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禁聞】7月21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07月22日訊】【中國禁聞】7月21日完整版

提要
中共媒體低調報導馬航空難 原因何在?
董事長被查 晉民企4億債券恐違約
強拆十字架持續 信徒流血事件不斷

哈爾濱萬人聯署要求罷免省長

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呼蘭區的1萬多名失地農民,上週四聯名發出公開信,要求罷免省長、市長、區長及法院院長。農民抗議當局十多年來強佔土地、強拆民房、打傷、打死村民。

據《自由亞洲電臺》報導,參與罷免活動的失地農民來自呼蘭區的裕強、利民、治水、裕田四個村,他們的4萬多畝土地被政府強佔、補償款也被官員貪污,村民上訪抗爭十多年,期間大小衝突不絕,農民被打傷、打殘都不了了之,兩名村民代表因上訪被打死,兇手至今逍遙法外。

報導說,早在2011年2月就有5000多村民代表,發起了罷免省長、市長、區長等人職務的動議,但這一次參加的人數更多、規模更大、範圍更廣。

颱風賑災發送發霉麵包

一名大陸網友20號在大陸社交媒體「新浪微博」上爆料,海南省民政廳日前向「威馬遜」颱風災區發放的麵包、蛋糕等賑災食品,出現發霉現象。

這名署名「咕吱咕吱妮兒」的海南網友貼出發霉麵包的照片,並質問「這些發霉的麵包,就是賞給災民的食物嗎?」引起大陸網友的強烈反應,紛紛指責官方不負責任。

另外,中共官方慈善機構「中國紅十字會」,也在中國南部遭遇「威馬遜」颱風襲擊後,不顧災區35攝氏度的高溫和對救災物品的需求,為當地送去棉被和厚夾克衫,引發大量網友吐槽。

編輯/周玉林

中共媒體低調報導馬航空難 原因何在?

馬來西亞航空公司MH17航班客機在烏克蘭被擊落,造成298人罹難的消息,牽動著全球人們的心。事件一出,世界各地媒體大篇幅頭條報導。不過中國民眾發現,中國的黨媒卻異常低調,並且對客機是被俄羅斯導彈擊落的推測,進行懷疑、辯護和掩蓋。到底為甚麼,我們來看看。

7月17號,一架馬來西亞航班在烏克蘭墜毀,機上298人無一人生還。美國情報和軍事官員根據衛星數據判斷,飛機是被俄羅斯SA系列導彈擊中而墜毀。

烏克蘭情報部門主管納達說,烏克蘭掌握了令人信服的證據證實,馬航班在俄羅斯邊界附近分離份子控制地區上空被擊落的事件中,俄羅斯人起了作用。

納達說,分離主義反叛份子,沒有接受過操作高科技「布克-1型」導彈發射器的訓練,操作導彈的有俄羅斯公民,他們跟導彈發射器一起來自俄羅斯聯邦。

烏克蘭安全局局長說,根據截聽到的電話錄音,有3名俄羅斯軍人曾攜帶導彈進入烏克蘭東部。而設置在烏克蘭東南部公路上的監察攝像頭,拍到了這輛流動導彈發射車,由於車上原有的4枚導彈只剩下了3枚,因此推測就是這輛車發射的導彈將馬航客機擊落。

馬航出事後,世界所有媒體頭條都做了長篇幅報導。據中國網友反映,中共的黨報《人民日報》,在7月18號的報紙頭版,都是中共黨魁習近平訪問南美的各種消息,有關馬航班機事件的報導只用了很小的篇幅,而且登在最不顯眼的地方。

美國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中國政府之所以低調處理,是在於中國作為俄國的戰略夥伴關係,他們是在相互打掩護,他不顧是非,也不顧問題的本質,他完全一邊倒,站在俄國利益一邊,對俄國的犯罪行為,進行淡化和掩護。」

不過,記者發現,在19號《人民日報》的網站,設了關於馬航事件的專題,這個「俄反對擅自宣佈空難原因」的專題,刊登了俄羅斯對烏克蘭提供的信息進行反駁,文章引用俄羅斯官員的話,聲稱客機墜毀與俄羅斯沒有關係,是西方國家妄下結論,給調查進程施加壓力,是針對俄羅斯聯邦和俄軍的所謂「信息戰」。

原河北人民廣播電臺編輯朱欣欣:「中共想利用一切資源來醜化、妖魔化西方,給中國公眾的心中造成一種敵對的印象,阻止國內民眾對西方自由民主的嚮往和追求,這是它長期以來的政策。」

