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禁聞】7月17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07月日訊】【中國禁聞】7月17日完整版

提要
降級免起訴 中共反腐「網開一面」?
成都軍區副司令遭查 釋何種信號?
揭露蘇共迫害兩日遊 中國人想去﹗

法媒:北京以負債來維持經濟增長

中國第二季度的經濟增長達到7.5%,高於此前觀察家們所預估的7.4%,引起外界關注。7月17號,《法國國際廣播電臺》摘錄法國主要媒體的相關分析和評論報導說,北京是以負債來維持經濟增長。

中共政協常委辦移民 面談撒謊遭拒

中共一名政協常委最近被媒體報導,在申請加拿大投資移民時,因撒謊隱瞞政協委員身份,遭到移民官拒絕。

據《明報》(加東網)報導,中共政協常委崔海林(譯音)2011年1月申請加拿大投資移民,去年1月21號在香港移民部辦公室接受移民官的面談。面談時,移民官問他是否曾在政府部門任職,以及是否曾經加入任何組織等。

崔海林聲稱未曾加入任何組織,而當移民官拿出中共官方網站資料,顯示他是中共政協常務委員時,崔海林才不得不承認。

移民官認為,崔海林未誠實答復問題,且答復前後矛盾,當天做出拒簽決定。

崔海林被拒簽後,再向加拿大聯邦法院提出司法覆核。加拿大聯邦法院7月7號作出判決,駁回他的申請。

深圳交警毆打車主 引千人圍堵砸車

16號傍晚,深圳市交警暴力執法,打傷一名違規的電動車司機,引發近二千市民圍堵抗議,當局派出上千警力驅離人群。

據現場目擊者向本臺記者描述,現場吶喊聲、警笛聲一直不斷,這期間,一輛警車大巴和公車被砸。而警察見人就打,20多人被抓。

事件持續約7小時,到第二天凌晨3點左右才平息。

編輯/周玉林

降級免起訴 中共反腐「網開一面」?

中紀委日前公布了對江西省和雲南省兩名落馬貪官的處理結果,但兩人只被開除黨籍和降職,並沒有被移送司法。網民炮轟中共姑息官場「通姦黨」,評論則表示,這並不是一個好的趨勢,或許對貪官「網開一面」的做法,以後會成為慣例。

中紀委和中國監察部聯合網站,在7月16號公布對江西省委原常委、秘書長趙智勇,和雲南省委原常委、昆明市委原書記張田欣的處理結果,說兩人「利用職務上的便利謀取私利」,因此開除黨籍,取消副省級待遇,同時收繳違紀所得。

趙智勇連降七級被降為科員,張田欣連降四級,被降為副處級非領導職務。兩人都將在明年退休,降職雖然將影響他們的工資和其他待遇,但是,中紀委並沒有宣佈要將兩人的犯罪問題移送司法機關,公布處分時,也沒有用「違法」的字眼。

中共以「反腐」的名義,號稱在十八大後一共拉下了35名省部級高官,其中18人被開除黨籍公職,另有多人被移送司法,只有趙智勇和張田欣被「降職」處理。

中國資深法學專家趙遠明:「習李政權一直強調對於貪腐是零容忍度,然後要採取壯士斷腕這麼一種精神,但是你現在像這樣的話,是不是出現了一種轉機,用這種方式給貪腐人員留一條後路,因為你降級的話,他依然是國家公務人員。」

除了經濟貪污,趙智勇張田欣在落馬前,還被媒體曾盛傳「生活腐化」,「包二奶」。特別是張田欣,曾被雲南電視臺員工實名舉報包養女主播,同時還和多名女性有不正關係,但之後舉報者卻被送入監牢,目前還在服刑。而趙智勇則被指控,與江西某縣城的現任女縣長搞婚外戀。

最近一個月,至少已經有9名官員的荒淫生活被曝光,網民批評中共已經淪為「通姦黨」,並質問:為甚麼張、趙這樣貪腐,荒淫證據確鑿的官員,只是降級,卻可以逃過法律制裁?

