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禁聞】7月10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07月11日訊】【中國禁聞】7月10日完整版

提要
妻子軍團街頭崛起 中國面臨轉折點
笑侃中共高官落馬 李承鵬被封帳號
美中對話結束 大量關鍵問題雙方各持己見

紐時:中共黑客盜取聯邦僱員信息

美中關於網絡黑客的爭論再起爭端,美國《紐約時報》7月10號報導說,美國政府高級官員表示,中共黑客今年三月入侵了美國政府人事管理局的電腦系統,目標是正在申請絕密安全的成千上萬聯邦僱員的個人信息。

這名官員說,聯邦當局在察覺黑客入侵後,雖然阻止了他們,但目前不清楚黑客深入該機構系統的程度。

消息公布之時,美國國務卿克里正在北京參加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而網絡安全正是議題之一。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按照中共一貫的做法,對有關指控矢口否認。

社科院擬擴招馬基生 被譏「五毛院」

在中國價值多元化和意識形態對立的情況下,中共最近再次高調宣傳要加強所謂「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

據中共喉舌媒體《人民日報》7月10號報導,中共「社科院」決定從今年起每年招收百名所謂「馬克思主義理論」專業博士生,聲稱是要鞏固社科院作為所謂「馬克思主義陣地」的地位。

消息發出後,立刻遭到一些大陸網友的嘲諷,有網友說,社科院應該改名為「五毛院」。

中國炫富女郭美美 被警方抓捕

三年前因在網上炫富,而一夜成名的中國女子郭美美,據報已經被北京警方抓獲。北京警方官方微博賬號7月10號證實了這個消息。

北京警方公布的消息說,7月9號,警方抓獲了8名在世界盃期間組織賭球的嫌疑人,郭美美是其中之一。

警方表示,郭美美對參與賭博的事實供認不諱,但是沒有透露進一步詳情,包括賭博金額。

編輯/周玉林

妻子軍團街頭崛起 中國面臨轉折點

去年3月以來,中共對國內民眾的打壓日益嚴重,隨著一撥一撥的男子鋃鐺入獄,他們的妻子也一撥一撥的站出來控訴國家暴力。日前,原《炎黃週刊》編委笑蜀撰文指出,當「街頭妻子軍團」崛起,帶動整個社會,一起絕地抗爭,中國實現和平轉型的日子就不遠了。

7月9號,美國《紐約時報》中文網發表評論文章《街頭飛蛾撲火的妻子們》。作者笑蜀在文章中指出,今年「香港七一大遊行」,有個小小的身影特別引人矚目,那是汪豔芳的身影。她在香港街頭舉牌,懇求公眾關注她的丈夫唐荊陵。

唐荊陵是廣州知名維權律師,因關注人權、推動「非暴力不合作運動」等,長期遭到當局監控、軟禁和「強迫失蹤」。6月21號,他因涉嫌所謂「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遭到逮捕。

文章說,唐荊陵被捕後,汪豔芳不但沒有畏縮,反而以空前的勇猛、剛烈,站了出來。當局把一個弱女子,變成了不惜「飛蛾撲火」的街頭勇者。

廣州律師唐荊陵妻子汪豔芳:「我是希望大家關注唐荊陵這個事件,他所推動非暴力不合作,沒有違反中國的法律,當局是以唐荊陵寄給朋友們關於非暴力的5本書為逮捕的依據,而且拿這5本書想說明他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一個依據,這個是很可笑的。」

會計出身的汪豔芳,相信自己的丈夫投身的事業是善的,因而無條件支持丈夫。唐荊陵被砸掉律師飯碗,她也被砸掉會計飯碗。2011年,唐荊陵被廣州當局密捕,她也遭國保囚禁,甚至一度遭暴力對待。

汪豔芳:「我不知道目前他的情況怎麼樣,他剛開始進到監獄裡面,受到警察的踢打,目前律師也沒辦法會見,所以我非常擔心。我希望共同的來呼籲,關注這些被關押的這些良心的人士,他們只是為了這個社會能夠更好的,向良性的社會去發展。」

笑蜀在文章中指出,汪豔芳並非偶然個案。隨著中共去年3月對公民社會的全面鎮壓,街頭開始崛起一個從未有過的「妻子軍團」。

去年8月,廣東維權人士郭飛雄在廣州被抓。他的妻子張青在「英國廣播公司(BBC) 」發佈致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的公開信,她控訴施加於她丈夫身上的國家暴力,從此張青一直奔波在救援的第一線。

