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關心】15年之重 鑄中共政壇死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4年07月22日訊】【世事關心】(296) 15年之重 鑄中共政壇之死局:中共從1999年7.20日開始發動對法輪功的鎮壓。

15年前,一個政治投機者的一意孤行,開啟了一個時代的悲劇…

汪志遠:「勞教所裏關壓的大多數是法輪功學員。」

15年間(1999年-2014年),信仰者前僕後繼的努力逐漸使堅冰溶化…

檢察官:「我會在我能力允許的範圍內盡量去做吧!」

15年後,迫害已然難以為繼,而回首之間,人們發現血債鑄成的屏障已經成為中共自己難以走過的劫數。

章天亮:「所以,要想讓中國恢復正常的話,法輪功就是一個繞不開的問題。」

2014年3月,王成、張俊傑、江天勇、唐吉田4位律師,因為要求釋放被非法關押在黑龍江建三江農墾總局「法制教育基地」的法輪功學員,被當地警察毆打並拘留,前去聲援的更多律師和民眾也被毆打。此事引起眾多國際機構及歐美議員關註,對此發表譴責。4月6日,4名律師獲釋。4月28日,德國之聲報導,據傳,建三江農墾總局的法制教育基地已被解散。中國官方沒有發布新聞。

7月17日,我給建三江的農墾分局打電話,該號碼已經不存在。
(黑龍江省佳木斯市富錦市建三江農墾分局)
電話錄音:「電話已停用,請掛機。」
我又給建三江公安局打電話,詢問法制教育基地是否已經被解散。
(黑省佳木斯市富錦市建三江公安局龍江)
電話錄音:
「喂?」
「你好,請問你這是建三江公安局嗎?」
「怎麼了?我是七星派出所。」
「哦,你是七星派出所。好我想問你一下就是你們那的黑龍江省農墾總局法制教育基地這個機構還存在嗎?」
「那我不太清楚。」
「你以前聽說過這個地方嗎?」
「什麼事兒啊?」
「我是海外電視臺的,我想……」
掛……

蕭茗:經多方認證,這個所謂的法制教育基地確實已經被解散。但是,事情並沒有畫上完美的句號。據追查迫害法輪功組織調查,原先該洗腦班裏面的多名法輪功學員曾一度被轉移到了其它地方繼續迫害。7月17號,建三江下屬的大興農場又抓捕了4名發真相傳單的法輪功學員。一天之後他們被釋放。

建三江事件發生的大背景是2013年中共突然廢除勞教制度。正當外界對中共這一舉措的誠意仍持觀望態度的時候,很快就爆出消息,不少勞教所和洗腦班被解散之後,搖身一變成了戒毒中心,藥物康復中心,法制教育基地等等。很多法輪功學員就被送入這樣的地方被繼續迫害。建三江「法制教育基地」就是其中一例。它的前身是專門轉化法輪功學員的青龍山洗腦班。

蕭茗:從「洗腦班」到「法制教育基地」,雖然看上去陰魂不散,但是,當我們把建三江事件放在時代的大背景之下來看的時候,當我們把它放在15年迫害的走勢中來看時,我們還是可以清晰的看到這個陰魂不散其實已經是強弩之末。

建三江事件發生後,北京維權律師滕彪在推特上貼出了這樣一句話:「2014年,到了律師界對法輪功問題破題的時候了」。的確,在建三江事件中,2014年3月20日,當法輪功學員家屬和正義律師來到現場的時候,由於害怕曝光,「法制教育基地」的牌子已經被偷偷摘掉。江天勇等維權律師鍥而不舍的為法輪功學員維權,震動了中國的律師界。當十幾名律師和社會各界人士都參與到其中時,輿論的壓力使建三江的法制教育基地解體,而這種現象在中國並不是唯一的。

過去幾年中,「手印事件」幾度在中共高層引起不小的震動。它們是指法輪功學員被抓捕後,身邊的親友、鄰居、同事等,自發聯名上書按手印呼籲當局放人。例如法輪功學員秦月明的女兒,為了為父伸冤和營救母親,妹妹,孤身走上街頭,向人們求救。短短兩週內,就有超過15,000人按手印支持她。經媒體曝光後在國內外引起極大反響。而與此類似的「手印事件」近幾年在中國大陸層出不窮。

不僅如此,很多在政法系統內部的中共官員,雖然還身不由己,但內心早已不願意再延續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這是一位檢察官和法輪功學員的對話。

