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子子:殺戮和平目標就是針對人類的恐怖犯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014年7月17日是這個世界上最恐怖的日子,馬來西亞航空公司MH17航班在烏克蘭反政府武裝控制區被疑似導彈擊落。雖然當地是有政治衝突地區,但是,這種明顯針對和平目標實施的殺戮絕不是政治,這是針對人權、針對人類共同利益的刑事犯罪,從馬航MH17航班被疑似導彈擊落的地點上看,在該地區涉及事件的烏克蘭、俄羅斯和其支持的反烏克蘭政府武裝三方均屬於涉嫌,它們必須立即停止任何地區性爭端、保持地區現有狀況不變,接受並且配合國際社會對案件的調查。

據筆者查閱的大量媒體報導證實:當時該地區並不是發生戰鬥的狀況,地面和空中都沒有戰鬥,沒有烏克蘭政府軍發動攻擊的情況,該MH17航班當時在10000至30000多米的高空間進行正常的商業飛行,而且已經飛行至距離俄羅斯邊境50公里處,其航向和飛行高度是明顯不會構成對地面威脅的和平目標。

MH17航班是容易識別波音777型大型寬體客機,該目標的大型機體明顯不同於軍用飛機,而且機體上有明顯的馬來西亞航空公司標誌,是軍用望遠鏡很容易分辨的民用目標,事實也證明:該客機沒有針對地面發動危險行動,飛行高度也明顯不是合理的戰鬥距離。然而,針對該和平目標實施殺戮者並沒有甄別這一切,在使用疑似導彈武器時,並沒有使用與該武器能夠明確分辨目標性質的能力,更沒有向目標發出任何甄別信息,這是明顯的在沒有確定目標性質情況下實施的故意濫殺。這種行為在任何法律標準上看都不是政治,而是明顯的故意犯罪,是挑戰人類文明底線、滅絕人性、侵犯人權、侵害人類共同利益的反人類行為。

誰是犯罪嫌疑人?烏克蘭、俄羅斯、反烏克蘭政府武裝均涉嫌。

國際社會必須啟動聯合的、獨立而公正的刑事犯罪調查,聯合國應該通過決議,強制該地區立即停止任何政治爭端,全面配合該刑事犯罪案的調查。因為,該被襲擊的目標是國際航班,乘客屬於多個國家的公民和聯合國工作人員,所以,這是針對國際社會的犯罪,犯罪性質已經遠遠超出了地區的政治爭端範疇,任何政治目地都不能與全人類為敵。聯合國和這些國家的政府都有權利代表直接被害的第一當事人主張直接調查權,大家都共同享有現場調查證據的權利,任何一方得到的證據都必須交給聯合國處理。國際社會必須制止這種針對人類共同利益實施的刑事犯罪,任何阻止該案調查的當事人,在法律上都應該被認定為與該案犯罪嫌疑有關。

有消息說,該地區武裝的頭目拒絕停火,但稱願意配合調查。這是十分荒唐的,該地區武裝本來就是涉嫌犯罪的當事方之一,其是否涉嫌犯罪?他們是應該積極配合國際調查的,他們沒有任何資格讓警察在其槍口下工作。

另有更明確的消息證明,該地區武裝是第一時間到達墜機現場的,犯罪證據的真實性已經有了被充分質疑的直接證據,而且,有媒體報導稱該武裝已經把最重要飛機黑匣子證據單方面交給俄羅斯。俄羅斯只是一個國家,它無權代表國際社會,而且俄羅斯和烏克蘭都是該地區爭端的主角,都是刑事犯罪調查依法被確定為犯罪嫌疑的當事方,它是有配合國際調查責任的。上述三方任何染指犯罪證據的行為都必然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任何一方如果得到了犯罪證據都應該立即交給聯合國處理。

誰的犯罪嫌疑最大?

