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愚:家庭教育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我理解「怪獸家長」。不管你如何不問世事,桃源隱居,有了孩子,家長們聚在一起,話題一展開,你就會感受到那一種油然而生的焦慮感和競爭壓迫感,就算自己如何強調不把起跑缐當一回事,也會不斷質疑自己是否應該為孩子安排點什麼,使他不致在教育資源爭奪戰中成為犧牲品。我曽經聽過一句話說「怪獸家長」過度保護自己的孩子,實際上是在保學位、保證書、保出路。我也開始明白為什麼那麼多經濟上較有能力的家長對國際學校趨之若鶩,並非那些國際學校有什麼特別神奇的教育方法,反倒是很多家長把它們視為逃避本地教育惡性競爭的避風港。

話說回來,也許家長在孩子學術教育方面多少有一種無力感,總覺得被社會的大氣候牽着鼻子走,這並不代表所有的教育都外判了給學校。起碼教導孩子如何學做人,家長責無旁貸。兩年前,香港教育學院曾經做過一項「港童禮貌調查」,不足兩成學生認為應該有禮貌,超過一半的受訪父母認為教育子女有禮,責任在學校。我不知道這個調查的真確性如何,不過不少家長確實有一種「外判」心態,認為孩子所有的教育都可以假手於人。殊不知道德教育最佳的課堂不在教室中,乃在生活中;最稱職的老師不在學校,乃是父母;最有效的教育方法不是說教,乃是在愛的關係中潛移默化。

生活無大事,教育無小事,平日父母的一行一舉,待人接物,均為孩子生活的楷模。港人家中多有傭人,如何對待傭人便是生活教育中不可或缺的一項課題。讓我們看看兩佰多年前清代的鄭板橋是如何教導子女的。鄭板橋「五十二歲始得一子」,自然愛惜有加。然而鄭板橋強調愛子要愛得其所,雖是嬉戲玩耍之際,也務必要他培養出忠厚、富同情心的人格特質。鄭板橋離家在外為官,寫了一封信給家人討論到如何教導孩子和傭人家的兒女相處。 鄭板橋認為眾生平等,傭人家的孩子都是父母所生,都值得疼愛,沒有什麼老爺下人之分,此所謂“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不能讓自己的孩子欺負他們。當自己的孩子有糖果餅乾等食物時,應教曉他懂得與人分享,這樣才能分享快樂。倘若只讓孩子獨享食物,令別家的孩子遠遠站着流囗水遠觀,卻不能夠吃上一口;別家的父母見了自己的孩子如此自然會憐惜他,可也無可奈何,只能呼喚他離去,那時作為父母的心情,豈不是非常痛苦嗎!(「…家人兒女,總是天地間一般人,當一般愛惜,不可使吾兒淩虐他。凡魚飧果餅,宜均分散給,大家歡嬉跳躍。若吾兒坐食好物,令家人子遠立而望,不得一沾唇齒;其父母見而憐之,無可如何,呼之使去,豈非割心剜肉乎!」)

我們可以看到鄭板橋的家庭教育強調着一種平等意識,但這種教育並非來自板着面孔說教,反倒是要自己的孩子設身處地去體會別人的感受,分享喜悅,愛惜別人,不欲別人承受痛苦不快。也就是我們所說的「推己及人」,從這裡出發,孩子便懂得應該怎麼做了。鄭板橋強調「夫讀書中舉中進士作官,此是小事,第一要明理作個好人。」近年來很多港孩被人批評自我中心,沒有禮貌,也不顧別人的感受。每當我遇到這一類型的孩子,我從來不會質疑他的學校教育如何不濟,倒會看看他的父母是一個怎樣的人。

文章來源:作者網誌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