英國《金融時報》報導說,馬航空難蒙上了政治陰影,空難之後幾小時有人在仔細梳理飛機殘骸。文章引述英國《路透社》的報導說,親俄分裂分子取走了飛機兩個黑匣子數據記錄器,打算把數據記錄器送往莫斯科,而不是烏克蘭首都基輔。

根據空難國際調查規則,對於空難的調查,應當由空難發生所在地國家主導,而飛機生產國的空難調查人員則進行輔助。報導指出,把黑匣子送往莫斯科,公然違反了空難國際調查規則。報導還表示,調查能取得多大成功,可能取決於這個地區親俄羅斯部隊,對墜機地點進行了多大的干預。

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FAA)事故調查辦公室,前主任史蒂文•華萊士(Steven Wallace)表示,如果由美國調查此類事故,第一步是保護空難現場,既是出於對死難者的尊敬,也是為了使調查人員確定所有東西都保留在現場。

夏明:「烏克蘭有一股力量是想融入到歐洲聯盟裡邊,蒲亭和烏克蘭的前總統想強化前蘇聯共和國的傳統關係,把烏克蘭保留在俄國的利益圈裡邊,中共政府顯然希望看到俄國跟西方國家對抗。」

荷蘭和英國等西方國家,要求俄羅斯對烏克蘭叛軍施壓,全面配合馬航MH17墜毀事件的國際調查,完全開放航班墜毀地點給調查人員調查。

外界普遍認為,馬航空難會導致國際社會對俄羅斯的制裁升級。

採訪編輯/劉惠 後製/李勇

習近平訪阿根廷 使館一官員被拘

中共鎮壓法輪功已有15年,這些年來,每當中共領導人出訪,當地法輪功學員都會呼籲立即停止迫害,並法辦元兇,而中共駐當地大使館也總會設法阻撓。這一幕,日前在阿根廷又出現了,而且,大使館一名官員,由於行為惡劣,遭到阿根廷警方逮捕,請看下面報導。

7月18號,中共領導人習近平抵達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進行為期4天的訪問。阿根廷法輪功學員在習近平下榻的希爾頓(Sheraton)飯店外的人行道上,拉起「歡迎習近平」、「法輪大法好」、「立刻停止迫害法輪功」,以及「法辦迫害法輪功的流氓集團」等橫幅。

當天上午11點,與中共駐阿根廷大使館關係密切的「華人超市協會」,及「福建同鄉會」幾個負責人,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恐嚇,中共大使館僱傭的打手也陸續趕到,他們多次襲擊法輪功學員,並試圖搶走橫幅和展板。大使館一名副武官也來到現場。

阿根廷法輪大法學會負責人傅女士:「大使館知道有重要的人物過來,他們最恐懼就是讓他們看到法輪大法一些看板或橫幅,他們特別怕這些,大概全世界大使館都是怕這個吧。他們的樣子就像流氓式的搶法,阿根廷警察也嚇住了,報告出給上級就是說,太危險了,這幾個(學員)都是手無寸鐵,這樣對我們的形象太不好了,他們太瘋狂,太暴動了,這些學員都是很好的。」

阿根廷法輪大法學會負責人傅女士透露,阿根廷警方在目睹中共打手的暴行後,增派大量警察,並要求打手不得靠近法輪功學員。

當習近平的車隊快到時,那名副武官以手勢下令,一群打手立刻衝過去搶橫幅。阿根廷警方則使用木棍將中共打手隔開。這時,習近平的車隊到達,法輪功學員高舉橫幅,並高喊:「法輪大法好」。

19號早上,習近平訪問阿根廷國會,為了保護法輪功學員,阿根廷防暴警察將學員跟中共打手分開。但是,那名副武官組織其他打手特務,要強行突破警方的防線。最後,副武官被逮捕。

傅女士:「那個副官又要求警察不准我們在(那裏),警察不理,幾個流氓就開始拿旗戳警察,要突破那邊,到我們這邊,後來沒有突破,警察把他們壓住,結果他瘋狂式站起來,又鑽過去,到我們這邊來,這時候便衣警察就出現了,跟另一個警察把他壓下去,就把他手銬銬起來,把他帶走。」