諷刺的是,這一引發民間不滿的處理手法,在中共喉舌《人民網》發表的文章中,卻被稱為是「反腐科學化」、「法制化」的表現。

香港《蘋果日報》說,中共玩的還是黨大於法的那一套,當局越標榜對問題官員降級處理的法制化,越難以掩蓋權鬥的實質。

評論指出,中共官場以前有「三忌」,如今只有站錯隊這「一忌」了。只要跟對了上司,索賄受賄、包二奶、或嫖妓通姦都不算甚麼。而趙智勇被清洗,只因他曾是前江西省委書記蘇榮的「大管家」,蘇榮東窗事發後,趙被牽連。

美國中文雜誌《北京之春》主編胡平指出,中共是制度性的腐敗,如果動真格反腐,會把所有的官員都反進去,所以只是選擇性的,把站錯隊的貪官打下去。

美國中文雜誌《北京之春》主編胡平:「只要誰腐敗就要反,那中共官場幾乎全都是腐敗的,那靠誰去反?依靠群眾你還去打壓,你就只有靠一批官員去整另外一批官員,既然所有人都是腐敗的,你要讓大家相信你只要腐敗都要挨整,那你連整人的人都沒有了。」

趙遠明分析,中共面對遍地貪官,對貪腐數額不是特別巨大的淫官,或許會網開一面,這次對張、趙兩人的處理方式,以後可能會成為慣例。

趙遠明:「我覺得這個趨勢不是太好,因為你這樣的話,這個腐敗份子又得以生存了,因為過去中共很多情況就是這樣,犯了錯或犯了罪,當時給他免下去,過半年一年的話又從別處官復原職了,這個情況是很普遍的。」

近年來,許多落馬官員悄然復出,甚至官級得到提升,如三鹿奶粉事件中,質檢總局食品生產監管司原副司長鮑俊凱,落馬後復出,升任安徽省出入境檢驗檢疫局局長。甕安事件中,被撤銷黨政職務的原縣委書記王勤,在悄悄復出後調任黔南州財政局副局長……

早在2011年,中國人民大學「反腐敗與廉政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毛昭暉就曾指出,被問責的官員幾乎100%的復出。

採訪編輯/李韻 後製/陳建銘

中共撤鑽井平臺 與軍隊控制權有關?

7月15號,中共提前一個月將「981鑽井平臺」從中、越爭議海域移走,因為「981平臺」在西沙群島近兩個月來,引發了中、越兩國的對峙和衝突,中共這一突然撤退舉動也招來不少議論。評論認為,兩個月前,中共把耗資10億美元的石油鑽井平臺移到西沙,本來就只是中共內鬥中,雙方為爭奪對軍隊的控制權,討好軍中鷹派,以及轉移國內矛盾的需要,現在隨著對軍隊控制權爭奪的結束,鑽井平臺再放置在有爭議的領域就沒有必要了。

7月15號,引發中、越兩國對峙近兩個半月的「中海油981鑽井平臺」突然撤離,返回海南島附近海域,撤離日期與早先宣佈的計劃提早了一個月。中共外交部聲稱,撤走鑽井平臺的原因是颱風季節即將開始,鑽探作業已經完成,與外界因素沒有關係。

而越南海警隊官員表示,越南將讓本國船只繼續留在那個地方,並密切關注鑽井平臺的動向。

時政評論員藍述:「從南海撤出來,主要的原因是中共高層對軍方控制權的爭奪已經基本告一段落,因為在南海、或者在中國周邊地區製造緊張局勢,它一個很大的目的就是高層在討好軍方的鷹派,因為他本來就不是真正想打,本來也不是真正缺那油田,有爭議的這些領海上去鑽,即使鑽出來油,你送不送的回去啊?」