上個月,唐荊陵的戰友王清營同案被捕。他的妻子曾潔珊,第一時間發表公開信:《我們不害怕,也不逃避》。曾潔珊坦然宣稱:「相信丈夫王清營和眾多仁人志士的選擇是對的」。之後,曾潔珊多次走上廣州街頭舉牌,呼籲無罪釋放她的丈夫。

6月19號,要求官員公布財產的江西新余三君子劉萍、魏中平、李思華被重判。據了解,劉萍的女兒廖敏月曾經反對母親的行為,但最終還是堅定的為母親維權。

江西新余三君子劉萍女兒廖敏月:「我母親做這些事情,就算是我阻攔,也不能改變他們會構陷,會對我母親進行政治迫害這些事實,如果早知道這樣子,而且我當時是真的不知道我母親到底在做甚麼,因為她從來不跟我說。」

6月20號,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理由,要求廖敏月交出護照。

廖敏月:「一個女兒為自己母親說一些正義的話,呼籲大家營救,被認為是尋釁滋事,或者是有其他的一些不妥的地方,我覺得當局是非常、非常脆弱的,也是非常可笑的。」

廖敏月認為,中國必然會走向民主和憲政,因為這是歷史所趨,無法阻擋。

廖敏月:「了解真相的要把自己知道的真相告訴別人,就像我母親也是去做推動民主進程這些事情,可能前期會遭到迫害,但是我覺得一定會有效果的。」

笑蜀在文章中指出,汪豔芳在香港街頭的那個身影並不孤單,只是「街頭妻子軍團」的側影而已。這是整個國家的恥辱。但是這恥辱可以是催化劑,可以是中國和平轉型的轉折點。今天的中國,正接近這個節點。

採訪/朱智善 編輯/陳潔 後製/李勇

香港西藏電影節 6片公映記錄實境

第二屆「西藏電影節」,日前在香港舉行,有6部記錄片和故事片公映,影片主要介紹西藏境內的真實處境。目前居住在北京的社會活動家胡佳,專門為香港「西藏電影節」錄製視頻講話。本臺記者10號採訪了胡佳。接下來一起去了解。

第二屆「西藏電影節」主辦方,9號開始在香港尖沙咀「1908書社」,公映6部記錄片和故事片。包括出自奧地利丶印度丶西藏及中國獨立導演的《遠離西藏》丶《再見西藏》丶《夢見拉薩》丶《無畏》丶《對話》丶《被封鎖的對話》等。

香港「西藏電影節」影展的主持人許先茗,也是香港援藏團體——「香港與西藏同行」的負責人,他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表示,這6部人權電影不作商業用途的播放,這次公映是希望擴大人們對西藏問題的認知。

他說:「大家的目地是在香港推動西藏的事情,知道藏人在境內和境外流亡的情況,嚐試了解藏人的思想。」

北京社會活動家胡佳:「恭賀香港第二屆西藏電影節開幕﹗我覺得整個藏區和香港一樣,都是要要求完整的自治。港人治港,藏人治藏我覺得也應該順理成章的。其實中國現在根本就沒有所謂叫民族去自治這樣的一個政策,所有的管治都是掌握在共產黨漢人的手,不是掌握在漢人,是共產黨漢人的手裡。」

6部影片中,紀實片《無畏》(《Leaving Fear Behind》又名《遠離恐懼》),是第二次在西藏電影節上播放。許先茗表示,今年重播《無畏》是為了特別向頓珠旺青致謝。

《無畏》的製片人頓珠旺青(Dhondup Wangchen)和果洛久美(Golog Jigme),在2008年3月10號送出他們的影帶不久後,雙雙被捕。2009年底,頓珠旺青被判6年徒刑,罪名是「顛覆國家政權」。上個月(6月)5號頓珠旺青剛出獄。

西藏作家雪蓮:「西藏的真實還是被掩蓋﹗雖然這一次西藏電影節在香港反映了西藏一個側角,很小的一個角,是真實的一方面,但是更嚴峻的西藏情況正在發生,很多都被掩蓋。很多人由於各種事情被無辜的殺害、被監禁、毒打。更嚴峻的現實不被外界所了解。」

而記錄片《對話》,是民族問題研究者王力雄在2011年1月,組織大陸維權律師江天勇和滕彪,邀請遠在印度達蘭薩拉的達賴喇嘛,通過網絡視訊所進行的一場「藏漢對談」記錄。

