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關心】從「一戰」百年談「集體自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4年07月15日訊】【世事關心】(295)從「一戰」百年談「集體自衛」:日本解禁集體自衛權,是邁向正常國家的一小步,還是改變地區安全形勢的一大步。

七月一日晚,日本內閣會議正式決定修改憲法解釋,解禁「集體自衛權」。這一消息一石激起千層浪。一面是中韓兩國對此發聲反對,一面是美國、澳洲和南亞國家紛紛支持。

日本離放棄和平主義有多遠?這一決定對亞太格局有多大影響?是邁向正常國家的一小步,還是改變地區安全形勢的一大步?

我是蕭茗,這裡是《世事關心》。7月28日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100週年紀念日。7月1日日本內閣通過了解禁「集體自衛權」的解釋。「集體自衛」又稱「集體防禦」,在國際政治中歷史悠久。19世紀末、20世紀初歐洲相互競爭的大國間,為了自身的安全和威懾對手,紛紛尋找盟友、締結盟約,發展「集體安全體系」,最終形成了相互敵對的軍事陣營,然而在半個世紀前,也正因為有「北約」這樣的集體防禦體系,才保護了民主世界的安全。今天由於日本政府的動作,「集體自衛」又成了一個熱門話題。它到底是福是禍,現實的意義和作用是什麼,這一集我們來探討。

一百年前六月底,薩拉熱窩幾聲槍響,奧匈帝國皇太子費迪南大公夫婦倒在了血泊之中。刺客是塞爾維亞的激進民族主義者普林西普。憤怒的奧匈帝國要懲罰塞爾維亞。然而俄國是塞爾維亞的保護國,因此俄國就要為保衛塞爾維亞對奧國作戰。德國又是奧匈帝國的同盟,奧國一旦受到俄國攻擊德國就要支援奧匈帝國對俄國作戰。可是俄國和法國又是同盟,所以法國又必須為俄國對德國作戰。在這個時刻,維持歐洲和平的最後希望是英國,英國是要選邊站、還是維持「光榮的孤立?遺憾的是,英國最終選擇了支持法國;並以德國入侵中立國比利時為由,向德國發出了最後通牒」。這樣一來歐洲列強就像被拴在一起的一串蚱蜢,無一倖免地被扯進了這場無前例的慘烈廝殺,這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戰「。這一系列連鎖反應的鎖扣,就是「集體防禦」。

根據1945年簽署、生效的《聯合國憲章》第51條規定,集體自衛權是指與本國關係密切的國家遭受其他國家武力攻擊時,無論自身是否受到攻擊,都有武力進行主動幹預和阻止的權利。比如北約就是類似概念的國家群體。「集體防禦」或「集體自衛」意味著同盟的一員受到攻擊,就等於同盟的所有成員都受到攻擊。如果發生對抗的不是兩個國家,而是兩個聯盟,那麼結果必然是戰爭規模迅速擴大。加入集體防禦的國家,初衷一般是增進自身的安全、威懾強大的對手,代價是增加了國際間軍事對抗的複雜性。

一百年間國際政治的風雲幾經變幻,集體防禦的概念在2014年七月一日再次走入了公衆的視野。這一天,日本內閣決定修改憲法解釋,解禁「集體自衛權」。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這將確保我們採取一切可能的措施來保護人民,並根據現行憲法確保和平。」

消息一出,美國、澳洲、菲律賓及部分南亞國家迅速表示支持和歡迎。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哈夫:「美國歡迎日本政府關於集體自衛權和安全問題的新政策。」

同時,這一決定也遭到中國和韓國的反對。韓國外交部發言人當天發表聲明稱:在影響韓半島安全和韓國國家利益的事項上,若沒有韓方的要求或是同意,韓方不允許日本行使集體自衛權。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洪磊也在當天例行的記者會發表評論,然而沒有使用「譴責」這個字眼,