法輪功學員:「曾慶紅已經被抓起來了,你知道嗎?」
檢察官:「噢,你講的這些真相我都知道。」
法輪功學員:「知道嗎?」
檢察官:「我收到過很多很多這樣的東西,電話都接了得有三、四十個了」
法輪功學員:「但是你們現在仍然在判大法弟子,你們真的覺得那是你應該做的事嗎?」
檢察官:「在我們辦理這種案件的時候,大法弟子來了很多,給我們講各種真相。我們收到的各種紙製的、電話的、信息,這我都收到過,也不是現在才開始收到,大法這事兒從九九年鎮壓之後,已經傳了這麼多年,我該知道的我都知道。但是有很多時候我想說的是那點,我能做出我自己個人的正確選擇,站在對大法弟子處理的時候,因爲我這個職務、我這個職位、我做的這個工作的角度、從工作這個角度上沒法做。」
法輪功學員:「你可以的。」
檢察官:「如果我現在我個人能掌握的話,我個人能做的話,我願意把所有的這些人全放出去。」
法輪功學員:「我們是希望你們平安,現在這麼多天災人禍就是天在懲罰人清理人。我們就是希望到……」
檢察官:「你們說的這些我都信,因爲這些東西我多少接觸一些我知道。我也不認爲你們是壞人,我們也不認爲你們怎麼樣,這些我全知道。」
法輪功學員:「現在是你們最好的機會。你知道爲什麼是最好的機會嗎?比如説柏林墻被推倒的時候,在那之前,警察是負責專門拿著槍,向那些外逃的人開槍,他(警察)可以把槍抬高起來啊,他(之後)就不會被判刑啊。」
檢察官:「我知道,這個事情我也看了。對,打偏。對對對,這些我都信,我會在我的能力允許的範圍內,盡量去做吧。」

蕭茗:與中國民間反迫害的洶湧暗流形成有趣對照的是中共高層的反應。繼迫害法輪功的始作俑者江澤民之後,中共領導人越來越趨向於有意回避法輪功問題。表面上看,他們似乎對法輪功的存在漠不關心,也無意在解決這個問題上有所作為。但是,如果仔細研究中國政局,又不難發現,中共當局,尤其是習近平執政之後,他所出的幾次驚人之舉,似乎都有其弦外之音,2013年中共突然廢止勞教制度就是其中一例。對此怎麼解讀,聽一下本臺資深評論員文昭的看法。

蕭茗:中共突然解體勞教制度,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你覺得習近平為什麼要這樣做?

文昭:我覺得最重要的原因是因為勞教制度對於當前的中共執政集團已經完全成為一個負資產了,這主要是跟鎮壓迫害法輪功有關。勞教所裏關押的人員大部分都是法輪功學員,勞教所的罪惡也成了國際社會的法輪功弟子多年持續揭露的重點。當然,近期在社會上發生的一些案件對終結勞教制度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例如,上訪媽媽唐慧案的影響。但是,我想最根本的原因還是習近平新的中共領導人不想從前任手中接過鎮壓法輪功這個包袱。要說惡政中國還有很多,除了勞教制,千夫所指的至少還有計劃生育和戶口制度。但是勞教制度和其它的區別是現實的一個正在進行的群體滅絕的沉重的血債包袱,廢除勞教制度同時也是為了打擊周永康的勢力。

蕭茗:雖然廢除了勞教,但是改變又不徹底,勞教所又變身成洗腦班,戒毒所,繼續迫害包括法輪功和維權人士為主體的民眾,你覺得這說明瞭什麼問題?

文昭:一是因為江澤民、曾慶紅、羅幹集團的勢力仍然在一定範圍內存,廢掉了勞教制、還除不掉它的根,它還要以變種的方式來延續它的罪惡。二是因為中共官場固有的體制慣性,原勞教系統的官員沒法讓他們直接他們捲鋪蓋走人,還得給他們在體制內留條路。名義上廢勞教制根本算不上任何清算,沒有人受到追究和懲罰,深層結構性的東西完全沒有變,所以中基層的官員的職能也沒有改變,他們幹的事情也沒有改變,只不過工作單位的名稱換了一個。

鎮壓法輪功的發動者江澤民沒有想到,法輪功並沒有在3個月內被消滅。15年後這場迫害又如何成為了導致中國社會形勢演變的一條線索?