事後王力雄透露,在這場對話後不久,爆發了「茉莉花事件」,整個中國的氣氛緊張。江天勇和滕彪也遭到當局的逮捕關押。

正當第二屆「西藏電影節」在香港舉辦期間,北京也舉行了第六輪的「美中戰略與經濟對話」,而王力雄的妻子——藏族女作家唯色遭到中共軟禁。唯色曾獲得美國國務院頒發的「國際婦女勇氣獎」,「英國廣播公司(BBC)」引述美國國務院女發言人普薩基的話說,美方曾邀請唯色和另一名中國獲獎人,出席一個有關婦女問題的私人晚餐。

10號,唯色在網路社交平臺「推特」上表示,「我家門口的便衣已撤。這次軟禁結束了。很顯然,這次軟禁是阻止我出席美國使館方面邀請的晚宴。正如BBC報導的。」

胡佳:「共產黨它好像覺得說,唯色如果去了那裏的話,就讓它演變得很難堪,但是實際上它禁止唯色去私人性的聚會,國際主流媒體均有報導,它就涉及到一個民族(藏人)被壓制的現狀,而且涉及到一個國家的公民基本的交往的權利、言論的權利受到打壓,而且對於美國國務卿這樣的政府高官,公安部門、國保部門都能夠採取如此的行動,可以想見它是多麼的自以妄為。」

胡佳質疑,中共政權憑甚麼禁止一個中國公民參加私人的餐會﹖唯色既不是犯罪嫌疑人,也不是被羈押在牢獄中的人。評論指出,對唯色的軟禁,足以證明,中共對藏人的基本人權,言論自由的打壓,仍在持續。

採訪/陳漢 編輯/周平 後製/周天

笑侃中共高官落馬 李承鵬被封帳號

以敢言著稱的中國知名作家李承鵬,被網民暱稱為「大眼」。7月7號,他的微博帳號突然被註銷,引發輿論震盪和各種猜測。李承鵬賬號被封只是當局一時惱怒?還是考慮已久?下一步又會如何?面對黨報《環球時報》對於李承鵬被銷號的幸災樂禍,李承鵬好友擔憂,他的帳號被封是牢獄之災的前奏。

「大眼」李承鵬是大陸知名的社會評論家、雜文家、暢銷作家,和網路意見領袖。他常常以幽默的筆調針砭時弊,文字瀟灑又不失智慧,敢於言表,因此多次被當局「封殺」。

不過,導致「大眼」這次被當局徹底「蒙上眼睛」的原因,到底是甚麼?

查看李承鵬被銷號之前的微博言論,也許可以發現引發當局惱怒的蛛絲馬跡。

6月30號,李承鵬發表了一則帖子,對於徐才厚等四名中共高官,在建黨日前夕落馬進行嘲諷。

李承鵬:「傳統慶生節目,由新黨員集體入黨改為老黨員集體入獄了:開除軍委原副主席徐才厚黨籍,開除國資委原主任蔣潔敏黨籍,開除公安部原副部長李東生黨籍,開除中石油天然氣集團原副總王永春黨籍。甚麼世界盃1/4淘汰賽弱爆了,甚麼時候踢決賽,全國人民都很期待。」

在7月1號,李承鵬又發表一篇微博,還是針對徐才厚等人落馬。

李承鵬:「誰提拔的他們?誰監督的他們?誰縱容的他們?誰其實也是版本不同的他們?這些問題不搞明白,動輒歡呼雀躍,我們就在幫助他們源源不斷地製造他們。」

近期針對落馬「大老虎」的言論,就是導致李承鵬賬號被封的原因嗎?

記者7月9號致電李承鵬時,他正在「養精蓄銳」等著看世界盃,心情似乎挺平靜。

李承鵬:「我現在正在睡覺,我正在睡覺,看世界盃。有甚麼情況看我委託朋友發出的文章好嗎?」

但李承鵬的好友,旅居荷蘭的時政評論員李劍芒卻表示,對李承鵬的打壓其實早已有徵兆,很早以前就傳出一份黑名單,李承鵬首當其衝。

時政評論員李劍芒:「你要看整個這幾個月發生的事情,你可以注意到,一直在打李承鵬。從劉漢開始,說李承鵬是劉漢的爪牙,然後到疆獨,到最後,現在實際上把他跟六四又掛上了。所以封他號是必然的。」

李劍芒認為,李承鵬被封殺造成的效果並不利於執政當局,因此可能是中共內部某些派繫在攪局。

李劍芒:「我猜有一種力量在拚命的把現在當局和知識界的關係拉開。涉及到很多大V們,知識界像賀衛方,像於建嶸這些人都被打。這種打到底是誰的目的,要幹甚麼,不太清楚,因為你要從當局的角度來說,打這些人的話就太愚蠢了。」