洪磊:「日本的發展走向,歸根結底要由廣大的日本人民來決定。中方反對,日本方面蓄意製造中國威脅。以此來推進日本國內的政治議程。」

日本解禁「集體自衛權」的時事背景是中日之間僵持不下的釣魚島爭端,然而對於日方的大動作,北京的反應卻沒有很多人預想中的激烈,這又是為什麼呢,來聽一下文昭的看法

蕭茗:「北京的反應是反對通過「中國威脅論」推進日本國內的政治議程,但沒有譴責解禁集體自衛權這件事本身,語氣上和韓國還有所差異,這是為什麼呢?」

文昭:「我想因為韓國和日本分別與美國有軍事同盟關係,如果韓、美在共同執行軍事任務過程中遇到特殊狀況—比如和北朝鮮發生軍事衝突,日本需要履行和美國的集體防禦關係,就有可能捲入,甚至派兵到朝鮮半島。所以在日本解禁集體自衛權這件事上,韓國是相關國家,有一定的發言。而中共就沒有發言權了。其次「集體自衛」是任何主權國家的權利,是聯合國承認的,中共要譴責也沒有國際法上的依據。另外近期中共的外交又出現了一些軟化的姿態,由於前段時間四處樹敵外交上陷入孤立,最近又有些調整,我想這些都是原因。」

今年是一次世界大戰一百周年,以史為鑒我們能學到什麼呢,我們來聽一下文昭的分析。

蕭茗:「為了避免戰爭建立的『集體安全機制』反而導致了戰爭擴大為世界大戰,這是不是『一戰』的一個歷史教訓呢?」

文昭:「集體安全體制不能說是一個教訓。以集體防禦為目的軍事同盟關係,以前存在,今後也會存在。一戰的提出的問題是,大國如何運用自己的中立地位來達成和平。我認為一戰最大的教訓是:美國不應該參戰。」

蕭茗:「為什麼美國不應該參戰?」

文昭:「當時美國是唯一一個沒有捲入戰爭的世界大國,如果它扮演調停者的角色,那麼戰爭完全可能在1917年就結束。俄國不至於內外交困,共產革命就不會發生;德國得到一個體面的和平,不至於在巴黎和會上被極盡羞辱,那戰後德國就不會有強烈的複仇民族情緒,法西斯主義就沒有土壤。那麼20世紀人類的兩大惡魔:共產主義和法西斯主義就都不會存在。」

美國的參戰使得德、奧集團的完全失敗不可避免,但是並沒有帶來長久的和平,一次大戰結束的二十年後第二次世界大戰就捲土重來了。有時候和平、與勝利這兩個要項不可兼得。對於一戰這個具體情況來講,與其得到一個沒有和平的勝利,不如達成一個沒有勝利的和平。當然假設不能改變歷史,但是合理的假設是我們總結歷史教訓的重要途徑,它能改變未來。

雖然中共官方對日本解禁集體自衛權的反應相對「淡定」,大陸媒體卻充斥兩種截然相反的聲音,一是日本將重啓「戰爭之門」;另一種是內閣的決定在日本國內也遭到大量反對聲浪。事實真是如此嗎?日本人的國民心態到底是怎樣呢?

根據日本經濟新聞和東京電視臺於5月23~25日實施的輿論調查顯示,對於修改憲法解釋以解禁集體自衛權,只有不到三分之一受訪者表示「贊成」,超過半數受訪者表示「反對」。另據《每日新聞》6月27日和28日實施的全國民意調查,反對解禁集體自衛權的被訪者為58%,超過半數。

解除禁令宣佈當天,有2千多人手持標語,在首相官邸附近遊行抗議。

30歲抗議者岸田孝:「他們沒有諮詢我們的意見就做出決定,忽略了我們的感受。」

此前一個週末,甚至有抗議者在東京鬧市新宿南口的天橋上,手持擴音器高呼「反對重新解釋集體自衛權」等口號後點火自焚。

與此同時,偏向於右翼的日本媒體所做的民意調查,顯示的結果與上面所說的情況有較大差異。根據《讀賣新聞》發表的民調顯示,63%的民眾認為「在必要最小限度的範圍內可行使集體自衛權」,8%的民眾認為「應可全面行使」,兩者合計,有71%的日本民眾表示贊成。

不管是贊成或者反對,有一點是日本人的共識,那就是解禁集體自衛權,將增加把日本捲入戰爭,繼而犧牲日本下一代的可能性。

臺灣清華大學博士後研究員戴宗翰為《蘋果日報》撰文分析,日本政府長期由右派自民黨主導,因此透過日本政府公開言論,往往讓外界解讀日本從未反省二戰歷史;然而日本媒體係長期由左派主導,在媒體影響下,日本社會與人民仍是充滿和平主義,所謂的「軍國主義復辟」在日本社會現況來說,仍是不可想像。