眾所周知,該地區的爭端是俄羅斯為了吞併烏克蘭領土、並且是為了控制這個國家的政治而挑起的爭端,而且俄羅斯已經實際上控制了烏克蘭領土上的克里米亞地區,正在發生爭端的地區也被俄羅斯支持的反烏克蘭武裝控制著,實際上也等於是被俄羅斯控制的地區。因此,俄羅斯對該地區上發生的任何事情都負有主要責任。即使是烏克蘭政府軍在與爭端另一方交火中誤擊客機,仍然是俄羅斯方面應該承擔主要的道義責任。

一、烏克蘭的嫌疑有多大?從目前已經發生的事實看,烏克蘭政府軍擊落客機的可能性最小,其一、按照國際航空慣例,客機航行是嚴格按照飛行計劃規定的航線飛行的,客機在經過所有國家領土上的基站時都要通報,經過允許後才能在其領空過境,MH17航班經過烏克蘭領空時顯然是符合相關慣例的,烏克蘭政府軍作為保衛其領空的部門,應該是明確知道MH17航班經過的時間點的,因此,在一切正常的情況下,烏克蘭政府軍絕對不可能襲擊已經知情的民用目標,而且,襲擊這種民用目標也不符合其軍事目地。其二、MH17航班飛行方向顯然還有50公里就要離開烏克蘭領空,該客機明顯不具備威脅烏克蘭安全的跡象,烏克蘭軍方顯然不會襲擊這樣的目標。在這兩點之外,如果有意外情況發生,那一定是實施相關犯罪的個人所為,這與烏克蘭政府無關。

二、俄羅斯的嫌疑有多大?俄羅斯政府軍擊落客機的可能性也很小,俄羅斯畢竟是世界上第二號國家,它同樣對MH17航班的航向和過境時間點是清楚的,而且,從MH17航班當時的位置上看,距離俄羅斯國境還有大約50公里,請求過境的通報可能已經發出,俄羅斯軍方應該是非常清楚該民用目標的位置的,它不可能、也沒有必要擊落一架民用飛機的目標。

俄羅斯軍方擊落MH17航班的可能性雖然很小,但是,俄羅斯政府應該對該地區混亂的狀況承擔主要責任。

其一、俄羅斯是支持的反烏克蘭政府武裝的,它所擁有的打擊空中目標技術和裝備主要是俄羅斯提供,發射人員的訓練也是俄羅斯幫助指導的;

其二、MH17航班墜毀事件發生後,俄羅斯是第一個知情者,俄羅斯總統普京的專機被媒體報導稱是最早經過事發航線的飛機,距離MH17航班墜毀時間僅僅相差37分鐘,憑俄羅斯的航空控制技術,俄羅斯方面應該是在知道MH17航班墜毀事件發生後,並且確定安全的情況下才允許總統專機通過的,否則,俄羅斯的安全部門怎麼能允許總統專機涉險呢?是什麼樣的情況讓俄羅斯安全方面認定為安全的呢?是確定烏克蘭方面接到其專機過境通報而遵守國際航空慣例,不會殺普京嗎?這是其在未來的調查中必須說清的;

其三、俄羅斯方面是在事發當日僅僅剩下的很短時間內,在沒有公正和公開的現場調查證據情況下,最先發佈政府通告的政府,中共媒體稱來自俄羅斯:「國際文傳電訊社17日援引知情人士的話報導稱,墜毀的馬來西亞客機在烏克蘭東部大約1萬米高空遭擊落。擊落它的是「布克」地對空導彈。」那麼俄羅斯媒體是憑什麼證據證明是這種導彈擊中目標的?

其四、該地區武裝稱已經找到MH17航班的黑匣子,並且要交給俄羅斯處理,做為有涉嫌責任的俄羅斯有什麼資格處理黑匣子?這是俄羅斯政府必須說清的;
其五、俄羅斯情報人員是否參與該襲擊和平目標事件?已經有烏克蘭方面的指控,相關證據如果被認定屬實,俄羅斯的責任必然是非常大;

其六、最新的消息說,俄羅斯總統普京在該墜機事件沒有調查清楚的情況下,單方面無理指責烏克蘭有責任;