李劍芒分析,政法委很有可能就是攪混水的人。

李劍芒:「政法委已經處於一種人人自危的狀態,這個部門現在動的很厲害。所以在這裡面互相攪局的可能性,動機它肯定是存在的。」

李劍芒指出,在上訪村長錢雲會遇害事件之後,中共意識到網路大V的號召力,因此開始大力打壓,這是一個系統性的戰略。

李劍芒:「你像韓寒基本上老實了,不說話了。賀衛方去年底幾乎要退出微博,李開復已經沒了。薛蠻子被弄得灰頭土面。現在就剩一個李承鵬。不但沒打下去,他的人氣還越來越旺。這個從共產黨的角度來講,不能容忍的。」

在李承鵬微博被銷號之後,黨報《環球時報》發表署名單仁平的評論文章說,「『李承鵬模式』在中國不可能無限地走下去,當它突破了底線時終將受到制約,這已是越來越清晰的現實輪廓。」而據媒體披露,單仁平就是《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的筆名。

李劍芒擔憂,幕後策劃者不僅僅是要讓李承鵬銷號,而且要把他送到監獄裡去。《環球時報》所謂「突破底線」之說,其實暗藏殺機。

採訪編輯/秦雪 後製/李智遠

美中對話結束 大量關鍵問題雙方各持己見

7月9號到10號,第六輪「美、中戰略與經濟對話」,和第五輪「中、美人文交流」高層磋商在北京舉行。中方有中共領導人習近平致開幕辭,美方有國務卿克里參與。雙方在大量關鍵問題上各持己見,國際媒體評價認為美、中對話缺乏實質性的結果。讓我們一起去聽聽專家們的解讀。

習近平開幕辭的題目是「努力搆建中、美新型大國關係」。美國國務卿克里在9號的發言中說:「我認為,新型大國關係不能只靠語言來界定,而是應該由行動來界定。」

習近平在開幕式上首次點明:「中、美對抗對兩國和世界肯定是災難」。

美國雜誌《中國事務》總編輯伍凡:「談了兩年沒有任何進展,現在反而『搞對抗變成災難』了,可見這個問題是向惡化走,不是向正面走。『災難』過去從來沒有用過。它已經遇到了美國對它施加非常大的壓力,它就認為有對抗的可能性了嘛,所以才講是災難了。」

這次「美、中戰略與經濟對話」的重點議題,有貨幣改革、北韓問題和雙邊投資協定等。

旅美時事評論員藍述認為,對比前蘇聯和西方民主國家「針鋒相對」的「冷戰型」關係,中共現在所熱衷的所謂美、中新型大國關係,最大的不同就在於利益上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北京最根本的目地是要維護政權。

旅美時事評論員藍述:「中共它在價值體繫上它不可能和西方談到一塊去,這是毫無疑問。那麼在這種情況之下,中共它所謂的新型大國關係,就是通過讓利——向西方的國家輸送利益。從而讓西方國家不在人權、價值問題上去指責中共。它就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來自於西方的這些對中共的壓力。」

不過,美國官員會後透露,雙方在領土主權爭議上各持己見。克里認為,中方犧牲區域和諧穩定,來解決領土主權問題,是無法接受的。但中方並不讓步。另外,在人民幣匯率的問題上,美國財長雅各布•盧表示,人民幣匯率由市場決定,這對中國經濟發展很重要,而中共副總理汪洋提出,金融改革需要掌握適當速度。

除此之外,中方期待美、中加強反恐合作,加速雙邊投資條約的談判﹔美國則希望中國放鬆管制,讓美國公司在華有更公平的競爭環境。

世界媒體大量報導這次會談。《路透社》評價:「這種年度會談已經進入第五個年頭。至今為止,會談沒有達成多少實質性的協議。」

美國雜誌《中國事務》總編輯伍凡看到現在美、中兩國,無論在經濟、環境、能源和人權等方面,雙方都不肯放棄基本利益。他認為,雙方做不到超越意識形態的不同,真正結成新型大國關係。

伍凡:「中共不可能放棄它的底限——共產黨專政。中共所謂新型大國的關係就是:我的核心力量你不能碰的,這是第一﹔第二我北京想要的你美國一定要給我,不給那就不是新型大國關係。就是『我的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

美國《彭博新聞社》針對中方所期待的「新型大國關係」說:「這種公開的宣言,跟雙方日益戒備彼此的戰略意圖和戰術等各種跡象成對比。」「中國擔心歐巴馬政府推行外交政策再平衡,將戰略重心向亞洲轉移,目地是遏制中國在亞太地區日益增長的影響力。」