傅女士介紹,習近平走出國會時,站在很高的臺階上,遠遠的可以看到法輪功學員高高掛起的橫幅。而習的車隊離開國會時,又一次和法輪功學員相遇。

傅女士表示,會把中共打手特務的囂張行徑製成光碟,廣為派發,並對他們提起訴訟。

傅女士:「這邊最大一個新聞電視臺,我們的錄影全寄給他們了,他登出來了。禮拜一晚上,第三家大的也要播放我們的錄影帶。下一步,我們要先寫信抗議,到議會去講,到國會去講,把我們錄影帶全部製成CD,發給大家,並且明天要去法院提出起訴,告他們武力侵犯。」

據了解,2005年12月,前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幹在阿根廷訪問期間,傅女士就曾控告羅幹犯下「群體滅絕罪」和「酷刑罪」。這個案子被阿根廷聯邦法院受理,並由法官Octavio Araoz de Lamadrid負責審理。

在案件審理過程中,法官認定羅幹的上司—-前中共黨魁江澤民,是最初發動迫害法輪功的人,因此把江澤民加入案件中一併審理。

2009年12月17號,Octavio Araoz de Lamadrid法官作出裁決:就江澤民和羅幹犯下的「反人類」罪行,下令阿根廷聯邦警察局國際刑警部進行逮捕。

他在長達142頁的法律文書中,詳盡評估了中共在中國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以及江澤民和羅幹在其中所起的作用。

採訪/朱智善 編輯/陳潔 後製/周天

董事長被查 晉民企4億債券恐違約

日前,山西一家民營企業宣佈下週到期的4億債券,可能無法按時兌付,因為公司董事長被帶走協助調查造成。

7月16號,山西民企華通路橋集團發佈公告說,由於企業董事長王國瑞仍在協助有關部門進行調查,不能返回企業主持工作,7月23號到期的 4億短期融資債券兌付,存在不確定性。市場觀點認為,由於本期短期融資沒有擔保,如果不能如期兌付,這期債券將成為中國首宗本金違約的債券。

公開資料顯示,華通路橋集團已經成為一家集道路橋樑、房建地產、煤炭資源、環保建材、農業餐飲為一體的綜合型大規模企業,註冊資本15億,年產值近百億,下設房產、環保等近二十家子公司及路橋、建安、機械施工、裝飾建材及建材研究所等二十多個分公司。

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王國瑞,作為公司實際控制人,持有公司股權60.25%,是公司經營決策、資金籌措及資金調度的總負責人,屢屢躋身「胡潤百富榜」。

公開資料顯示,王國瑞因涉嫌違法,已經在7月10號被撤銷政協山西省委員會委員資格,而同一天被免職的,還有山西省委員會副主席令政策。

大陸投資顧問鄧先生:「如果說從官員們下手,最後都是落到企業那裏,不管是國企、央企、民企,凡是那些和政府官員走得近的,都可以很容易的查出來,問題是誰查,查誰,甚麼時候查,這不是一個個案。」

原四川首富劉漢,和「中旭系」的實際控制人吳兵,及商人米曉東等巨富,和所謂的民營企業家們,都被大陸媒體稱為,是給原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洗錢的「白手套」。

根據「華通路橋」官網介紹,「華通路橋集團」列山西省百強企業第30名,被「中國農業銀行山西省分行」評為AAA級信用度企業,集團商標被評為山西 省著名商標,中共山西省委組織部,曾經授予這個公司「全省創先爭優先進基層黨組織」稱號。「華通路橋」還先後獲得「山西省優秀企業」、「山西省功勳企 業」、「山西省五一勞動獎狀」等100多項所謂榮譽。

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博士生導師王建國:「權控經濟它的根本的一個矛盾在哪裏呢?主要的經濟活動都是被政府管制的,它是由這些官員來執行的, 所以他們就會收取賄賂,人家不給賄賂他不批,不放鬆控制的話,不把這個管制權、控制權放到市場去,但是你又要反貪,這個經濟就會垮掉,中國權控 經濟的情況下,貪污腐敗是它經濟發展的一個很重要的動力。」

據了解,道路橋樑建設所產生的經濟效益,佔據「華通路橋」收入的半壁江山,「華通路橋」的另外兩大支柱產業,分別是房地產和煤炭資源開發。「華通路橋」官網聲稱,目前,集團公司核准的煤炭資源儲量已經達到50億噸,形成了年核定總產能為1000萬噸的開採能力。

據報導,除了迫切需要兌付的4億元短期融資外,「華通路橋」還欠有數十億銀行借款。當地政府得知消息後,已經開始商討對策,準備兜底,要求當地銀行對「華通路橋」只能注資不抽貸,到期希望轉貸。

