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天冤案——中共酷刑知多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飛越瘋人院》是一部家喻戶曉、獲得奧斯卡五項金像獎的影片,而現實版的《飛越瘋人院》卻幾乎每天都在中國大陸上演著。

2014年5月21日,河南省高院做出終審判決,曾因上訪「被精神病」132天的河南農婦吳春霞,狀告周口市公安局一案終於獲得勝訴。吳春霞在接受採訪時稱,她在精神病院的132天,雙眼被蒙,「從我頭頂直接刺入鋼針,還要通電,每周三次,我越喊越證明我有精神病。」

靠謊言和暴力起家的中共,自1921年7月成立以來,通過歷次整人運動,製造的冤假錯案恐怕是擢發難數,罄竹難書。遠的不說,僅舉近期幾例被打著「依法治國」旗號的中共刑訊逼供,屈打成招的普通冤案,以便人們認清中共這個吃人不吐骨頭的惡魔本質。

——2014年4月29日,貴州省畢節市中級法院受省高級法院委託,對張光祥搶劫上訴一案公開宣判,宣告上訴人張光祥無罪,並當庭予以釋放。

張光祥,貴州省畢節市織金縣的一名普通的農民,靠幫人修修車、刷刷房子為生。這輩子最大的夢想就是孩子能夠讀書,能夠用知識改變命運。可是2004年,他因為涉嫌搶劫並殺人被逮捕,而逮捕他的理由聽起來近乎荒誕。張光祥在控述中共警察行刑逼供過程時說:「吊在鐵杆上,四天四夜不讓睡覺,他們不給飯吃。」「只有早承認才不會死。」這十年張光祥經歷了三次一審,三次上訴,最終才從死緩到無罪。

——「拳打腳踢,從抓走那天就開始打……我頭上的傷,這是用槍頭打的……用擀麵杖一樣的小棍敲我的腦袋……敲的頭發暈。他們還在我頭上放鞭炮。我被銬在板凳腿上……他們就把一個一個的鞭炮放在我頭上,點著了,炸我的頭。」據趙作海回憶,他被中共警察整整刑訊逼供了33天。

河南省商丘市柘城縣老王集鄉趙樓村的趙作海,1999年因被懷疑殺害同村的趙振晌,2002年商丘市中級法院以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緩期2年執行。2010年4月30日,「被害人」趙振晌回到村中,2010年5月9日,河南省高級法院召開新聞發佈會,認定趙作海故意殺人案系一起錯案,被迫宣告趙作海無罪。

——趙作海被稱為「河南版佘祥林」,但要說近年來屈打成招的冤假錯案,總是避不開一個名字——佘祥林。

「我已被殘忍體罰毒打了10天10夜,精神麻木,早已處於昏睡狀態,且全身傷痕累累,根本無法行走站立,我只有一個願望就是希望能儘快的休息一會,只要能讓我休息一下,無論他們提出什麼要求,我都會毫不猶豫地順應。」關於強行逼迫認罪,佘祥林如是說。

1994年1月2日,佘妻張在玉因患精神病走失失蹤,張的家人懷疑張在玉被丈夫殺害。同年4月28日,佘祥林因涉嫌殺人被批捕,後被原荊州地區中級法院一審被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1998年9月22日第二次審判,佘祥林被判處15年有期徒刑。2005年3月28日,佘妻張在玉突然從山東回到京山。4月13日,京山縣法院不得不重新開庭審理,宣判佘祥林無罪。沉冤11年的佘祥林最終被當庭無罪釋放。

——「我恨他們……我要起訴他們,尤其是那個‘女神探’,在沒有任何證據的前提下,斷定我們涉罪,我永遠也不會原諒他們。」

浙江叔侄奸殺蒙冤案的張高平口中的那個「女神探」名叫聶海芬,是浙江省杭州市公安局預審大隊大隊長,坊間流傳,她是杭州市政法界「三大女殺手」之一。正因為破此案有功她被中共包裝樹立為「女神探」,還曾多次「立功」,並被評為浙江省和杭州市所謂「三八」紅旗手、省刑偵行家。2006年曾在中共喉舌央視《第一線》欄目,以這個案例為主線,開展普法教育,並以「無懈可擊聶海芬」進行了專題報導。從電視宣傳中,說她一審判處死刑的300餘起,準確率達到100%。經她審核的預審案件,移送起訴後無一起冤假錯案及無罪判決案件。

