一部分人的權利利益,往往與另一部分人的權利利益相關。這種相關,有一部分人對另一部分人的壓迫和侵害,也有利益分配的糾葛,有社會個體之間的利益紛爭,也有人民與政府之間的矛盾。在專制體制下,這些紛爭和矛盾,由於缺乏個人政治權利,而得不到合理的均衡,常常會演變為暴力的衝突。

人們在漫長的權利利益的紛爭 對抗過程中,慢慢認識到只有建立以人的政治權利為基礎的民主制度,才能把權利利益的紛爭對抗納入制度的軌道,並使這種矛盾的解決趨向合理。於是人們爭取言論自由表達的權利,爭取遊行集會示威罷工的權利,爭取結社的權利,爭取選舉與被選舉的權利。這種以政治權利為訴求並得以實現的社會運動,是民主化的過程。它雖然不涉及個人直接的物質性權利,但民主化的成功,建立了民主體制,民眾獲得了政治參與權利,就使所有人物質化的權利訴求有了廣泛的可供選擇的手段。他可用言論來表達他的不滿和觀點;他可用選票來影響政府體制,法律和政策;他可用遊行罷工來對政府和其他利益集團施加壓力;他可用結社來增加對抗政府與他人的力量。當任一個體都有充分的民主權利,當政府與社會個體處於完全平等的地位,民主可帶來個體與個體,個體與政府之間相互的制衡,並通過這種制衡使社會趨近公正。

比如,西方民主制度下的工人,有組織自已工會組織和抗議罷工的政治權利,這種政治權利正是公民民主權利的一部分。當企業中出現勞資利益矛盾時,工會組織可交涉維權,工人可罷工對資本施加壓力,工人還可通過手中的選票,要求國家建立保護工人權利的法律(如最低工資、工作時間等)。馬克思說資本家對工人實行了剝削,也許確實存在,但正是由於西方國家存在民主,而且民主制度逐漸成熟,由此建立起了企業中的勞資利益均衡機制。現在的資本主義國家勞資利益矛盾還是不是不可調和?是不是會導致資本主義必然滅亡?我看不到這個跡象,相反,現在西方國家的勞資矛盾得到根本性的緩解。

民主制度不單給了工人民主權利,也給了資本家以權利,最重要的是私有財產包括生產資料財產不被剝奪的權利。民主和由民主確立的法律,不可能消滅資本和資本利潤。如果工人要求國家去剝奪私有生產資料財產和合理資本收益,資本家那怕是少數人,也一定會運用自已的民主權利,去表達,去抗議,去遊行示威,他們一定會說,我們一沒偷,二沒搶,把本可用於消費的財富用於生產,如何不能獲得資本收益?我不去買機器,高效率的現代工業企業能建起來?所以成熟的民主制度不可能消滅私有制。在民主條件下,不可能建立以公有製為表徵的社會主義體制。但民主可通過賦於每個人政治民主權利,通過權利與權利之間的制衡和反覆博弈,使社會的分配逼近公正。這種權利與權利之間的制衡,不單可以解決勞資利益矛盾,也可解決其他社會利益矛盾,如生產者與消費者之間的矛盾。

所以,民主是解決社會利益矛質,促進社會公正的方法,並不主要解決經濟效率。而解決社會利益矛質,由於其複雜性,國家不但要考慮不同利益訴求的合理性,還要反覆討論某一決策的可能性以及各種長遠複雜影響(如最低生活保障的界線)。這種決策是不能由一個人或少數人迅速拍扳的,反覆的民主討論以至於遷延時日,正是這種決策能達到基本正確的可靠方法。

二,市場經濟中,社會個體效率主要決定國家經濟效率

市場經濟是以社會個體(包括自然人和法人)為經濟發展主體。所以社會個體的效率決定整個國家的經濟效率。你見過那個國家,社會個體,包括企業決策效率低,帶來經濟效率低,只是國家級別的經濟決策(比如說寵觀決策)效率高,這個國家經濟效率能很高?美國的經濟效率高,是微觀經濟效率高。社會個體為了掙錢,要求決策迅速,也一定會帶來決策迅速,因他使用的是自已的錢,決策失誤也由個體承擔。完全的自主決策,效率必然高。不高,錯過了市場時機,還有什麼經濟效率?當然,他也受其他社會個體影響,比如要買地建廠房,但市場本身就有土地出賣,按市場規律辦即可。並不會影響其決策效率。

公有制與計劃經濟則不同,政府直接是經濟發展主體,是微觀經濟活動的推動者和承擔者,當然也需決策迅速。否則經濟活動不可能有效率。如果實行民主決策,由於使用的是全民的錢,而全民對如何使用這些錢,各有各的看法,很難統一,由此帶來決策遲緩,影響經濟效率。所以實行公有制與計劃經濟,又實行充分的民主,尤其是經濟決策民主,可能確實會出現由於決策遷延時日帶來的效率低下。為了達到效率,一定會反對民主,特別是經濟民主。但這只是公有制與計劃經濟條件下的矛盾,如何能扯到實行市場經濟國家的民主上去?西方的民主制度並沒有妨礙社會個體決策,當然也不可能妨礙他們國家的整體經濟效率。

社會個體決策不但決策迅速,而且決策的正確性即總體效率遠高於政府官員決策。A,個體決策是個體承擔責任。資本家決策錯誤要傾家蕩產,要跳樓,你見過那個官員決策錯誤去跳樓?所以個體決策更認真。B,個體比官員更瞭解市場需求,自身優勢與劣勢,因而決策更具科學性。他們決不會有什麼「面子工程」等等這樣的荒謬決策。C,個體決策錯誤由個體買單,只有當社 會存在扛桿率並扛桿率較大時,才會使個體錯誤波及社會。但仍是個體承擔主要責任。官員決策因為使用的是全民的錢,因而扛桿率無窮大,任何一項決策失誤,都 由全社會買單。所以決策失誤會造成國家整體經濟效率下降。

實踐也已經證明,實行市場經濟同時又實行民主的國家,民主並沒有影響他們的個體 決策,它們國家的總體經濟效率並不低下。反而是實行公有制與計劃經濟的國家,不管有沒有民主,經濟效率都很低。西方國家的先進與社會主義國家的落後充分證明這一點。毛澤東足夠獨裁,沒有誰影響他決策,不但決策迅速,而且一夜之間,便可貫徹全國,他使中國經濟發達起來了?