蕭茗:「這些反對的聲浪其實代表了不同的聲音。要弄清楚這些問題,我們首先需要知道日本集體自衛權禁令的歷史背景,以及對日本的影響,來聼一下雪麗的介紹。」

雪麗:「謝謝蕭茗。日本在集體自衛權上的禁令要追溯到第二次世界大戰。作爲戰敗國,他們簽署了美國在佔領日本時推動制定的《和平憲法》,其第九條規定日本『永遠放棄以國權發動的戰爭、武力威脅或武力行使作為解決國際爭端的手段』;而且『不保持陸海空軍及其他戰爭力量,不承認國家的交戰權』。從這個條款出發,日本最多在自身受到攻擊的時候可以行使天然的自衛權,卻是不能向海外派兵的。也就是說,這條憲法和1945年生效的《聯合國憲章》第51條規定的『集體自衛權』是互相矛盾的。1972年日本政府發表並沿用至今的憲法解釋,是說日本在行使國際法的集體自衛權時,不能超越日本憲法容許界限,即日本憲法優先於聯合國規定的「集體自衛權」。而此次內閣重新解釋憲法第九條,就是要優先履行聯合國憲章。就具體內容來說,這一次日本所討論的集體自衛權,剛開始主要是商討日本作爲美國的軍事同盟國,能否在美國受到攻擊時出手。近年來政壇出現了希望將這一範圍擴大到澳洲等盟國的意見。因此這次日本國內的反對聲浪是多元的,既有反對更改憲法第九條解釋權的,也有主張修改憲法而不是以修改憲法解釋來解禁的,有反對通過內閣解釋而希望修改憲法的,同時也有反對將聯盟擴大到美國以外範圍等反對意見。蕭茗。」

蕭茗:「謝謝雪麗。」

日本在二戰後的近七十年始終處於無戰爭狀態,其軍隊也只保持著自衛隊,在憲法規定下不具有進攻權利和實力。然而日本首腦參拜靖囯神社,教科書上否認歷史的一系列舉動畢竟一再挑動著中韓兩國人民的神經。日本人是否真的如大陸媒體所描述的如此好戰,他們的國民心態到底是什麼,來聼一下我稍早對Bruce Klingner的採訪。

蕭茗:「有人說日本雖然已經是一個民主國家,而且保持了近七十年的和平,但是日本人在至今也沒有正視歷史,因此他們必須繼續為當年的錯誤付出代價,您認同這種觀點嗎?」

Bruce Klingner:「對於日本是否贖罪有很多不同的看法。他們已經多次道歉,最著名的是河野和村山聲明。我認為日本可以採取更加積極的行動,為過去的行為贖罪,同時承擔起自己的責任。通過採用墨守成規的方式,而不是大膽廣泛的方法,日本已經削弱了自身成為亞洲領導者的能力和效力。所以,日本有能力,也理應更加積極地改善與週邊國家的關係。雖然如此,對於日本政策變化的解讀,普遍存有很多誤解,特別是由中國刻意引導的歪曲理解。近期的日朝磋商,日韓軍事情報共享協議,以及更被矚目的集體自衛,都被誤解為日本軍國主義復蘇的信號,而其實並非如此。」

蕭茗:「根據新的憲法解釋,日本會在什麼情況下出兵?」

Bruce Klingner:「安倍首相任命的委員會列出了15種情況。這些只是示範性說明,不是全部,也不限於此。單就這15種情況而言,與其他國家的軍事責任相比,依然比較輕微。例如,當朝鮮導彈經過日本國土,飛往美軍關島基地或美國本土時,日本會啟動導彈防衛系統攔截。這只是防禦性的輕微的安保義務,但是與現在的有所不同。同時,它也放寬了對日本的行動限制,在發生朝韓危機發生時,允許日本幫助運送美國軍火。日本醫生也可以去前線提供救助。這是現行法令下,禁止的行為。」

日本自衛隊的海陸空總兵力約二十三萬人,奉行防禦性的軍事戰略。陸上自衛隊的主要使命是反登陸作戰;海上自衛隊主要使命是守護領海和1000海裡內的海上交通線安全;航空自衛的主要使命是國土防空,及支援陸上和海上自衛隊作戰。