2013年3月26日,浙江省高院對張輝、張高平強姦再審案公開宣判,撤銷原審判決,宣告在新疆監獄無辜關押十年之久的張輝、張高平無罪。牛皮吹破了的浙江「女神探」的神話也就此宣告破滅。

——「要是他們說我越獄,一槍崩了我咋辦?」2014年2月11日,在看守所裏度過了10年青春的楊波濤,還心有餘悸的向接他回家的人要釋放的「正式檔」。

2001年,被河南商丘警方認定為「8.16」強姦、殺人、碎屍案。2003年開始,27歲的楊波濤竟然在看守所被超期羈押10年,卻一直未能被定罪。其間,他經歷了商丘市中院3次判決極刑,河南省高院3次裁定撤銷原判、發回重審。最終,商丘市檢察院以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為由撤銷了對他的起訴。

「把他們點天燈了都不解氣。」在上訪材料中,楊波濤描述了被商丘市梁園區公安分局時任局長劉玉舟等中共惡警滅絕人性、刑訊逼供的細節:十幾個晝夜不能睡覺,被拳打腳踢、強灌屎尿、揉捏睾丸,鬍鬚、腋毛和陰毛全被拔光……

——陝西「麻旦旦處女嫖娼案」還沒有完全平息,2002年12月11日,河北又突然爆出驚人相似的一幕:一位還是處女之身的年輕姑娘吳小玲因4名警務人員刑訊逼供,被迫承認和9個男人發生過性關係;被非法拘禁82個小時獲得人身自由後,她向有關部門控告卻又被行唐縣公安局以涉嫌誣告陷害刑事拘留並執行逮捕。在中共警察的淫威下,處女變妓女的賣淫冤案早已是司空見慣,屢見不鮮。

……

細數近年來被昭雪的冤案,無一不是真凶落網或無數次申訴後才得到說法,如果真凶永遠逍遙法外,這些替死鬼將永遠背負罪名,討不到說法。從上面湖北佘祥林、河南趙作海和浙江叔侄等數起冤案中,可以窺見中共現行司法體制的怪像:在中共政法委指揮和協調下,無法無天、草菅人命的中共公安、檢察院和法院就是中國大陸製造冤假錯案,並將冤案辦成鐵案,一條龍作業的生產流水線。

對比上述冤案,千古以來莫過於1999年7月「假、惡、暴」的中共對億萬信仰「真、善、忍」法輪功學員的鎮壓了。

中國大陸財訊傳媒旗下雜誌《Lens視覺》2013年4月6日發表了題為《走出「馬三家」》 的文章,首次公開在國內媒體上揭露了中共遼寧馬三家勞教所對中國女訪民實施電擊、上「大掛」、坐「老虎凳」、縛「死人床」等各種觸目驚心的酷刑。緊接著,5月1日中國獨立製片人杜斌又在全球網路上推出了題為《小鬼頭上的女人》的記錄片,再次曝光發生在馬三家這一人間地獄的各種恐怖暴行。這樣的驚天罪惡不但在馬三家女子勞教所存在了十四年,而且在中國幾乎所有的勞教所,以及看守所、監獄、戒毒所、洗腦班等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地方,類似的酷刑時時刻刻都一直在不停的發生著。

明慧網2013年12月7日發表了《中共酷刑虐殺法輪功學員調查報告》,報告從明慧網資料庫匯總統計了3,653個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迫害致死案例。

