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辱華主播能「下課」 中共辱華能「下課」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打開中共的新華網看到一則(2014年07月14日16:29:44來源:法制晚報)報導:「據《赫芬頓郵報》報導,本月10日,美國福克斯新聞節目主持人鮑勃•貝克爾在節目上公開對華進行中傷污衊,並使用了種族歧視的詞彙「Chinamen」(中國佬)。」

該報導還說:「此舉引發了著名脫口秀演員黃西的聲討,他在微博上呼籲「請大家通過各種渠道抗議並要求福克斯解僱該人」。不僅如此,香港《文匯報》13日還報導稱,美國加州華裔州參議員劉雲平也發表聲明,要求鮑勃•貝克爾辭職。」

類似事件在先前也發生過,那個主持「兒童圓桌會議」的主持人,因為節目中那個小孩子隨機發表的「辱華」言論而下課。當時,筆者還記得那個主播的遭遇很無辜,小孩子的言論並不是事先規定的台詞,而是小孩子隨機發表的童言,也並不是節目關注的話題,主播當場也在用教育孩子的方法,以巧妙的語言把話題糾正到節目的主題,他讓孩子們明白做人應該講誠信,政府更應該講誠信,欠人家的債務一定要還,而不能採用流氓式的暴力賴帳,其做法明顯是對中國人有利的。但是,中共故意指使其在美國的特務們發動了逼迫那位主播「下課」的「謀殺」事件。結果導致那個很受觀眾喜歡的節目真的「下課」了,這是在一個民主自由的國家才能做到的,大家都明白,是美國的民主制度在這方面的「漏洞」讓特務們得逞了。相反,在中共專制的制度下就沒有美國民主制度的那個「漏洞」,中共媒體中天天都有辱美言論,很高調的罵美國人,沒有誰因此被「下課」。

筆者從中看到的中共標準是:辱華是種族歧視,必須「下課」;辱美不是種族歧視,正常工作。按照這個標準,中共的特務們已經在美國開始行動了,這回,美國福克斯新聞節目主持人鮑勃•貝克爾,他被「下課」招法「謀殺」的可能性極大,美國政體的「漏洞」可能又保不了他。下文結果如何?是否又如中共所願?一定會有結果的。

但是,筆者看到的真相是:中共當局是利用這件事抵制美國對華的人權政策。鮑勃•貝克爾的言論如果屬實,他確實好像是在給美國政府對華的外交政策添亂。其實,美國是言論自由的國家,媒體是獨立的、是不受政府控制的,媒體上的非官方言論不代表政府,而且在西方國家普遍的法律標準上看,即使國家公務人員涉嫌違法,那個責任也是個人承擔;就是在任時有豁免權的總統違法了,離任後也要承擔他應該承擔的法律責任的,就像法國前總統薩科齊涉嫌腐敗,其離任了、不影響國家工作了,他就得承擔其曾經的違法責任。

而這在中共體制下,這個結果是絕對是不同的,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在位時發動迫害法輪功運動,涉嫌嚴重的刑事犯罪,其離任了,不影響國家工作了,至今沒有被追究法律責任,「豁免權」仍然在起作用。因為這是中共體制決定的,是中共的人權標準。

事實上,在美國的自由民主體制下,發表種族歧視言論是絕對要承擔很大責任的。中國人可能糊塗了,美國是保護言論自由的國家啊?發表種族歧視言論怎麼就不行了呢?其實,人家的言論自由是法律地位上對基本人權的保障,任何人發表的言論,如果沒有在事實上給他人造成實質的侵害後果,它都屬於言論自由受到保護的範疇。即使發表種族歧視的言論了,當事人如果能認識到錯誤而道歉,他也不會失去自由的。但是,人們在道德標準上絕對不會放過對他的譴責,絕對不會允許其利用言論自由的法律地位胡說八道,他會被人們鄙視、會因此失去相關的工作,這些後果都是他要承擔的。