鄧先生:「說明政府在這裡面涉入很深,允許那些不法經營和黑金交易的話,那就一定衝擊市場經濟,對正常的經營形成衝擊和破壞,它破壞的是一個經濟環境,破壞的是一個遊戲規則,最後造成的影響,那真的是國家買單、社會買單。」

而面對發行人如此巨大變故,評級公司卻反應有些「滯後」。今年6月27號,負責債券評級的「聯合資信」,給出的跟蹤評級還維持原來的評級,債項為A-1的評級,主體評級AA-,評級展望為穩定。

採訪編輯/劉惠 後製/蕭宇

強拆十字架持續 信徒流血事件不斷

「神要誰滅亡,必先使其瘋狂」,這是古希臘歷史學家的見解,拿到今日中國來看,仍是如此。大陸浙江各地,近幾個月來頻頻發生教堂和十字架被當局強拆的事件。浙江溫州市平陽縣水頭鎮基督教堂—-「救恩堂」,7月21號凌晨遭到約600百警力的突襲,有多名守護十字架的信徒被暴打流血受傷,兩人重傷生命垂危。信徒質問中共當局,「你們真的瘋了嗎?十字架違法在哪裏?」下面請看報導。

21號凌晨3點左右,浙江溫州市平陽縣水頭鎮500 警力加消防、城管共600多人,再次突襲「救恩堂」。

據《自由亞洲電臺》報導,警方調動大型吊車、消防車、救護車,要強拆「救恩堂」十字架。守護在現場的信徒紛紛上前阻止,大批信徒聞訊趕到,近千人與警方爆發生衝突,警察動用了警棍打傷多人,4 人被打成重傷,送去溫州醫院搶救,其中2 人生命垂危。而由於信徒奮力頑抗,一個多小時後強拆人員無功而退。

水頭鎮的警察,早在12號已經破門闖入「救恩堂」試圖拆除十字架,因為信徒的奮力抵抗而守護下來。

中國大陸基督徒文小五﹕「它(中共當局)拿不出甚麼依據來拆我們教堂,現在我們每個地方的教堂就誓死捍衛著,不讓它拆! 宗教逼迫! 就是沒有任何手續,來打壓我們。」

浙江杭州、餘杭、舟山等地基督徒,都面臨教堂和十字架被強拆的威脅。

前《中國海洋報》浙江記者站站長昝愛宗﹕「基督教的活動近幾年人數增長比較快,那共產黨認為信仰發生危機了,自己的群眾基礎沒有了,所以他們出於嫉妒心理,就想把基督教的影響力壓下去。它征服不了人心,因為經過了共產黨幾十年的執政,貧富的差距越來越大了,社會不公越來越厲害了,那就通過數字來驗證。馬克思主義在中國是行不通的。真正的政府要嚴格按法律來,十字架是不能拆的,不但不能拆,還要保護。」

溫州市永嘉縣甌北鎮的「三江教堂」,去年還被溫州政府表揚作為永嘉縣標誌建築,今年當地政府卻執意強拆,從4月3號發出強拆令,到28號被強拆,僅相隔三週。

溫州市被稱為「中國的耶路撒冷」。可是今年溫州至少有300間教會建築或十字架,被當局以「違規建築」的名義拆除。即使那些沒有被要求自動拆除的教會也被告知﹕教堂的十字架不准在夜間亮燈。

大陸戰略學者趙楚6月底撰文《正在上演的中國宗教戰爭》,其中表示,這些教堂和禮拜場所絕大多數都不是自來就有的,而是近30年來陸續建成的,當逐步建設成型,當地的政府實際上是眼開眼閉,寧願不管的,否則以大陸現行的管制體制,這些設施根本不可能建設起來。

前山東大學教授孫文廣﹕「中共當局對宗教政策,60多年沒有甚麼大的變動,很多教堂、家庭教會受到打壓,太多了!」

時事評論員任百鳴﹕「有的時候它把你拆除了以後,它再讓和尚、尼姑同住一個寺院,還把傳統的宗教都給變異吧﹗拆除都是跟商業利益結合在一起的,在一定程度上也起到一個打壓的作用。最直接的打壓,就是地下教會舉行活動的時候,這些公安有的拘留、抓人﹗」