2013年王,薄事件的餘波還未平息,中國就又發生了幾件出人意料的大事。一個是勞教制度突然被廢除,另外一個是習近平打老虎,從安徽省原副省長倪發科一路打到前中共軍委副主席徐才厚,鋒頭直指周永康。級別之高屢屢讓外界震驚。對打虎路線圖和反腐旗號後掩藏的真實原因外界一直有不同的解讀。但是,打虎越到最後,大家就越無法不注意到一個越來越清晰的線索…,除了被拍掉的若干「蒼蠅」外,習近平拿下的老虎都和江澤民、周永康派系有關。從以李春城等人為代表的「四川幫」、到「石油幫」、到原公安部副部長李東生、再到原軍委副主席徐才厚。這一系列動作涉及地方政府、石油、政法、軍隊等多個領域,招招都指向周永康、和他的後臺老闆江澤民的勢力範圍。

蕭茗:習近平和江澤民,周永康派系如何形成了水火不容之勢,外界現在基本達成共識的解釋是周永康,薄熙來企圖發動政變,逼習近平下臺。那麼,周,薄為什麼要發動政變,除了對權力的貪欲之外,其實他們也有著無法擺脫的危機感。這種危機感的來源是什麼?它和江澤民派系的發展演變過程有什麼關系?又如何成為促成中共派系間你死我活鬥爭的誘因的?這是我們這集節目要探討的一個主要內容。而周永康的仕途發展,以及他和江澤民的關系恰恰生動的詮釋了這個過程。下面請雪麗給我們介紹一下江澤民選中周永康的緣起。

雪麗:江澤民是在六四期間因為支持鄧小平的鎮壓政策而得到鄧的信任,最終取代趙紫陽成為繼鄧之後的中共領導人的。江主政的13年,雖然沒有留下任何真正的政治遺產,但卻背上了一個他未曾意料到的政治包袱。那就是他一意孤行發起的對法輪功的鎮壓。當年頂著政治局所有成員的反對一定要鎮壓法輪功的江澤民打的如意算盤是法輪功修煉真善忍,最好欺負。他預計3個月就解決法輪功。但是這個和平的修煉團體所展現的非凡的堅韌最終使他的計劃徹底破產。鎮壓不下去,但又無法回頭,所以只能硬著頭皮繼續往下走。

在這個過程中,迫害波及的範圍越來越廣,造成的破壞力也越來越大。光是一個司法系統,就因為迫害法輪功而喪失了其所有的公正性。610辦公室淩駕與法律憲法之上,對法輪功修煉者隨意抓捕,任意勞教,酷刑折磨,且不允許律師辯護。在15年間,迫害致死至少3769名法輪功修煉者。超過十萬人被非法勞教。最令人髮指的是,中共的軍隊,政法,和醫療系統共謀,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謀取暴利。這是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是反人類罪。至此,江澤民鎮壓法輪功的政治包袱早已轉變成了一筆血債。而血債的規則就是絕對不能翻案。如果翻案,就不是身敗名裂的問題,而是身家性命的問題。這就是江澤民死死抓住權力的重要原因。即使在退休之後,江也要找接班人把迫害政策延續下去,而這個繼承人就是周永康。

長期以來,周永康在從仕途路上得到江澤民的支持,是上海幫的重要成員。1999年,周永康出任中共四川省委書記,由於積極執行江對法輪功的迫害政策尤其被江看好。在江的提攜下,周節節高升。最終出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公安部部長。周永康掌管政法系統是江澤民退休前的重要佈局,是江試圖在退休後依然牢牢抓住軍警政法大權的重要一步。也是江把迫害法輪功的政策繼續執行下去的最大保證。因此,受江恩惠的同時,周註定繼承,分享和加重了江系的血債。

蕭茗:周永康執掌的政法系統多年來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迫害。周永康和薄熙來等都是活摘器官罪惡的主謀。和江的心態一樣,繼承了血債的人的本能就是緊抓權力,擴大勢力。江澤民集團控制的政法委,實際上成了另一個中央權力中心。從這個角度講,周薄兩人策劃政變也許是在意料之中。但是,從更廣義的角度來說,習近平和這個派系之間是否存在著不可調和的矛盾呢?聽一下中國問題專家章天亮博士的看法。

蕭茗:如果把周永康,薄熙來策劃政變的事情放在一邊,就單單看周薄兩人和他們所代表的派系的歷史,他們在中共這個體制中所擁有的根本的利益,他們所不能也不敢放下的權力這幾個方面,對於權力格局中另一方的習近平來說,能容得下他們嗎?