時政評論員藍述指出,目前前中共黨魁江澤民在軍中的黨羽,基本上已經被中共軍委主席習近平收拾完畢。前一陣子,江澤民在軍中的實權派——徐才厚落馬,江派另一軍頭——郭伯雄,也因為「涉腐」被關押在「秦城監獄」。

7月10號,美國聯邦參議院通過「412號決議案」,要求中國將「981鑽井平臺」和護航船只撤離南海海域,恢復南海原狀,敦促中國節制執行東海防空識別區的宣示。

因而,有網友和媒體認為,中共撤走鑽進平臺是聽了美國政府的話。

南海領土被侵佔不是最近一兩天的事情,中共當局過去為甚麼默不作聲,而正當中國國內大力反腐的時候,卻突然高調起來? 是誰故意挑起的?有位網友說,當腐敗集團被國內民意聚焦的時候,國際紛爭就應運而生。

大陸網絡作家荊楚:「有網友推測,把鑽井平臺移到比較敏感的區域,可能是江澤民體系給習近平製造難堪,撤掉,可能是習近平他們認為這個事情搞得過火了,因為共產黨的軍隊是鎮壓老百姓的,是黨衛軍,遇上外敵的話,他們立即尿濕了褲襠的。」

據大陸官媒報導,截至6月7號,越方現場船只最多時達到63艘,衝闖中方警戒區及衝撞中方公務船,纍計達1416艘次。

而5月中旬,數千越南人因為中國鑽井平臺越界事件,對包括台灣和中國在越南的企業進行打、砸、搶、燒,造成300多名中國公民和台灣商人死傷,並造成重大財產損失。

有消息指稱,在鑽井平臺撤離之前,菲律賓正在籌劃與越南聯合,要與中共在南海決一死戰。而越南也正在南海問題上尋求美國的幫助。

台灣「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教授丁樹範:「有一種就是我有辦法把你整個壓制下去,那顯然這部分中國不太容易,因為從菲律賓,越南等等到日本,過去這兩年給中國帶來蠻多問題了,既然他如果沒有辦法把他壓制下去,他肯定要採取比較和緩的方式,讓周邊國家不至於跟他完全站在對立面。」

《中國石油報》引述一名越南學者的話說,中國撤離是「迫於越南人民軍的震懾力」。

而越南外交部發言人黎海平說,「越南要求中國,勿將海洋石油981或其他鑽油平臺,再帶進越南第143油氣區塊或任何越南海域」。

採訪編輯/劉惠 後製/李智遠

成都軍區副司令遭查 釋何種信號?

日前,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許其亮,在中央軍委完成對廣州和成都兩個軍區的巡視後,聲稱要「查處一批人」。16號,有媒體披露,「成都軍區」副司令楊金山,因涉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案,已經被抓。中共當局在釋放甚麼信號呢?請看報導。

據中共黨媒《新華網》7月15號報導,從4月下旬到6月下旬,中共「中央軍委巡視組」,對「廣州軍區」和「成都軍區」黨委班子及成員,進行了巡視。7月11號,作為中央軍委巡視工作領導小組組長的許其亮,在會議上聲稱「要查處一批人」,並要突出大單位黨委班子及成員,特別是「主要領導」這個重點。

旅美中國問題研究人士張健:「查處這兩個軍區最主要目地就是軍中的風向標,這是一個權鬥的結果。在谷俊山和徐才厚真正落馬之後,大部分他的嫡系都是在成都軍區和廣州軍區,用這種方式對整個軍隊系統進行整風整治,這明顯釋放一個信號,看你要怎麼站隊。」

16號,有媒體披露,據軍隊內部消息,原「西藏軍區」司令,現任「成都軍區」的副司令楊金山已經被抓,目前正接受調查,他的陳姓秘書也已失蹤。報導說,楊金山被抓可能與薄熙來案有關。