調查顯示,中共使用了毒打、刑具、體罰、灌食、電擊、超負荷勞役、虐待、性摧殘、思想迫害、牢中牢、精神藥物/毒藥等十一類酷刑手段摧殘虐殺法輪功學員。

在毒打酷刑中,法輪功學員共遭受到中共10大類79小類器械的毒打,包括使用警用器械、木質棍棒、狼牙棒毒打,被抓住頭部撞牆、門等固定物,用鞭子、竹條等抽打,用塑膠棍棒毒打,用皮鞋踢要害部位,用扁擔等勞動工具毒打,用各種日常生活學習用具製成的工具毒打,甚至被各種各樣的凳子毒打。

在刑具酷刑中,中共當局共使用了11大類70小類酷刑手段,包括手銬、腳鐐、鎖鏈、繩索、老虎凳、死人床、刀、火等工具,對法輪功學員進行上大掛、老虎凳、吊掛、殺繩等慘無人道的摧殘。 ……

中國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一文寫道:……我聽出來者是王姓頭目。「高智晟,你這幾位大爺給你準備了‘十二道菜’,昨晚才給你伺候了三道,大爺我就不愛囉嗦,後面還要讓你丫的吃屎喝尿,還要拿籤子捅丫的‘燈’(後來才明白是指生殖器)。你丫的不是說共產黨用酷刑嗎,這回讓你丫的全見識一遍。對法輪功酷刑折磨,不錯,一點都不假,我們對付你的這十二套就從法輪功那兒練過來的。」……

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在婦女酷刑特別調查報告中指出:2000年10月,中共前政法委書記羅幹在馬三家勞教所蹲點之際,馬三家勞教所的惡警將18位女法輪功學員扒光衣服投入男牢,任其強姦,導致至少5人死亡、7人精神失常、餘者致殘。此事件在國際媒體曝光後引起震驚。

2002年,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另一代表人物薄熙來,一當上遼寧省省長,便下令新建擴建了瀋陽馬三家勞教所、龍山教養院、沈新勞教所等;2003年,薄熙來批准投資十億元在遼寧省進行監獄擴大規模的改造工程,僅在馬三家一地就耗資五億多元。遼寧省司法廳高級官員說:「對付法輪功的財政投入已超過了一場戰爭的經費。」

「捍衛民主基金會」研究員伊森•古特曼(Ethan Gutmann)在2012年9月12日,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舉行「中共摘取宗教和政治異見人士器官」聽證會上,作為證人之一,在國會上作證發言。據他估計,多達300萬法輪功修煉人被勞教、勞改。在2008年奧運會前,有大約6萬5千人在心臟還跳動著的時候就被活摘器官。

儘管自2012年2月王立軍出逃美領館以來,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黑幹將」薄熙來、王立軍、李東生、蘇榮、徐才厚、曾慶紅等等相繼落馬,全國各地參與迫害法輪功的610惡人也成批的遭到惡報。但中共高層為了保黨,至今仍未改變過去的迫害政策,不敢公佈中共「血債幫」的群體滅絕和反人類罪行,並極力掩蓋活摘器官「這個星球上從來沒有過的罪惡」。

據明慧網報導:2014年上半年,中共繼續利用國家機器,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捏造罪名,酷刑折磨,刑訊逼供,偽造證據,枉法誣判法輪功學員413人。非法判刑(庭審)最瘋狂的地區是遼寧省,竟達82人。非法最高刑期達10年。新確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至少69人,平均每月至少有8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今年上半年大陸法輪功學員被綁架人數達2,987人,比去年同期增加了42.6%。另外,至少有332名法輪功學員被強制洗腦,也比去年同期增加了41.3%。

不過,無論是從目前中國大陸接連不斷發生的天災人禍來看,還是從因迫害基督徒被四次大瘟疫毀滅的古羅馬帝國來看,中共邪惡政權在延伸對無辜法輪功學員迫害的同時,也正在自食其鎮壓法輪功的惡果!可以預計的是:維持迫害的時間越長,到頭來整個社會為之付出的代價就越大,中共自掘的墳墓也就越深!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