日本四面環海,領土南北狹長,缺少戰略性的防禦縱深,又不能發展攻擊型的武器擴大防禦圈,因此它的安全相當依賴1960年簽訂的《美日安保條約》。此條約宣示:此條約宣示兩國將會共同維持與發展武力以抵抗武裝攻擊,同時也將日本領土內一國受到的攻擊認定為對另一國的危害。美國在海外最大的海軍基地橫須賀,正是美國第7艦隊在日本的停泊地,第7艦隊滿編制人數為6萬,而現今只有約2萬人。美軍在日韓總體部署兵力大約10萬。

與當年簽訂《美日安保條約》的情況不同,如今日本的鄰國是一個在經濟和軍事上都今非昔比的大國,日本的這一決定會對到亞太地區的軍事格局產生怎樣的影響呢?聽一下前美國中央情報局朝鮮局局長/美國傳統基金會東北亞資深研究員Bruce Klingner先生的分析。

蕭茗:「日本目前走出的這一小步,有沒有可能在未來造成巨大的變遷?」

Bruce Klingner:「日本開始實施『集體自衛權』是大事還是小事,取決於它在什麼背景下實施。在日本國內, 這是向前邁進的重要一步。儘管在日本政壇,這已經被承諾實施長達十余年之久,它仍然是日本安全政策邁進的重要一步。但事實上,這與其他國家相比,仍然微乎其微。即使實施『集體自衛權』,日本的貢獻,比如在維和行動中,也會較小。」

蕭茗:「日本這解禁集體自衛權,對美國在亞太的軍事部署有什麽影響?」

Bruce Klingner:「日本開始實施『集體自衛權』是大事還是小事,取決於它在什麼背景下實施。在日本國內,這是向前邁進的重要一步。儘管在日本政壇,這已經被承諾實施長達十余年之久,它仍然是日本安全政策邁進的重要一步。但事實上,這與其他國家相比,仍然微乎其微。即使實施『集體自衛權』,日本的貢獻,比如在維和行動中,也會較小。」

蕭茗:「你認為亞洲國家有可能形成一個像「北約」那樣的軍事同盟嗎?」

Bruce Klingner:「我認為不會產生重要的影響。雖然會被認為是一項重大革新,但日本軍事力量和軍費開支的小幅增加,更多地是為了呼應中國在亞洲的強勢,特別是針對日控釣魚島(尖閣列島)。新的勢力要求實施集體自衛。」

最後聽一下文昭對當前形勢的分析。

蕭茗:「簡單地說,你認為日本解禁集體自衛權改變亞太地區的軍事平衡了嗎?」

文昭:「簡單地回答,改變軍事平衡的永遠是軍事實力,而不是一紙條文、或什麼解釋。在日本解禁集體自衛權之前,亞太軍事平衡已然改變,那是由於中共軍事力量的膨脹。日本政府的新決定是否會對地區軍事格局發揮作用要看在這些原則指導下,日本的整體軍事力量和軍事的構成有沒有變化。日本軍費5年才增加5%,而中國是一年就增加10%幾;所以即使是有所改變也是緩慢的。日本的海上自衛隊主要是用於反潛、掃雷和有限的防空,沒有核潛艇和航空母艦;日本的空中自衛隊沒有戰略轟炸機、遠端巡航導彈一類的武器,這意味著日本自衛隊建軍的宗旨不是用於進攻。這在相當長一段時間都不會有所變化,如果說日本解禁集體自衛會帶來一些改變,只是運用這些防禦力量的方式更積極,是向自己的盟友伸出了一面盾牌。如果要預計50年以後的事是很困難的,但眼下日本解禁集體自衛是積極因素為主,有利於亞太軍力的恢復平衡。」

有一點是肯定的,解禁集體自衛權的決定是日本政府的一個決定,並不是修改憲法。從法律層面講,日本並沒有放棄和平主義的立國宗旨。這一屆日本政府做出的決定,下一屆政府有可能會修改、也有可能會延續,成為通往最終修改憲法的一步臺階。最終的選擇將取決於國際形勢的演變對日本國民的影響。《世事關心》將持續關注。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