現年60歲的楊金山,曾任中共軍隊「第14集團軍」參謀長和31師師長,以及「成都軍區」司令部作戰部部長與副參謀長。2009年12月,楊金山出任「西藏軍區」司令員。2011年7月晉升中將軍銜,去年7月,調任「成都軍區」副司令員。

旅美中國問題研究人士張健認為,楊金山被抓和許其亮11號說的「查處一批人」非常有關係。

張健:「楊金山被抓可能在巡視組去巡視的時候已經做好一個內部的部署,要找出軍中的另一個山頭。他作為成都軍區的一個副司令員,這個份量是足夠來震懾其他軍區的軍頭們,讓他們必須和中央保持一致。」

據了解,「成都軍區」負責四川、雲南、貴州、西藏和重慶等地軍事事務,下轄13、14兩個集團軍,其中駐雲南的「14軍」,前身為薄熙來父親薄一波創建的「山西新軍」。

2012年2月,前重慶市公安局局長王立軍闖入美領館後,薄熙來曾高調走訪「14軍」,當時被外界指為「威脅中央,企圖謀反」。

2011年11月,「成都軍區」在重慶進行了一次大規模實兵演習,時任重慶市委書記的薄熙來、和國防部長梁光烈、及「成都軍區」司令員李世明、政委田修思、「西藏軍區」司令員楊金山都到場觀摩。當時有分析指出,這是薄熙來向胡當局的恐嚇和示威。

美國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薄熙來的事件已經暴露出了薄熙來的關係都在成都軍區,對習近平來說,當然他需要把它控制起來。」

張健:「在查處這兩個軍區的同時,7月14日,上海機場飛出的航班被停止了,說是南京軍區的一個軍事演習導致的,這種情況在中國從來沒有。在習的周圍可能衍生了很多危及習的生命的問題,習可能用對薄這個事件的餘威,繼續在軍中進行肅殺。」

6月25號,原四川省軍區政委葉萬勇,被撤銷中共政協委員資格,據傳,他已經在5月被抓。知情人士透露,葉萬勇落馬,是因為他深度捲入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和薄熙來的「政變事件」,並多次參與密謀。

據香港《南華早報》披露,另一名在5月被抓的是「西藏軍區」副政委衛晉,而他長期在「四川軍區」任職,官拜少將。

夏明:「習近平已經把許多的高級領導人拉下來了,從薄熙來到周永康、谷俊山、徐才厚、郭伯雄等等,軍中這些大老虎盤根錯節的,他們買官賣官,培植自己的勢力,所以他現在不會只動一個人的問題,涉及一個權力關係網的問題,所以他下大決心,要把一批人拉下來。」

據中共黨媒報導,7月15號,「成都軍區」舉行晉陞將官軍銜儀式,兩名來自「西藏軍區」的軍官晉陞為中將軍銜,但「成都軍區」副司令員、副政委、參謀長之類的軍官,無人獲陞中將。8名晉陞少將的軍官,沒有被公布具體名單,因此整個「成都軍區總部」無人被公布升任將軍。

採訪/朱智善 編輯/陳潔 後製/舒燦

揭蘇共迫害兩日遊 中國人想去﹗

在前蘇聯解體23年後,俄羅斯有多個地方推出了揭露蘇共迫害的旅遊線路。其中包括參觀莫斯科市中心的前蘇聯秘密警察——克格勃的總部,還有沿著莫斯科的果戈裡林蔭大道,遊客可以了解到許多重要建築的曆歷史,和蘇共掌權後城市的變化。這讓中國人表現出了濃厚的興趣。為甚麼呢?我們一起去看看。

這是俄羅斯一家名為「紀念碑」的人權組織,在莫斯科推出的一個持續兩天的免費參觀遊覽項目。

據介紹,前蘇聯秘密警察——克格勃的總部大樓,地下室曾是秘密監獄。僅在1937年就有2500多人被關押在這裡,活著出來的只有24個人。而且這裡的牢房,序號都不連續,為的是不讓被關押者猜到自己在樓中的所在位置。前蘇聯異議作家、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索爾仁尼琴就曾被關押在這個地下室監獄裡。

