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兆偉:雲南高官自殺的聯想空間有多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雲南高官染愛滋病自殺的聯想空間有多大?

7月13日,雲南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孔垂柱去世。此前,媒體報導孔垂柱患愛滋病和曾經自殺的消息,未被官方否認。多人表示,其為再度自殺,也有人認為是因病醫治無效。(據《第一財經日報》14.07.14)

官員患病而亡的不少見;官員抑鬱而亡的更多;官員因患愛滋病自殺的只有「這一個」。

因為少見、罕見,又很離奇,因此,雲南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孔垂柱的去世給人留下兩個巨大的連想空間。

連想之一:孔垂柱患上愛滋病,他玩弄了多少女人?

愛滋病,是一種危害性極大的傳染病,由感染愛滋病病毒引起。患上它就意味著死亡。按現在的醫療水準,就是遇到神仙也難以挽回他的生命。愛滋病的傳染,主要是四個管道:一個是不潔身自愛,性生活混亂;一個是吸毒,與他人共用注射器;一個是擅自輸血和使用血製品;一個是共用牙刷、剃鬚刀、刮臉刀等個人用品。

孔垂柱染上愛滋病,後「三個管道」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因為孔垂柱是省部級高官,從就醫條件,到個人生活條件的優越,不可能犯那樣的低級錯誤。

因此,孔垂柱染上愛滋病,性生活混亂的可能性極大。這不是筆者主觀臆斷,現在有權、有錢的官員亂搞女人的實在太多,而且五花八門:過去比較時髦的是養情人、包二奶;現在最流行的是「與他人通姦」。這些還不夠,吉林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米鳳君最大愛好是嫖小姐。他嫖小姐上百,還常常一次嫖兩位小姐。

那麼,孔垂柱染上愛滋病,是不是搞女人「五花八門」集於一身?!

連想之二:孔垂柱「三大秘」出事,聯想到政法系統「三大秘」落馬……

現在的許多領導的秘書,已經不是僅僅工作關係了,它包括生活,很「貼身」。也就是說,有些秘書與領導的關係很不正常。領導做事不避諱秘書,甚至收受賄賂找女人等都由秘書去辦。久而久之,秘書成了領導幹部的心腹。

因此,領導與秘書的關係往往一榮俱榮,一損俱損。領導幹部出事,秘書逃脫不了幹係;秘書出事,領導的責任也難以推卸。

孔垂柱的三任秘書都出事了。孔垂柱任保山市委書記期間,把自己的兩人秘書楊國瞿和鐘磊都提拔為保山地委副秘書長。楊國瞿在擔任昌甯縣縣委書記期間因涉及感情生活糾紛等問題,殺害一名中學女教師,2005年楊國瞿被執行死刑。鐘磊後任保山市龍陵縣縣長、縣委副書記。2007年,鐘磊被判處有期徒刑12年,並被追繳贓款121萬元。

孔垂柱的大秘沈培平,深受其賞識並得到一路提拔,最後官至雲南省副省長。沈培平出事之後,孔垂柱精神壓力極大,故尋短見。

連續三任秘書秘書都出事了,作為秘書的首長,孔垂柱能沒事嗎?沒事才不正常!

由此,聯想到7月2日,中紀委網站通報,海南省原副省長冀文林、中央政法委辦公室原副主任余剛因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和公職,公安部警衛局原正師職參謀談紅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冀文林、余剛、談紅的公開資料顯示,「三人曾先後擔任一名原高層的秘書」。這政法系統「三大秘」在同日被宣佈開除黨籍,這不是明擺著嗎?不正是對著他們身後的「高層」來的嗎?!這「高層」定是一隻「大老虎」。這「高層」,一定會像徐才厚一樣被亮相,只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情了……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