章天亮:當然不可能,我認為有兩個重要的原因。一是,一個新的政府上臺,即使是民選政府,通常也是從新組閣,這樣才能推行領導人的政治理念。在中國,習近平不僅是面臨從新組閣的問題,他面臨著嚴重的社會危機,政治危機,經濟危機,所以他必需有一個高效運作的團隊。在這種情況下顯然薄熙來和周永康是不可能和習近平合作的,而且薄熙來一直是有野心的,想把習近平推下臺,習近平很清楚此點。另一方面,由於中共是一個沒有合法性的政權,它的領導人缺乏安全感,所以周圍必需都是自己相信的人,即使沒有政變計劃,習近平也不可能容下薄熙來。反過來講,他們迫害法輪功是一個背負不動的血債,習近平又不想背這個血債,所以為了延續鎮壓的政策和保護自身的安全,周永康和薄熙來策劃政變是必然的。

血債幫欠下的血債,迫害法輪功對整個中國的傷害,是否已經成為中共走不過的劫數?

2012年9月24日上午,成都中院對王立軍案作出一審宣判,罪名包括徇私枉法罪、叛逃罪、濫用職權罪、受賄罪。

2013年9月22日,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做出一審判決:以薄熙來犯受賄罪、貪汙罪、濫用職權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2014年3月,身患膀胱癌的徐才厚因貪腐於被從醫院帶走調查。香港《南華早報》引述消息稱中共中央已立案處理徐才厚,指控其「收受巨額賄賂」。

2014年6月30日,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對610辦公室主任李東生嚴重違紀違法問題進行立案審查。對外公佈的問題包括索取、收受巨額賄賂等。而對其擔任610辦公室主任期間所作所為隻字不提。

蕭茗:習近平的打虎路線圖,雖然主線一直圍繞江派的核心人物,但是,在打的過程中,又全都回避了這些人核心的罪惡。那就是,在迫害法輪功的過程中所犯下的,和活摘器官等有關的反人類罪。從王立軍,薄熙來,一直到李東升,徐才厚都是如此。習近平的這一舉措,明顯是為了保黨。因為這些罪惡涉及面之廣已經牽扯到中共體系的方方面面,已然是中共體制的集體罪惡,一經公佈,中共的執政合法性將消失殆盡,它必將倒臺。那麼,不公佈,是否就可以保住中共呢?聽一下中國問題專家章天亮博士的看法。

蕭茗:習近平回避這些人的核心罪惡,能否就此保住共產黨嗎?

章天亮:共產黨的罪惡可以說是人神共憤,罪惡滔天,無論是誰都無法保護共產黨。習近平走到這步應該很清楚,共產黨90%以上都是腐敗分子,甚至他們手上是沾有血債的。在此情況下,現在的社會已經不像以前那樣通過信息封鎖,通過中共政府單向的宣傳機器的宣傳,灌輸,洗腦,就讓老百姓相信他們所講的話。現在已經是互聯網的時代,民眾可以通過各種方式有了發言權和傳播信息的管道,所以中共鎮壓法輪功的罪惡早就掩蓋不住,習近平再想保住共產黨,但就鎮壓法輪功這一條罪惡,他不說,法輪功學員也會說,國際社會也都在說,就憑這點共產黨也會倒臺。

蕭茗:中國能否繞開法輪功問題而正常發展?也就是說在不正視,不解決法輪功問題的前提下,像一個正常國家那樣的發展?

章天亮:這個問題就像德國能不能允許希特勒繼續執政,而德國又變成一個正常的國家一樣。共產黨的罪惡要比當時納粹嚴重得多,從它屠殺人民的數量到屠殺人民的手段都比納粹有過之而無不及。其實鎮壓法輪功是對公正的最大傷害,對社會法制的最大踐踏。我們知道,一個社會要良性運轉的話,不可能沒有一個完整的法律體系,也不可能沒有社會公正,這樣老百姓對它們的怨氣會越積越多,最後導致官逼民反,所以要想恢復社會公正的話,法輪功就是一個中共繞不開的問題。

蕭茗:1999年7月鎮壓法輪功剛開始的時候,可能連江澤民自己也沒有想到,迫害法輪功是使中共內部分化成水火不容,勢不兩立派系的重要契機。從1999年到2014年,法輪功承受苦難的15年之重最終鑄成了中共政壇的死局。然而,這個世界上本來就只有千年的信仰而沒有千年的王朝。瘋狂總是斷送一個王朝的性命,而這個過程卻往往錘煉了真正的信仰。

(完)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