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穿小鞋」 中國「死磕派」律師「揭竿而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李金星律師和張磊律師曾策劃過一場「死磕派精神展」,照片與實物已經在他們位於北京東三環的律師會所展出,彰顯出律師與公權力死磕鬥法的驚心動魄抗爭。這些照片,展示了一場場兇險戰役中,律師們一如既往地死磕到底的勇氣。著名刑法學家陳興良教授曾戲言這些死磕派律師「不像律師」,但是「律師不像律師首先是因為法官不像法官」,他認為「不可否認死磕派律師以一種自我犧牲的方式推動法治進步」。

「穿小鞋」逼律師「揭竿而起」

近年來,中國內地律師界湧現出不少護法維權、與公民抗爭運動合流的「死磕派」精英。他們直接抱團維權,或者通過「公民不服從」行動對抗公檢法的專政權力,支持民告官訴訟。他們實質上是當今中國法治希望的行動派,是以群體方式站出來抗爭公權力違法的一線鬥士。這個群體導致了習近平高壓管控下的中國官方惱羞成怒,恨之入骨。近來,當局不僅對其中的重頭人物實施直接抓捕,如律師浦志強、唐荊陵、劉士輝等,更借助其律師年檢制度施行壓制、迫害死磕派律師。如今,中國大陸25萬律師的執業證每年都要進行年度審檢,各地司法局經常會對經辦過敏感案件的律師及相關律所進行打壓,故意拖延或不給辦理年檢,目前全國已有幾十位死磕派律師因此失去執業證。

2014年6月30日,中華全國律師協會會員部在《法制日報》發表聲明:「唐吉田、劉巍、鄭恩寵、唐荊陵等為已吊銷律師執業證人員,王城、江天勇、滕彪為已註銷律師執業證人員。」這些都是死磕派律師。唐吉田當即發表《嚴正聲明》怒斥:「中華全國律師協會本應以維護律師權益為第一要務,卻自覺不自覺地充當強力部門報復、迫害律師的馬前卒。當今世界,經濟自由化、政治民主化是任何人無法阻擋的潮流。那些身居高位的律協頭目如果不能回歸律師本位,繼續充當打手,必將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如今公權力不需要年檢、企業不需年檢了,法官、檢察官也從不需年檢,唯獨為打壓不聽話律師,官方要借助年檢給他們套上緊箍咒。這種對律師日益加劇的「穿小鞋」迫害,正在不斷激怒律師「揭竿而起」。為此,今年6月28日,30多位維權律師聚會鄭州,吹響死磕派律師抗爭集結號,商討維護律師自身權益,要求政府廢除律師年檢,同時起訴相關部門借年檢打壓律師、侵犯律師執業權利。

死磕派律師抱團維權顯示力量

今年3月20日,王成、張俊傑、江天勇、唐吉田四位律師,曾前往「黑龍江省建三江法制教育基地」要求釋放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卻遭建三江警方毆打、綁架、並非法拘留。醫療檢查證實,他們四人共有二十四根肋骨被打斷,引發律師不斷抗爭與聲援。事件在網上引起極大關注,不少律師公民自發組建失蹤公民營救團,接連不斷前往當地要求放人,與公權力死磕到底。當地公安局非常恐慌。事件不斷發酵、升溫,死磕派律師群體力量不斷顯現。

5月15日,大陸演員黃海波在北工大建國飯店嫖娼時被警方抓獲,5月31日,北京警方證實將對黃海波等人「收容教育」。6月7日,幾10位北京著名律師聚集在京都律師事務所,發起「收容教育制度之存廢」法律研討會。據中國財新網報道,研討會由中國法學會《民主與法制》雜誌總編輯劉桂明主持,多名中國知名維權律師和法律學者參加,抨擊政府侵犯人權的收容教育,死磕政府違法。中國人民大學民商事法律科學研究中心主任楊立新將「收容教育」制度說成是中國法律「怪胎」。在當天的研討會上,江平、應松年、陳光中、樊崇義、楊立新、田文昌等法學家、律師聯名簽署《關於廢止收容教育制度的建議書》,呼籲廢除收容教育制度。此前的五月初,包括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研究室原副主任郭道暉、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張千帆等一百零八名法學者、律師、婦女組織工作者等,聯名致信全國人大常委會,要求廢除收容教育制度。這些公開活動,給官方造成了極大的政治壓力,致使「收容教育」再次成為繼廢除勞教之後萬眾死磕的眾矢之的。

近日,中共全國律協官辦組織,為壓制死磕派律師,正在醞釀出台《律師執業行為規範》和《律師協會會員違規行為處分規則》修訂草案。此草案圖謀加重限制律師言行,特別是網上言論。有評論認為,此兩份剝奪律師言論自由的規定違法違憲,將「死磕」派維權律師作為主要目標,是犯了方向性的錯誤,引起律師界和社會輿論極大憤怒與強烈抨擊。不少死磕派律協會員倡議罷免該協會領導。

當今中國彌足可貴的希望所在

6月21日,維權律師劉金湘、張海致全國律協常務理事的公開信稱,「近期全國律協意圖通過的《律師執業行為規範》和《律師協會會員違規行為處分規則》草案,這兩個草案明顯違反了《憲法》、《律師法》,直接剝奪了《中華全國律師協會章程》第八條第七項規定律師個人會員有提出立法、司法和行政執法的意見和建議的權利……兩部草案與其說是律師執業的行業規定,不如說是一場企圖扼殺依法治國的陰謀!」此公開信隨即引發死磕派律師共鳴。

曾因代理法輪功案件被武漢市律協暫緩考核律師執業證的張科科,從6月10日開始在武漢市律協前憤然絕食,死磕到底,再次吹響了死磕派律師抱團集結號,引發全國眾多維權律師呼應,展開百日接力絕食運動,抗議當局對律師權益的打壓。此事件轟動國內外輿論。張科科在經過幾天抗爭之後,日前已獲得執業證年檢考核通過,顯示死磕派律師抱團抗爭的群體力量。

眼下,有越來越多的律師走上了抗爭公權力非法妄為的死磕之路。他們依據中國現行的法律,在法律的框架內,與違法的公權力死磕程序、死磕事實、死磕法律。這正是當今中國「公民不服從」抗爭行動的一部分,也是當今中國通往法治之路彌足珍貴的希望所在。

文章來源:《動向雜志》第347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