俄羅斯政府是否涉嫌支持該恐怖主義行為,它用什麼證據來證明其清白,它對上述六個最直接的疑問必須解釋清楚。所以,俄羅斯政府在任何情況下都有其應該承擔的相關責任。

三、反烏克蘭政府的武裝的嫌疑有多大?反烏克蘭政府的武裝涉嫌擊落客機的嫌疑最大,其一、MH17航班是在被其控制的區域內墜毀,該地區武裝是距離MH17航班疑似被擊落的最近距離者,事實也證明了是該武裝是第一個到達飛機墜毀現場者;其二、反烏克蘭政府的武裝已經在俄羅斯支持下擁有了精確打擊空中目標的能力,而且,該武裝在前幾個月內已經多次成功擊落過烏克蘭政府方面的飛機;其三、該武裝組織頭目曾經在互聯網上發佈消息證實在該時間段確實擊落一架飛機;其四、烏克蘭方面提供的電話錄音,也證明了該組織與俄羅斯情報人員的通話,證明該時間段在該地區確實擊落一架飛機;其五、該地區武裝在第一時間控制了墜機現場,對現場證據的可信性已經產生新的不確定性;其六、將黑匣子交給俄羅斯處理有合謀破壞證據真實性的嫌疑。

筆者認為:無論誰針對和平目標實施殺戮,無論其理由自稱多麼「正當」,這都是反人類的恐怖主義行為,國際社會必須共同制止這種犯罪。

半年之內,馬航兩遭恐襲事件,這是國際社會不能積極進行反恐合作導致的必然結果,類似針對和平目標實施殺戮的事件在中國大陸更是一直在上演著,特別是中共針對和平的法輪功群體實施恐怖主義,已經持續了15個年頭,法輪功學員在15年中始終以和平的表現證實給世人,然而,國際社會對中共始終沒有形成一致譴責,更沒有在聯合國的框架下形成制止這類針對和平目標實施殺戮的法律行動,這應該說是對極端恐怖主義行為的縱容;不僅如此,一些國家仍然盲目的與涉嫌恐怖主義的地區搞經濟貿易,做著利用人權換取經濟利益的齷齪之事。那些應該對這些恐怖事件有制止責任的國家,他們明明知道針對人權的侵害行為不是政治,卻對衝突地區經常發表所謂「政治解決」的怪論,這是助長恐怖主義犯罪不斷發生的真正根源。

如果說馬航班機的目標太小,航程時間短,兩個航班不過五百多人,確定其是否為危險目標有難度,造成所謂的「誤擊」還能抵賴的話;那麼,法輪功學員的群體是一億多人,是一個遍佈世界一百二十多個國家和地區的龐大國際群體,這個群體沒有政治訴求,不會對任何人造成侵害和平群體,而且是以和平方式表達了15年之久,這是決對能夠明確辨認的和平目標,可是,國際社會就這麼看著該和平目標被恐怖攻擊15年之久,其中死傷的和平民眾超過馬航MH17航班人數不知多少倍。目前,這種殺戮和平目標的犯罪還在繼續。

國際社會上統一的外交辭令不是都說要「維護世界和平」嗎?那麼,馬航MH17航班疑似遭恐襲事件再一次提醒國際社會必須共同制止恐怖主義,這是真正維護世界和平的行動。國際社會決對不能認可這種行為中的所謂「政治」辯解,必須追究一切恐怖主義分子的刑事責任,任何支持和包庇恐怖分子犯罪的組織和國家政權,都應該被認定為明確的恐怖主義同謀,其領導人必須承擔刑事責任,相關國家在接到國際通緝令的同時,必須及時罷免其相關犯罪嫌疑人的職務,必須及時將其送交國際法庭處理。

筆者看到,針對馬航MH17航班被疑似襲擊事件,國際社會如果真的要啟動一個制止相關刑事犯罪的決議,中共和俄羅斯當局都不會配合,俄羅斯作為涉嫌當事一方當然沒有法律意義上的決議表決權,但是,中共可能會幫它干擾決議形成。因為,中共媒體發佈的與馬航MH17航班相關的報導中,明顯在公開幫助俄羅斯逃避法律責任,這是國際社會決對不能認可的。國際社會必須盡快啟動聯合調查,必須積極制止針對和平目標實施殺戮的恐怖主義犯罪行為。

「911事件」為什麼被定性為恐怖主義,因為那是針對和平目標實施的殺戮。因此,一切針對和平目標實施殺戮的行為都應該被定性為恐怖主義,所有類似殺戮馬航乘客和法輪功學員的恐怖分子都應該被法律審判。這是人類社會要實現世界和平真正應該選擇的正路。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