相反,在中共體制下,你只要不罵中共,你罵誰都自由,你對美國人、日本人發表種族歧視言論還被認為是「愛國」的呢,那些對法輪功學員、對維權人士、對異議人士、對新疆和西藏民族、對其他信仰群體發表歧視言論的,被中共邪黨認為是「正義」。可是你要講中共邪黨幹了哪些壞事的真相,它就一定會剝奪你的自由。當然了,眾所周知,中共的任何標準都是雙重標準,對內對外不一樣。這已經不是怪事了。

但是,筆者真的希望看到這片大地上什麼時候「奇怪」一把,也讓中共因它發表的那些辱華言論而「下課」。大家知道:中共它不是中國的,它是來自於西方被驅逐的邪惡勢力,它叫做「馬克思列寧主義」,它的根子上沒有任何中國符號;而且它一到來就對中國人造成了巨大的災難,它做的比辱華更邪惡,它迫害致死八千多萬中國人,它是在滅華!

其實,筆者還看到了另外一個真相,中共它自己制定的所謂憲法都無法證明它是中國的,誰都可以看看它那個憲法是怎麼承諾的,那個所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中,它根本就沒有寫明白「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地球上的那個區域?經緯度是多少?人口成分包括那些民族、有多少民族語言、包括那些宗教信仰、歷史的來源與歷史的成就有哪些?社會道德的價值觀是什麼?鄰國都是誰?領土有什麼正義?等等。這一切都是糊塗賬。我說,這個中國民間買賣房子寫地契,那個房子位置的四至情況都得寫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這個中共憲法的寫作水平還沒有民間的水平高了,這也叫個東西?它有合法性嗎?它能叫中國嗎?

換一句話講,中共它從根子上與現實的法律地位上,它都不是中國的,如果讓中國老百姓一人一票也來個全民公決,它早就應該「下課」了。不瞭解中共真相的,還真以為中共是代表中國的,因此錯誤的認為中共對世界的威脅是中國威脅,其實,這是中共威脅!而不是中國威脅,中國是被中共直接侵害的受害者。那個被中共喊「下課」的主持人鮑勃•貝克爾,他就是抱有這種錯誤認知的人,筆者希望他能看到筆者在這裡講的真相,希望他看到自己錯誤認知,分清中共與中國的關係。

當然了,中共邪黨它目前的處境是面臨的「天滅中共」,那已經不是它「下課」就能了事的了,它必將被全人類共同來清算,它針對人權的犯罪,那是對全人類共同利益的侵犯,那已經遠遠的超出了中國內政,它已經不是中國人單方面自己內部想把它怎麼樣了,中國人自己也做不了這個事情了,全人類的法律都不會放過中共邪黨對人類犯下的邪惡罪行。

目前,國際上的許多政治家們仍然是很糊塗的,他們一直站在錯誤的基點上,認為中國大陸上的事情他們國家的切身利益沒有關係,還在與中共當局玩政治遊戲,甚至是利用人權做交易。德國總理來華訪問帶來幾個人權籌碼,她就很輕鬆的換回去很多經濟利益;英國女皇出馬接待李克強也很給面子,並因此而收到特別大禮。但是,她們沒有想到她們的國家失去了什麼,這些表面上獲利恰恰是她們國家在過去失去的,她們國家在中國的投資者有幾個是享有人權保障的?有幾個是真正發財的?到現在還不是大部分都跑路了,技術和知識產權都被中共竊取和霸佔了,還參與了許多涉嫌非法經營的犯罪,因此賠了本錢還不敢向中共討回。你們能說是賺了嗎?可是,這些來中國大陸的投資者帶回你們國家的是更大的危害,他們在與中共政權做生意的過程中,因為是太入鄉隨俗了,學會了中共官場腐敗的那一套、也學會了中共官員糜爛的生活方式,這些邪惡的東西對你們國家的政壇同樣是具有腐敗作用的,對你們國家的社會生活方式同樣是具有巨大破壞作用的,這是長期的危害。你們如果都是有遠見的政治家,你們就應該看到這個實實在在的中共威脅。拒絕中共!不用人權做交易。這是幫助你們國家自己,不要認為那是幫助告訴你們真相的人。

中共是不是應該「下課」了,全人類的每一分子都有權投票,那是為你們的良知做證明,是人在幫助自己,而不是幫助告訴你們真相的人。

2014年7月16日星期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