實行市場經濟的國 家,政府也要作一些與經濟有關的公共事務決策,如修建一條公路或鐵路。民主確實會影響這種決策,決策難以迅速。公共事務搞得好不好,也確實會對國家整體經濟效率產生某種影響。比如當公路成為一個地方經濟發展瓶頸時,久議而不決,確實會影響這一地區的經濟發展。但任何公共事務,只是服務於經濟發展,並不是經 濟發展本身。公共事務的決策對整個國家的經濟效率有一定影響,但並不主要的決定這個國家的經濟效率,市場經濟國家效率的核心是個體效率。

三,「掠奪性」帶來的效率與「進步性」帶來的效率。

現在我們討論民主與效率,不但討論決策快慢,而且討論決策的執行力。威權(專制)體制具有強大的執行力,因而不但決策高效,而且執行高效。在一個不同利益主體相互密切關聯,具有利益對抗的社會中,如果用強大的政府力量去推行決策,必會侵害其他利益主體,這些利益主體會進行反抗,此正是民主的表現之一。所以民主國家政府的執行力就會大打折扣,由此影響效率。西方國家建一個機場,不但由於使用的是全民的錢,議會爭論不休,而且如果政府不依買賣自由的市場規惻辦事,還會受到機場建設地相關利益主體的對抗,使決策難於執行,影響效率。而專制體制可以通過國家強力壓制相關利益主體的對抗,從而產生高效率。但這種效率是通過侵害其他主體的權利利益達到的,我把其稱為「掠奪性」帶來的效率。中國現在城市化建設的高效率,正是這種「掠奪性」的高效率。它以低價補償和強制拆遷為代價。

不管歷史還是現在,實行市場經濟還是計劃經濟,都會出現這種由「掠奪性」帶來的經濟效率。比如英國歷史上的圈地運動,使英國的工業化過程既充滿血腥暴力,也達到工業發展的高效率;比如早期的資本主義工業企業,資本家通過使用童工,延長工人勞動時間,剋扣工人工資等壓榨手段,帶來企業的高利潤和快發展;比如,權力經濟帶來的行政壟斷企業,通過壟斷價格壓榨消費者,獲得高額利潤;比如,所謂血汗工廠的血汗產品所具有的強大競爭力(也是效率的一種體現),就是以工人的低人權和被壓榨為代價。

民主既是一種通過賦於民眾政治權利,建立利益均衡機制,促進社會公正的方法,必然反對這種「掠奪性」帶來的效率。可以說,如果中國是民主制度,中國的城市化建設確實不會有現在的高效率。顯然,現在主流意識形態所說的民主等於低效率的效率,是指這種「掠奪性」效率。其實,效率還有另外一種表現,即通過技術進步管理進步帶來的高效率。一種新產品的出現,可以給企業帶來巨額利潤,機器化自動化的生產,更是成幾何級數的提高了企業的生產效率。我把這種由技術管理進步帶來的效率,稱為「進步性」帶來的效率。

即使是民主國家,由於民主均衡個體利益,促進社會公正是一個長期博弈的過程,所以民主雖然反對「掠奪性」效率,卻不可能立即消滅「掠奪性」效率。西方國家現在工人的高收入,正是工人與資本之間的長期博弈帶來的。但民主制度在逐漸降低和消滅「掠奪性」效率的過程中,也在逼迫生產者追求「進步性」效率。你不要通過侵害和壓榨其他利益主體來達到你的效率,卻不反對,甚至逼迫和促進你去追求「進步性」效率。所以,民主等於「掠奪性」的低效率,卻不等於「進步性」的低效率。相反,從深層次看,民主所內含的自由,是社會創新與進步的不竭源泉。民主雖不直接等於但間接等於「進步性」高效率。美國的創新力與中國相比,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下,正是美國實行了民主自由,而中國仍是專制國家

任何國家的發展過程,都會出現這種「掠奪性」效率。但這種效率是剝削壓迫的表現。中國那些被強拆了房子的人,難道沒有受到剝削壓迫?所以不符合公正。我們不能去維護這樣的城市化效率。為了維護這種效率去反對民主,不但使社會不能逐漸走向公正,而且會使一個國家產生依賴這種「掠奪性」效率來取得經濟快速發展。「勞力成本的提高(即勞力收入的提高),將使中國產品在世界失去競爭力」,正是這種依賴思維的體現。它無法使中國的經濟增長,由依賴「掠奪性」效率,轉變為依賴「進步性」效率上來。而「掠奪性」效率,並非真正的效率,只有「進步性」效率,才是效率的根本體現。

中國血汗工廠生產的血汗產品,在價格上壓倒了西方國家的非血汗產品,於是中國「崛起」了,中國有些人像打了雞血一樣興奮起來,但這很光彩麼?這倒不是說中國不可以通過這種方式發展,事實上,世界上的很多落後國家,都是通過這種方式發展起來的。如日本、台灣等。而是說,長期維持這樣的發展,依賴這樣的發展,中國就不可能真正崛起。而要使中國經濟增長轉向依賴「進步性」效率的提高,就要盡快實現民主自由。(有少部份刪節)

文章來源:作者提供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