北京去年11月在有爭議的海域上宣佈成立「東海防空識別區」,並在南中國海建起石油鑽井平臺。

《彭博》表示,中共當局認為,中國與日本和菲律賓有海洋權爭議的時候,美國偏向它的這兩個盟國。

另外,美、中雙方的疑慮還包括﹕美國在5月起訴了5名中共軍官,指控他們通過電腦網絡盜竊美國的商業機密。而中共取消了原定於本週舉行的網絡安全會議。

採訪編輯/唐音 後製/陳建銘

央視爆中行洗黑錢 對掐為哪般

日前《中央電視臺》,播出了21分鐘的報導,披露中國銀行造假洗錢黑幕。那麼,一直拒絕加入國際反洗錢組織的中共,為何突然如此高調的揭露自己銀行洗錢?請看分析報導。

日前,央視在一則超過21分鐘的報導裡,非常詳細的披露,中國銀行的工作人員和移民中介,如何合夥幫助不符合移民條件的客戶造假,如何人為捏造客戶的收入,以及如何規避中共外匯管理局監督,讓大量資金外逃的整個過程。

中國銀行某支行的工作人員:「別管您的錢有多黑,多見不得光,銀行都有辦法給你洗白,並且安全的弄到國外。」

報導披露,移民中介為客戶做假的收入合同,而中國銀行則想辦法幫客戶洗錢。比如,客戶先把移民資金存入銀行,銀行就可以通過存單質押業務,再把這筆錢貸款給客戶,來解釋移民資金的來源。

報導稱,越來越多的客戶藉著移民的名義,通過這條灰色通道,偷偷向海外轉移資產,而利用這一手法的政府官員更是太多太多。

報導還強調,如今中行旗下專門面對高端客戶的私人銀行,已經開始自己扮演起移民中介的角色,從找投資項目到換匯打款,為客戶提供所謂的投資移民「一條龍」服務。

《鳳凰網》十大博主之一王思想:「這個肯定不是一個媒體的自主行為,這點是毫無疑問的,肯定是背後有人在指使,它肯定是一種內鬥,肯定又是要搞某一個人,拿這個作為一種手段而已,而與反洗錢沒有關係。」

中國目前是一個外匯管制國家,每個中國人每年最多只能換匯5萬美元。而央視說,中行可以通過一個名為「優匯通」的業務,繞開外匯管制,把人民幣先匯到國外,再由中行的國外分支機構兌換成外幣,幫助客戶無限額的兌換外幣。

然而這個「優匯通」是一項「見不得光」的業務。在中國銀行的官方網站上,並沒有關於「優匯通」無限換匯業務的介紹。北京支行的員工表示,這項業務是和移民中介合作,不做任何對外宣傳,除非客戶主動來問,他們才說。

報導說,廣州越秀支行開展優匯通一年多,「優匯通」移民匯兌業務,就做了60億人民幣出去,而這個數額還只排在各個支行中的第五名。

報導引用中信銀行國際金融市場專家劉維明的話說,「優匯通」造成的大量資金外流,會對金融體系造成影響。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中共對資金大量的外逃,挺不住了。近年來,中國外逃的官員也好,乾淨的富豪外逃也好,這些資金大筆流出,對中共的金融穩定估計造成了衝擊,央視在這個時候,對央行進行批評的話,外匯流出以後限制可能會馬上實施,對中國老百姓想要移民海外,機會的大門已經開始關上。」

面對央視的指控,中國銀行在官方網站及官方微博聲明澄清,不過很快又刪除了有關內容。

隨後,據稱有習近平背景的《財新網》,以「中行澄清央視報導「優匯通」非地下錢莊式業務」為題,對央視的報導進行了反駁。《財新網》稱,央視報導中說,外管局和反洗錢司曾經入駐中行,中行因而停止過「優匯通」,但中行相關人士說,並沒有這樣的事。

而央視在報導中,引用平安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鍾偉的話,稱「優匯通」洗錢過程「已經是違反現有外匯法律法規制度的根本問題」,《財新網》說,鍾偉已經發了聲明,稱央視的報導斷章取義,對此深感不安。

一位名為僧哥的作家評論道,在中共天朝,一切大動作其實都是圍繞著人這個核心轉的……估計這次只是在報幕,接下來會是誰呢?真令人費解。

採訪編輯/劉惠 後制/肖顏

各位觀眾,感謝您收看今天的中國禁聞,再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