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如:《紅樓夢》開卷論主旨——人生皆幻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小說一般通過人物故事情節,通過塑造生動逼真的人物形象來表達作者對社會、對人生的看法和思想觀點,很少會將自己作品的主旨直接揭示給讀者,但是,最撲朔迷離的《紅樓夢》,最家喻戶曉的這部古典名著,卻直接在開篇的頭一段,就點明了自己寫這部故事主要涉及的人物事體、來歷和主旨。

我們來看開卷第一段原文:

「此開卷第一回也。作者自云曾歷過一番幻之後,故將真事隱去,而借「通靈」說此《石頭記》一書也,故曰「甄士隱」云云。但書中所記何事何人?自己又云:今風塵碌碌,一事無成,忽念及當日所有之女子,一一細考較去,覺其行止見識皆出我之上,我堂堂鬚眉,誠不若彼裙釵。我實愧則有餘,悔又無益,大無可如何之日也!當此日,欲將已往所賴天恩祖德錦衣紈褲之時,飫甘饜肥之日,背父兄教育之恩,負師友規訓之德,以致今日一技無成,半生潦倒之罪,編述一集,以告天下。知我之負罪固多,然閨閣中歷歷有人,萬不可因我之不肖自護己短,一併使其泯滅也。所以蓬牖茅椽,繩床瓦灶,並不足妨我襟懷。況那晨風夕月,階柳庭花,更覺得潤人筆墨。我雖不學無文,又何妨用假語村言敷衍出來,亦可使閨閣昭傳,復可破一時之悶,醒同人之目,不亦宜乎?故曰「賈雨村」云云。更於篇中間用「」「幻」等字,卻是此書本旨,兼寓提醒閱者之意。」

從原文看,幾乎人人都能看懂,作者說自己經歷了一番夢幻般的人生,要以一塊通靈的石頭代替自己將自己悟到的人生看法,以一部《石頭記》的傳記形式傳達出去。(所以《紅樓夢》也叫《石頭記》。)然後說書中涉及的人和事主要是自己親歷親見的比自己見識更高的閨中女子,要讓她們的閨閣故事傳於世間。可見作者整部故事的確是以自己的人生經歷作為原型創作出來的,主要涉及的人是自己接觸過的女子。也提到自己曾是錦衣紈絝子弟,出身富貴家庭卻沒能遵從父兄教導因而一事無成,十分落魄潦倒。這些如果對照《紅樓夢》的整部故事,可以看到,所言不虛,賈寶玉的確性情如此,不好讀書,幾乎可以見到,那就是作者的形象化身。而那些寶玉身邊以林黛玉為首的女子,則大家更是無所不知了,都聰明伶俐,只是命運際遇、身份地位各不相同罷了。書中人和事的確如作者所交代的。

不過故事雖然由作者自己親身經歷、所聞所見加工而成,但並不等於故事原型本身就是作品本身,也不等於作品本身與真人真事一模一樣。所以開頭,就告訴自己經歷夢幻,因而將真事隱去,幻化做石頭的人生,(再借代表人生真相的甄士隱和代表假相的賈雨村兩個人把故事鋪展出來),以提醒天下人:人生就是一場虛化的幻相。這就是作者自己經歷的人生得出的感悟,這才是自己寫《石頭記》的本意和主旨。雖然作品基於自己的人生,卻已經是一部文藝作品,作品的人物以誰為原型已經不再重要,發生於何年何月什麼朝代什麼國家也不再重要,只是要變成一個半神話故事,講述自己徹悟的,人人必須看透的一個人生的真相:人生就是一場夢幻,功名利祿不常在,兒女人倫之情到頭來也都是一場空,何必把虛幻無常錯當成真相,藉此勸人實在不必太執著。所以本段最後一句特別提醒大家說:篇中間用「夢」「幻」等字,卻是此書本旨。這就是作者開篇起筆明明白白對為何創作《紅樓夢》這部書的交代。

不知是否由於太直接太直白,人們幾乎不敢相信,這就是它的主旨,雖然白紙黑字,寫的清清楚楚,而且開卷點題,後邊緊接著的緣起部分進一步闡明這個思想主旨,人們還是視而不見,把它當成了一句無關緊要的話來理解了。

尤其林黛玉每日以淚洗面的人生際遇,人們都有惻隱之心,會不自覺地過多的關注她「不幸」的命運,因而現代人理所當然的認為這是一部描寫男女愛情的悲劇。而別有用心的人就會利用這一點來批判所謂的封建制度了。這完全扭曲了曹雪芹的本意。

如果您繼續沿著第二段往下看《紅樓夢》的第一回,就是作者對《石頭記》的正式緣起的交代(故事神話般的來歷),您就會發現,作者借一塊女媧煉成的無才補天的通靈頑石為代言人,對歷代描寫男女私情的風月筆墨和才子佳人的著作,都毫不客氣的進行了否定。這也同樣明明白白寫在原著裡,如果說《紅樓夢》是對男女自由愛情的渴求和對封建制度的批判,那就自相矛盾了。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