在莫斯科市中心附近的前蘇聯的最高軍事法庭的大樓裡,當斯大林「大清洗」達到高潮時,這裡的法官就像流水線上工人一樣,10幾分鐘就宣判一個人死刑。已知在被這裡被判死的人數超過了4萬。另據秘密警察檔案,僅在1937年到1938年一年中,斯大林本人就簽署了對681,692人的處決。

原山東大學教授孫文廣:「我覺得在現在俄羅斯能夠組織這樣的旅遊項目,這是非常非常好的一個事情。如果有可能,我還想去看看。因為蘇聯統治時期是一個共產暴力恐怖,非常殘暴。要認識共產主義的罪惡的話,那麼到俄羅斯去看一看,那是非常好的,特別大陸的人。」

在兩天的旅遊中,果戈裡林蔭大道旁的「救世主大教堂」的曆歷史變遷引人關注。這座原本極具俄羅斯傳統文化色彩的、莫斯科地標性建築之一的大教堂,在蘇共上臺後,被徹底炸成渣土。蘇共原計劃在此修一座蘇維埃大廈和列寧塑像,但未沒有實施。在蘇聯解體後,這裡又重建了「救世主大教堂」。

大陸南方街頭運動的積極參與者歐彪峰:「我覺得推出這種旅遊項目非常好!它對世人也是一種警醒,讓現代人都了解蘇聯曾經對人權的踐踏,克格勃對人類犯下的滔天罪行。如果條件允許,我也希望能夠去看。」

據「紀念碑」組織的遊覽項目負責人介紹,這些旅遊內容屬於「紅色恐怖地形圖」的項目,這個項目還包括了研討會、實地考察和開網頁等等。自從他們2013去年推出這些內容後,外界的需求越來越大,他們正考慮要開設英文導遊的服務。

孫文廣:「共產主義運動做為一個世界性的潮流,那它的罪行是罄竹難書。如果把這些真實的東西拿出來,給大家看,那對我們認識過去幾十年的共產統治,是非常好的活生生的曆歷史教材,很多青年人不知道。」

據報導,在俄羅斯東歐平原上的科米共和國、遠東聯邦區的馬加丹州和西北部的聖彼得堡市,都有揭露蘇共迫害的遊覽項目,如古拉格集中營等。

在世界各地受過共產黨迫害的國家裏,也都建有類似的紀念行活動和建築。如:愛沙尼亞為被共產政權迫害致死的人們建立了紀念碑,拉脫維亞把每年的6月14號定為「悼念共產黨民族滅絕遇難者日」,柬埔寨在紅色高棉政權的「第21號安全監獄」的舊址上,建立了「大屠殺博物館」。

歐彪峰:「共產黨它整個這個意識形態就是反人性的。我希望在中國極權政權崩槃盤以後,能夠也有這個活動,讓後人看看中共這個獨裁極權、這個暴政曾經犯下的邪惡的、完全違背人類良知的,那種沒有底線的滔天罪行。」

原東德共產黨總書記昂納克,曾下令對穿越兩德邊境的東德逃亡者開槍,1992年他在身患癌症的情況下,依舊被從智利遣返受審。在柬埔寨,特別法庭2007年對五名位接受中共支持的紅色高棉前領導人開庭,並指控他們犯下了反人類罪﹔分別以戰爭罪、反人類罪、酷刑和謀殺罪等對他們判刑,「最終判處第21號監獄」的監獄長康克最終被判處無期徒刑。而前羅馬尼亞共產黨總書記齊奧塞斯庫夫婦,在1989年12月共產黨垮臺後被民眾抓捕槍斃。

採採訪編輯/唐音 後製/李勇

各位觀眾,感謝您收看今天的中國禁聞,再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