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創辦人左方:一輩子等不到新聞自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7月20日訊】7月20日,香港《蘋果日報》發表了廣州《南方周末》(下稱《南周》)創辦人左方在「7.1」前接受該報專訪的訪談內容。左方創報十年,在報禁森嚴的大陸開拓報業巿場,把《南周》辦成了銷量超百萬的大報。左方坦言, 自己很嚮往新聞自由,但他不指望在有生之年能夠在大陸看到新聞自由。他把《南周》看作「涼亭」,他稱,民眾活在水深火熱之中,自己沒有能力拯救他們,只能建一個涼亭「讓他們喘一口氣,療一下傷」。

「人性是一樣的,只是,我們生活在不同的世界。聽廣州《南方周末》創始人左方談半世紀辦報經歷就明白,我們是生活在兩個不同世界。」

《蘋果日報》以這樣的感慨,作為刊發這次訪談錄的開場白。

據報導,左方最近一次來香港是為了出席新書《鋼鐵是怎樣煉不成的》發佈會。他在7.1前的一天接受了《蘋果日報》訪問。

左方認為,香港人的「難民血統」令他們特別关心同情弱者。他說:「香港人過去好少跟我談政治,因為社會穩定,政治對他們沒關係,但國內政治影響每一個人命運,影響不到本人,也影響親友。過去與香港人接觸,政治意識不強,但這次,香港人政治意識好像比我還要強」。

他談到自己曾經想把《南周》打進海外巿場。於是,他第二次來香港,找《明報》當時的總編輯了解情況。詳談之後,他明白了一點:「我明白到,一個沒有新聞自由的地方想打入有新聞自由的地方,比上天還要難。但如果我們廣州可以開放,香港報紙肯定大量進入」。

左方認為《南周》是「中國新聞改革領頭羊」。他表示儘管自己也嚮往新聞自由,但他也很明白,在中國當知識分子,只有三條路:一是當奴才,二是當烈士,三是不斷地適應。左方坦白地說:「我不想當烈士。」

他調侃自己是個改良主義者,坦言不知道中國大陸什麼時候可以有新聞自由,「可能很漫長。我不抱幻想,我是生於憂患,死於憂患」。

他進一步解釋說:「所以這本書名《鋼鐵是怎樣煉不成的》,我在發佈會解釋,我想通過一生的經歷,揭示斯大林主義烏托邦社會改革運動破產。我作為一個布爾什維克戰士走進我的人生,到最後,徹底否定了它,成為一個自由派知識分子。所以《鋼鐵是怎樣煉不成的》,朱學勤說,書名有三種解釋:80年來起伏跌宕是我人生 的一個改觀。這題目,是對體制的一種批判,因為這種體制,根本無法煉鋼鐵,所以鋼鐵煉不成,是歷史的一個必然性」。

左方表示,他把《南方 周末》提倡為一種涼亭效應,「民眾活在水深火熱之中,我無法拯救他們,我作為一張傳媒報紙,只能建一個涼亭,他們把汗水流乾了,我請他們到我這個涼亭裏, 飲一杯水,讓他們喘一口氣,療一下傷,作為國內有良知的傳媒人,我只能做到這樣。讓他們知道這社會仍有人關注他們,這社會還有愛,還有人,良知還在,希望 還在,這就是我的社會貢獻」。

他舉出了幾個想要拯救中國結果慘敗的例子:「《世界經濟導報》是很好的報紙,不就在六四前被封?《深圳青年報》,是一班年輕有為記者,他們提出要鄧小平退休,結果報紙封了,人又抓了……所以我說,我不是新聞改革者,我是個改良主義者」。

「有一種世界給予的選擇,就是讓你選擇不選擇。」《蘋果日報》最後以這樣的感嘆結束這次訪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