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海:習王逮捕劉雲山的時間要提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江澤民集團代言人、現任政治局常委劉雲山,自中共「十八大」上任以來,因一直公開挑釁、對抗現黨魁習近平,從而多次遭到習近平敲打、削權。大陸網路有關劉雲山的負面消息也總是傳的沸沸揚揚,而近期則更有愈演愈烈之勢。7月9日,央視報導中國銀行多家分行聯合移民仲介「洗黑錢」,在《財新網》對央行的一番澄清之後,大陸網民們似乎一下就明白過來了——這是執掌宣傳口的劉雲山,衝著主持反腐工作的王岐山發動的攻擊。旋即,劉雲山又遭到了某位網民的迎頭痛擊,被狠狠地戳了一下他的痛處。

據大紀元7月19日報導,近日,《大紀元》4月份發表的一份涉薄熙來、周永康政變的中南海及省部級高官名單驚現大陸微博,不過該微博隨即遭到了刪除。該微博所列18人名單中,薄熙來、蔣潔敏、谷開來、徐才厚、徐明5人已公開落馬,剩下15人中包括中共現任常委劉雲山、江蘇省委書記羅志軍、河北省委書記周本順等人。

該微博的網民為「@尼牛入川」,其在新浪微博以圖片形式發佈的貼文為【一份牆外流傳的名單】。貼文內容涉薄熙來、周永康政變案的中共高層18人名單及他們政變後的職務。他們是:薄熙來、劉雲山、梁光烈、黃奇帆、蔣潔敏、周本順、羅志軍、夏德仁、趙本山、司馬南、孔慶東、吳法天、張宏良明、薄瓜瓜(薄熙來之子)、劉樂飛(劉雲山之子)、谷開來、徐才厚、徐明。

有關政變後的任職名單,早在2012年的時候就在大陸網路上流傳過,因此薄熙來、周永康組織政變的消息早已為大陸民眾所熟知。然而說起劉雲山政變後將出任中紀委書記這件事,大陸民眾說不清楚是憤怒還是高興,總之,大陸網民們私下裡一提起劉雲山其人,既咬牙切齒又繪聲繪色。總之,拿下劉雲山,恐怕已成為朝野共識。

有關「拿下」劉雲山的問題,恐怕早已列入了習近平、王岐山的黑名單。只是從近期中共內鬥的一系列跡象來看,逮捕劉雲山的時間恐怕要提前。

劉雲山是江澤民一手提拔起來的江派鐵桿死黨。中共「十八大」,江澤民把劉雲山硬塞進政治局常委,成為江系在中共現政權的代言人。隨著王立軍、薄熙來、周永康出事之後,劉雲山目前成為江派與習近平陣營博弈的新前臺主要人物之一。

新唐人、大紀元曾不斷報導有關劉雲山進入中共權利中心後,與習近平公開對抗的一系列事件,如不斷利用其主管的宣傳口進行攪局、製造事端,給習政府執行「新政」製造麻煩和阻力。2013年初,劉雲山通過其親信、廣東宣傳部部長庹震刪除了《南周》新年獻詞中習近平提出的「憲政夢」,從而爆發了「南周事件」。

2013年4月,劉雲山又與習近平當局要廢除勞教制度展開了媒體拉鋸戰。大陸媒體轉載的關於馬三家勞教所黑幕的文章全部被劉雲山下令刪除。中宣部密令,對馬三家勞教所的相關報導,一律「不轉、不報、不評」。

2013年4月18日,曾慶紅和劉雲山為首的江派一手導演了「習近平打的」事件。之後,劉雲山對現任當權者「攪混水」、「摻沙子」事件不斷。

劉雲山不斷造事,遭習近平多次敲打。劉雲山權力也不斷被縮水、架空。劉雲山最早被架空權力是在2012年11月,習近平委任劉奇葆為中宣部長。習近平的這一舉措,打破了江澤民執政以來主管文宣的常委與宣傳部長都是江系人馬的格局。

2013年1月,劉雲山正式接任曾慶紅、習近平相繼出任的位置——中央黨校校長。之前黨校校長都會兼任負責港澳事務,而劉雲山未獲掌握港澳事務的實權。

2013年9月,習近平的「鐵桿文膽」、中央政策研究室常務副主任何毅亭出任黨校常務副校長,盯住中央黨校這塊「陣地」。

2013年10月,大陸媒體報導證實習近平親信、原杭州市委書記黃坤明任中宣部副部長。外界分析稱,黃坤明任中宣部副部長盯住劉雲山的意味濃厚。

2014年1月成立的「深改組」和「國安委」兩大權力機構中,劉雲山僅獲「深改組」三把手位置。

2014年2月,中共中央網絡安全和資訊化領導小組成立,習、李任一、二把手,劉雲山任副組長,排在李克強後面。

2014年3月,中共首個深改專項小組「文改組」組長名單出爐,劉雲山的名字又被排在了習近平、李克強之後,處於三把手的位置,強烈意味著劉雲山遭習政府排擠。

習近平的這一系列動作,距離「拿下」劉雲山只差一步,為隨時「拿下」劉雲山作人事準備。事實上,隨著近期江澤民的姘頭李瑞英退出主播的位置後,央視遭遇了現政權的一次大地震,與江系有關的主播、主持、記者及中高層管理人員遭中紀委大幅度的約談和清洗,這意味著劉雲山已成孤家寡人,意味著逮捕劉雲山的時間要提前。

今年5月,外媒傳曾慶紅被中共限制了人身自由,該消息令有些人頗感突然。竊以為,曾慶紅5月被抓,就是中共提前動手的特例。按照習近平、王岐山「反腐」先打「小老虎」、後打「大老虎」的規律,作為江澤民集團的二號人物,本應該在周永康案和與其有關聯的「小老虎」們處理完以後,在前軍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和前常委賈慶林、李長春等被抓之後,再動手「拿下」曾慶紅,可是由於曾慶紅今年3月至5月那一階段太過猖狂,致使香港與大陸各地恐怖襲擊不斷,嚴重威脅到現政權的安危,提前「拿下」曾慶紅,連根拔除江澤民的羽翼,陷江澤民於不得動彈的境地,是習近平、王岐山迫不得已的選擇。

提前逮捕政變成員劉雲山、劉樂飛父子,也將是習近平、王岐山迫不得已的選擇。不提前將劉雲山清除出中共政治局常委,劉雲山將繼續利用控制在他手中的一部分權力掣肘、阻擾習近平執政。文宣部門對中共的作用非同小可,劉雲山正是通過操控他手中的權力,在一個相當時期內使「毛左」獲得先聲奪人的氣勢,一度陷習近平於十分被動的局面。相信,習近平、王岐山早就想「拿下」劉雲山了,只是害怕引起中共政局的動盪,才多次採取敲打、削權的措施制約他。而眼下,習近平的權力已經穩固,在大陸媒體紛紛造勢咄咄逼人問罪江澤民的形勢下,估計現在「拿下」劉雲山不會出現大的社會動盪。

估計「拿下」劉雲山的最佳時機,是在中共召開十八大四中全會之後。到那時,如果定周永康政變罪在中共黨內、尤其是在太子黨內達成了共識,逮捕劉雲山也就水到渠成。難怪劉雲山近期如此猖狂,原來是死亡前的迴光返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