而「救恩堂」牧者詹應勝,7月16號在教堂內寫下《捍衛十字架殉道遺書》,他決定展開禁食禱告,並作了殉道的準備。

詹應勝表示﹕某些官員居然以個人意志凌駕於法律之上,而下屬們為了邀功好晉升,罔顧法紀,踐踏基督徒的信仰感情,互相比賽「拆數字」、看誰拆得多、拆得快、好得嘉獎。「看到這些,我的心在滴血」。

詹應勝在這封「遺書」中聲明,他不會選擇自殺,但被逼無奈,可能加入殉道者的行列了。

採訪/陳漢 編輯/周平 後製/蕭宇

香港暗潮湧動中聯辦活躍異常

香港人追求真普選的訴求,在70多萬人公投和51萬人大遊行後,仍然沒有得到北京的正面回應。近日,香港媒體報導,中共官方與香港特首等人見 面,中聯辦帶領600人的大型旅遊團回大陸,並受到官方所謂的「高規格」的接待。在香港貌似平靜的表面之下,北京是否在為選舉特首暗暗醞釀?中聯辦如此活躍的意圖是甚麼?請看報導。

中共港澳協調小組組長張德江,18號會見了香港六大商會的代表。張德江明確表明,北京不能接受公民提名特首人選。19號,他又接見了香港建制派的代表。香港特首梁振英引述張德江的話說,北京希望香港在2017年如期選舉特首,並在《基本法》和中共人大常委決定的基礎上討論。

除了官方的接洽,中共駐香港的中聯辦也非常活躍。據《蘋果日報》報導,「香港福建社團聯會」和「香港潮屬社團總會」近日組織了600人「免費內地交流團」,由中聯辦副主任林武帶隊。

在4天3夜的行程中,這個「免費交流團」遊覽了廈門、古田、汕頭和潮州。每到一處,都有地方官員出面,並設歡迎晚宴。其中兩晚入住5星級酒店,餐廳高檔。全團往返甚至包下了一整列高鐵,15輛旅遊大巴全程有警車開道。香港媒體估計,每人最少2,000元,全團起碼要120萬元。

時事評論員張粟田:「這可以看出來是在中共內部下達了一個行政命令來要求,才有一個盛大的場面出現。中共搞這個它就是拉攏收買手段,搞統戰了,為香港所謂的普選做準備。」

旅途中第二晚就開了一場「報告會」,發言者都強調「佔中」是違法的。結束前主持人拋出一個所謂「手牽手,心連心,愛祖國,愛香港」的倡議書,還要求團員在另一張簡陋的「反佔中」表格上簽名。主辦方聲稱,要徵集到2000個簽名。參與者透露,有人拒絕簽名,潦草簽名的也都知道那是假的。

原企業家香港居民朱柯明:「在中國大陸給他們高規格的待遇,就是讓他們回到香港以後擁護共產黨的獨裁統治,反對香港的民主。它要利用這些人,它就是要拉攏培植這些人,共產黨幹事情,沒有一分錢是掏個人腰包,都是拿國家和納稅人的錢。」

香港人大代表鄭耀棠估計,中共人大常委將表明,特首候選人必須先得到提名委員會過半數提名,還要維持現在的提名委員會是由四大界別組成,以及限制候選人的人數等。香港「佔中」運動發起人之一陳健民教授表示,假如北京設定,要過半數提委會委員支持才能參選特首,就肯定不是真普選,因此會加速佔領中環。

香港「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運動針對特首選舉方案,曾在6月下旬發起民間全民投票。從6月20日中午到29的十天中,有超過78萬港人投票。輿論認為,這是香港民眾對6月10號北京拋出的香港白皮書的反擊。

張粟田:「中共要香港所謂的普選那就是中央命令式的。它首先為了要給香港人熄火,因為70萬人(公投)、大遊行,震動全世界,也表達了港人強烈的反共訴求。」

有評論認為,張德江南下是「先禮後兵」,日後要拿出強硬方案時,能表明北京早已向香港人說明瞭立場。

朱柯明:「這個中聯辦它不會為香港人民做事的。中聯辦實際是中共在香港的總代表,一切在香港的事務都是由中聯辦來策劃、推廣出來的,甚至於參選特首,中聯辦都要插手。香港現在是中共在海外爭奪的非常重要的一個點。」

據了解,中共人大常委會將在8月下旬開會,期間將審議梁振英提交的特首報告。2017年香港將普選行政長官,也就是香港特首。

釆訪編輯/唐音 後製/蕭宇

各位觀眾,感謝您收看今天的中國禁聞,再會!

相關文章
評論