芮成鋼徐才厚譚力的功夫是怎樣煉成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笑是人的本能,笑來源於內心、忠實於內心、依附於內心。笑與內心是自然、是次序、是吻合。是匹配度極高的人的一種神態。然而,現今的官員,為了苟且生存,竭力把笑與心分離、切割、撕裂,硬是活生生把原本是形神合一的笑,扭曲成假笑、陰笑、偷笑、似笑非笑,或皮笑肉不笑。

據說,最近落馬的海南省副長譚力,就是以「笑」,一舉成名的。這笑起始於5.12汶川大地震。當時,譚力任四川綿陽市委書記,大家正忙著抗災,氣氛緊張,嚴肅,悲壯。國家領導人也來了,見領導來了,像見了親人、長輩、恩人,高興了,興奮了,譚力就笑了,笑得陽光燦爛、笑得無拘無束、笑得不亦樂乎。後來,百姓看不慣了,憤怒了、輿論抄熱了、報應也來了,於是,被百姓「不懷好意」,冠名為「譚笑笑」。

如果客觀點說,譚力這笑既聰明,又不聰明。聰明的是見領導就笑,不分場合的笑,不分原則的笑。這笑顯然是獻媚,是馬屁,是奴性。但譚力不顧一切,哪怕丟失尊嚴,缺失人格,他依然要笑。因為他知道,這是官場的潛規則,殺手鐧,是上升通道的助推器。看看底下的官員,周邊的官員,上面的官員,哪一個不是在臉上玩花樣?哪一個不是這麼笑出來的?反之,講重一點,就是自虐、自慘、自殺。講輕一點,是斷自己的路,抽自己的耳光,最終,還是自己了結自己。不聰明的是,譚力本末倒置,黑白不分,昏了頭,顛倒百姓的地位,低估百姓的智商,無視百姓的人性本源,把百姓看成是保姆、是僕人,是可以欺詐的工具。因此,在大災、救災、死人、傷人、悲痛、哀傷的過程中,譚力的眼中、心裏,依然固執認定,領導是衣食,是父母,是長輩,是前途、是美景。由此,譚力情不自禁笑了,笑得開懷、笑得討好、笑得真誠,笑得目中無人! 

果然,譚力這一笑,笑出了效率,笑出了喜訊,笑出了結果,笑出了他想要的。不久,譚力福星高照,從綿陽笑到海南,當了副省長,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夠威武的。然而,冥冥之中總有鐵律,大千世界總有規則。脫離實際,違背民心、陰奉陽違、言不由衷的笑,由於背離規律、異化人性,很難固化,持久。其結果,周而復始、惡性循環的笑,直把譚力笑到被查,說不定這笑的後果,還會笑到被送進牢獄!

下面,不妨再看看,那些才被拿下的官員、及高級記者的笑。萬慶良,他的笑,看似淳樸、憨厚,但內心卻圓滑和極度骯髒。徐才厚的笑,看似斯文、和藹。但內心卻貪婪和充滿野心。蘇榮的笑,看似自信、有風度,但內心卻精於算計、老奸巨猾。芮成鋼的笑,看似矜持,沉穩,但內心卻沉澱著複雜、敏感,且具多重人格。

其實,說白了,官員的笑,往往與制度捆綁在一起。有什麼樣的制度,官員就有什麼樣的笑。制度是培訓中心,官員就是學員。制度是溫床,官員就是種子。制度是鏡子,官員就是鏡中的人。制度是祖宗,官員就是祖宗的連體。可見,官員被畫地為牢,被蒙在一個罐子裏後,就走樣、變形、扭曲。因此,官員的笑,通常就顯得,多可憐、多可笑、多可惡、多悲情了!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